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你給我個親親我就不疼啦

  考慮到多了綠孩子與鳳回鸞,段慈玨買了兩輛馬車回來。

  照舊是許長安與薛雲深共一輛,鳳回鸞父子一輛,其餘幾人騎馬。

  前日大雨帶來的潮濕還未完全散去,天氣仍有些陰沉沉的。都說一場秋雨一場寒,許長安裹著狐裘窩在馬車裡,在左搖右晃的顛簸中不免有點昏昏欲睡。

  昨夜薛雲深雞蛋裡挑骨頭,把客棧唯一一間天字號上房,奚落地如同根本無法將就的豬圈,吵得住在他隔壁的許長安根本無法入眠,只好將他拖過來兩人一起睡。

  舒舒服服地把腿枕在許長安腰上,手裡抓著許長安的胳膊,薛雲深很快就睡熟了。

  至於被他蜘蛛收網似的纏了一整晚的許長安,除了面無表情地對燭到天明,也幹不成別的什麼事了。

  馬車碾過粒小石子,車身猛地顛了一下。

  咚的一聲,毫無防備的許長安直接磕到了腦袋,他嘗試著撩了撩沉重的眼皮,發現實在睜不開後,便閉著眼睛,邊胡亂地伸手揉腦袋邊小聲嘟囔了句疼。

  「長安?」坐在馬車另一頭的薛雲深,試探地叫了聲。

  由於此人昨晚過於得寸進尺的行為,惹得一夜沒睡的許長安大為光火,勒令他今日不許靠近三尺之內。

  聞聲,睡眼朦朧的許長安神識有片刻的清醒,他慢半拍地啊了聲,沒聽見後續,便側了側身子換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

  薛雲深等了會兒,等到許長安確確實實地睡著了,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

  白皙修長的手指探出了衣袖,動作間無意露出來的掌心,仍是帶著血痕纍纍的傷口。

  薛雲深輕手輕腳地將許長安半抱了過來,或許是察覺到了異動,睡夢中的許長安不安地擰了擰眉。

  將許長安平放下來,頭枕著自己的腿,薛雲深騰出手,學著曾經見柳綿做過的那般,笨拙而輕緩地拍著許長安的胸膛。

  在熟悉的安撫方式下,許長安微微皺著的眉頭慢慢舒展開了。薛雲深怕吵醒他,維持著目前的坐姿不動,好似要把他自己變成一塊凝固的石頭。

  這塊凝固的石頭直到兩個時辰後,才得到了重新活動的權利。

  許長安一覺睡醒,天色已近中午,他尚來不及思索自己怎麼會由坐變躺,只顧著揉眼睛的後果,就是剛爬起來便撞到了一個堅硬的物體。

  骨頭與骨頭相互碰撞的悶響盪開,許長安吃痛地抬起頭,望見薛雲深正摀著下巴淚汪汪地看著他。

  「對不起,對不起殿下!」許長安連聲道歉,當場自己的頭也顧不得揉了,惶惶地探手去查看薛雲深的下巴。

  聞到許長安身上屬於自己的香氣,薛雲深忽地出手擒住了他的手腕,而後藉著許長安還沒徹底清醒的好時機,十分「乘人之危」地主動湊了上去。

  「啵。」

  曖昧又清晰的聲音在耳邊炸開的同時,嘴唇傳來了柔軟的觸感。然而不等許長安抓狂發火,得逞的薛雲深已經快手快腳地退回了原位,得了便宜還賣乖地道:「沒事,親口就不疼了。」

  眼波如煙霧般朦朧的細長眼睛裡,哪裡還有半分淚光的痕跡。

  深覺受騙的許長安氣得一甩袖,直接推門跳下馬車,氣鼓鼓地走了。

  只是怎麼看,怎麼覺得他背影頗有落荒而逃的狼狽。

  留在原地的薛雲深,則是忍不住伸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想起許長安方才耳尖不易察覺的緋色,薛雲深很有些感慨地認為王妃真是個容易害羞的人。

