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晚餐進入尾聲*

A- A+

  王子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麼,像Omega一樣被·插·的哎哎叫,然後渾身從內而外的散發著身上人的氣息。這認知讓他恐懼,卻又有一絲怪異的期待。腦子裡的胡思亂想顯然讓表情顯得沒那麼專注了,身體的反應更是變得遲鈍。

  「看來我還是不夠努力,讓你失望了」桃夭似笑非笑,然後慢慢說道:「轉過身,把屁股給我撅起來。」

  王子渾身一抖,他緊張的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聽話的轉過身,露出渾圓的臀部,他的屁股緊致而翹,像兩團麥色的大麵包。白皙修長的手揉了揉柔韌的麵團,讓Alpha緊致乾淨的菊花露出來。

  「你的前面和後面都是第一次把?」桃夭挑了挑眉頭,身下赤裸的阿波羅咬著嘴唇,難堪的胡亂點了點頭。其實他還沒有準備好。

  「啊……啊……輕點。」王子哀求著,平素堅毅的劍眉僅僅蹙著,面色潮紅。他的雞巴高高翹起還掛著著精液。顯然爽的不要不要的。

  男人驚喜的發現作為一個初次承歡的Alpha,他竟然有著很好的耐受度,對一些痛苦的掐弄也會產生快感。

  身後傳來褲帶解開的聲音,讓王子忍不住菊花一緊,已經被捅得半開的雛菊微微收縮牢牢的咬住男人意圖抽出的手指,桃夭直接從那個張牙舞爪的大傢伙上弄了點精液抹在上面,然後扶著蓄勢待發的猙獰陽具慢慢的·插·進去。

  「啊……痛……拿出去……嗯啊……」桃夭聽聞不放心的用手細細感受身下一褶一褶的小嘴,接著月光發現並沒有鮮紅的液體。

  「雖然嘴上說著不要不要,身體卻很誠實嘛」男人滿足于下體所呆的銷魂天堂,緊致的膛·肉·恰到好處的按摩著入侵者。

  「啪」這是興奮地男人·操·縱觸手狠狠的抽在兩團被頂的發紅的麵團上,情欲上頭的桃夭·操·控著觸手也越發沒輕沒重。抽的王子嗚嗚直叫,最後可憐兮兮的用手護住被虐待的屁股。

  「什麼東西?好痛」桃夭及時的用腰帶蒙住正欲回頭的王子的雙眼。「你不是很享受被鞭子抽打的快感嗎。」「瞎說……噢噢……感覺好奇怪……」王子辯解的聲音漸漸降低,顯然被桃夭說中了,沉浸在性虐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這場性愛顯然已經到了關鍵之處,桃夭放縱自己,兇猛的擺動胯部像打樁機一樣,把菊·穴··操·出一層白色的泡沫。他要把這幾天所承受的壓抑都發洩出來,發洩在這具誘人的胴體上。

  身下的人已經被·操·的神志不清了。:作為一個一國之君的繼承者,讓從小就過著嚴格而禁欲的生活,何嘗經歷過如此激烈的性愛。那快感如洶湧的潮水一般一波接一波連綿不絕,不給他丁點喘息的時間,他要被溺死在做愛裡了。

  「不……不行了!我要射了……讓我射吧……啊」雷震難耐的挺動下身,但是卻不僅被男人摁著馬眼還無情的快速擼動著。王子受不住的發出了哭泣的聲音,前面的刺激加上後頭的頂弄,他最後只能無助的將手塞進口中以堵住高昂的尖叫。

  「真爽」桃夭發出滿足的歎息,以最後全部射到菊花裡面作為獎勵,然後鬆開了已經泛紫的性器。那感覺有點像憋了很久的尿終於可以釋放,王子爽的直打擺子,眼前發黑。直到射完還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久久不能回神。

  因此沒有發現身後的Beta竟然將一顆淺粉色的種子塞進了被·操·的合不攏的後·穴·。他還惡意用手指將種子頂進去後又摳了幾下敏感的·肛··肉·,王子渾身過電一樣狠狠的抖動了幾下。麥色的腹肌上濺滿了他自己的白色精液顯得又·淫·蕩又色情,已經射出精液的前面跟著也抽動了幾下。

  啪啪打的正歡的觸手早就被桃夭悄悄地收了回去,以免被任務物件當成邪惡的巫師大義滅親焚燒了。

  溫馨的氛圍重新驅散了濃濃的情情欲,他們也不急著穿衣服只是靜靜摟抱在一起享受這難得的獨處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