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章 心似海洋

  藝術類第一批次的錄取通知書在7月中上旬陸續發出,龐倩和顧銘夕天天待在家裡,終於等來了郵局的工作人員。

  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晚上,龐倩和顧銘夕叫上龐水生、金愛華去飯店裡大吃一頓以作慶祝。吃到一半,龐水生說:「倩倩,銘夕,你倆都收到錄取通知書了,9月份就要去上海報到,是不是就趁著這個暑假,把證給扯了。至於婚禮,國慶能辦,明年春節也能辦,這個就隨你們意見了。」

  顧銘夕看了龐倩一眼,嘴角悄悄地翹了起來,龐倩以前經常開玩笑說要去登記結婚,每一次又自我否定說要等考完以後,這時他們的學業都已安排到位,他想,龐倩應該會同意了。

  沒想到,龐倩一邊啃著雞爪,一邊漫不經心地說:「反正要上學,又不急著生孩子,登記的事再說吧。」

  顧銘夕一愣,龐水生也呆了一下,他其實是想讓兩個年輕人登記以後,把顧銘夕的名字加到房產證上去,著實沒想到龐倩會這麼給擋回來。

  龐水生有點尷尬,畢竟他是岳父,只能對顧銘夕說:「的確,念書不能生孩子,是不急,你們自己商量,我們也不催你們。」

  金愛華問龐倩:「念研究生不能生孩子的麼?你都27了,畢業都30了呀。」

  「不能。」龐倩撒謊,「媽媽,挺著個大肚子上學像話麼!」

  金愛華想想也是,不吭聲了。

  晚上回到家,等到龐倩洗完澡爬上床,顧銘夕決定和她溝通一下。

  他笑著說:「龐龐,下個月咱倆生日一起過吧。」

  「唔?」龐倩摸過手機打開日歷,「差了10天呢,幹嗎要一起過?」

  「就在你生日那天一起過好了。」他也湊過去看她手機上的日歷,「13號是禮拜一,又是農歷6月26,挺順的,我們去登記吧。」

  「……」龐倩不動聲色地把日歷刷刷刷地往後翻,一直翻到了2013年的8月,把屏幕往顧銘夕面前一送,「看到沒,明年8月13號,我的生日,還是七夕。」

  顧銘夕呆呆地看著她。

  龐倩笑得眼睛彎彎:「多難得呀!上一回咱倆生日撞一起還是我9歲的時候呢!顧銘夕,不如我們明年8月13號去登記吧!」

  顧銘夕嘴角掛下來了:「是你說收到錄取通知書後就登記結婚的。」

  龐倩眼睛滴溜溜一轉,說:「啊……我說過嗎?」

  「說過。」他很認真。

  龐倩嘴巴撅起來了,她跪在床上,突然雙手扯住了顧銘夕的臉,把他的兩邊巴掌肉都拎了起來,顧銘夕躲不掉,只能瞪大眼睛看她,龐倩擰著他的臉,惡狠狠地說:「顧銘夕,你怎麼那麼笨啊!」

  這個話題就這麼不了了之。

  顧銘夕從高考結束以後就開始籌備他的新書,在動筆以前,他需要和姜琪討論出完整的故事大綱,還需要查詢許多資料。

  E市的夏天炎熱乾燥,龐倩也懶得出去旅游,兩個人辛苦了大半年,這時候只想好好休息兩個月。龐倩每天陪著顧銘夕待在家裡,吹著空調,他工作,她上網、看連續劇、玩游戲。早上兩個人一起出去買菜,晚飯後又一起出去散步,下午他畫草稿,龐倩則舒服地睡個午覺,一天又一天,也不覺得日子無聊。

  七月底的一天,蔣之雅給龐倩打電話,說有個台灣女歌手來開演唱會,省台是合作單位,她手上有多余的票,問龐倩和顧銘夕要不要去看。

  龐倩問了下顧銘夕,兩個人閒著也是閒著,說了謝謝就去把票拿來了。

  演唱會很快來臨,那天晚上的天氣依舊悶熱,龐倩素面朝天扎了個馬尾辮,穿了件寬鬆T恤、牛仔熱褲,腳上趿了雙拖鞋就打算和顧銘夕去體育館。

  顧銘夕倒是穿得不隨便,身上是米黃色的襯衫,底下是牛仔長褲,沒有像平時出門買菜、散步那樣穿個沙灘大褲衩或是五分休閒褲。出門前,他還坐在衛生間的高腳椅上,對著鏡子,腳趾夾著梳子,夠到頭上認真地梳了頭髮。