  「希望日後洞房,他可別再這麼害羞了。」

  開始日行一次幻想許長安開花場景的薛雲深,想著想著,把自己弄了個抓心饒肝的面紅耳赤。

  不過,薛雲深內心真實的想法許長安暫且無法得知,他跳下馬車後,望見正在給綠孩子餵食的鳳回鸞,便儘可能自然地挨了過去。

  小孩子吃飯,多半是玩得多吃得少,鳳回鸞也不介意,他耐心地等著,等綠孩子慢吞吞地把嘴裡的麵餅嚥下去了,就立刻揪准機會,趁綠孩子張嘴的功夫,塞了一大塊麵餅進去。

  猝不及防被親娘塞的麵餅卡住的綠孩子:「……」

  望著急急忙忙給綠孩子拍背的鳳回鸞,許長安認真自我檢討了會兒,最終不得不承認先前對鳳回鸞的印象,的確是有些先入為主了。

  在許長安印象裡,鳳回鸞應該是個細心的「娘親」,而不是現在這個一看就粗手粗腳,不怎麼會照料孩子的笨漢。

  「怪不得他逛個集市都能弄丟孩子。」許長安默默地想。

  說到娘親,難免牽扯到許長安特地前來套熱乎的目的。他打起精神,先和鳳回鸞有的沒的嘮了一通家常,見火候差不多了,便直抒胸臆地問:「鳳大哥,你這孩子是怎麼生下來的?」

  正給綠孩子編織草蜢蟲的鳳回鸞,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當場「噗嗤」笑了出來。他轉頭瞥了眼往這邊探頭的薛雲深,聯想到兩人的親密舉止,登時心下瞭然道:「你是準備開了花,就生孩子吧。」

  「我看那位公子剛剛成年不久,趁著年輕,你們倆可以多生幾個。像你們這般風流俊秀的人物,生出來的孩子,肯定十分好看。」

  「千萬莫要像我,一大把年紀了才生孩子。年紀大,孩子不僅不好生,到時候還會出現一些顯形現象。」

  約摸是觸到了傷心事,鳳回鸞神情很是感傷。他摸了摸綠孩子艾綠色的眉毛,好一會兒沒說話。

  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反駁的許長安,偏生又不好在這個時候打斷他,故而只能陪著一起傷懷。

  過了片刻,意識到自己再次鑽了往事的牛角尖,鳳回鸞連連賠聲:「抱歉抱歉,我方才失禮了。」

  許長安擺了擺手,示意不妨事,他清了清嗓音,剛準備重複一遍想問的問題,鳳回鸞已經正了正臉色,非常熟稔地以一種過來人的口吻規勸道:「許小公子,你們最好早點準備生孩子,這早生的孩子不說格外聰穎,連發芽都很快呢。」

  「發了芽,就能變成胖嘟嘟白嫩嫩的嬰兒了。到時候啊你們……」

  眼見鳳回鸞越扯越遠,聽得頭疼的許長安,不得不出聲打斷了他:「那請教鳳大哥,這兩個男人究竟要怎麼才能,把孩子生下來呢?」

  鳳回鸞睨了眼許長安,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好笑道:「這男人女人生孩子,能有什麼不同,不都是用那兒麼?」

  「那兒?」許長安傻傻地跟道。

  鳳回鸞的目光往許長安尾椎骨以下的位置瞄了眼。

  尚且還不知道什麼意思的許長安,順著鳳回鸞的視線望了過來,緊接著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了鳳回鸞。

  鳳回鸞肯定地頓了頓首。

  先前還抱有儌倖心理的許長安,遭此毫不留情的重擊,立馬原地僵成了一根筆直的木棍。

  偏偏鳳回鸞還在那兒好心地傳授經驗:「許小公子,我同你說,別看孩子生下來後只有種子那麼點兒大,他在你肚子裡的時候,可跟個球似的沉甸甸,足有成熟的西瓜大小呢。」

  「等快要生了,他才會在你肚子裡慢慢變小,變到、變到……」似乎是找不到合適比喻,鳳回鸞卡了下殼,而後他雙眼一亮,擲地有聲道:「變到一個成人巴掌那麼大,就能順利生出來了。」

  許長安忍不住攤開了自己的手掌。

  他對面的鳳回鸞繼續道:「生出來,接觸了外界,種子又會逐漸變小……哎許小公子,我還沒說完呢,你別走啊!」

  沒到半個時辰,許長安展開了今日的第二次落荒而逃,連先前想問的鳳回鸞貴庚都忘了問。

  到了夜間,許長安逮到機會,問了薛雲深這個問題。

  「你問這個幹什麼?」薛雲深警惕地看著正給他掌心上藥的許長安,「他已經人老珠黃了,沒好我看的。」

  許長安苦於有求於人,只好陪著笑臉,順著薛雲深的話把他一頓猛誇:「是是是,我們墨王殿下天底下最好看了,誰都比不上您,我問這個呢也沒別的意思,僅僅是好奇他的年紀。您就大發善心,告訴我吧啊?」

  薛雲深臉色好看了些,他一面強調他最好看,一邊不情不願地吐了個數字。

  「四十三?」

  坐著的許長安好懸沒驚得彈起來,他扭頭看了眼皮膚細膩如荳蔻少女的鳳回鸞,難以相信道:「他真有四十三?」

  「嗯,」薛雲深應了聲,「我沒有騙你,他真的人老珠黃了。」

  可惜薛雲深的據實相告,許長安壓根沒聽進去。

  一日之內接連受了兩個打擊,許長安此時頗有些說不出話來了。他恍恍惚惚地想著「四十三」這個數字,沉默地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那他是什麼植物?」

