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最後一年

  這一天天氣很好,E市還未進入梅雨季節,每天都是晴熱高溫。

  天空藍得清透,公園裡的樹木蔥蔥郁郁,知了在樹上叫個不停。顧銘夕和龐倩在外面玩了一個下午,身上的汗濕了乾,乾了濕,衣服還被激流勇進的水給潑了個半透。這個時候他們的頭髮都貼在額頭上,身上黏黏的,髒髒的,有些狼狽,還有些滑稽。

  有小學生拿著肉串、烤腸經過他們身邊,邊走邊吃,還邊好奇地看他們一眼。那兩個穿著校服的大哥哥大姐姐,他們剛才是在親嘴嗎?

  小女生們湊在一起小聲地討論著,顧銘夕抬頭看到她們,溫柔地一笑,幾個小姑娘驚慌失措,立刻就紅著臉跑遠了。

  龐倩依舊木楞地坐在他面前,手裡還拿著兩個吃完了的甜筒紙包裝,尖尖的小底兒,留著一點巧克力醬。

  她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明白剛才是怎麼個狀況,也不曉得自己現在該做什麼。聽顧銘夕的口氣,好像接個吻真的就像吃飯睡覺一樣普通,根本就沒什麼特別的。

  可是,這可是她的初吻啊!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但他的嘴唇貼在她嘴上時,那觸感是那樣得明顯。他的嘴唇很柔軟,還帶著一絲他身上的氣息,令龐倩在那一刻全身僵硬,心臟都快跳出胸腔了。

  她覺得自己應該發火的,就像連續劇裡演的那樣,男的強吻女的,女的不都是賞男的一個大耳光的嗎?可是,她偷偷地看顧銘夕,心裡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是顧銘夕啊,她怎麼捨得打他。

  那難道就這樣算了嗎?不不不,這樣就好像她很願意一樣,她才不願意呢!龐倩又記起中午時肖郁靜碰到類似情況後的反應,她很淡定地抹了自己的嘴,然後就轉身回了教室。

  她是不是應該學學肖郁靜,抹抹自己的嘴,以示她的不開心?

  但她很快又想到了之後謝益的表情,看到肖郁靜抹嘴,謝益整張臉都失了光彩,神色巨變,顯然是失望至極。龐倩不想看到顧銘夕這樣傷心,盡管她都搞不懂他為何要這樣做,但她還是覺得,這時候的自己,還是什麼都不要做來得最合適。

  可是,這真的是她的初吻啊!難道初吻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沒有了嗎?

  她心裡的念頭翻天覆地,臉上神情也變化得很厲害,顧銘夕一直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終於,在她又一次臉脹得通紅後,顧銘夕開了口:「你在想什麼啊,就是碰了一下,老外見面都會這樣打招呼啊。」

  他真當她是土包子了,龐倩咬著牙說:「別騙人,老外都是親臉的,又不會亂親嘴。」

  「親臉,偏一點就親到嘴了嘛。」顧銘夕說,「如果你介意,可以忘掉剛才的事,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並不算接吻,只是做個樣子罷了。」

  「啊?」龐倩瞪大眼睛,「做個樣子?」

  顧銘夕點點頭:「對,所以,你的初吻還在。」

  龐倩臉又紅了,顧銘夕卻站起了身,說:「龐龐,差不多要放學了,我們回去吧,要不然,我怕老師都要報警了。」

  他這麼一說,龐倩終於想起了這回事,她拐著顧銘夕翹課了,回去以後不知道會碰到怎樣的情況呢。

  中午離校時膽大包天的龐倩,在回校的時候徹底地慫了,顧銘夕安慰她:「你真的不用怕,就照我剛才的話說,老師們不會來為難我的,他們頂多會怪你不打電話通知一下,到時你就說你怕打電話耽誤時間,會把我跟丟。」

  他什麼都考慮到了,龐倩問:「那他們罵你怎麼辦?」

  顧銘夕說:「罵就罵吧,基本上,老師們都挺照顧我的,應該不會罵我。」

  他們回到了學校,一進校門,傳達室的門衛就沖了出來,叫起來:「哎呀!你倆可回來了!」

  學校裡已經亂成一團,高二(1)班的顧銘夕和高二(7)班的龐倩,在午休時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他們所有的東西都留在桌上,沒有留下一張紙條,他們貌似就是出門上個廁所,然後就毫無預兆地不見了。

  兩個班主任差點急瘋,尤其顧銘夕還是個殘疾學生,他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家長,龐水生和李涵立刻從單位趕回了家,也沒發現兩個孩子的蹤影。

  下午時,戴老師和鍾老師發動了幾個班幹部,和龐水生、李涵一起去學校邊上尋找。謝益還特地去了鯊魚燒烤店,下午店還沒開門,他在重機廠區域跑了幾家網吧,都沒看到顧銘夕和龐倩的身影。

  肖郁靜去了學校邊上的小公園,她和顧銘夕同桌一年,知道顧銘夕和龐倩有時候放學會去小公園坐會兒,吃點零食再一起回家。當然,她什麼都沒找到。

  臨近放學,幾路人馬都回了學校集合,金愛華則留在家裡等消息。龐水生看著龐倩和顧銘夕遺留的書包,簡直就是一頭霧水,李涵已經小聲地哭了起來,顧銘夕那麼懂事,就算那時候他有些厭學,他也從沒有逃過課,更別提完全不留只言片語地消失了。

  就在一群人商量著要不要報警時,顧銘夕和龐倩回來了。

  對著老師、同學、父母的目光,龐倩實在無法說謊話,但她也不敢說實話,只是低著頭站在那裡一聲不吭。顧銘夕站在她身邊,身體微微地擋著她,對著大家有條理地把「事情經過」述說了一遍。

