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吳志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被那人帶走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安置的。他被帶回去後發了一場高燒,醒來後整個人都是呆呆傻傻的,像是活在夢中,他不知道那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面前,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下來而沒有變成怪物的,不知道這個世界究竟變成什麼樣了。

  吳志只是渾渾噩噩地生活著,那人將他照顧得很好,傷口被完美地處理了,飯是他餵的,澡是他洗的,周圍的一切都是他打理的,吳志就像一個毫無自主能力的娃娃般任其擺佈。

  直到有一天,吳志突然醒了過來。毫無預兆的,他就這樣突然地從夢中醒過來,罔顧他的意志。然後現實就如此清晰地擺在他面前,殘酷依舊。

  「……葉……清靈……」

  聲音因太久沒說過話而顯得沙啞無比,其間還嗆了一口。葉清靈安靜地看著他,為他倒來一杯水。吳志伸出手想要接過水,卻看到袖子滑下,露出來的手臂整整瘦了一圈和白了一層,道道暗紅的痕跡如同魔紋般在肌膚上構成圖案。

  葉清靈錯過吳志呆滯在空中的手,極其自然地親手將水餵到吳志的嘴中,身體已經習慣順從的吳志下意識地將水喝下,自然和諧得宛如他們本來就是一體。

  「這是代價。」

  看著吳志極其柔順地喝下水後,葉清靈淡色的唇似乎上挑了幾分。他伸出白得似乎帶點透明的指尖,在吳志反應過來之前,輕輕柔柔地劃開吳志的衣服。吳志下意識地低下頭,發現不僅是手上,他的整個身體都佈滿了紅色的血痕,像是有人用紅筆在他身上勾勒出血祭的魔咒。

  「我割開了你的真皮,破壞了大量的毛細血管將病毒引出。」葉清靈輕輕地解釋著,宛若透明的指尖順著吳志身上的血色痕跡滑下,卻不真正地接觸:「因為破壞的是真皮,所以留下了疤痕。」

  葉清靈抬起了眼,認認真真地對上吳志的目光:「抱歉。」

  吳志突然有些不敢面對葉清靈那認真過頭的目光,即使隔著一道鏡片,依舊能感動一種灼意。吳志低下頭扣起了扣子,順便避開了對方,努力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顯得滿不在乎。

  「嗨~沒事沒事,男人身上的疤是功績。」吳志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話說……我現在出去會不會影響市容?」

  葉清靈用一種很奇妙的眼神看著他,那黑亮無比的眸子被一抹暗色染得彷彿將所有的光吞噬了,眼白和眼珠交界的地方幽幽地圈了一層紅光。

  「不會。」葉清靈輕笑著,看著吳志的眼神難以言喻。

  吳志開始有些好奇了,自己現在的樣子。葉清靈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輕輕地提醒著:「衛生間有鏡子。」

  「噢。」吳志沒有多想,將腿放下準備站起來——就像以前一樣,那是再平常不過的動作了——然後,吳志整個人都被現實擊傻了。向前摔倒的身子被葉清靈輕輕柔柔地接住,吳志只能看著自己空蕩蕩的左小腿發愣,久久無法回神。

  家——大火——吳媛——怪物——小腿——

  他被拋棄了。吳志突然很想笑,他的家人只願意帶上他的小腿出發,留下他吳志一個人在這見鬼的世界掙扎。

  「吳志。」耳邊有人輕輕吐息著,帶著一股冷香。「抬頭。」

  吳志像是聽從指揮的機器人一樣抬起了頭,他傻愣愣地看著對面那個同樣傻愣愣的身影。鏡子裡的他已經不能稱作少年了,吳志不知道自己渾渾噩噩地活了多久,鏡子中的青年是一張熟悉而又帶著陌生的臉,少年時期帶著點圓潤的下巴變尖了,眼睛在臉上的比例變小了,卻顯得越發怒張。讓吳志感到有些錯愕的是,他的臉沒有一點兒紅色的痕跡。

  將他抱過來的葉清靈靠在他的身後,穿過他的腋下伸出手撫上鏡子,掌心貼在鏡中人的唇上。

  「不會改變的。」葉清靈的手覆蓋住鏡子中自身的倒影,吳志完全無法從鏡子中看到葉清靈的表情,他很是驚奇地聽到那人第一次重複和強調一句話:「不會改變。」

  「哦……」除了這句,吳志不知道怎麼樣回應對方。久許沒站立的腳已經很是吃力了,更別說他只能將整個身子的支撐點集中在右腳。吳志只能小心翼翼地將自身的重量壓在身後的那人,有些尷尬地提議:「那個……我們先回臥室?」

  葉清靈感受著吳志帶著緊張的重量,彎了彎唇角,抱緊了懷中的人。

  「好。」

  回到臥室,兩人之間出現了一種詭異的沉默。葉清靈本身就是不喜開口的人,就算說話也是盡量言簡意賅,之前吳志與他相處的時候大多都是吳志在主導著話題。但這一次,不知是不是因為想問的、想知道的、想瞭解的實在太多,吳志反而不知道從何開口,與現實脫軌了一段時間的後遺症在此刻顯現無疑。被噎住的吳志只能盯著對面的人,然後開始發呆。

  不知是不是錯覺,吳志覺得葉清靈皮膚變好了,五官變細膩了,總而言之是葉清靈變得更加漂亮了。吳志因自己的想法而打了個寒戰,雖然感覺用「漂亮」來形容男生不太好,但是吳志匱乏的頭腦怎麼也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葉清靈本身的五官就極其清秀,黑色的頭髮現在像是潑了墨般,幽幽地折射出紫色,帶著魔魅的色澤。最大的變化莫過於氣質,從前的葉清靈總感覺給人一種病弱的小動物般的柔弱感,本身卻因好像對所有事物都不在意、從而讓人有種漠視所有人的傲慢感,這讓人產生保護欲的同時更讓人產生一種欺凌欲。在最初,吳志也是看不慣葉清靈態度的其中一人,但是兩人之間根本沒什麼交集而沒有爆發什麼具體的矛盾。在經過幾年的「同舟共濟」,與葉清靈原本就沒什麼矛盾的吳志在將葉清靈看得眼熟之後,無意地將葉清靈劃在自己人的範圍內。而現在,雖然葉清靈看起來更加漂亮了,但是漂亮並不等於無害,吳志能夠隱隱地感覺到,對面那個漂亮的青年所蘊含的強勢。就像是一隻萬獸之王,有著漂亮華麗的皮毛,卻小心翼翼得將利爪收起,帶著不容置疑的強勢與主宰力量。

  吳志甚至下意識地想問。

  你……是誰?

  有著葉清靈的皮囊的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