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粉色香調與蘑菇上的·性·愛

  細密的藤蔓爬滿渾身無力的兔子,有著細密毛刺的葉片不停刺激著仍然敏感的肌膚帶來一陣陣瘙癢夾雜著酥麻,愛麗絲控制著自己的小寶貝們不放過一絲角落。他沒法像讓。巴迪斯特一樣通過不斷謀殺少女來獲取味道,不過他可以因地制宜發明出自己的方法。一條枝椏含羞帶怯緩緩伸到他面前,然後「噗」地一聲開出來一朵小花。纖細的手指撥開花瓣,只見裡面含著一汪粉紅色的半透明液體。第一個搞定,愛麗絲將它們小心翼翼的倒進一個玻璃瓶裡。他手中的盒子裡還裝著剩餘9個一抹一樣的精緻容器。

  藤蔓不捨得縮回身體,露出下面掙扎的兔子。他早已恢復神智卻扯不開這些奇怪的植物。一旦恢復了自由,兔子與生俱來的膽小讓他沒有勇氣找罪魁禍首報仇就一溜煙逃走了。愛麗絲看著隱藏在兔耳下麵的種子,嘴角噙著一抹微笑——傻兔子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順著兔子遠去的道路直走便是鑲嵌著無數扇門的大廳,他並不打算喝下放在圓桌上的縮小果汁,只是拿走了桌上的鑰匙,拜童話所賜他對怎樣抵達另一個世界還是知道的。一個縮小輕而易舉穿過了那道小門,呈現在眼前的應該就是那個舉世聞名的奇妙仙境……嗎?

  天空上漂浮著大片的彩色雲彩遮住了太陽,一路走過的花圃擠滿了臉盆大小的金色向日葵,花瓣的中央卻是一張張沉睡的人臉,他們顯然睡的正香因為有幾朵花的還打出了幾個鼻涕泡。腳下的地板路顯然並不想被人踏足,他們長出雙腿顫顫巍巍的試圖跳走卻在下一秒被這個可愛蘿莉毫不留情的踩在腳下。「嗯啊~~~」突如其來的甜膩呻吟讓愛麗絲眼角直跳,他還沒聽說過這個童話裡還包含如此不和諧的石板路,但誰讓眼前只有這條路可走,他別無選擇。

  「嗯啊~~~啊啊~~嗯……啊哈~~~呀」隨著一聲尖叫,最後一塊石板顫抖了幾下不動了,過了一會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飛快的收回左腳,再來兩下他一定會燒了這個破地方!愛麗絲抓狂的被迫聽了一路的叫床,只想找個地方盡情發洩一下奔騰的怒火。看了一眼仍然連綿不斷的花圃,就算欺負一枝花很沒品也無所謂,他實在忍不住了。

  「親愛的,如果我是你就不會惹這些怪物。」一道慵懶的聲音成功阻止了伸出的雙手。寬闊的草地上長滿了大大小小的蘑菇,而聲音的主人正坐在其中一朵巨無霸上。「它們不是花嗎?」小心翼翼的繞過仍然閉著眼睛的向日葵,愛麗絲向那朵巨型蘑菇走去。

  「嗯……他們是守護者,守護這個世界不被人類發現,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別急。」陌生人優雅的吐了一口煙圈,任它們組成了一些奇怪的符號「守護者只會對純粹的人類感興趣,至於你,親愛的。我猜你肯定是別的種族……嗯嗯。」他變換了一下坐姿,似乎感到有點不舒服,臉色潮紅。

  「我叫青崇,可以請你幫一個忙嗎?」青崇用手上的細長的煙杆向眼前人勾了勾。

  「時刻願意為您效勞」愛麗絲開始發現男人的坐姿並不正常,他的屁股在上下扭動。他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蘑菇上的求助者——一頭柔順的墨綠色長髮,慵懶英俊的五官,一席青色長袍,高大的體格。他的·肉·都長在該長得部位了,愛麗絲敢打賭眼前的男人有著他所見過的最漂亮豐滿的屁股和大腿。

  「啊……把我從蘑菇上拔下來。我……嗯……被卡住了。」話雖如此,但愛麗絲覺得他並不想下來,看那臉上的表情有多·淫·蕩啊。

  輕鬆的跳上傘蓋,愛麗絲終於知道青崇為什麼下不來了,兩團軟·肉·間貪婪的·穴·口緊緊咬住蘑菇長出的陰·莖狀凸起,從偶爾張合的·肛·門可以隱約看到裡面巨大的龜頭。確實可以說是卡住了。

  「嗯,快幫幫我。」青崇一邊搖晃著誘人的臀部一邊催促道。

  「別急嘛。」純真可愛的臉上卻掛著色情的笑容,愛麗絲在男人驚恐的眼神中將一隻手指貼著凸起捅了進去。細長的手指探入正吞吐著異物的·肉··穴·,在開始分泌出腸液火熱腸道裡抽送、偶爾輕輕的旋轉,用指甲刮弄敏感的內壁。