  薛雲深抬了抬下巴,示意許長安看鳳回鸞衣裳上的花紋。

  望著花蕊朝下灼灼盛開的紫色海棠,許長安聽見薛雲深道:「吊鐘海棠。」

  自從知道鳳回鸞是什麼植物,尤其是某次一行人露宿野外,起夜的許長安發現鳳回鸞睡覺是把自己倒吊在樹枝上後,許長安看他的目光總是怪怪的。

  為此,鳳回鸞還特地找林見羽問了下情況。

  奈何林見羽是個天生三大五粗的漢子,對這些小細節完全不上心,即便是被問了,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鳳回鸞無奈,只好作罷。

  幾人自出了平津府之後,為了不多耽擱功夫,日夜兼程地趕了半個多月的路,總算在入冬之前,趕到了臨岐。

  遠遠地,還未入城,便已在城外十里遠的地方,望見了一片燈火通明。待走近了,才發現是臨岐太守攜夫人許長平及閤府僕從丫頭,舉著燈籠等在那兒。

  「阿姐!」

  天色昏暗,朔風刺骨,許道宣在馬背上眺見多年未見的一母同胞長姐許長平,當即大喊一聲,不管不顧地自馬背上跳了下來。

  「姐、姐夫。」

  沒能像小時候那樣落入熟悉的馨香懷抱,被臨岐太守搶先一步接住的許道宣,吶吶地地收了聲。他翻身一扭,從親姐夫的懷裡跳了下來。

  「還跟小時一般頑皮,半點都不穩重。」許長平嗔了句弟弟。

  自收到皇城那邊的信件以來,許長平日日翹首盼望,盼了近一個月,今早才總算收到了許道宣托驛站傳來的消息,說是晚上將到臨岐。

  許道宣笑嘻嘻地伸手,想要抱下姐姐,卻被他親姐夫攔住了。

  「道宣,你姐姐現在身子不太方便。」臨岐太守寧逸婉拒道。

  許道宣沒明白這個身子不方便是什麼意思,直到他目光往下一掃,瞥見了許長平的高高隆起的肚子,才又驚又喜道:「阿姐你又懷小外甥們啦?」

  這時才堪堪趕上來的許長安幾人,尚且不理解許道宣為什麼要用「們」。

  薛雲深從馬車內出來,目光掃見許長平的肚子,愣了一下,然後才扶著許長安小心下了馬車。

  那邊,寧逸已經率閤府上下,朝薛雲深行禮了:「下官參見墨王殿下,有失遠迎,還望殿下多多見諒。」

  「起來吧。」

  說著,薛雲深親自伸手扶起了許長平。

  懷孕七月整的許長平十分受寵若驚,不由下意識望了眼丈夫。

  她在孕中,原本是不必親自出城迎接的,但是一來,她念及許道宣在信裡提及了三皇子墨王隨行,二來她也確實多年未見兩位小弟,著實想唸得很,因而這才不顧身子沉重,執意前來。

  寧逸顯然也不知薛雲深為何會這般看中自己夫人,但得王爺青睞,總歸不是壞事,故而只是小幅度地搖了搖頭,示意夫人不必惶恐。

  這夫妻二人的小動作自然是逃不過薛雲深眼睛的,他也不解釋,逕自喚來斜後方的許長安:「長安,快過來。」

  頭次見到薛雲深如此和顏悅色地對待女人,許長安不免有些疑惑。但現在顯然不是什麼刨根問底的好時機,於是他按下困惑,上前親親熱熱地同堂姐堂姐夫問了好。

  薛雲深很是耐心地等許長安寒暄完了,這才抓住他的手,一把按在了許長平的肚子上,道:「快,沾沾喜氣。」

  被按住肚子的許長平及在場其他人:「……」

  許長安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僵硬。

  趁著眾人尚未反應過來,許長安驀地收回手,三言兩語地岔開了話題:「阿姐,景澄呢?他沒有跟過來?」

  景澄是許長平的長子,兩歲時候被帶回過皇城,許長安記得是個矮墩墩的小胖子,算來三四年不見,約莫該長成個小小少年郎了。

  聽了許長安明顯顧左右而言他的話,許長平從善如流地收起眼底的驚愕,順著話題道:「他們在府裡呢,天冷,都一個個懶得跟貓似的。」

  「他們?」許長安問。

  許長平笑容不變:「是啊,說起來有好些個你都還沒見過呢。」

  許長平說完,寧逸便藉口天冷,請了薛雲深重新上馬車,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向太守府去了。

  等進了太守府,入了能把人熱出汗的暖房,許長安正面直觀了這個他們有多他們。

  只見黃沙鋪地,長寬各一丈的暖房裡,遍佈淺綠色的,小且圓碌碌的仙人球。

  許長平挺著個大肚子,邊在丫頭的攙扶下進門,邊高聲道:「孩子們,快來見過你們的兩位舅舅。」

  【小劇場】

  薛雲深:「長安,快看一窩仙人球!」

  許長安冷漠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