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章 紅色炸彈

  龐水生找來相熟的油漆工,幫龐倩的客廳補牆漆,好好的新房子還沒辦婚禮就被搞成這樣,龐水生很生氣。

  「真的是顧國祥他小女兒弄的?」龐水生難以置信,「小姑娘9歲了吧,還這麼不懂事?」

  「什麼不懂事,就是故意的。」龐倩一想起來就氣得要命,「弄花牆也就算了,還把顧銘夕七、八張新畫稿都弄髒了,害得他要重新畫。這批稿子他12月前要交稿的,明年春節新書上市,現在可好,他又要沒日沒夜地加班了。」

  「你得勸勸他,還是身體要緊。」龐水生想了想,又說,「倩倩,你和銘夕國慶要結婚,你別和老顧搞那麼僵,他畢竟是銘夕的爸爸,到時候肯定得來參加婚禮,你們千萬別在婚禮上搞得不開心。」

  「是他自己先來惹我的好不好!」龐倩義憤填膺,「以前不把顧銘夕當兒子,嫌他丟臉!背著阿涵阿姨養了一個又一個小三,後來終於如願啦,女兒也有啦,那就別來惹我們了!現在居然口口聲聲一家人,親兄妹,培養感情,嘁——虛偽!顧銘夕現在是自己能養活自己,他要是窮困潦倒,他爸爸會拿正眼瞧他?」

  龐水生知道女兒的脾氣,安撫道:「行了,你也別氣了。這樣吧,下個月要送婚禮請柬,你倆正好在上海,你讓銘夕打個電話邀請他爸爸,請柬我親自給老顧送過去,就說你們在上學回不來,也省的你們見面尷尬,好不好?」

  龐倩笑嘻嘻地抱著龐水生的胳膊直撒嬌:「知女莫若父,爸爸萬歲!」

  三天後,丁健康小朋友享受了航空公司「暑期托運小孩」的服務,從廣州飛到了E市,顧銘夕和龐倩去機場接他,很快就看到被地勤人員帶出來的小男孩。

  「顧老師!」看到顧銘夕後,豆豆簡直是撲過來的,顧銘夕蹲在地上,豆豆抱著他又哭又叫,眼淚都沾濕了顧銘夕的臉。

  顧銘夕笑得很燦爛,打量了豆豆一番,發現小男孩開始抽條兒了,說:「長高了呢!」

  豆豆很得意,咧開嘴給顧銘夕看:「我9歲了呀!顧老師,你看我長牙了!」說罷,他又伸手摸摸顧銘夕的臉,說,「顧老師,你好像變白了。」

  龐倩咯咯直笑,顧銘夕回到E市一年多了,他的戶外活動要比在三亞時少許多,膚色自然而然地就白了一些。

  龐倩問:「豆豆,一個人坐飛機害怕嗎?」

  「不害怕!」豆豆好開心,「螃蟹阿姨,我第一次坐飛機呢,飛機上還有雞肉飯吃!可好吃了!」

  回家的車上,豆豆和顧銘夕坐在後座,他打開雙肩包,迫不及待地拿出帶給顧銘夕和龐倩的禮物——兩盒廣式榴蓮酥,一袋廣式臘腸。他還拿出三份考卷給顧銘夕看:「顧老師你看,我門門都上95了!」

  三個人一起回到家,豆豆看到了顧銘夕和龐倩的新房子,又好奇又高興。顧銘夕把他帶去兒童房,因為猜不准未來寶寶的性別,兒童房用的是粉綠色兒童家具,為了迎接豆豆,龐倩已經為他鋪上了嶄新的床上用品。

  「顧老師,這是你以後小寶寶的房間嗎?」豆豆有些拘謹地問。

  顧銘夕點頭:「是啊。」

  「那我睡這兒,好像不太好。」豆豆抓抓頭髮,「我可以睡外面沙發。」

  顧銘夕笑:「沒關系的,老師喜歡你睡這兒。」

  豆豆和顧梓玥同年,但是在龐倩看來,這兩個孩子完全沒有可比性。

  出去買菜的時候,豆豆主動要求提袋子,在超市裡逛,龐倩對他說想吃什麼就拿,他也只是乖乖地走在顧銘夕身邊,從來不會提要求。要是龐倩給他拿點兒吃的,他立刻會去看標價,然後說:「螃蟹阿姨,我不愛吃這個。」

