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進擊的男配

辛月半躺在榻上,用濕冷的帕子敷眼睛,這時,小藍抱著她剛滿三個月的女兒走進來。

「小姐。」

辛月坐起來拿下帕子,從小藍手裡接過她的姑娘,笑道:「怎麼把她抱來了?」

小藍裝作沒有看到辛月紅腫的眼睛,「就想帶來給小姐看看。」

辛月剛接到手裡,小姑娘蹙眉醒了,頭在辛月胸口拱來拱去的,發現沒有吃的,嗷嗷大哭起來。

小藍有點尷尬,「死丫頭,明明出門前才餵過。」

辛月笑著把孩子給她,「這丫頭隨你,也是個大嗓門。」

小藍在屏風後解了衣服又餵了一次,小姑娘這才安靜下來,也不怕生,在辛月懷裡瞪著烏溜溜的眼睛看她。

辛月低頭用鼻尖輕輕蹭著她,「真是個漂亮的小姑娘,我的孩子能像這樣就好了。」

「小姐生的肯定更漂亮。」

辛月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情緒有點低落,「只要能無病無災生下來我就很滿足了。」

小藍急得想去摀住辛月的嘴巴,「小姐怎麼能說這麼不吉利的話。」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辛月把小孩子放在腿上顛了顛,「你來泉城有段日子了,知道這附近有什麼風景比較好地方嗎?我想出去散散心。」

小藍想了想,「城外不遠處有山谷,據說正是杜鵑花開滿山坡之時,應該值得一去。」

小藍說的山谷果然風景不錯,讓人心曠神恰、很能放鬆,山谷的入口有士兵把守,辛月沒擔心過會出安全問題。

在她第二次去山谷的路上,無意間撩起簾子看見街角上站著一個人,那人十分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不一會那人轉過街走了,辛月也沒再回想。

到了山谷,小藍小心翼翼地扶她下了馬車,「小姐你可是答應我了,這是生孩子前最後一次出門。」

辛月撐著腰,「就你愛操心。」

「我是覺得小姐的肚子比我七個月時大了一圈,總有點擔心。」

辛月低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自己會注意的。」

小藍扶著她在河邊的巨石上坐下,只走了一會,辛月的小腿腳踝就有點浮腫,小藍蹲著為她輕輕按摩。

從林子裡傳出來的小孩哭聲打斷了她們的談話,辛月和小藍面面相覷,仔細聽了一會,的確是小孩的哭聲。

辛月道:「你去看看,這裡怎麼會有孩子在哭?」

小藍的走進樹林好一會也不見出來,辛月一邊摸著自己的肚子一邊想小藍剛說過的話,她也摸不清自己的肚子是大是小,如果真的比平常人的肚子大一些,那會不會……

突然,有人緊貼在她身後,低聲道:「冒犯了。」

不等她有所反應,一個帶有異香的帕子摀住她口鼻,辛月剛站起來就頭暈眼黑腿發軟,被一雙手臂扶住,沒有了知覺。

辛月找回意識時沒有急著睜眼,她感覺到身下有些顛簸,能聽到的只有馬蹄聲,手腳沒有被捆住,嘴也沒有被捂上。

辛月這才睜開眼。

她躺在馬車上,馬車裡鋪的很厚實,從簾子看出去外面是星光滿天。

她被誰挾持了?昏迷了多久?

辛月忍著頭昏坐起來,「外面是誰?」

馬車停了下來,一個熟人撩起簾子,對她說道:「陳姑娘,是我。」

藉著黯淡的月光,辛月認出了那個人,「王生王統領?」

王生道:「好久不見,陳姑娘。」

「你這是做什麼?」辛月緊緊盯著他,「要把我帶到哪去?」

「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誰的命令?」

「裕王。」

辛月看了他一會,慢慢後靠完全隱在黑暗中,「到驛站了停下來,我要休息。」

王生居然沒一點為難的樣子,很容易就答應了她。

「陳姑娘忍一忍,馬上就到了。」

快黎明時分,馬車果然停在了驛站的門口。

驛站裡空空蕩蕩,但是熱菜熱水都準備齊全,被褥都是新的,甚至還有衣物擺在床上。

王生站在門口道:「我晚一點來叫你。」

辛月貼著門,聽王生下了樓,門口還有士兵在低聲交談,她在屋子裡轉了一圈,一時半會想不出逃脫的辦法,只是用頭上髮簪在木桌下刻了幾個字,但願辛辰來找她的時候能夠看見。

迷藥的藥效沒有完全消退,她本來只是打算靠在床上歇一會,沒想到真的睡著了。

迷糊中隱約覺得有人站在床邊看她,辛月猛地一激靈清醒了。

是雲盛在她床邊,他臉色陰沉道:「孩子是誰的?」

辛月從床上坐起來,冷冷反問:「跟你有關係嗎?」

雲盛沉默著解開身上披風,扔在木桌上,朝她走來。

辛月握緊手裡手裡的髮簪,看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看起來,我們上次見面時你就有了,是嗎?」

辛月渾身緊繃,抬頭直直地盯著他。

雲盛也沒想能聽到她的回答,自顧自地說:「我成婚前去見你的時候想,如果你表露出了對我有意,哪怕是一丁點兒,我都會推了與奉國公主的婚事,但是沒想到……」

他慢慢俯身,臉上露出笑意:「在我心裡像荷花一樣女人,如今卻懷了不知道是誰種……」

雲盛的手在她肚子上用力推了一下,辛月條件反射般用髮簪扎進他手臂,「不許碰我!」

雲盛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血已經從衣服下滲出來,他不以為意,繼續道:「在我找不到你的那一年裡,你被誰帶走了?告訴我。」

辛月拔出髮簪,抵在他胸口,「跟你說了是誰又能怎麼樣?殺了他好挽回你的面子嗎?我早已心有所屬,又懷了別人的孩子,你不覺得你這樣特別可笑嗎?」

「我當然想殺了他。」雲盛直起身,「若是以前的我聽你這麼說,肯定會痛苦不堪繼而放手,但現在我不會了。」

他在房間裡慢慢踱步,「你情歸別處、有了孩子,這些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要你的人在我身邊就夠了,所以不用再激我了,不頂用的。」

辛月明白,雲盛不再是那個笑的時候會露出虎牙的少年了,他更加深沉強勢,難以捉摸。

辛月像看陌生人一樣看著他,「多希望我從來就不認識你。」

雲盛挑起笑容,「可惜已經晚了,乖乖跟我在一起吧,阿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