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直線或圓

  龐倩睜開了眼睛,抬起頭羞澀地看著面前的男孩,說:「我說完了。」

  「唔。」顧銘夕點點頭,「我聽到了。」

  「這樣說可以嗎?」

  「有些囉嗦。」顧銘夕回答,「其實,你只要告訴他,你喜歡他,就可以了。」

  「這麼簡單?」

  「對。」

  龐倩撓撓腦袋:「可是我喜歡他好多年了,我想讓他知道,我不是一時腦袋發熱。」

  「放心,我不會騙你的。」顧銘夕誠懇地說,「有些話不需要說出口,別人也是可以感受到的。」

  龐倩體會了一下,點點頭:「有道理。」一會兒後,她又問他,「顧銘夕,你現在還喜歡那個女孩嗎?」

  「……」又來了,每一次她頗感興趣地問到「那個女孩」的事,顧銘夕都覺得頭疼,他問,「幹嗎?」

  「你周末一直都在學畫的呀,那個女生現在還在嗎?她是藝術生還是文科理科生?她到現在都不知道你喜歡她嗎?」

  顧銘夕皺起眉:「你到底想問什麼?」

  「我是想問,嗯……你瞧,我都打算向謝益表白了,不管死活,也就瘋狂這一回。」龐倩伸手攬上了顧銘夕的肩,與他一起繼續往前走,她踮著腳尖,掛在他身上蹦蹦跳跳,「顧銘夕,你是不是也該勇敢一下,試著向那個女生表白呢,不管她有什麼回應,好歹你也是努力過了呀。」

  顧銘夕笑了一下,沒有回答,問道:「龐龐,要是謝益拒絕了你,你真的不會傷心嗎?」

  「……」龐倩很認真地想了一下,說,「肯定會傷心的呀。但是如果不去試一下,我怕我會後悔。」

  她踢一腳地上的小石頭:「我也不敢奢求謝益會喜歡我,我只想讓他知道,我喜歡他,這樣就可以了。」

  聽她這樣說,顧銘夕怔了片刻,然後,他說:「也許你是對的,不管怎樣,都該爭取一下。」

  他們一起上了公交車,結束了這個話題。車子開到謝益家附近的路口,下車時,顧銘夕讓龐倩掏一下他褲子口袋裡的錢,說要買一些水果去。

  龐倩不太懂,顧銘夕教她,到人家家裡去做客,空著手是很不禮貌的。

  從小到大,他總是會教她一些為人處事的道理。

  他們買了一袋荔枝,一袋芒果,沿著一條僻靜的路走了十幾分鍾,終於到了謝益家所在的那個小區。

  那是個超級豪華的別墅區,龐倩和顧銘夕提著水果找到謝益家時,謝益替他們開了門,他家的客廳很熱鬧,已經有許多同學到場了。

  令龐倩和顧銘夕驚訝的是,肖郁靜居然也在。

  謝益家有一個小花園,他真的搞了一個草坪上的露天燒烤派對,架了兩個烤架,准備了一大堆吃的東西。臨近期末,大家本來都忙著學習,很少有這樣的機會放鬆,趁著這次看球,幾個男生女生都玩得很開心,在烤架邊吃吃喝喝,打打鬧鬧。

  來看球的大部分都是高二(7)班的學生,也有幾個謝益在乒乓球隊的好朋友,肖郁靜一個都不認識。

  龐倩進了門,跑去和幾個女生打招呼,顧銘夕也不認得那些人,很自然地就坐到了肖郁靜身邊。

  「嗨,你也來啦。」肖郁靜對他微笑,並沒有好奇顧銘夕為何來這裡,也不打算解釋自己為何在這裡。盡管,在旁人看來,她和謝益自從半年前的那次小提琴合奏後,就已經完全沒有關系了。

  謝益熱情地招呼著大家,見顧銘夕和肖郁靜在客廳裡聊天,過來喊他們:「你們兩個高材生不要坐在這裡發呆,去花園裡吃東西呀。」

  肖郁靜看看外面的院子,站起來說:「顧銘夕,出去坐坐吧。」

  顧銘夕沒有反對,他和肖郁靜一起走到了花園裡,龐倩在那裡和鄭巧巧說著話,見顧銘夕出來了,她立刻跑去他身邊,小聲問:「你想喝什麼,我幫你去拿。」

  顧銘夕還沒開口,謝益已經捧著一箱子飲料走到他們身邊了。飲料冰鎮在冰塊裡,都是進口的果汁、咖啡,他拿了一瓶橙汁遞給龐倩:「螃蟹,想喝什麼、吃什麼就自己拿,顧銘夕,我就不招呼你啦,千萬不要客氣。」

  顧銘夕微笑著說:「好。」

  謝益又瞥了一眼肖郁靜,問:「你呢,你想喝什麼?」

  「可樂。」肖郁靜的語氣很平靜。龐倩吸著橙汁悄悄地看她,肖郁靜穿一身白色T恤、牛仔熱褲,頭髮修得短短碎碎的,她戴一副大眼鏡,整個人瘦瘦小小,五官清秀,眼神靈動。

  不知為何,龐倩總覺得謝益對肖郁靜的態度不太好,口氣有點兒端著,他說:「抱歉,沒有可樂。」

  肖郁靜聳聳肩:「那就白開水吧。」

  謝益:「……」

  男生們都殷勤地為女生們烤著食物,謝益的手藝不錯,幫龐倩和顧銘夕烤了一大堆雞翅膀、香腸、肉串、甜蝦……龐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總覺得,這一天的謝益對她格外得噓寒問暖,照顧有加。她受寵若驚,一顆心砰砰亂跳。

