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章 不能說的那些往事

午飯騷動過後,12樓的秩序在下午恢復了正常。

李熾吃到了美味的午飯,對許微秋非暴力小不合作的態度也很大度的不予計較了。他的目光掃到了一直放在案頭的那個密封檔案袋,表情漸漸的凝重。

那是海因裡希·w·施倫貝格的全部材料,這個曾經是安全部監控中心特種行動組組長的男人,如今因為上次的記憶複製事件而被軍部停職在家。

安全委員會下達的任務摘要中,並沒有提到這個秘密解石基地會牽扯到蟲人。可是依照自己在現場看到的情況,這些蟲子們根本就是毫不顧忌暴露的長期佔領了帝國的領土。這麼長時間都沒被軍部發現,要說這裡面沒什麼貓膩他死都不會相信。

沒記錯的話......那個區域之前好像就是帝國科學院申請新一代聚能炮的靶場。新一代聚能炮的研究已經有幾十年,終於在三年前有了成果,進入了實際測試。怎麼這麼巧,蟲子別的地方不去,專門跑到靶場呢?

想到自己上交的行動報告李熾無來由的一陣氣悶。有了基因匹配製度,科學院在帝國的地位超然,即使是軍部也要讓他們三分。這次的時間,說起來固然是安全部工作有了疏漏,可是出事的畢竟是科學院的地盤。沒有議會的許可,安全部有多大的膽子敢去觸人家的霉頭?

以前是不知道。可是真踏上了那顆小行星,他馬上就知道事情不好了。以自己發現的那塊a晶的品級來論,一發聚能炮轟過去,可能會造成星球級的爆炸能量。科學院明知道這一點,卻偏偏把靶場建立在有著高能晶石的地方,這本來就說不通啊。

那些蟲子到底是誰放進來的?解出的石頭到底都去了哪裡?還有誰在這裡面動了手腳?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個未知的謎團。

大難不死的許微秋.....

李熾的手指在許微秋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對號。

這個女人雖然很可疑,可是似乎和整件事的關係不大。以她那樣單純幼稚的思維模式,大概出現在那裡也就是一個巧合。可是她是一顆隨機出現的棋子,卻給博弈的雙方都帶來了變數。

現在人已經被看在自己身邊了,暫時穩住她,觀察一下再下結論吧。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檔案文件上紅髮青年那燦爛的笑臉上。

記憶被強行複製導致缺損。

複製記憶這項技術不但能夠將被複製者腦內現存的片段都刻錄下來,而且還可能給被複製者的大腦造成永久的傷害。除了在帝國建立之初,科學院的全盛時代之外,很早之前就被帝國議會列為不可研發的禁術。

三十幾年前,一個支持無限制實驗的科學家聲稱已經完全掌握了這門技術,隨即就被帝國議會科學倫理委員會下令逮捕。在押送回首都星的路上,隊伍遭到了伏擊,這名科學家連同另外幾個無限制實驗的支持者被救走,從此不知所蹤。

出事的地點就在賽涅雷,許微秋的母星。

海因裡希是施倫貝格家族的次子,和長子萊昂相差5歲。自他加入安全部以來,表現一直很出色。多次因為軍功而升任擔任特別行動組組長。

施倫貝格家族是老牌世家,早在帝國建立之初,就因為支持第一任皇帝登基而成為世家中的翹楚。作為「進化派」,歷任施倫貝格都主張盡可能的達到基因進化的巔峰。他們對無限制實驗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明,和科學院走的也非常近。這次自家的次子遭受這樣的重創,老施倫貝格一改往日溫吞的態度,在元老院言辭激烈的要求緝拿真兇,說到傷心之處,竟然還老淚縱橫,不得不說是一個天大的諷刺。

還有那個死掉的蟲人......

埃利亞克.w.魯曼斯塔克。

這確實是他的真名。

三十多年前,蟲人忽然進攻首都星北部的阿克要塞,帝國沒有絲毫準備,只得命令軍部倉促應戰。阿克要塞處於黑洞和星際亂流的邊緣,易守難攻,是首都星的屏障。那次戰役,蟲人精銳盡出,一度打的帝國艦隊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阿克一旦失手,帝國北部的通道就會暴露無疑。還是李熾的父親,當年剛剛新婚的李紹展准將臨危受命,拚死堅守,這才以帝國的慘勝告終。

和那次舉國震動的慘烈戰爭比起來,幾個科學家的失蹤就如同一顆投入水中的石子,沒引發什麼波瀾就銷聲匿跡了。

埃利亞克.w.魯曼斯塔克,阿克要塞最後一戰中失蹤的安全部少校,特別行動組曾經的組長,被列在陣亡碑上的男人,原來他沒有死。

他是被改造成了蟲子,還是他原本就是蟲子?

