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A- A+

  那是一個午後,吳志甚至還很清楚地記得陽光灑在身上的觸覺。遠處的天空是陰沉陰沉的,唯有學校上方的這塊區域為陽光所眷顧。那是一個過於安靜祥和的午後,連知了也沒了聲息,寂靜得死寂。

  然後,絕望就那樣突如其來地降臨了。

  前方的教室一片喧嘩,數個學生跑——準確來說是從教室中撞出來。他們揮舞著雙手,發出幾聲不成掉的尖叫,沒命地向外逃去。教室的門口伸出幾雙手,吳志吃驚地發現那是一團的人,最少5、6個學生糾纏在教室的門口,都拚命地向教室外擠出,誰也不讓誰,只能徒勞地像條缺水的魚般集體卡在門框中。他們的表情扭曲無比,瞳孔縮小,雙眼掙得大得不能再大——那是恐懼到極點的表現。

  發生什麼事了?

  吳志下意識向教室望去,於是他看到了地獄——一場全人類的浩劫。

  教室裡面到處都是血,像一副荒誕無比的印象畫作,數個穿著學生服的怪物正是這幅畫的執筆者。它們的身軀上不斷地長起膿包,再波的一下破裂,流出膿水,它們的四肢已經腐爛了,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暗紅色的死肉如同軟泥一般,受到地心引力不斷拉長延伸,最後啪的一下,軟黏的肉塊就黏在地板上了,流出綠黃色半透明的膿汁。吳志看著,一股噁心到極點的反胃感湧了上來。

  怪物緩慢地蠕動著,像一團噁心到極點的腐肉向教室的門口挪動著過去,在門口擠成一團的學生發出絕望到極點的尖叫。吳志如夢方醒,連忙跑過去,想要拉一把。

  剛伸出手就被數個手抓住,所有學生都在哭喊著,尖叫著:「救我!救我!!」

  「你們先讓讓!讓讓!!後面的同學先退一點,讓前面的人散開一些再一個個通過——!」吳志的手被抓得生痛,他用勁想要將擠成一團的人撥開,留出一條讓人通過的縫。

  「退退退你媽逼!你想讓老子退到那怪物的口中當替死鬼啊操!」後面的人叫罵著,依舊不斷地向門口推擠。

  「幹!」吳志也怒了,他剛想吼回去就被劈頭撒下的血雨給劈蒙了。吳志睜大雙眼,瞳孔緊縮,整個人僵住了。最後那位學生的屍體晃了晃,直直壓在前面學生的身上,被撲到的學生發出驚心動魄的慘叫,雙眼翻白竟是快嚇暈過去。少了兩個人遮擋視線,吳志很清楚地看到一個怪物離他只有四米的距離,一股腥臭腐爛味迎面撲來。

  所有人學生都瘋狂了,他們越發用力地向門外擠去。數個慘叫後,有一個學生被撞開,骨頭斷裂的聲音在空氣中清晰可聞。得空的學生們都瘋狂地向外逃去,唯恐自己做了怪物的食物。

  吳志被逃出來的學生撞開,一個不穩險些摔倒在地。再次抬頭的時候吳志驚恐地發現,那個怪物距他,只有了三米了,他與怪物之間有一具學生的屍體和兩個倒在地上的學生。

  而這時,吳志有些不能相信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他眼睜睜地看著他與怪物之間的那具屍體動了動,然後緩慢地爬了起來。吳志想要尖叫,那具爬起來的學生屍體……不不不,不能再叫屍體,那分明又是一個正在腐爛和蠕動的怪物!

  吳志終於知道那些腐屍為什麼穿著他們學校的衣服了。

  這是會傳染的!它們之前根本不是怪物!是人啊啊啊——

  這個認知讓吳志恐懼到極致,他驚叫地想要爬起來逃離,逃開這場夢魘一樣的場景。

  但是有人抓住了他的衣角。吳志回頭,之前被撞開的學生用手扶著被踩斷的左腳,絕望哀求地看著他。

  救救我——

  吧唧,吧唧,吧唧。

  這是腐屍移動時,掉在地上的腐肉發出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大聲,腐爛腥臭味越來越濃郁。吳志抬頭,麻木地看著那緩慢逼近的三個腐屍——之前被屍體壓倒的那名學生也成為怪物之中的一員,最近的那具腐屍伸出的手指距離他的鼻尖只有四寸。

  「別拋……不——」

  拉長的悲鳴被拋在耳後,越來越微不可聞。

  吳志跑著,用力地跑著,用手堵住雙耳,好像這樣就可以不用去在意那絕望的悲鳴。他埋著頭飛快地跑著,封閉感官,麻痺思維——

  「……吳志!」

  吳志撞到一個人,兩人都狠狠摔在地上。吳志那麻木的狀態也被撞醒,他有些慌神地看著對面的那個人。那人正垂著頭在地上搜索著什麼,他有著比一般女孩子還要白皙的皮膚,吳志知道,那是長年不曬陽光的緣故。那人尋到了地上的一副眼鏡,戴上,黑框眼鏡有些過大,遮住了那人絕大部分的臉,卻依然可以看到那很是清秀的輪廓。

  「……葉清靈。」

  吳志也說不上,和葉清靈算是普通同學還是朋友。不知道算不算是某種孽緣,吳志從小到大和葉清靈都是同一個班的同學,只是因為葉清靈患有心臟病而基本沒怎麼出現在班裡過,兩人自然而然也談不上熟。

  「吳志。」葉清靈推了推他的眼鏡,看不清他是否皺起了眉:「走廊禁止奔跑。」

  一說起這個,腦中的記憶立即甦醒。吳志湧起一股想吐的感覺,不知道是噁心那怪物,還是噁心自己。吳志努力忽視那快要淹沒他的情感,一把抓住葉清靈的手向外跑去。

  「快離開這!」

  葉清靈似乎很意外,卻沒有掙扎,順從地被吳志帶起來跑。

  一路上吳志斷斷續續地和葉清靈解釋著剛剛發生過的事情,葉清靈很安靜地聽著,沒有質疑什麼,那種安靜和平穩讓吳志也漸漸冷靜下來。

  「那怪物最大的缺點就是速度,攻擊和防禦力我沒試過——不過最好不要接近那見鬼的玩意兒,那鬼東西會傳染的!靠!」

  這一路上,兩人也撞見了許多四處逃散的學生。從學生們驚叫的零碎語言和方向來大概估計,實驗樓、科技園和宿舍也出現了那種會傳染的怪物,並且有不少人已經成為那怪物中的一名。

  兩人來到校門口,吳志微喘著氣停下:「我打算先回家看看,我實在不放心……你呢?」

  「我去警察局。」葉清靈平淡地回答:「在那裡瞭解情況是最好的。」

  那你家呢……?吳志張了張嘴,還是沒有開口,只能笑笑說:「那正好同路。」

  葉清靈沒有說話,只是很仔細地握住了吳志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