  不怪龐倩要多想,謝益要是對所有女生都這樣好也就算了,關鍵是,龐倩一直和顧銘夕在一起,顧銘夕一直和肖郁靜在一起,而謝益,對肖郁靜始終是不冷不熱的,有時候對她說話,語氣裡還帶點兒刺。

  肖郁靜似乎一點也沒生氣,她自顧自地玩著,站在烤架前給自己烤了幾片培根,在自助餐桌旁取了兩片吐司,她煎了個半熟的雞蛋,抹了點沙拉醬,給自己做了個大大的三明治。

  她一邊吃著三明治,一邊和謝益養的兩條金毛玩了起來。

  「呦,布魯諾!接著!」肖郁靜丟了個球出去,布魯諾和大福就一起竄了過去,兩條金毛搶著那個球,最後是大福咬在嘴裡,晃著尾巴回了肖郁靜身邊。

  「哈,大福好棒。」肖郁靜盤腿坐在地上,大口地咬著三明治,布魯諾和大福一直黏在她身邊,繞著她轉圈圈。她揉著它們毛茸茸的腦袋,說,「乖,這是我吃的,不是你們吃的呦。」

  見兩條狗很饞的樣子,龐倩拿了一串烤香腸跑到肖郁靜身邊,興沖沖地想去餵兩條金毛吃,肖郁靜立刻就阻止了她:「螃蟹!別餵!這狗吃狗糧的,別給它們吃這些!」

  龐倩略有些尷尬,忍不住說:「我叔叔家養的狗也吃狗糧的,他們平時也會餵狗吃點肉骨頭,小狗都喜歡吃肉的呀。」

  肖郁靜說:「這個香腸很鹹,布魯諾和大福的狗糧裡已經含了足夠的鹽,如果餵它們吃了香腸,也許會加重它們腎臟的負擔。而且對這樣的金毛來說,最好不要給它們養成吃零食的習慣,尤其是我們人類吃的東西,很多並不適合它們食用。」

  龐倩被她說的一愣一愣的,邊上的謝益開了口:「我家養狗沒那麼講究,吃一小口香腸不會有事的。」

  聽到謝益幫自己,龐倩心裡好感動,肖郁靜卻是拍拍屁股站了起來,看了謝益一眼,淡淡地說:「隨便你,反正不是我的狗,當我多管閒事好了。」

  說完,她轉身回了客廳,看起了電視。

  謝益一直站在花園裡看著她的身影,濃眉深深地斂起,一會兒後才低頭呼喚布魯諾和大福,把它們趕到了邊上。

  顧銘夕全程目睹事情經過,龐倩悶悶不樂地坐回他身邊,小小聲地說:「小狗不是都愛吃肉的麼,曾爺爺養的旺旺,我餵它吃火腿腸時,它可開心了。」

  顧銘夕也壓低聲音:「那是草狗,謝益家的狗品種好,的確不能亂吃。」

  「那我這香腸怎麼辦,丟了麼。」龐倩手裡還拿著那串烤香腸,油水順著棍子流到了她的手上。顧銘夕說:「你自己吃了嘛。」

  「吃不下了。」

  「那……你餵我吃吧。」

  說罷,他真的張開了嘴,龐倩本有些郁悶的心情一下子就舒展了。她忍著笑把香腸塞進他嘴裡,笑道:「顧大福,好吃嗎?」

  顧銘夕嘴裡塞得滿滿當當,一邊嚼,一邊懊惱地瞪了她一眼。

  晚上的中巴之戰,中國隊毫無懸念地被巴西隊蹂躪,淨吞四個蛋。十幾個年輕人圍坐在謝益家的客廳裡,吃著爆米花,喝著冰飲料,大呼小叫個不停。

  中場休息時,肖郁靜對謝益說:「我先回家了,一會兒沒公交車了。」

  謝益立刻站起來:「我送你。」

  「不用,現在還早,我自己出去坐車就行。」肖郁靜的眼神和語氣都不容拒絕,謝益愣愣地看著她,她很快地收拾了自己的包,對大家說聲再見就走了。

  她一離開,7班的人立刻就炸了鍋,幾個男生開始審問謝益,為什麼肖郁靜會到他家來看球。

  「艾瑪剛才都快憋死我了,叫都不敢叫,總感覺喊一聲『他媽的』都會難為情。」胖子摸著自己的胸,「年級第一的肖女神,我還從來沒和她那麼近地接觸過哎。」

  有人問:「謝球王,你什麼時候和肖女神勾搭上的?」

  還有人問:「謝益,你是不是看上人家肖小妞了?」

  聽到這個問話,龐倩的耳朵豎了起來,謝益只是哼哼地怪笑,說:「我會看上她?開什麼玩笑。」

  他說這句話時,居然意味深長地看了顧銘夕一眼,那眼神裡有一閃而過的小敵意,但很快又恢復了平時的嬉皮笑臉。

  除了顧銘夕,沒有任何人接觸到那一抹目光,將視線從顧銘夕臉上移開後,謝益又看向了他身邊的龐倩。

  傻乎乎的龐倩,樂呵呵的龐倩,羞答答的龐倩,一無所知的龐倩。

  顧銘夕,龐倩,謝益,肖郁靜

  這是一條直線,還是一個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