  「啊啊……錯了……我是讓你……嗯……拔出來……呀。」男人掙扎著向前爬去,卻被身後的人一把用力按了下去。粗大的龜頭蹭過深處的前列腺就像通了電一樣,已經敏感的不行的身體立刻高潮了。

  愛麗絲艱難的拔出來體內的凸起,接著左手緩緩的動了起來,繼續擴張、抽·插·著,由於高潮懈怠期,微微顫抖的的身體觸覺變得不太敏感。很快的,兩根手指變得不夠用,第三根手指也·插·入了開始流出·淫·水的·肛·門。「喜歡嗎?」愛麗絲由後抱住青崇,舌頭舔舐著他的耳朵,清澈的娃娃音引得懷裡的人一陣顫抖。他的右手也不閑著,伸進衣領玩弄著男人寬闊的胸膛,他溫柔的撫摸著淺色的·乳·暈,直到淺棕的顏色漸漸被摸得成了豔紅色,才憐惜的揉捏發硬的·乳·頭,享受的聽著傳來的喘息聲。

  正當青崇忘情的開始呻吟,愛麗絲突然加重了力度狠狠揪起·乳·粒。男人疼得叫出聲音,勃起的陰·莖卻興奮的直流水。

  「你覺得舒服嗎?」愛麗絲儘管語氣越來越甜蜜,聽上去似乎是在向長輩撒嬌的小小孩童,但手上的力度卻越來越重也越來越下流,兩個·乳·頭被玩弄的紅腫的可憐兮兮的。

  「求你……」閉上雙眼的青崇嘴裡呻吟著,渴求的磨蹭著身後人粗糙的衣料。

  「求我什麼?」這麼長的時間,愛麗絲都只是讓手指在水越來愈多的·肉··穴·裡不斷的進進出出,刺激著括約肌,流出的腸液打濕了傘蓋……他自己其實此刻也蓄勢待發,卻按捺住勃發的性欲,只想聽希望的哀求。

  「求你……求你幹我……」青崇終於崩潰了,他語無倫次,喘的越來越急,之前算是前戲的·插·弄,更讓菊·穴·變得敏感。此時全身紅得像是煮熟的蝦子,陰·莖更是硬得只是蹭著身下的傘面就會引起一陣哆嗦,龜頭流出更多透明的液體,但卻就差那麼一點始終無法滿足。

  愛麗絲再也忍不住了,他掀開裙子露出巨大的陰·莖,不等被嚇到的青崇反應過來,已經抵住·操·成一個小洞的·穴·口。

  巨龍緩慢的·插·入,感受著體內一點一點被撐開,青崇舒服的歎了口氣。「啊……不要」

  放心太早的人被身後突然發起狠來胯骨狠狠一撞,剛剛·插·進裡面的龜頭撐開禁錮的腸·肉·,撫平了內壁的每一道皺褶,借著分泌流出的腸液潤滑了猙獰的巨莖,直接桶到深處。

  「啊……這算不算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窩……嗯」青崇不自禁的弓起身體,雙手扣著柔軟的蘑菇表面,承受著身後兇猛的撞擊。

  愛麗絲扶著有力的腰部,緩慢的拔出陰·莖,直到龜頭冠部勾住·肛·門的括約肌依依不捨,才兇狠的挺身,蹭過前列腺。每一次的·插·入,都務必摩擦每一處敏感的腸壁,帶起的快感讓身下人只能無助的搖頭「嗯……好深……慢一點……啊」,青崇情不自禁的撫摸上自己的·乳·頭和下體,接著試探性觸碰著自己與愛麗絲結合的地方,每一次被釘入都向前竄了一下然後被愛麗絲攔著腰壓回來。結果被幹的更深了。愛麗絲對身下的男人挺滿意的。·肉··穴·不會太過鬆弛也不會太緊。每一次抽出·肉·棒的時候總能感覺到帶出的腸·肉·不舍的發出啵的聲音,每一次的·插·入絲毫不帶憐惜,仿佛真的要把懷裡的男人捅穿一般。

  巨大的蘑菇不停地抖動著,激烈中青色的衣袍淩亂的散落在地上,被砸下的煙杆燙出來一個洞,雖然看不到上面的戰況,但從那越發高昂呻吟聲便可見一斑。

  抽·插·了幾百下後,青崇全身突然一陣抽蓄,緊緊地·肉··穴·更是絞緊了肆虐的·肉·棒,險些讓人把持不住。緊接著,青崇就射出了白色濃稠的精液,失神的任由身後的人繼續·操·弄,嘴裡嗯嗯啊啊叫個不停。又享受了十幾分鐘火熱腸壁愛撫的愛麗絲終於悶哼一聲射在了腸道深處。此時的青崇已經下身麻木了,只能徒勞的掙扎了幾下徹底攤在了愛麗絲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