  龐倩奇怪地看著他,問:「是不是待會兒要見到蔣之雅?你搞這麼帥幹什麼?」

  顧銘夕看看龐倩身上的衣服,答非所問地說:「你要不要換身裙子?」

  她說:「不要,麻煩。」

  來開演唱會的是個名氣不大的女歌手,擅長唱情歌,龐倩拿著冰可樂,和顧銘夕一起頭碰頭地吸著,倒也聽得愜意。唯一不爽的就是場館裡實在太熱,悶得像個蒸籠一樣,龐倩汗流浹背,心想就當蒸桑拿。

  當女歌手動情地唱起她的一首經典情歌時,龐倩所在的看台突然騷動起來。她好奇地隨著人群望過去,原來是在他們左下方三排的位置,有個年輕男孩向女朋友求婚了。

  觀眾席上光線挺暗,熒光棒不停閃爍,幾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伸著脖子往那裡看。周圍的觀眾已經自發將一對主角圍在了中間,男孩單膝跪下,手裡拿著一個打開的首飾盒,裡面是一枚閃閃發亮的戒指。

  龐倩興奮地拍拍顧銘夕的腰:「哇,求婚耶!」

  顧銘夕:「……」

  那個女孩又驚訝又害羞,單手捂著嘴,看著像是哭了。

  不知是誰起了頭,圍觀的人都開始喊:「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龐倩也跟著一起喊,還很熱血地吹口哨、起哄加鼓掌,顧銘夕嘴角抽搐地看著她,有點不淡定了。

  被求婚的女孩子扭捏了一會兒,男孩子跪在地上說起了話,場內的歌手還在唱歌,溫柔的情歌令這場景都變得煽情。周圍很吵,龐倩聽不清男孩在說什麼,只看到女孩哭哭啼啼地點了點頭,周圍人群就爆發出一片歡呼聲。龐倩高興地揮起了熒光棒,顧銘夕始終都沒說話,看著像是驚呆了的模樣。

  男孩牽著女孩的手,幫她戴上了戒指,最後他站了起來,將女孩擁在了懷裡。一出完美的求婚劇落下帷幕,激動的觀眾們漸漸又安靜下來,繼續欣賞演唱會。

  那對小情侶緊緊地依偎在一起,龐倩看著他們的背影,在心裡小小地感歎了一句: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平靜下來後,龐倩小聲地和顧銘夕聊起了天:「其實我覺得,剛才那樣子求婚滿傻的,好像猴子一樣在被人看,要是女孩答應也就算了,萬一不想答應,拒絕的話多不給男的面子啊。」

  顧銘夕眉毛一挑,問:「你不覺得這樣很浪漫麼?」

  「哪裡浪漫了呀,純粹是在出風頭吧。」龐倩說,「雖然我不認識他們,剛才這樣鬧一鬧也覺得滿有趣的,但總覺得這個男的有點輕浮。我要是這個女的,本來喜歡這個男的,這時候反而要考慮一下了。」

  顧銘夕額頭的冷汗下來了。

  他說:「龐龐,你把我褲兜裡的手機拿出來好麼。」

  「你要幹嗎?」

  「我……我要打個電話。」

  她照做,把他的手機拿在手裡,問:「要撥給誰?我來撥。」

  他有點結巴:「汪……松。」

  「汪松?你找汪松幹嗎?」龐倩開始找汪松的號碼,就在這時,場館裡響起了一首歌的前奏。

  顧銘夕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難看。

  那是一首龐倩沒有聽過的歌,女歌手的歌聲清透細膩,龐倩漸漸被它的歌詞吸引。

  「……

  多希望我是盞燭光

  在你需要時候發亮

  當你迷失指引方向

  讓你脆弱時不再迷惘

  ……」

  她忘記了撥下汪松的號碼,只是專心地聽著歌,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緊接著,觀眾們又一次騷動起來。

  龐倩隨意地回頭看去,只一眼,就驚呆了。

  不算太亮的燈光下,她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汪松、厲曉燕、簡哲、劉翰林,一起慢慢地走下了觀眾席的台階。