三十年。原本不相干的兩條平行線,在三十多年後慢慢有了交集,彷彿是有根無形的絲線,將這些人,這些舊事都串聯在了一起。

李熾盯著光屏上的一個個人名,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海夜花園

老人依舊在花房修剪盆栽。他的神情是那麼的專注,彷彿天地中只剩下這一件事值得他去關注。

他的身後依舊站著挺拔筆直的萊昂。

過了好一會兒,老人才緩緩的抬起頭,他漠然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長孫,歎了口氣道。

「想必你已經有了安排。那就說說吧。」

「海因的記憶出現了缺失。」

萊昂的聲音微微有些波動,似乎失去了一貫的陳文和冷峻。

在海因的問題上,他永遠不能坦然。

「您明明知道......」

他忽然頓住了話語,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花房深處。

那裡依舊是一片寂靜,只有花葉微微擺動發出的響聲。

「報告上說他沒什麼異常,可是我還是很擔心他的身體。安全部現在已經停止了他的一切職務,雖然審查尚未結束,但即使證明他沒什麼問題,以後復職的可能性也不大了。與其被隨便打發到一個部門養起來,不如讓他回學校重新學習一下,換個出路。」

「當初報考安全部,是他自己做的決定。你現在這麼安排,有沒有問過他自己的意見,你覺得他會同意嗎?」

老人轉過身,原本有些佝僂的身軀慢慢的挺直。他昂起頭,凝視著萊昂,即使兩人身高差距不小,可是在氣勢上竟鬥了個旗鼓相當。

「這件事我會親自和他談一談的。他已經成年很久了,不能再這麼任性下去。畢竟,我們家已經不能再失去海因一次了。」

萊昂面容平靜,用淡淡的語氣說著一定令老人勃然變色的話。

「你......」

許多年過去,每當他們說道這個話題,就是一場不歡而散的開始。

老施倫貝格正要開口訓斥他,花房深處忽然傳來的一個怯怯的聲音。他頓時收斂了怒色,瞬間換上了一副和藹的表情。

「爺爺~」

說話的是一個十歲的小男孩。

他有一頭和萊昂一模一樣的銀髮,整齊的劉海遮住了大半個臉蛋。一雙大大的金□□眼微微瞇著,似乎是剛剛睡醒。他膚色白嫩,鼻樑挺直,赤著腳走在花房的地上,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見到萊昂他很高興,光裸的腳丫微微動了動,似乎是想要跑過來,可是又有些畏懼他的威嚴,最後只得乖巧的打了一聲招呼。

「大哥。」

萊昂英挺的眉宇間毫不掩飾的露出一絲厭惡,彷彿他就是一團垃圾。他看也不看那個少年,只是朝老施倫貝格行了一個禮,轉身離開了花房。

又是這樣~!

貓眼少年的眼角有些泛紅,他的表情由驚喜變為委屈。扁了扁嘴,看向老施倫貝格的目光中帶著疑惑。

「爺爺,大哥為什麼不喜歡我?他對二哥那麼好,可總是看都不看我一眼。」

自他記事開始,就很少見到這位爺爺口裡的驕傲。每年只有到家族聚會的時候,他才能看到大哥的真人。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萊昂的時候,就覺得非常親切,相似的容貌,凜然的氣勢,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理想中的形象。

可是大哥卻毫不猶豫的推開了他,甚至不如一個陌生人。

他討厭他,他用目光無聲的警告他不要靠近自己。

為什麼?!

明明都是兄弟,他對二哥就那麼關係,對自己就視若無睹~!

他有什麼錯?!出生又不是他可以選擇的~!

看到小孫子憤怒的眼神,老施倫貝格默默的歎了一口氣。

「奧丁,別著急。一切會好的。」

他疼愛的摸了摸少年的銀髮。

「你大哥和你二哥一起長大,他們的感情很深。萊昂只是一時沒有想開。」

「等到你將來長大之後,他就會明白的,兄弟是助力,你和他才算是真正的兄弟。」

他看著遠方起伏的山巒,喃喃的重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