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冬雨飄零

  龐倩確定房間外沒有了任何吵架的聲音,才把捂住顧銘夕雙耳的手放下來。她有些無力地坐下,咻咻地喘著氣,顧銘夕緩緩睜開眼睛,兩個人無聲地看著對方,耳邊只有電腦音箱裡傳出的電影配樂。

  激昂的音樂,和這時的氣氛一點都不搭。

  顧銘夕的面色已經恢復平靜,他站起身,說:「我出去看看。」

  經過龐倩身邊時,她一下子就拉住了他的衣袖,拽得顧銘夕不得不停下腳步。

  龐倩站起來,說:「我和你一起去。」

  他們出了房間,沿著走廊慢慢地往客廳走,家裡安靜得詭異,一點人聲都沒有。龐倩有些害怕了,她知道剛才顧國祥和李涵幾乎算是打了架,後來有重重的摔門聲傳來,也不知是誰離了家。

  走到廚房門口時,顧銘夕看見了自己的母親。

  龐倩之前來過廚房,當時還是乾淨的廚房,溫馨的廚房,飯菜飄香的廚房,李涵穿著圍裙在那裡准備午餐,可這時,這裡只剩下了一片狼藉。

  李涵背靠著冰箱坐在地上,身上還穿著那條圍裙,她頭髮凌亂,眼神空洞,身上沾了不少的污漬。

  那些菜都被砸了,黑魚片,鹵牛肉,玉米雞湯……盤子碎了,菜湯灑了一地,砂鍋歪倒在水槽裡,有些碎片甚至落在了幾米遠外的客廳。

  顧銘夕蹲到李涵身邊,輕聲叫她:「媽媽。」

  李涵靜默了許久,顧銘夕又叫了幾聲,她才漸漸回過神來。

  龐倩已經在邊上拿著垃圾桶撿碎片了,李涵叫住她:「倩倩,你別弄,小心弄破手。」

  龐倩停下來,有些忐忑地看著她。

  窺到了顧銘夕家裡的家務事,龐倩心裡是很過意不去的。剛才,她把顧國祥和李涵爭吵的內容聽得清清楚楚,她很震驚,這時候面對李涵實在有些尷尬。

  李涵慢慢地爬了起來,她狼狽極了,但神情卻恢復了平時的溫柔,她對顧銘夕說:「銘夕,家裡沒菜了,你帶倩倩去外面吃午飯吧,媽媽要洗個澡,把家裡收拾一下。」

  顧銘夕還沒答,龐倩就說:「不用了!阿姨,我也差不多該回家了。」

  李涵說:「不行的,你那麼遠過來,怎麼能連飯都不吃。銘夕……」

  顧銘夕沒等她說完,開口:「媽媽,我留在家裡陪你。」

  龐倩連連點頭:「嗯嗯,阿姨,顧銘夕不用陪我的,我先回家了。」

  她轉身要溜,李涵又叫住了她,她的語氣很無力,還帶著點兒哀求:「倩倩,銘夕,你們去外面轉一下吧,真的,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顧銘夕仔細地看李涵的樣子,問:「媽媽,你一個人真的不要緊嗎?」

  李涵手扶著額頭,閉著眼睛點點頭。

  顧銘夕轉頭對龐倩說:「那……龐龐,我們出去吃飯吧。」

  ---

  龐倩和顧銘夕一起出了門,下電梯,出小區,誰都沒有說話。

  站在街上,顧銘夕四下張望,想找一間小飯店,龐倩拉拉他的袖子:「顧銘夕,你還是回去陪你媽媽吧。」

  顧銘夕回頭看她:「不行,你吃了飯再走。」

  「……」他的語氣很堅決,眉目間有一種執拗。龐倩閉了嘴,乖乖地跟著他在街上走。

  但是,他們沒有找到任何飯店,過年期間,小飯館都放假了,大飯店又離得遠。龐倩跟著顧銘夕在街上轉了半天,又冷又餓,最後說:「顧銘夕,我想回家了。」

  顧銘夕還是說:「不行,咱們還沒吃飯。」

  「我回家可以吃的。」

  「不行。」

  「你們這兒沒飯店,連個小吃店都沒有。」

  「再找找。」

  「已經走了好幾條街了。」

  「前面有個大超市,那邊應該有肯德基。」

  「我不想吃肯德基!」

  龐倩停下腳步,拉住了顧銘夕的衣袖,顧銘夕的羽絨服都被她拉得繃緊了,他沒有回頭,只是說:「前面有飯店的,再走一下就有了。」

  「顧銘夕,我累死了。」龐倩的聲音帶上了哭腔,「我想回家,你也回家去陪陪你媽媽吧。」

  顧銘夕將龐倩送到了公交車站,兩個人並肩而立,正午時分,天空居然暗了一些,風也大了許多,呼呼地刮過他們的臉頰。

  龐倩戴著手套和圍巾,頭髮被風吹得很亂,她說:「好像要下雨了。」

  「嗯。」顧銘夕問,「你帶傘了嗎?」

  龐倩指指身後的雙肩小包:「帶了。」

  「今天真不好意思。」顧銘夕說,「下次我請你吃大餐。」

  「好啊,我要吃烤羊肉串。」

  「吃什麼都行。」顧銘夕笑笑。

  公車來了,龐倩上了車,在窗邊找了個位子坐下,看向了窗外。

  顧銘夕還是站在站牌下,高高的個子,沉靜的面容,他一直看著龐倩,龐倩向他揮揮手:「你趕緊回去吧。」

  顧銘夕又笑了一下:「我知道,你路上小心。」

  車子啟動,龐倩扒在窗邊,一直看著窗外越來越遠的顧銘夕,這條街很空曠,路上幾乎沒什麼人,顧銘夕的身影便格外明顯。

  直到看不見他,龐倩才回過頭,坐在座位上發起呆來。

  龐倩覺得,就算之前她捂住了顧銘夕的耳朵,讓他聽不到那些具體的爭吵,顧銘夕還是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的。

