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公交上猥褻癡漢的癡漢*

成人

  羅佳不美,卻魅力十足。有些嬰兒肥的臉蛋,笑成月牙兒的眼睛,紅潤的嘴唇,使她成為不少男生心中的理想對象。

  然而以往一直堅持早起的她今天卻罕見的睡過了頭,昨天晚上在追最近正火的偶像劇,關掉電視才發現已經2.30了,於是第二天的遲到也變成了理所應當。

  本來她乘公交上學的時間和上班高峰期是錯開的,但今天由於推遲了20分鐘,即使看著面前那與沙丁魚罐頭有幾分相似的公車,仍咬牙擠了上去。錯過這班下一班車最少也要等十多分鐘,到學校早自習都開始了。

  夏天車裡的空氣很是渾濁,汗臭味,香水味,,體味,腳臭味混雜在一起,即使空調冷氣轟隆隆的吹也沒有削減這氣味的殺傷力。

  上班的人們像沙丁魚一樣擠在這個本就不太大的容器裡,連扶手都不需要,因為你已經被周圍的人們夾得動彈不得。私底下的動作也被緊緊擋住,外人難以看到。而這簡直是催生公車癡漢的溫床。

  羅佳由於先上車的關係被人流沖到了靠近後車門的地方,,令她感到不安的是她的身邊全都是成年男士,離自己最近的一位年輕女性在坐在包圍圈之外的椅子上。一瞬間,好友講的不少年輕女孩在車上被人猥褻的例子滑過腦海,現在離學校還有十幾分鐘的路程,而她現在連移動位置都做不到,她被人流緊緊的包圍著,只能在心中祈禱時間快點過去。

  密閉的人群中,一隻手,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手,手腕上還帶著價值不菲的手錶,慢慢的接近女孩被短裙遮住的臀部。它輕輕的撩起短裙,靈巧的鑽入其中,附在小巧富有彈性的臀瓣上。

  羅佳雙眼猛地睜大,她急慌慌地向前走了幾步希望避開下身惱人的手,卻不想沒有突圍成功反而中途踩了好幾個人的腳,惹來不滿的瞪視。

  「對不起,對不起。」在向周圍的人道歉後,進退兩難這個詞用來形容此時的她實在再貼切不過了。下身的手並沒有因為之前的事情有所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在狠狠捏了幾把屁股上的嫩·肉·後向兩腿間的敏感帶摸去。隔著薄薄的內褲緩慢的摩擦著陰唇,一絲一絲的電流從那裡湧出,那感覺和自己在家洗澡時碰到截然不同。

  羅佳一手伸向背後攔截肆意侵犯的手,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以防自己因下身的快感叫出聲音。

  她也曾試過回頭尋找作案的手的主人,然而身後人擠人都是人,根本分不清到底誰才是癡漢。失望的她沒有發現自己後面的一個男人臉上露出的得逞的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女孩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了,她可愛的蕾絲內褲被脫到腳邊,外套內內衣的帶子也被解開,兩個盈盈一握的椒·乳·被身後男人玩弄成各種形狀。下身更是因手指的挑逗變得春潮氾濫。

  「不要,求你。」感受到屁股後面被熾熱的東西頂著,羅佳驚恐的小聲哀求道。被人上下其手是一回事,但真槍實彈在公共場合做愛又是另一回事了。作為一個高中生,她無法接受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被一個陌生男人在這裡奪去的事實。

  身後的陌生人不顧少女的掙扎,強行分開她的雙腿,正打算挺槍而入時,突然停住了。已經絕望的羅佳奇怪的回過頭去,發現此刻男人的表情竟然是僵住的,對她的鉗制也完全鬆懈。然而絕處逢生的慶倖已經使少女對男人的莫名舉動生不起一絲興趣,她飛快地收拾好自己散亂的的衣物。看表發現距自己的目的地只剩下幾分鐘的路程,不由心中大定。

  而此時,另一邊,那個癡漢未遂的男人之所以放棄了到手的鴨子是因為他突然感到自己也被人猥褻了。他拼命說服自己也許只是別人不小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然而屁股上不停揉捏的手殘酷的打破了他的自欺欺人。

  癡漢其實並不矮,身高足有一米七八,但身後的人卻可以把他整個人都摟在懷裡。這次換成他扭頭去尋找始作俑者了,不同于羅佳,有著多年癡漢經驗的他輕而易舉的找到了手的主人。令他驚訝地是,做出這等猥瑣之事的,竟然是一個外表看上去極其陽光帥氣的大男孩。

  連女孩都不敢在公車上遭遇癡漢時大喊大叫,作為一個男人,尤其還是剛剛對一個女高中生上下其手的男人,難道他還能轉過身給後面男孩一個耳光,尖叫臭流氓嗎?癡漢苦悶的扭動身體躲避來自身後的騷擾,可惜並沒有什麼卵用,沒一會他的褲子連同內褲就掛在了他的腳腕處。逼得他只能兩手捂住還沒完全萎掉的分身,免得被人發現。

  桃夭剛開始只是把眼前的男人當作任務目標,與前兩個得手的沒有區別,最多看他之前的惡略行為攻略時粗暴一些以作懲罰,可當他的伸到兩腿深處,桃夭驚呆了,入手不是尋常男人會陰的皮膚,反而在那裡,在屁股和陰·莖只間開了一朵小花。那花兒是如此的嬌嫩,似乎輕輕一戳就會流水一般。