  其實,他就是不想讓顧老師費錢。

  回家以後,豆豆不願意坐在客廳看動畫片,總是想溜去廚房幫忙,被顧銘夕趕出來後,他又到衛生間拿抹布,趁著龐倩在收衣服,撅著屁股跪在地上擦起了地板。龐倩看到後簡直要給他跪了,好說歹說才讓他在沙發上坐下來。

  她給豆豆拿來一袋新鮮荔枝,豆豆找了個空碗,把荔枝一顆一顆地剝出來放到碗裡,龐倩看的有趣,問:「豆豆,你喜歡全剝完了一起吃嗎?」

  豆豆搖頭:「不是,我是給顧老師剝的。」

  晚上,龐倩貼心地讓顧銘夕去陪豆豆睡覺,豆豆很興奮,顧銘夕靠坐在床上,與他聊起天來。

  豆豆去了媽媽的新家庭,顧銘夕很擔心他會被欺負,但是豆豆說,新爸爸對他很好。

  「爸爸話很少,從來不打人,做菜也很好吃。」豆豆趴在床上,兩條腿在身後晃啊晃,絮絮地對顧銘夕說,「媽媽喜歡弟弟,但是爸爸更喜歡妹妹,他們說不生小孩了,養三個,有兒有女,剛剛好。」

  顧銘夕笑著問:「那你喜歡弟弟還是妹妹?」

  豆豆想了想,說:「我喜歡妹妹,妹妹很聽話,弟弟有點調皮,老是和我打架。」

  顧銘夕皺眉:「你是哥哥,你和弟弟打架贏了也沒面子啊。」

  「他把我作業本撕破了!」豆豆氣鼓鼓地說,「但是我成績比他好,每次都是班級前三名,所以爸爸會幫我罵他,嘿嘿。」

  顧銘夕心裡安慰,慶幸豆豆碰到了一個好繼父。

  豆豆眨巴眨巴眼睛,又問顧銘夕:「顧老師,螃蟹阿姨對你好不好?」

  顧銘夕笑了:「她對我很好,你放心,你剛才也看到了呀,老師和螃蟹阿姨在一起很開心。」

  豆豆點點頭,老氣橫秋地說:「顧老師,我這次過來,就是想看看你好不好。你要是過得不好,咱們就再回三亞去,我陪你一塊兒住學校。我現在已經學會洗菜、切菜了,我可以幫你的忙。」

  顧銘夕:「……」

  豆豆趴在他身邊,蜷著身子閉上了眼睛:「顧老師,我總是做夢夢到我們在三亞的時候,有一次夢著夢著,我就哭起來了,還是被媽媽叫醒的。」

  「……」

  「顧老師,我可想你可想你了。」

  顧銘夕低下頭,用殘肩去碰碰豆豆的後腦勺,溫柔地說:「睡吧,豆豆,老師陪著你呢。」

  豆豆在E市待了十天,一直待到七夕,陪著顧銘夕過了28周歲的生日,才坐飛機回廣東。

  十天裡,顧銘夕和龐倩時常帶著他出去玩,去兒童公園、水上世界、博物館、書店、海洋館……他們陪他吃西餐,看動畫電影和兒童話劇,每天晚上都去超市散步納涼。

  龐倩還帶豆豆去隔壁樓父母家吃飯,豆豆很懂事,爺爺奶奶叫得可歡,吃過了飯幫著金愛華收拾碗筷,手腳那個麻利,看得金愛華心酸,直接給他封了個小紅包。

  在機場與顧銘夕分別時,豆豆堅強地沒有哭,他背包裡帶著顧銘夕買給他家三兄妹的新衣服、新文具,大力地朝著顧銘夕揮手。

  「顧老師再見!我一定會好好學習,將來到E市來念大學的!」

  送走豆豆以後,龐倩和顧銘夕開始准備去上海的事項了。

  他們提前了一個多星期過去,開著車,帶著行李,准備在顧銘夕的學校邊上租一間房子。

  雖然事先也做過了解,但龐倩和顧銘夕還是沒想到,他們倆的學校會離得那麼遠。復旦大學在楊浦區,顧銘夕要念的學校在松江大學城,龐倩試著開了一下車,從復旦開到松江大學城,居然超過了50公裡,足足費了她2個多小時。