  他看到肖郁靜眼裡閃過狐疑的目光,戴老師愣愣地看著顧銘夕,說:「顧銘夕,你要是覺得學習壓力大,可以找老師來說啊,這樣一聲不吭地離開學校,大家會擔心的你知道麼。」

  「戴老師,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顧銘夕淡淡地一笑,「龐倩一直都在勸我回來,多虧了她,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當顧銘夕把所有事都攬到自己身上時,再也不會有人會責備他們了。戴老師和鍾老師鬆了一口氣,還表揚了龐倩幾句。龐水生和李涵向老師、同學們道謝,帶著兩個孩子回了家。

  晚上,金愛華狠狠地罵了龐倩,龐水生攔都攔不住。金愛華氣得要死,一邊罵,一邊還「啪啪」地往龐倩腦袋上打。

  她說:「你瘋了?你是不是瘋了?!你就這麼喜歡顧銘夕啊?啊?他心情不好,他壓力大!他要曠課出去玩!你就陪他去?!你從小到大從來沒逃過課!顧銘夕去年就學壞了!現在還想把你帶壞啊!」

  龐倩大聲反駁:「他沒學壞!他現在成績照樣很好啊!」

  「成績好有屁用!」金愛華坐在桌邊,狠狠地拍著桌子,「龐倩我告訴你,你最好斷了這條心,我是不會答應你和顧銘夕在一起的!你再喜歡他我也不會答應的!」

  龐倩被她打得腦袋疼,又喊起來:「誰說我喜歡他了!誰說我要和他在一起了!」

  金愛華毫不含糊地往龐倩腦袋上招呼了一下:「你當我是傻子啊!你要是不喜歡他!你會願意翹課陪他出去瘋一下午?」

  龐倩低著頭捧著腦袋,大口地喘著氣,難以反駁。

  後面的幾天,金愛華不准龐倩去顧銘夕家裡做作業了,龐倩也無所謂,反正馬上就要期末考,她也樂得輕鬆。

  先舉行的是高中會考,會考對於重高的學生來說只是走個過場,龐倩輕鬆地考完了試,心想這輩子都不要再碰歷史和政治了。

  緊接著是學校裡的期末考,這一次的考試因為會考結束而分了文理科,龐倩和顧銘夕都不需要考文科的科目了。而且,這次考試還關系著高三開學後的班級調整,學校把試卷上了一點難度,龐倩考完後覺得有些難。

  去掉了文科,顧銘夕的成績立刻就升了上去,他考了年級理科第四,實現了對母親的承諾。肖郁靜依舊是年級第一,謝益也以高分取得了7班第一,並獲得了新學期升到火箭班的資格。

  鄭巧巧進步了,厲曉燕進步了,汪松和周楠中都進步了,只有龐倩是退步的。

  全年級理科297個人,龐倩只得了245名,看著一塌糊塗的卷子,她坐在位子上發了好久的呆。

  開家長會的那天晚上,龐倩溜去了顧銘夕家。他一個人在家,正在看電視。

  龐倩在他身邊坐下,顧銘夕說:「冰箱裡有飲料,你自己去拿來喝。」

  龐倩垂著腦袋搖搖頭,顧銘夕轉頭看她,說:「就是一次沒考好,幹嗎這麼灰心喪氣,還有一年,再努力還來得及。」

  龐倩手指絞著自己的衣服下擺,低聲說:「顧銘夕,我覺得我沒辦法和你考同一所大學了,你肯定是重本,我大概連三本都考不上。」

  「不會的。」顧銘夕安慰她,「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心思有點不穩定,考不好很正常。還有一年,我幫你一起努力,我覺得你一定考得上本科,起碼是二本。」

  龐倩覺得他就是在說胡話,根本沒把他的話往心裡去。她坐了一會兒,突然說:「為什麼,肖郁靜念書會這麼厲害?」

  「肖郁靜?」顧銘夕有些驚訝,「你只看到她現在很厲害,不知道她以前下了怎樣的苦功夫。」

  龐倩抬頭:「你怎麼知道?」

  「她自己和我說的。她小時候在南非,中文都很差,很多課是她媽媽在家裡教她的,後來小學畢業跟著父母回來,念初中時,除了英語,她所有的課都很爛。」

  龐倩無法想象肖郁靜還經歷過這樣的階段。

  顧銘夕繼續說:「初一結束她留了一級,重新念了一年初一,到期末的時候,她終於跟上了大家的進度。初二結束時,她已經是全班第一,年級前列,初三中考,她考了年級第一。」

  龐倩驚呆了。

  「她的確很聰明,但是,最關鍵的是,她很努力。」顧銘夕看著龐倩,「肖郁靜對我說,人生就這麼一次,人類社會就像非洲的大草原一樣,弱肉強食,如果不想被別人吃掉,就只能努力地跑,竭盡全力地往前跑。只要努力過,就算沒有達到自己的預期,人生也不會留下遺憾。」

  龐倩垂下眼睛,思考著顧銘夕的話。

  「龐龐,還有一年,整整一年。」顧銘夕坐直身子,凝視著龐倩的眼睛,「你聽我說,最後的這一年,我們不要再想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只是用功復習。這一年,也許會改變我們的一生,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努力,排除一切干擾,最後,我們一起考上一所好學校。你不要怕,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你瞧,肖郁靜可以用一年的時間沖到年級前列,謝益能用一個學期的時間沖上火箭班,你以前也試過用一個學期的時間往前沖20多名,所以,沒什麼是不可能的。龐龐,我希望你能相信我,與我一起,拼過這最後的一年,好嗎?」

  龐倩眼睛紅紅地看著他,然後用力地點了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