第 1 章 我從御花園偷了一株牡丹

A- A+

  「請問許小公子,你的燈籠裡放了什麼?」

  燈火輝煌的宮殿外,錦衣玉服的青年,叫住了正準備從梯子上下來的少年。

  片刻前。

  夕陽漂浮在絢爛的晚霞與青碧色天空之間的縫隙,西沉途中勻一抹豔麗餘暉透過桃樹枝椏,在宮牆上落下模糊的光斑。

  光斑隨著金烏不斷下移,在某個時刻,忽然擦過了一道約莫是髮冠的影子。

  髮冠是上等白玉雕刻而成,上頭用小拇指大的明珠整整嵌了一圈,剛剛好十七顆。

  攢珠白玉冠的主人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眉目還沒完全長開,有點男生女相的意思。他膚色白皙,嘴唇嫣紅,細長的眼尾斜斜挑起,水洗過般的清澈眼波,在日光的照拂下顯得格外純粹乾淨。

  穿一身茶白色隱繡團紋錦袍的許長安,手裡提著一盞行燈,行色匆匆地走在漢白玉砌成的宮道上。

  因為步履匆忙而帶起的一縷疾風,不由分說地掀起了他耳鬢幾縷從髮冠裡掙脫出來的長髮。

  許長安伸手將飄起的長髮撫了下去,他抬頭看了看天色,憂慮自他臉上一滑而過。

  絹布紮成的行燈搖搖晃晃,許長安加快了步伐。

  那是一盞頗為精緻的行燈,約莫一尺來長,橢圓的形狀。燈面用上好的顏料,細細地描了一株正悄然怒放的牡丹,繁盛的枝葉與重重疊疊的花瓣,皆栩栩如生。

  繪好這朵牡丹,花了許長安不少功夫。

  但總歸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一堵宮牆的拐角處,許長安停住了腳步。發覺自己聽覺十分敏銳,是很偶然的事情。他把耳朵附在宮牆上,仔細聽著動靜。

  從這個拐角過去,就是重兵把守的御花園,也是許長安的目的地。

  許長安耐心地等了會兒,盔甲相互碰撞的細微聲音響了起來,緊接著是氣勢驚人的長槍戳地聲。

  到禁衛巡軍換值的時候了。

  伴隨著一聲渾厚有力的輕吒,整齊一致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了。

  許長安等到聲音完全聽不見了,才貓著腰飛快地溜進了御花園。

  時近掌燈時分,整個皇城都起了霧。薄霧如輕煙般裊裊飄落,繚繞在御花園內的各色牡丹花之上,恍然間如身置仙境。

  許長安卻沒多瞧兩眼,他只有一盞茶的功夫。一盞茶後,換值的禁衛軍就要到了。

  因而一進御花園,他便直奔目標所在。

  距離上次小皇子百日,許長安誤闖御花園才不過過了兩日,那株青龍臥墨池的頹態卻愈加明顯了。

  翠綠的葉子全都懨懨地捲了邊,原本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更是直接垂了下來,再不復精神抖擻的模樣。

  望著現出枯黃的牡丹根部,許長安來不及心疼,他雙手反方向握住行燈底部,輕輕一擰,行燈底部便和燈面脫離了。

  露出來的底端內部,竟然沒有燈芯燈油,而是放了一個小小的木花盆。

  為了不傷及根部,許長安留下了主根所在的大塊泥土。他小心翼翼地將青龍臥墨池移到木花盆內,再用黑色布袋套住了花骨朵,以防香味溢出惹來麻煩。

  處理完現場,許長安拎起燈籠,悄無聲息地出了御花園。

  ***

  「你小子跑哪裡去了?」一柄烏骨摺扇突然橫出來,險險地停在了許長安的脖頸處。隨著話音落地,一道艾綠色的身影自宮牆拐角處轉了出來。

  安子晏笑嘻嘻地攔住了許長安的去路。

  他年紀比許長安略微大了點,明明也是個俊朗雅緻,畫裡出來似的人物,卻由於總是不懷好意地賤笑的緣故,眉目間頗有種又賤又欠揍的韻味,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書香世家出來的子弟,倒很有幾分長樂坊的流氓地痞氣質。

