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清晨公交上補眠的上班族(下)*

成人

  桃夭一手捂住林淼的嘴防止他掙扎呼救,一手趁他失神之際將人整個身子向上提了提,然後抓住褲子往下一扯,筆挺的西裝褲便順勢滑落在地,露出兩條成年男人的結實緊致的大腿。

  他的腿部肌膚也是麥色的,不過因為常年不見光的關係顏色稍淡,腿上有淡淡的腿毛,但並不濃密。

  「不要……」男人的嘴被捂住,只能含糊的發出細微聲音。他本身也不敢大聲喊叫,只要一想到往日熟悉的同事或下屬看到自己這幅衣衫不整,被陌生人肆意淩辱的樣子,林淼就感到未來一片黑暗。

  林淼不是沒有聽說過公車上經常會發生癡漢猥褻事件,也常常偶然間聽到女性職員湊在一起講誰誰誰被摸了屁股,誰誰誰遭了毒手,但他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這個成年男人也會被人看上,更何況在這種危險的場合。

  他用手按住內褲上蠢蠢欲動的陌生人的手,哀求的望著對方。此時頭上的鴨舌帽已經在剛才掙扎的時候掉到了地上。讓桃夭得以看清自己的任務目標的臉。

  男人下巴上有一點淡青色的鬍鬚,眼角微微下垂,有一點紋路,類似休。格蘭特的模樣。他的嘴唇飽滿,天生就是含笑的唇形,現在雙眼哀求唇部卻帶笑,看的桃夭下腹一緊,還以為是在欲迎還迎勾引他呢。

  桃夭沒有在脫內褲上和男人拔河,而是轉移陣地伸手攬住了林淼的腰,將他按向自己。然後片頭去吻那麥色的,溫熱的脖頸。先用舌尖抵住不住滑動的喉結,然後牙齒輕輕啃咬,惹得身下的人發出一串哭泣的聲音。

  一般人自己撫摸自己的脖子其實並不會有多敏感,但換成別人的嘴唇就會有一種窒息的錯覺,那是人體最脆弱的的地方落入他手的後遺症。

  桃夭用力吮吸這嘴下的肌膚,在上面留下一個個顯眼的紅色吻痕。左手也沒閑著,附上男人結實的胸膛,向玩弄女人的·乳·房一樣玩弄著男人雖不豐滿但十分結實的肌·肉·。那中間的·乳·頭本來就被咬的紅腫,如今再次慘遭折磨,已經有些破皮了。微微的刺痛混雜著酥癢,以及被陌生人想女人一樣對待,都帶給男人極大的刺激。

  「放開……嗯不要唔……」還未說出的話語被桃夭用嘴堵住了,林淼鼻子裡發出嗯嗯的聲音用手推搡著壓上來的人,可惜被人高超的吻技弄得反抗越來越虛弱,連內褲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也不知道。桃夭一邊勾弄男人的舌頭,一邊將自己的領帶綁住已經無力反抗的雙手,一隻手摁壓向頭頂。雖然說起來動作很繁瑣的樣子,其實現實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把屁股抬起來」桃夭湊到林淼耳邊,威脅道「或者我現在讓車上的人好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男人即使已經年過三十,但此時仍像一個小姑娘一樣,只能無助的抽泣著服從命令。他把住前面的椅背,微微抬起身體,讓來自陌生男人的手可以鑽進去。

  冰涼的手指慢慢滑過兩腿間最細嫩的皮膚,帶起一陣顫慄,他感受著裡面溫熱,絲綢般的觸感,留戀不舍。然後手指撥開擠壓的兩半臀·肉·,將裡面掩藏的·肛·門暴露在空氣中。

  「哈啊……」林淼拼命忍住到嘴的呻吟,他能清晰地感到冰涼的手指在褶皺處試探般的探索,那是他自己平時都羞於觸碰的地方,今天卻被一個陌生的男人肆意摸玩。

  突然林淼一個挺身,手指終於在反復試探之後擠進了體內,儘管遭到火熱的腸壁的不停擠壓,仍然堅定地向深處進軍。

  除了一些極品小受之外大多男人的後·穴·並不會很快就能感受到快感,所以桃夭特意在手指上粘了一些略帶催情效果的潤滑劑,不會立竿見影,卻能起到放大快感的效果。

  剛剛被·插·入的後·穴·又緊又乾燥,但在手指以及潤滑劑的共同作用下慢慢變得放鬆濕潤起來。

  林淼眉頭緊皺,強忍著身下傳來的異物感和不適,他不知道還要忍受多久。直到細長的手指不知道按到了哪一點,快感突然像煙花一樣炸裂,接著傳遍全身。

  嗯……啊啊……唔「靜立的身體此時抖得像篩子一樣,隨著體內不停按壓抽查的手指一竄一竄的。

  林淼已經把五個手指全部·插·進嘴裡來阻擋自己的呻吟聲了,他從來不知道被人指奸竟然那麼的舒服,體內的前列腺每次都會被重點照顧,下體濕嗒嗒的腸液歡快的流個不停,他小心的打量前面的職員們,他們的每一個動作都能讓他上到一個小高潮。

