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最後一年

  这一天天气很好,E市还未进入梅雨季节,每天都是晴热高温。

  天空蓝得清透,公园里的树木葱葱郁郁,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顾铭夕和庞倩在外面玩了一个下午,身上的汗湿了干,干了湿,衣服还被激流勇进的水给泼了个半透。这个时候他们的头发都贴在额头上,身上黏黏的,脏脏的,有些狼狈,还有些滑稽。

  有小学生拿著肉串、烤肠经过他们身边,边走边吃,还边好奇地看他们一眼。那两个穿著校服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刚才是在亲嘴吗?

  小女生们凑在一起小声地讨论著,顾铭夕抬头看到她们,温柔地一笑,几个小姑娘惊慌失措,立刻就红著脸跑远了。

  庞倩依旧木楞地坐在他面前,手里还拿著两个吃完了的甜筒纸包装,尖尖的小底儿,留著一点巧克力酱。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刚才是怎么个状况,也不晓得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听顾铭夕的口气,好像接个吻真的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普通,根本就没什么特别的。

  可是,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他的嘴唇贴在她嘴上时,那触感是那样得明显。他的嘴唇很柔软,还带著一丝他身上的气息,令庞倩在那一刻全身僵硬,心脏都快跳出胸腔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发火的,就像连续剧里演的那样,男的强吻女的,女的不都是赏男的一个大耳光的吗?可是,她偷偷地看顾铭夕,心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是顾铭夕啊,她怎么舍得打他。

  那难道就这样算了吗?不不不,这样就好像她很愿意一样,她才不愿意呢!庞倩又记起中午时肖郁静碰到类似情况后的反应,她很淡定地抹了自己的嘴,然后就转身回了教室。

  她是不是应该学学肖郁静,抹抹自己的嘴,以示她的不开心?

  但她很快又想到了之后谢益的表情,看到肖郁静抹嘴,谢益整张脸都失了光彩,神色巨变,显然是失望至极。庞倩不想看到顾铭夕这样伤心,尽管她都搞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做,但她还是觉得,这时候的自己,还是什么都不要做来得最合适。

  可是,这真的是她的初吻啊!难道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没有了吗?

  她心里的念头翻天覆地,脸上神情也变化得很厉害,顾铭夕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著她。终于,在她又一次脸胀得通红后,顾铭夕开了口:「你在想什么啊,就是碰了一下,老外见面都会这样打招呼啊。」

  他真当她是土包子了,庞倩咬著牙说:「别骗人,老外都是亲脸的,又不会乱亲嘴。」

  「亲脸,偏一点就亲到嘴了嘛。」顾铭夕说,「如果你介意,可以忘掉刚才的事,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算接吻,只是做个样子罢了。」

  「啊?」庞倩瞪大眼睛,「做个样子?」

  顾铭夕点点头:「对,所以,你的初吻还在。」

  庞倩脸又红了,顾铭夕却站起了身,说:「庞庞,差不多要放学了,我们回去吧,要不然,我怕老师都要报警了。」

  他这么一说,庞倩终于想起了这回事,她拐著顾铭夕翘课了,回去以后不知道会碰到怎样的情况呢。

  中午离校时胆大包天的庞倩,在回校的时候彻底地怂了,顾铭夕安慰她:「你真的不用怕,就照我刚才的话说,老师们不会来为难我的,他们顶多会怪你不打电话通知一下,到时你就说你怕打电话耽误时间,会把我跟丢。」

  他什么都考虑到了,庞倩问:「那他们骂你怎么办?」

  顾铭夕说:「骂就骂吧,基本上,老师们都挺照顾我的,应该不会骂我。」

  他们回到了学校,一进校门,传达室的门卫就冲了出来,叫起来:「哎呀!你俩可回来了!」

  学校里已经乱成一团,高二(1)班的顾铭夕和高二(7)班的庞倩,在午休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他们所有的东西都留在桌上,没有留下一张纸条,他们貌似就是出门上个厕所,然后就毫无预兆地不见了。

  两个班主任差点急疯,尤其顾铭夕还是个残疾学生,他们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家长,庞水生和李涵立刻从单位赶回了家,也没发现两个孩子的踪影。

  下午时,戴老师和钟老师发动了几个班干部,和庞水生、李涵一起去学校边上寻找。谢益还特地去了鲨鱼烧烤店,下午店还没开门,他在重机厂区域跑了几家网吧,都没看到顾铭夕和庞倩的身影。

  肖郁静去了学校边上的小公园,她和顾铭夕同桌一年,知道顾铭夕和庞倩有时候放学会去小公园坐会儿,吃点零食再一起回家。当然,她什么都没找到。

  临近放学,几路人马都回了学校集合,金爱华则留在家里等消息。庞水生看著庞倩和顾铭夕遗留的书包,简直就是一头雾水,李涵已经小声地哭了起来,顾铭夕那么懂事,就算那时候他有些厌学,他也从没有逃过课,更别提完全不留只言片语地消失了。

  就在一群人商量著要不要报警时,顾铭夕和庞倩回来了。

  对著老师、同学、父母的目光,庞倩实在无法说谎话,但她也不敢说实话,只是低著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顾铭夕站在她身边,身体微微地挡著她,对著大家有条理地把「事情经过」述说了一遍。