  龐倩和顧銘夕的座位就在台階邊,走過來的四個人臉上都漾著笑,厲曉燕懷裡抱著個毛絨大熊,簡哲手裡是一大束紅色玫瑰,劉翰林喜歡玩攝影,背著一台單反相機,而最關鍵的就是汪松,他手裡分明拿著一個紅絲絨的首飾盒。

  龐倩呆若木雞,嘴巴根本就合不上了,甚至都忘了去看一眼身邊滿臉通紅的顧銘夕,只是聽到他在她耳邊道歉:「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有其他人求婚,我知道我們現在這樣是傻了點兒,但是……我真的不是要出風頭。」

  女歌手依舊在唱歌:

  「……

  我的心是一片海洋

  可以溫柔卻有力量

  在這無常的人生路上

  我要陪著你不棄不散

  我想要大聲歌唱

  任何人都不能阻擋

  與你分享生命之中

  所有的快樂所有悲傷

  ……」

  當汪松、厲曉燕、簡哲和劉翰林圍在了龐倩身邊時,顧銘夕沒有給她任何反應時間,已經單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汪松很配合地打開了首飾盒,一枚鑽戒就出現在了龐倩眼前。

  顧銘夕仰起臉孔看她,周圍滿是人群的起哄聲、口哨聲,還有熒光棒劇烈揮舞時閃閃爍爍的光芒。早已有人注意到了這男人異於常人的地方,他甚至無法自己拿著戒指面向心愛的女人,只是用那雙黑亮的眼眸深深地看著她,一直看到了她的心裡。

  他沒有說其他煽情的話,不知道是被之前那場求婚影響到,還是本來就沒有任何准備,他只是說:「龐倩,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劉翰林在邊上卡擦卡擦地拍著照,龐倩一顆心跳得亂七八糟。她突然覺得這故事太神奇,當她嘴巴裡對著顧銘夕抱怨說那對男女的求婚很傻時,內心裡,她卻是有一點兒羨慕的。

  也許,這是每個女孩心裡藏著的一個夢,心愛的人為你營造出這樣一個浪漫的場景,當他跪在你的面前向你求婚,你真的會覺得自己就是他的公主。

  顧銘夕傻不傻?——傻透了!

  顧銘夕瘋不瘋?——太瘋狂了!

  顧銘夕勇不勇敢?——當然,當然!她從未想過他會做出這樣出格的事來。

  龐倩的眼淚流了下來,她覺得自己好丟臉,她一點兒也不想哭的,但是眼淚根本就止不住。她哭得很厲害很厲害,到最後甚至都哭出了聲來。她看著顧銘夕的臉,他始終都沒有動過,單膝跪地,背脊繃得很挺,寬闊的肩膀努力地打開著,眼神溫柔而堅定。她凝視著他的眼睛,顫抖著,慢慢地伸出雙手,捧住了他的臉頰。

  往事一幕幕在腦海中掠過,那個穿著白色襯衫的青澀少年,和那個貪吃貪玩的懵懂女孩,他們一直在長大,終於,命運將他們帶到了婚姻的大門前。

  「……

  我們的愛一直成長

  不停付出不再隱藏

  屬於我們的挫折希望

  像露水滋潤花朵綻放

  ……」

  龐倩俯下了身子,捧著他的臉頰,閉上眼睛,輕柔地吻他。她沒有將她的答案昭告天下,只是在他耳邊說:「我也愛你,顧銘夕,我願意嫁給你,做你的妻子,不論富有還是貧窮,不論健康還是疾病,一輩子,我們一起走到底。」

  她渾身顫抖著取下了首飾盒裡的戒指,當著顧銘夕的面,自己戴在了左手的無名指上。顧銘夕猛地就站了起來,傾著身子貼在了她的身上,她狠狠地擁抱了他,閉上眼睛,耳邊已經聽不到其他聲音,響徹在周圍的,也許是掌聲,也許是歡呼聲,也許是祝福聲……在那些紛紛擾擾的聲音裡,她抱著他,只聽到那首歌的結尾:

  「……

  就是這種光亮,小小的

  卻能夠為人指引方向

  就是這種愛呀,淡淡的

  卻能夠給人無限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