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錯的究竟是我還是這世界

  許長安生無可戀地與香雪海交換了一個眼神。

  在先前長樂坊的匆忙一瞥裡,許長安記得香雪海是位描著柳眉,點了月牙斜紅,高梳驚鴻髻的美人。

  而現下,美人臉上所有漂亮的顏色都被強行洗去,只露出慘淡的一片白和眼瞼下的兩抹青黑。

  加之一臉了無生趣的表情,像極平鋪無聊的宣紙。

  薛雲深見許長安不說話,慢慢踱過來,繞著香雪海轉了兩圈,評頭論足道:「膚色不夠瑩潤,眼睛不夠有神,嘴巴太歪。」

  說著,薛雲深甚至伸手,撩了香雪海凌亂散著的一縷頭髮。

  用指腹捻了捻,薛雲深蓋棺定論道: 「頭髮也很粗糙,什麼傾國傾城的美人,名不副實。」

  站在原地,被侍衛反扣住肩膀的香雪海已經快哭了。

  偏生薛雲深還不肯放過她。

  半彎下腰,薛雲深猛地貼近了香雪海側臉。

  男人好似泛著瑩光的白皙臉龐,與女人慘白暗淡的鵝蛋臉,湊成了詼諧的相映成趣。

  「你看,」薛雲深用手指牽起兩人的頭髮,又側了側頭,示意許長安望過來的同時,一鎚定音道:「我比她好看多了。」

  腦海頃刻間掠過的想法太多,不知道該先說哪個的許長安,只好沉默不語。

  面對很是沾沾自喜的薛雲深,他覺得自己可能需要緩一緩。

  難道還會有什麼比當朝王爺是自戀狂更讓人驚愕的事情嗎?!

  答案當然是有的。

  薛雲深揮了揮手,讓侍衛帶著履行完對比職責的香雪海下去了。他見許長安臉色有些不好看,便很是體貼地拉住了許長安的手,語重心長地道:「知道錯了就好,以後莫要再犯了。」

  聽了薛雲深的這番話,沉浸在瘋狂腹誹中的許長安,臉上一閃而過絕望的表情。為了避免自己「哀莫大於心死」,他躊躇片刻,還是抱著殷切希望不死心地問了句:「敢問殿下,我哪兒錯了?」

  「千萬可別說是因為我沒誇他美啊!」許長安近乎崩潰地想。

  好在事實沒有殘忍至此。

  薛雲深聞言,臉色變了兩變,像是被氣得不輕,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恨鐵不成鋼地道:「分辨不出真正的美與醜,不是錯是什麼?」

  「就像剛才那個女人,明明不好看,你還要說她傾國傾城。」

  薛雲深越說越委屈。

  「我才是最好看的。」拉著許長安的手,薛雲深不滿地扭動著,神情十分怏怏不樂。若是在他嘴上掛只油瓶,就和皇城西市裡,那些朝新婚丈夫撒嬌的小嬌娘相差無幾了。

  許長安微微打了個顫慄。

  恰在此時,薛雲深垂散下來的頭髮隨動作微微蕩漾著,一不小心便掃過許長安露在外頭的手背,嚇得許長安立馬口不擇言道:「是是是,殿下最美,您眉目疏朗軒然霞舉,龍姿鳳章綽約絕然,您猶如明月高懸,光潔無暇,又好似花仙子臨世,國色天香。」

  順著許長安這一通慌不擇路的馬屁走下來,薛雲深臉色總算好看了些。他點了點頭,斬釘截鐵地對許長安的誇讚表示了讚賞:「我本來就是國色天香。」

  許長安:「……」

  他好想重重地嘆口氣,抒發抒發內心的鬱悶。但是又擔心因此惹得薛雲深再次不高興,罰他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

