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聽說你出手打了朕的兒媳

  梯子上的許長安壓根沒想到這時候他爹會過來。

  因此他乍然聞得這一聲暴喝,直接三魂嚇沒了兩魂半,僅剩下的半魂,晃悠悠地系在他堪堪碰到花盆邊沿的指尖上。

  底下扶梯子的僕從見司馬大人驟然發難,已經先許長安一步跪下了。而站在梯子頂端,一時之間上不去下不來的許長安,則是好生體驗了一番什麼叫做進退維谷。

  背對著許慎,許長安喉嚨艱難地滑動兩下,他先做賊心虛地露出個討好的笑容,接著才壯起膽子回過頭,期期艾艾地喊了句:「爹——」

  許慎下意識就想咆哮一句我沒你這個孽子,話都到嘴邊了,卻看見房檁上那株已經綻開外面幾層重瓣的牡丹,居然重重地左右搖晃了兩下。

  ——進入成熟期的三皇子竟是有意識的,他在搖頭。

  認識到這點,許慎整個人微微一凝。基於家醜不可外揚,他只好勉強收住即將爆發的怒火,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長安,你過來。」

  至於過去之後會有什麼後果,答案簡直不言而喻。

  許長安一邊偷偷給下面的僕從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去搬救兵,一邊戰戰兢兢地從梯子上下來了。

  「爹,我錯了。」

  站在許慎面前,許長安低著頭,態度十分良好地先認了錯。

  此時的許長安看起來分外狼狽,他頭髮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掛了一下,要散不散地牽出好幾綹,胡亂地垂在鬢邊,露出來的光潔額頭,在爬梯子的時候蹭髒了一塊。

  加上直接撩起來塞進腰帶的月白繡團花蔽膝,和高高挽了幾疊的衣袖,怎麼看怎麼像是富貴人家裡的小工。

  許慎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許長安,等他不安地快把嘴巴抿掉層皮了,才不緊不慢地開口道:「跟我到祠堂來。」

  許長安聞言露出個快哭的表情,卻不敢有絲毫違逆,乖乖跟在許慎身後走了。

  他們倆人一走,被許長安用眼神示意過的僕從,就趕緊連滾帶爬地跑到了許長安他娘的屋子裡,不等氣喘勻地道:「夫人,您快去救救小公子,老爺怕是要動家法了!」

  柳棉一聽,當場唬得畫像也不看了,讓明月扶了就往祠堂趕。

  與此同時,門窗緊閉的幽暗祠堂內,許長安正面朝下地趴在三尺寬的長木凳上。

  長近半丈寬約二尺的木板打在身上,許長安幾乎是猛地彈了一下,額頭立馬就見了冷汗。他雙手緊緊摳著木凳邊緣,咬緊牙齒一聲不吭。

  長木板敲擊肉體的砰砰悶聲接二連三地響起,許慎一口氣打了整整二十大棍,才覺得那股火燒火燎的怒氣消了下去。

  「說吧,」許慎丟開木板,在旁邊的太師椅坐了下來,「那盆牡丹你從哪兒弄來的?」

  問是這麼問,許慎心裡卻早有答案了。失蹤的三皇子明目張膽地擺在小兔崽子的臥房裡,除了是偷來的,難道還能有第二種可能?

