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胸推還是口交,這是個問題

  奧特蘭帝國在古語中有海上珍珠的含義,它也確實對得起這個稱呼——近海一片潔白的沙灘,砂子柔軟細膩,間或點綴著一顆顆爬滿貽貝與海藻的礁石。整個國家的人們靠海吃海,海上貿易極度發達,也因此海神在這裡地位至高無上。傳說人魚是海神的使者,他們統治著整個奧特蘭帝國及附近的三大國家的海域。無數人試圖討好這些海的寵兒以稱霸海上貿易圈,然而卻都羽殺而歸。人魚們性格高傲,冷淡矜持,少有回應那些在他們眼中外表畸形的人類。

  而就在奧特蘭王國發展進入瓶頸的時刻,英明的安德列伯爵帶領人民開闢了另外一條海上航道專門用來進行人口貿易。簡而言之就是將一個國家多出來的戰俘和奴隸販賣到另一個需要勞動力的國家以換取財富還有一些新奇玩意。

  在五月末的最後一次航行途中,我們的男主角桃夭,不,如今該叫他安德列伯爵正躺在被曬得暖烘烘的無敵伯爵號甲板上曬太陽。雖然錢永遠也不嫌多,但過了五月冬眠在深海的抱抱章魚就會蘇醒過來,這些身長幾十米的巨大生物性格卻意外的熱情。他們會用十二分的熱忱去擁抱每一個遇見的生物(不論對方是否樂意)以慶祝自己的蘇醒。想想吧,被八條甚至更多的巨大觸手緊緊樓住直到木船嘎吱一聲沉入海底,獨留你欲哭無淚的飄在海上與一群群魔亂舞的章魚大眼瞪小眼。於是所有出海的船隻每當六月分來臨都會老老實實的呆在陸地上。有錢也要有命花才行。

  安德列伯爵無語的看著自己面前轉來轉去的半透明小蘿莉,那個兔子腦袋已經被曬得暈暈乎乎的了。「也就是說,我要山不就我我去就山,自己把自己作海裡去然後等著小美人魚去撈我?」「是的是的,我有點暈,嚶嚶」兔子眼睛已經變成了蚊香眼。

  「那如果沒人救我呢?」他的命怎麼能寄託在不靠譜的人魚身上。

  「放心,按故事發展他肯定會出現的,畢竟你長得那麼符合他的審美」小蘿莉再也撐不住了,轉著轉著啪嘰一下倒在地上慢慢消失不見,她中暑了。安德列好笑的搖了搖頭,在見識到小女孩的詭異之後,他沒想到小女孩居然還有這樣童真可愛的一面。心裡對她的抗拒也不緊減弱了些許。

  眼看天慢慢黑下來,安德列起身回房準備換件衣服,按照可靠情報這條小美人魚口味略顯奇葩,明明自己就應該身嬌體軟易推倒(這是瞎猜的),卻偏偏大男子主義爆棚喜歡小鳥依人型的美人。也許是作為母系氏族唯一一條有著皇室血統的男性人魚,還是皇室中的老么。他被姐姐們照顧慣了也想去體驗一把被依靠的感覺,所以擇偶標準不由偏向了奇怪的地方。

  鏡中的男人雖然已經成年但明顯缺乏男性該有的陽剛之氣以及矯健高大的體魄。這具身體在靈力以及優越環境的滋養下身材纖細修長,皮膚白皙泛著玉石般的光澤,眉眼柔和,嘟嘟的嘴唇時刻像在索吻一樣,正是小美人魚夢中情人的模樣。安德列選了件白色的單衣披上,腰帶鬆鬆垮垮的只纏了幾圈以便在海中更好的向目標施展美人計。外面的甲板上燈火通明,所有船員除了看守和駕駛的都聚集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為了船艙裡滿載的金銀財寶。雖然最高長官穿的如此誘惑,但沒有那個喝醉酒的下屬有膽子上前調戲,最初幾個不長眼的以為伯爵男生女相好欺負,結果六月被扔下海和抱抱章共舞的就有他們幾個。

  歡聲笑語持續到深夜,直到海面卷起巨浪,船上縱情聲色的眾人才反映過來。大副們高聲下達指令,水手們升起風帆,人們徒勞的忙碌著。然而一切都晚了,百米巨浪像·操·縱玩具時的將渺小的船隻顛過來倒過去。最後在轟然哀鳴聲中,本來牢固的木船四分五裂,倖存的人們只能絕望的抱住浮木苟延殘喘。這時候已沒有人注意伯爵的處境了,安德列舒展四肢,以一種優美的姿勢任由自己逐漸沉入海底。說實話看著天空慢慢被深藍的海水淹沒,腦中因缺氧而昏昏沉沉,這種感覺糟透了。正當他快要窒息而死因此決定自救時,一道像魚兒一樣流暢卻更加矯健的身影飛速滑過眼簾。那身影在身體周圍遲疑了一下然後輕柔的用胳膊攬住他發現的睡美人向上游去。海面上風浪漸漸平靜下來,剩下的船員也不知所蹤。人魚環顧四周,手中的累贅並沒有給他的速度帶來任何減緩,直奔海岸而去。

  「第一個任務,阿巴森斯哈對塔基歐一見鍾情,化身為威尼斯美少年的你請讓這個另類的小美人魚用至少兩種方式為你紓解欲望。任務時間一個半小時」這是小蘿莉歡快的聲音「fuxjnjksbcomv嗶嗶嗶」這是安德列想說卻被遮罩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