  李涵嘴裡時常會用到一個詞——狐狸精:

  「你要是去找那個狐狸精!我就死給你看!我帶著兒子一起去死!」

  「你是被那狐狸精迷了心竅了嗎?顧國祥!你連我們的家都不要了嗎?」

  「那狐狸精究竟哪裡好?年輕?漂亮?床上功夫一定很好吧!」

  「枉咱們公司的人叫你一聲顧總工!顧國祥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和那狐狸精斷了關系,我一定給上面寫檢舉信!說你亂搞男女關系!我要叫全金屬材料公司的人都知道!你他媽就是個衣冠禽獸!斯文敗類!你就是個畜生!我要你名譽掃地!還有,你別忘了,咱們夫妻多年,你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我可一件一件都知道啊!」

  ……

  風卷著雲,天色迅速地黯了下來,一會兒後,大雨傾瀉而下,還伴隨著雷鳴閃電。

  公交車車窗玻璃被雨水掃得糊了一片,路上的車都打起了燈,有些還亮了雙跳。龐倩想,這才沒過10分鍾呢,也不知道顧銘夕有沒有到家。

  因為下雨,路上堵了一些,龐倩到家時已經是一個半小時後,她很餓,卻不敢和父母說自己沒吃午飯,裝著嘴巴饞讓龐水生給她煮了一碗番薯湯,躲在房間裡狼吞虎咽地吃起來。

  雨從中午一直下到傍晚,快吃晚飯的時候,龐倩家裡電話響了。龐水生接了電話,喊龐倩:「女兒!銘夕電話!」

  龐倩走出房間,心裡覺得奇怪,她接起話筒,只聽到一陣雨聲,還有汽車開過的聲音。

  「顧銘夕?」龐倩不解地問,「你在外面?」

  顧銘夕沒說話,只是在喘氣。

  「你在哪裡啊?」龐倩著急起來,「我問你話呢!你在哪裡啊?!」

  他終於開了口:「我在你家旁邊。」

  「啊?」

  「龐龐,你能出來嗎?」

  「能,你把地址告訴我,我馬上出來!」

  「別把我家的事告訴你爸媽。」

  「我知道!」

  「唔,那我等你。」

  龐倩換上外套,帶著傘要出門,金愛華拉住她:「要吃飯了,外面那麼大的雨,你去哪兒?」

  「我……」龐倩向著爸爸求救,「爸爸,我去見顧銘夕,你們先吃飯,別等我了!」

  龐水生一愣,拉開了金愛華,說:「小孩兒估計有活動,讓她去吧。」

  金愛華嘟囔著:「銘夕搞什麼鬼啊,倩倩中午不是才去他那兒吃過飯麼?他又跑過來幹嗎?」

  「小孩兒的事,你別管。」龐水生又囑咐正在換鞋的龐倩,「下雨天,幫銘夕撐個傘,別讓他淋雨感冒了,知道嗎?」

  龐倩點點頭,心急火燎地離開了家。

  她撐著傘往金材大院邊上的一條商業街走,走著走著就跑了起來,也不顧腳踩著水窪,污水濺到自己身上。顧銘夕說他在車站旁的便利店門口等她,走了10分鍾,龐倩終於看到了他,如她所想,顧銘夕渾身濕透,完全就是個落湯雞的模樣。他胸前掛著公交IC卡,背後居然還背著一個雙肩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裝了些什麼,但大包已經被雨淋濕了。

  「顧銘夕!」她跑到他身邊,又氣又急,上下打量著他,「你這是幹嗎啊?發生什麼事了?你離家出走啊?」

  顧銘夕喘著氣看她,頭髮上的水滴滴答答地落下來,臉上也是濡濕一片,嘴唇都凍紫了。他的羽絨服浸了水,龐倩拉起他右邊的衣袖,發現袖子都很重了。鬆開手,衣袖就掛了下去,濕濕地貼在身旁。

  龐倩掏出紙巾幫顧銘夕擦掉了臉上的雨水,他沉默了一會兒,終於說話:「龐龐,我媽媽回老家了,今晚的飛機,她就定了她自己的機票,已經走了。」

  龐倩:「……」

  「我爸爸……我給他打電話,他說他去了外地,這幾天都不回來了。」

  「……」

  「他叫我去我爺爺奶奶家,但我不想去。」顧銘夕低下頭,「冬天,我沒法子一個人在家的,衣服穿太多了,我自己脫不了。我也不會做飯,邊上又沒飯店,我和我媽媽說,我可以和她一起回老家,我很久沒見外公外婆了,但是我媽媽就是哭,一直哭,不理我。」

  他又抬起頭來看龐倩,一雙眼睛黑得發沉:「我沒辦法了才來找你的,龐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