  趴在長木凳上的許長安喘了口氣,感覺屁股已經破皮腫了。以往他爹雖然也用過家法,但哪次不是雷聲大雨點小,意思意思一下就完了,哪能想到這回竟然動了真格。

  生平頭一次實打實地挨了二十大板,許長安疼得快說不出話來了。他抽了抽氣,聲若細蚊地交代罪行:「從御花園偷來的。」

  「好小子,」許慎想,「還敢承認是偷來的。」

  「怎麼偷的?」許慎問。

  許長安沒辦法,只好一五一十地把偷花的過程說清楚,連他親兄長給他繪了吉慶門到長生殿的地圖都沒落下。

  許慎聽著聽著,又想去撿地上的長木板——方才二十大板打太少了,該打三十大板。

  沒等他把想法付諸行動,哭哭啼啼的柳棉到了。

  一腳踹開大門,柳棉邊喊「要打我兒子先打死我」,邊抹著眼淚往許長安身上撲。

  許長安猝不及防,被他娘悍然一砸,險些兩眼一翻昏過去。

  「我的兒啊!你那狠心的爹怎麼下得了手——」

  瞧見許長安滲出血跡的褲子,柳棉越發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許慎頭疼地揉了揉額,揮退了聞訊趕來大兒子,而後拉起趴在許長安身上哭的柳棉,壓低嗓音耳語了幾句。

  「什麼?」柳棉驚呼一聲,「他竟做了這等事?」

  許慎神情沉重地點了點頭。

  緊接著許長安就看到剛剛還心疼得跟什麼似的的親娘,瞬間就變了個人。

  「胡鬧,太胡鬧了!」柳棉將手絹都扯變形了,卻依舊壓不住心裡又驚又惱的火氣。

  她這個小兒子,當年剛生下來的時候不小心落進了冰湖裡,好不容易撈上來,卻怎麼也發不了芽了。她心裡既悔又痛,請遍了整個太醫院的太醫,沒一個有法子,最後不得已,請木太醫出手才總算是保住了命發了芽。

  哪知道好不容易發了芽又幻化成了人形,兩三歲了卻還不會開口說話。柳棉急得不行,但是毫無辦法,只是心裡的憐惜不免又多了些。等熬到了五六歲,小兒子才慢慢變得像他那個年紀的人,變得活潑愛鬧。

  私底下,許慎不是沒懷疑過小兒子的來頭。不過柳棉不管,不管小兒子前生是誰又是什麼人,她只知道今世送給了她,就是她兒子,就是她的命根子。

  一路仔細疼著寵著,眼看小兒子慢慢放下了戒心,努力融入進來,柳棉便漸漸放了心。哪知道這死孩子平時看著乖巧懂事,一鬧就鬧這麼大。

  那皇帝的兒子,開花期的皇子,是能隨便偷的麼?!

  柳棉痛心疾首地望著許長安,簡直恨不得再打他十大板。

  這樣想著,柳棉也這麼做了。她拎起地上的長木板,橫舉著就要衝過來,被許慎眼疾手快地攔住了。

  「夫人,夫人冷靜點!」

  「老爺,您別攔著我,您這二十大板打少了,最起碼該打三十板!」

  不是,娘,你這變臉也太快了。

  許長安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娘。

  不過最後還是沒能打成,許長安他親兄長看事情不對,連忙拖了孕中的媳婦兒來救命。

  柳棉擔心驚了兒媳婦的胎氣,只好暫時饒了許長安。也沒把他放出去,就拘在祠堂裡關著,不准任何人探望,說是要他好好反省反省。

  許長安實在不知道偷株花的後果會這麼嚴重,居然還要反省。要是早知道,唉算了,他還是會偷的。

  想到就快要開花的青龍臥墨池,許長安齜牙咧嘴地笑了起來,覺得正流血的屁股似乎也沒那麼疼了。

  要知道,他上輩子養一株青龍臥墨池,養了整整五年,可是連花苞都沒見過的。

  再說另一邊,打了兒子一頓的許慎柳棉夫婦,愁雲慘淡地回了房。

  「這偷皇子可是死罪,老爺,這下可怎麼辦!」

  柳棉焦躁地繞著屋子走來走去,許慎坐在一旁不說話。許久,他才重重嘆了口氣,:「進宮請罪去吧。」

  「無論如何,總歸是要過這一關的。」

  在許慎柳棉進宮的時間裡,久久沒等到許長安回來的薛雲深,將事情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後,特地入了趟宮。

  因而,當進了威嚴的宣政殿,許慎柳棉磕頭請罪的時候,聽到的第一句話便是:「許愛卿,聽說你打了朕的兒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