  她給吳飛雁打電話,問坐地鐵需要多少時間,得到的答復是公交轉地鐵轉地鐵再轉公交……差不多也需要2個多小時。

  龐倩絕望了。

  「這可怎麼辦。」她郁悶極了,趴在方向盤上沒了主意。

  顧銘夕在邊上安慰她:「沒事的,老婆,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住寢室或是租房都可以。」

  龐倩咬著牙想了一會兒,搖頭,「不行,我答應你會和你住一塊兒的,咱們租房,以後我每天往市裡跑就是了。」

  他們跑了兩天中介,終於找到了一間滿意的房子。三室一廳,簡單裝修,房東同意他們把其中的一間房改成畫室,龐倩直接付掉了一年的租金。

  在上海的一個星期,他們形影不離,一起拾掇著小屋子,添了一些家具和日用品。龐倩約了吳飛雁、薛雯雯和楊璐吃飯,這一次,楊璐終於來了。

  楊璐再也不是那個死心塌地愛著盛峰的傻姑娘了,她變得很漂亮,很自信,看到顧銘夕,她笑著說:「上次沒來吃飯真的抱歉,飛雁告訴我說螃蟹的男朋友帥得要命,我還不信呢,如今一見,真是名不虛傳。」

  龐倩把左手伸給她們看,無名指上的鑽戒閃閃發光:「什麼男朋友呀,我現在可是有證的人士。」

  三個人都驚了:「啊啊?螃蟹你登記啦?」

  龐倩打開包,「刷」地掏出三份請柬,眉開眼笑:「紅色炸彈!10月2號在E市,有沒有人願意給我做伴娘呀?」

  三個女孩爭先恐後:「噢!我我我!」

  開學前的最後一個周末,龐倩和顧銘夕回了E市,他們約好了在這天拍婚紗照。

  拍完內景,又去景區拍了兩套外景,一行人去了最後一站——E市一中。

  龐倩已經提前和學校做了預約,有值班老師幫他們開了教室門,是當年高一(2)班所在的那間教室。

  教室裡早已不是他們念書時的模樣了,裝了空調,還多了飲水機和投影儀,課桌椅已經全部換過,學校剛開學,教室後排的黑板報是歡迎新同學的內容。

  顧銘夕身穿白色襯衫,深藍色的牛仔褲,腳上踩一雙白色球鞋,與之前拍照時西裝革履的樣子比起來,要顯得學生氣一些。

  他站在後排窗邊往操場看,學校換了新的塑膠跑道,紅色的跑道映著碧綠色的球場,看起來格外醒目。操場邊的小樹林依舊在,那些樹高大了許多,顧銘夕漸漸地笑了起來,他想起了入學的第一天,他們就在那個小樹林裡圍成一圈做自我介紹,那時候的龐倩口語渣到爆,可是現在,她已經可以流利地和老外交流了。

  身後傳來了聲音,他回過頭去,就看到了換好衣服的龐倩,她穿著一件與他同款的白襯衫,底下是深藍色的牛仔短裙,腳上同樣是一雙白色球鞋,她像個活力四射的女學生,笑得像花兒一樣燦爛,只有薄薄的白紗披在她的髮上,告訴大家,她是一個新娘。

  龐倩和顧銘夕站在黑板兩邊,微笑著注視著對方,黑板上是攝影師寫下的六個字:我們沒有早戀!

  他們在操場上拍下了最後一組照片,夏末季節,天氣晴朗,藍天白雲下,龐倩和顧銘夕並肩坐在操場的看台上,閉著眼睛溫柔地接吻,微風吹起了龐倩腦後的白紗,也吹起了顧銘夕的空衣袖,他聽到她在他耳邊說:「顧銘夕,你知道麼?十年前,我在這裡愛上了你。」

  十年前,一個炎熱的夏天,夕陽西下的學校操場,並肩而坐的他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