  「莫不是趁我不在,去哪個娘娘宮裡偷香竊玉去了?」

  安子晏收回手,嘩地一下打開摺扇,朝許長安露出了「大家都是男人」的神情。

  許長安懶得接他這個不入流的玩笑,徑直越過了他繼續往前走。

  「哎哎,別急著走,等等我嘛。」

  安子晏猶如大型的捕蠅草,從後面跑過來,用一隻手就勾住了許長安的脖子。

  許長安被他勾得一個趔趄,差點在吉慶門上演「大司馬幼子與禮部尚書之子摔了個狗吃屎」的戲碼。

  不過也因為這個動作,讓許長安看清了安子晏另外隻手裡空無一物。

  「你的燈籠呢?」許長安問。

  今天是小皇子的祈燈日,按禮,他們這些世家子弟都要去長生殿為小皇子掛一盞祈福燈籠。

  經許長安這麼一問,安子晏的目光才頭一次地落到了他手裡的燈籠上。

  瞧清燈面描繪的牡丹,安子晏先是愣了愣,眼底的驚愕一閃而過,接著他摸了摸下巴,露出個曖昧的表情:「嘖嘖,畫得不錯嘛。怎麼,對三皇子有想法?」

  許長安完全不明白話題是怎麼轉到三皇子身上的。

  好在安子晏只是隨口一說,也不指望許長安會回答,他話鋒一轉,回到了剛才的問題上:「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許長安登時覺得自己方才那點淺薄的關心更應該去餵狗,他微微一笑,吐出兩個字:「都不。」

  「哎別生氣嘛!我告訴你還不行麼!」

  安子晏一邊追越走越遠的許長安,一邊小聲囔囔著。

  「聲音再大些,好讓禁衛軍聽到,回頭告到尚書大人那裡去。」

  許長安介於青年與少年之間的清亮嗓音遙遙傳來。

  這是他重生的第十七個年頭。

  距離一場意外事故把生活在21世紀的許長安送到大周朝,已經過了十七年了。

  十七年,從茫然無措到如魚得水,許長安都快忘記自己是個重生人士了。

  「我的燈籠早就放到長生殿了,你還不知道我爹麼,我沒進宮他就在催了……等等你燈籠還沒點——」追上來絮絮說著的安子晏,突然之間卡殼了。

  時間轉回到現在。

  驃騎大將軍之子,以嘴欠舌毒不討喜而揚名京城的段慈玨段大公子,饒有興致地喊住了許長安。

  小皇子的祈燈日,世家弟子進獻的燈籠當然得是亮著的。許長安的這一盞,因為裡頭另有文章,卻是暗著的。

  一盞未曾點燃的行燈,若是掛在不起眼的角落,或許能以燈油燃盡為由矇混過關,等到祈燈結束,再拎回去,便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那株青龍臥墨池帶回府。

  以上是許長安的打算。

  但顯然現在計畫遇到了問題。

  許長安設想過放燈籠的時候會遇到人,若是別人,還能插科打諢過去,偏偏是一點都不熟的段慈玨。

  哦,還是有過節的段慈玨。

  「為何不點亮?」段大公子見許長安不說話,又問了句。

  「勞您費心,我這燈籠油灑了。」站在梯子上的許長安頭也不回,以一種十分隨便口吻搪塞道。

  段慈玨當然知道他說的不是真的,但卻也沒往牡丹花那頭想。這當口,忽然刮來一陣晚風,段慈玨抽了抽鼻子,無意間嗅到空氣中若隱若無的一線香氣,臉色當時就變了。

  「你去了育花園?!」

  段慈玨一針見血地指了出來。

  許長安猛地扭過頭。

  「段公子叫小的好一頓找,」僵持間,帶著喘息的陰柔嗓音插了進來,「宮宴快開始了,大將軍正找您呢。喲,小的眼拙,許公子安公子也在吶,小的給二位請安。」

  許長安:「免了,起來吧。」

  青衣小太監聞言,麻溜地爬了起來。

  有外人在場,不是說話好時機。段慈玨臨走前,神色複雜地看了眼許長安。

  「我們也走吧。」被打攪了好心情,等跟在青衣太監身後的段慈玨走了,許長安從梯子上跳了下來。

  安子晏一反常態地沒說話。

  許長安想起坊間傳聞,隱約猜到了緣由。

  可惜直到在各自的位子上落了座,許長安都沒找到機會,向安子晏求證傳聞。

  「皇上駕到——」

  小聲寒暄,相互捧哏的朝臣們立即噤了聲,整個大殿為之一靜。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坐於世家弟子席的許長安跟著深深折下腰。

  不知道是不是他錯覺,總覺得皇帝在經過他時,停留的時間似乎格外漫長。

  身穿赤色朝服的皇帝在龍椅坐下,略略抬了抬手:「諸愛卿請起。」

  「謝陛下。」

  許長安直起腰。

  席間,他聽到身旁有人提到了三皇子。

  「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不見三皇子?」

  「哎呀,你這都不知道,三皇子快到……」

  後面三個字的發音實在太輕,許長安努力辨別了半天,只能猜測最後一個約莫是個「期」字。

  XX期。

  「難道是發情期?」許長安百般聊賴地想,隨機又被自己天馬行空般的臆測給弄笑了。

  等好不容易挨到渾不知味的宮宴結束,又挨過祈燈時,許長安匆匆趕至長生殿後門的角落,結果當場呆住。

  他的燈籠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