  許長安人慫志短地把嘆息憋了回去。

  那廂,重拾好心情的薛雲深,卻已經興高采烈地拉著許長安往外走了。

  大司馬雖說是一品京官,但府邸萬萬比不得王府規格的。無論是別出匠心的草木假山,抑或是雕樑畫棟般的亭樓閣宇,無一不透露出鐫刻在骨子裡的皇室貴氣。

  許長安腳步倉促地跟在薛雲深身後。

  他記得以前司馬府的左隔壁一直是空著的,府門緊閉,燈籠高懸,即使每個細微處都是一塵不染的潔淨,卻始終未曾見到有人出入。

  那時候好奇心重的許道宣,還企圖拖著許長安爬牆進來一探究竟。不過後來因為許長安「不小心」走漏了風聲,深夜闖禍的計畫才被許長安他爹給及時制止了。

  走在精心修剪過的花園旁邊的小道上,許長安總覺得王府的格局佈置隱隱有些熟悉。

  「到了。」薛雲深停下了腳步。

  許長安抬頭望去,瞧見奼紫嫣紅的萬花深處,連著有好幾座精巧別緻的鞦韆。

  鞦韆有大有小,結實木料製成的站腳被深深釘入泥土,鞦韆椅則是用小葉紫檀做成的,細膩的紋路遮掩在粉紅油漆下,只隱約露出零星半點的痕跡。

  許長安仔細看了看,拋開顏色奇特且頗具個人風格的外形不論,光說大小,這幾架鞦韆約莫是涵蓋了一個人,從會蕩鞦韆開始到不能再蕩鞦韆結束之間的年齡段。

  簡而言之,即適宜三至十二歲孩童。

  「喜歡嗎?」薛雲深問。

  許長安望著他滿懷期待的眼神,艱難地對粉紅色的鞦韆給予了肯定:「……喜歡。」

  「我也很喜歡,」薛雲深一臉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接著話鋒一轉道:「他們肯定也是喜歡的。」

  許長安有點同情這個他們。

  看過了粉紅色的鞦韆,薛雲深又給他展示了什麼粉紅色的小臥房,粉紅色的蹴鞠,粉紅色的錦鯉,粉紅的小馬駒……

  一通完整的王府逛下去,許長安內心已經麻木了。

  比自戀更可怕的事情是,堂堂一國皇子,正兒八經的王爺,居然是個痴狂的粉紅色嗜好者。

  然而更令他崩潰的事情還在後頭。

  薛雲深牽著許長安從馬廄內轉出來,又繞了幾條小道,到了一座獨門獨戶的院子前。

  這座院子不同於許長安之前見過的,四周環繞枝繁葉茂的濃密籬笆,宛如一道綠色的屏障將院子隔絕開來,只在斜側方留下供人通過的弧形拱門。許長安抬步踏進去,入目便是涇渭分明的茜與黃。

  茜是茜色的樓閣,黃是茫茫一片的沙漠。

  說是沙漠,其實只不過是面積較大的整片黃沙,沙子彷彿被一粒一粒的淘滌過,在日光下折射出晶瑩剔透的光澤。

  站在黃沙圍欄外,許長安粗略估計了一下,覺得這片黃沙十有八九是王府裡佔地面積最大的東西。

  「喜歡嗎?」薛雲深又問。

  這回許長安說不出違心話了,他神色複雜地盯著這片黃沙,私以為三皇子可能真的是腦子壞了。

  「不喜歡?」原還想邀功求賞的薛雲深不由攏了下眉頭,他招了招手,叫來遠遠綴在後頭的隨從。

  等人走近了,薛雲深吩咐道:「王妃不喜歡,換成白色的。」

  「王妃?」沉迷於腹誹的許長安頓時愣住了。

  薛雲深不明白王妃這個稱呼有什麼好需要驚訝的,即便現在還未成婚,可是婚約已定,許長安是板上釘釘的准墨王妃。

  「莫非他是害羞了?」薛雲深忖道,說起來這跟沒成親就喊夫人一樣,的確是有些難為情的。

  薛雲深自以為摸著了許長安忸怩害臊的心思,出於下屬在場得顧全王妃面子的考慮,因而改口道:「准王妃。」

  「准、准王妃?」

  許長安徹徹底底地傻了。

  若是這個時候他還不能理解薛雲深是什麼意思,那他白瞎了「天資聰穎」的名號。

  一開始他確實不懂話題是怎麼突然從沙子轉變成王妃的,但從薛雲深的話裡,可以推敲出這片黃沙是為王妃準備的。

  為王妃準備的東西,卻帶他來看,在他不說話之後,又叫來隨從說王妃不喜歡。

  這說明什麼?

  這他娘的說明他許長安是墨王殿下的准王妃啊!

  背對的薛雲深沒能注意到許長安波譎雲詭般的臉色,他理所應當地應了聲,想起讓人連夜挖出來的暗道,便順勢捏了捏許長安的手,道:「還有一個東西,你跟我來。」

  如遭雷劈的許長安,形如行尸走肉地被拉走了。

  由於一路走來過於震驚,他都沒發現自己的手還被薛雲深牽在掌心裡。

  薛雲深牽著許長安走進臥房,又在床榻前的一盞鎏金長信宮燈上扭了兩轉。緊接著只聽見轟然一聲響動,床榻左側,看不出任何異樣的牆壁,忽然自中間裂出一道細縫。

  機關咔咔轉動,嚴絲合縫的牆壁緩慢朝兩邊滑開,露出了一條顯然剛竣工的通道。

  泥土濕潤的氣息連同暗道裡的冷風撲面而來,匯成了一貼令人神清氣爽的良藥。許長安被冷風一激,渾渾噩噩的思緒終於稍稍清醒了些。

  而後,他聽見薛雲深洋洋得意道:「從這裡走過去,就是你的臥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