  「好了。」桃夭抽出被腸·肉·緊緊夾住的手指,輕輕打了下男人挺翹的臀瓣。

  「給我口交。」

  儘管林淼已經嘗到了非同以往的快感,聽到要本壘打的暗示也不禁回頭哀求的望著男人,觸碰到桃夭堅決冷酷的視線時,只能任命的慢慢挪動身子,兩腿跪地,頭埋向桃夭的下身。此時桃夭已經將褲拉鍊拉開,筆挺的陰·莖高高立起。

  桃夭其實很喜歡看男人們為自己口交的樣子,看他們硬挺的眉峰聚在一起,像是專注的思考著問題,高挺的鼻樑流動著粗重的呼吸,因為粗壯的陰·莖被吞入口腔的關係,呼吸不暢。林淼雙唇含住鴿子蛋大小的龜頭,略粗糙的舌面生澀的舔過馬眼,然後努力將整個陰·莖吞入。吸吮的時候,嘴裡的唾液從陰·莖和口腔的空隙裡流出,發出淅淅濾濾的聲音。

  桃夭扶著身下的頭,來了幾次深喉。直到林淼被頂的發出難受的悶哼聲才大發慈悲握著陰·莖根部抽了出來。男人大張著嘴,唇角還掛著口水,兩眼濕漉漉的看著桃夭。

  「坐上來」桃夭將林淼扯起來,兩腿打開背沖著他坐下。林淼一手扶著桃夭的膝蓋借力,一手握著已經充分潤滑過的陰·莖將其對準自己的·肛·門,小心翼翼的往下坐。碩大的龜頭被剛開發的後·穴·艱難的吞入,然後是較為輕鬆地莖稈,直到又長又粗的陰·莖整個進入身體內,兩人的身體相貼,兩人才鬆了口氣。

  桃夭有力的手臂攬住林淼的腰,然後腰身發力先試探性的往上頂,把裡面合攏的腸·肉·徹底鑿開,找到敏感的前列腺。

  林淼一手緊抓前面椅背,一手捂嘴,顫抖著感受著男人粗壯火熱的分身在自己身體裡攪動,敏感的腸壁甚至能感覺到分身表面跳動的青筋。

  「啊……」抽·插·間龜頭狠狠刮過一點,林淼被這突如其來的電流般的快感激的忍不不叫了一聲,前面有人似乎聽到了後面傳來的聲音,疑惑的回頭望去。這一刻,林淼似乎整個人都凍住了,他的後·穴·死死繳住裡面的陰·莖,鼠窸部一陣跳動,分身更是不停流出液體。

  好在那人只是看到後面一片昏暗,只有一個高個的身影坐在那裡,便回過了頭。在被發現的危急過去後,男人幾乎整個人癱在了桃夭的身上,只是隨著身下的頂弄發出細微的呻吟。桃夭感覺開發的差不多了,加快了抽·插·得頻率狠狠·操·了幾十下,便果斷拔出混合著腸液與潤滑劑的陰·莖,將身上的人推倒在座位上,成跪爬的姿勢,兩隻手狠狠掐住其精壯的腰,下身一頂,再度捅入了已經被·操·成一個小洞的·肛·門,那裡面已經十分鬆軟濕滑,不費絲毫之力就能輕鬆容納來犯的龐然大物。桃夭飛快擺動腰身,九淺一出,每下都務必刮過前列腺,·操·得林淼眼淚直流,頭不停甩動。

  「嗯饒了我吧……啊啊……嗯我不行了啊……」呻吟中夾雜的哀求並沒有喚起淩虐之人的憐憫,反而起到的了相反的作用,桃夭興致大開,一手拉起男人的左腿架在自己肩膀上,讓分身可以更加深入,然後攥住男人的·乳·頭拼命向上拉扯,又掐又揉。兩人的結合處早已泥濘一片,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像是光腳走在泥塘裡。身下的椅子坐墊也濕乎乎的沾滿了不明液體。

  「林經理,林經理你醒了嗎?我想問問這次評優的事。」正在兩人幹的熱火朝天的時候,一道女聲像一桶涼水潑向了林淼。他此時又被換了一個姿勢——正面朝上躺在座椅上,兩條腿大開被壓到頭頂,屁股高高撅起,下身私密處一覽無遺。

  「嗯我再睡會……啊咳咳。」女人聽到林淼怪異的聲音雖然有些奇怪,但好在並沒有起身查看,而是說了聲「那您繼續睡」就不出聲了。

  「啊……我真不行了……讓我射啊啊哈……」陰·莖捅進後·穴·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猛。林淼已經被快感折磨的快說不出話來了,他的分身被桃夭掐住,可憐兮兮的只能流出一滴滴淚水。桃夭又狠狠照著前列腺所在地狠狠頂了幾下,終於鬆開了手。

  「啊嗯嗯……嗯」林淼身體抽搐著射出一股股精液,後·穴·也不停地收放。桃夭抽出自己也蓄勢待發的陰·莖,掰開林淼微張的嘴一把捅了進去,深深射進了口腔深處。

  「滴滴」班車到站,一個高挑的身影隨著人留下了車,他口袋裡露出一角黑色的布料。

  而另一邊

  「先生,總共184元,你還需要別的嗎?」售貨小姐笑容甜美的問身前臉色蒼白的男人。

  「不了,謝謝。」男子將內褲連著包裝一起放進公事包,有些遲緩的走出便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