  他看到肖郁静眼里闪过狐疑的目光,戴老师愣愣地看著顾铭夕,说:「顾铭夕,你要是觉得学习压力大,可以找老师来说啊,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开学校,大家会担心的你知道么。」

  「戴老师,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顾铭夕淡淡地一笑,「庞倩一直都在劝我回来,多亏了她,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当顾铭夕把所有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时,再也不会有人会责备他们了。戴老师和钟老师松了一口气,还表扬了庞倩几句。庞水生和李涵向老师、同学们道谢,带著两个孩子回了家。

  晚上,金爱华狠狠地骂了庞倩,庞水生拦都拦不住。金爱华气得要死,一边骂,一边还「啪啪」地往庞倩脑袋上打。

  她说:「你疯了?你是不是疯了?!你就这么喜欢顾铭夕啊?啊?他心情不好,他压力大!他要旷课出去玩!你就陪他去?!你从小到大从来没逃过课!顾铭夕去年就学坏了!现在还想把你带坏啊!」

  庞倩大声反驳:「他没学坏!他现在成绩照样很好啊!」

  「成绩好有屁用!」金爱华坐在桌边,狠狠地拍著桌子,「庞倩我告诉你,你最好断了这条心,我是不会答应你和顾铭夕在一起的!你再喜欢他我也不会答应的!」

  庞倩被她打得脑袋疼,又喊起来:「谁说我喜欢他了!谁说我要和他在一起了!」

  金爱华毫不含糊地往庞倩脑袋上招呼了一下:「你当我是傻子啊!你要是不喜欢他!你会愿意翘课陪他出去疯一下午?」

  庞倩低著头捧著脑袋,大口地喘著气,难以反驳。

  后面的几天,金爱华不准庞倩去顾铭夕家里做作业了,庞倩也无所谓,反正马上就要期末考,她也乐得轻松。

  先举行的是高中会考,会考对于重高的学生来说只是走个过场,庞倩轻松地考完了试,心想这辈子都不要再碰历史和政治了。

  紧接著是学校里的期末考,这一次的考试因为会考结束而分了文理科,庞倩和顾铭夕都不需要考文科的科目了。而且,这次考试还关系著高三开学后的班级调整,学校把试卷上了一点难度,庞倩考完后觉得有些难。

  去掉了文科,顾铭夕的成绩立刻就升了上去,他考了年级理科第四,实现了对母亲的承诺。肖郁静依旧是年级第一,谢益也以高分取得了7班第一,并获得了新学期升到火箭班的资格。

  郑巧巧进步了,厉晓燕进步了,汪松和周楠中都进步了,只有庞倩是退步的。

  全年级理科297个人,庞倩只得了245名,看著一塌糊涂的卷子,她坐在位子上发了好久的呆。

  开家长会的那天晚上,庞倩溜去了顾铭夕家。他一个人在家,正在看电视。

  庞倩在他身边坐下,顾铭夕说:「冰箱里有饮料,你自己去拿来喝。」

  庞倩垂著脑袋摇摇头,顾铭夕转头看她,说:「就是一次没考好,干吗这么灰心丧气,还有一年,再努力还来得及。」

  庞倩手指绞著自己的衣服下摆,低声说:「顾铭夕,我觉得我没办法和你考同一所大学了,你肯定是重本,我大概连三本都考不上。」

  「不会的。」顾铭夕安慰她,「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心思有点不稳定,考不好很正常。还有一年,我帮你一起努力,我觉得你一定考得上本科,起码是二本。」

  庞倩觉得他就是在说胡话,根本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她坐了一会儿,突然说:「为什么,肖郁静念书会这么厉害?」

  「肖郁静?」顾铭夕有些惊讶,「你只看到她现在很厉害,不知道她以前下了怎样的苦功夫。」

  庞倩抬头:「你怎么知道?」

  「她自己和我说的。她小时候在南非,中文都很差,很多课是她妈妈在家里教她的,后来小学毕业跟著父母回来,念初中时,除了英语,她所有的课都很烂。」

  庞倩无法想象肖郁静还经历过这样的阶段。

  顾铭夕继续说:「初一结束她留了一级,重新念了一年初一,到期末的时候,她终于跟上了大家的进度。初二结束时,她已经是全班第一,年级前列,初三中考,她考了年级第一。」

  庞倩惊呆了。

  「她的确很聪明,但是,最关键的是,她很努力。」顾铭夕看著庞倩,「肖郁静对我说,人生就这么一次,人类社会就像非洲的大草原一样,弱肉强食,如果不想被别人吃掉,就只能努力地跑,竭尽全力地往前跑。只要努力过,就算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人生也不会留下遗憾。」

  庞倩垂下眼睛,思考著顾铭夕的话。

  「庞庞,还有一年,整整一年。」顾铭夕坐直身子,凝视著庞倩的眼睛,「你听我说,最后的这一年,我们不要再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只是用功复习。这一年,也许会改变我们的一生,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努力,排除一切干扰,最后,我们一起考上一所好学校。你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你瞧,肖郁静可以用一年的时间冲到年级前列,谢益能用一个学期的时间冲上火箭班,你以前也试过用一个学期的时间往前冲20多名,所以,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庞庞,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与我一起,拼过这最后的一年,好吗?」

  庞倩眼睛红红地看著他,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