  在手指觸到花·穴·的一瞬間,癡漢全身一抖,嘴裡更是忍不住小小的叫了一下,接著自己立即捂住嘴,引來周圍人奇怪的眼神。但看他接下來沒有再出聲就收回了視線。沒有人發現癡漢的私密處隨著手指的進進出出不停向外流水,腳下已經形成一灘水跡。

  癡漢的上半身摩擦著粗糙的布料,,胸前兩個小小的·乳·頭也激得挺立起來。更讓他不安的是,他的臀部正好抵著男孩的胯間,隔著布都可以感受到火辣辣鼓囊囊的一大團,讓他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公車在一個月臺前停下,下去的人沒幾個,上來的卻不少,本就擁擠的車廂更是沒地方下腳了。兩個人被擠得更加緊密,緊密到癡漢都能感到桃夭打在他脖頸上的火熱的鼻息。

  「我要開動了。」桃夭在他耳邊呢喃了一句,然後·插·在他體內的手指就滑了出去。癡漢悚然的感到一根粗燙·肉·棍從褲襠的束縛中彈了出來,直直的貼在了自己的臀·肉·上。

  車子駛過一片老城區,區內的公路坑坑窪窪十分難走,車子也上下顛個不停。桃夭隨著車子在他的身上小幅度的蹭動起來,陰·莖也在他股縫間來回滑動,有幾次甚至滑到了兩瓣花唇之間被輕輕含住。

  慢慢的,也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別的原因,癡漢渾身也熱了起來,剛才被他壓下去的熱潮重新在體內蘇醒,這使他不自覺地扭動臀部,摩擦大腿根來緩解燥熱。

  當桃夭分身再次被花·穴·含住時,癡漢悶哼一聲,加緊了腿根不自覺的留住了快感的來源。

  桃夭伸出手指·插·進癡漢口中夾住他的舌頭一陣攪弄,口裡含著他的耳垂用氣道:「別出聲,小心被發現。」

  癡漢如同被人潑了一盆涼水般清醒過來,他在現實中也是頗有身份的人,化作癡漢混在公車上猥褻女生不過是因為自身的生理缺陷使他急於在女性身上找回身為男人的尊嚴,如果這時候被人認出來,他的一輩子將會活在人們的歧視,指指點點中。

  清醒的他趕緊鬆開雙腿,示意桃夭趕緊退出來。隨著大腿被打開,兩片花唇也熱情的張開了口,桃夭嘴角一勾,按著渾圓的臀部將已忍耐多時的欲望狠狠捅了進去。

  癡漢的身體重重打了個顫,想用雙肘向後撞開桃夭,卻反被人用雙臂箍住動彈不得。他不敢大幅度掙扎,只好偷偷向前移動身體期望體內的異物可以滑出來。不料桃夭此時正是亢奮,身體猛然向前一聳,陰·莖蠢蠢欲動在其體內劃著圈。

  癡漢被這一下幹的暈頭轉向,雙腿像麵條一樣軟的連身體都撐不穩了,幾乎是大張著腿,無力的靠在身後人堅實的胸膛上。兩人的結合處水聲陣陣,桃夭的陰·莖在花·穴·裡抽動也越來越順暢了。

  「你下面一直流水,我怕一會整個車都被淹了。」被人咬著耳朵說出這麼羞恥的話,癡漢覺得自己頭頂都要熱的冒煙了,全身跟蝦子一樣變成了紅色。

  「不過沒關係,我可以幫你塞回去。」桃夭緩緩抽出泛著水光的分身,在·穴·口咬住龜頭將出未出時又重重的頂了回去,正好頂在花心上。

  癡漢無聲的繃直身子,頭深深埋下,兩行眼淚從眼裡控制不住的流出。如果他現在能夠發出聲音,那一定是可以勾得他興致大增的呻吟。桃夭有些遺憾的歎了口氣。剛才的那一下似乎打開了癡漢身體內的某處開關,他的身體暫時忘卻了現實的煩惱,被陽具撬開的花·穴··淫·水氾濫,呼喚著更兇猛的佔有。

  桃夭善解人意的將雙手伸進癡漢的衣服裡,兩手握住那兩團比尋常男人柔軟的多的·乳··肉·。手指夾著脹大的·乳·珠盡情揉捏,下身也頂住花心不停聳動。

  一陣酸麻的奇癢從下身直沖頭頂,癡漢下身·淫·水失禁般流個不停,胸部也是被玩的酸脹難忍。整個人在快感與痛感的夾擊下左右扭動,還好桃夭早有準備全身把他壓制的死死地,不然早被人發現這羞人情景了。

  癡漢仿佛坐在一批年輕駿馬上,整個人被·操·的快要散架了,連什麼時候這場性事結束了都不知道,他只記得自己射的陰·莖都萎靡成一團,整個人化成了一汪春水,任人攪動。小·穴·被陰·莖摩得火辣辣的,一動就有水流順著大腿根從體內流出。他失神的由著桃夭將精液射在花·穴·深處,再用自己的內褲堵住,快速的將兩人打理好。

  「嗶嗶。」公交到站了,大男孩帥氣的朝他拋了個飛吻,然後下車消失在人海中。至於以後還會不會再見面,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