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新徵程的開始

無論李總長在首都星如何輾轉反側,許微秋的飛船已經順利的抵達了拉尼諾夫星的外層空域。

飛船放慢了前進的速度,緩緩的徜徉在星空之中。通過透明的舷窗,帝國大學的所在地拉尼諾夫已經呈現在乘客們的眼前了。

這是一顆名副其實的類地行星,70%為海洋,30%為陸地,大小質量幾乎都區別不大。從太空上看過去,整個星球一片蔚藍,藍的晶瑩剔透,除了沒有月亮,幾乎和地球什麼區別,讓許微秋無端的感覺非常親切。

星球的外圍有一圈環形的外層空間站,他們彼此勾連,共同構成了一個閉合的空間。人們都叫它「拉尼諾夫環」。

這是由十幾個不同種類的要塞組合而成的防禦網,也是目前帝國大學保衛部的辦公地。在這個長長的喚醒空間裡,不但有著各式各樣的外空武器,而且還配備了全帝國最新型的基因信息檢測裝置,每一個想要進入帝國大學的人,都要先通過保衛部的檢查和核對。

想進拉尼諾夫,可是要比首都星嚴格的多了。因為這裡是科學派的樂園,是無限制實驗支持者的聚集地。許多技術因為涉及到敏感問題,帝國議會是不會批准使用的。可是在拉尼諾夫環就沒這麼多限制了。

這裡曾經是帝國大學早期武器和空間防禦研究的試驗場,每個空間站都代表了一個時期帝國大學學術研究的最高水平。直到現在,帝國大學許多研究的試驗場也坐落在在這個閉合的空間站中。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帝國大學的安全防禦據點也在不斷的向外擴展,環形要塞漸漸失去了前線防禦的作用,而成為進入帝國大學領空的一個重要地標。

保衛部設立在這兒,未嘗沒有試驗最新成果的意思。如果國內有人提出反對和質疑,就以科學實驗為理由糊弄過去,有科學派的支持和掩護,議會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所以很少有不長眼的來招惹帝國大學。這裡不但是軍事精英雲集,更是許多「不人道」武器的試驗場。帝大即使沒有軍隊駐紮,可是拉尼諾夫依舊固若金湯。

飛船穩穩的停在了拉尼諾夫環的外側,一艘小型飛船從環內快速的飛了出來,它的飛行姿勢有些奇怪,晃晃悠悠的有點像是在畫8字,幾分鐘之後就乾脆利落的完成了和客船的對接。

飛船的客艙裡,絕大部分都是去報到的年輕學生,而且這批學生除了幾個特殊調招的之外,幾乎全部是軍事專業的新生。看到小飛船那敏捷高效的對接動作,客艙裡響起了一陣陣讚歎的歡呼聲。

就在此時,艙內的廣播也響了起來。拉尼諾夫環就在眼前,艦長要求所有的乘客做好準備,馬上會有帝國大學進化促進會的工作人員過來為大家檢測基因信息。

檢測是自願行為,不過因為飛船申請著陸審查也要花掉一些時間,所以總的來說也不算浪費。

一旦飛船通過了保衛部的安全驗證,他們隨時都可以安全的著陸。

許微秋的心微微一顫,莫名的竟然有些緊張。她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周圍的人明顯都有些興奮,坐在她旁邊的那個青年更是激動的雙腿不斷的抖動,彷彿只有這樣才能釋放一下他心中亢奮之情。

從出發到登船,他們至少經過了兩次檢測和一次核對,沒有引起什麼波瀾。這個檢測有什麼特別的嗎?為什麼大家都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她想著想著,就隨口問了出來。

旁邊的抖腿青年聽到她的問題,竟然愣了一下。帝國大學不是所有待培養者心中的聖地嗎?怎麼會有這樣沒常識的人混在裡面。想到這裡,他的目光微微帶了一些不善,似乎許微秋的存在是玷污了他心中的聖堂。

許微秋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被鄙視了。沒辦法,一扯到基因的問題,她就不能淡定了。雖然有隱藏劑的偽裝,可是這裡是科學瘋子的集中營,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搞出什麼高新產品,能夠識破自己的身份。自由的日子過慣了,她可不想就這麼被抓回去強制□□。

越想越心虛,越心虛越覺得不能坐以待斃。時間緊迫,她必須盡快弄明白這個到底檢測的是什麼才能安心。瞧不起就瞧不起吧,反正也不會少一塊肉。

「同學,我是食品處理專業的,之前不瞭解這個流程,能不能請你幫我簡單解釋一下?」

抖腿青年聽她這麼說,神色一下子就緩和了下來。

「早說嘛,原來是是食處系的啊,那就難怪了。你們平時肯定是埋頭在實驗室吧,怪不得你不知道。」

他很熱情的給許微秋講解道。

「你既然是非軍事專業的,那一定知道帝國大學最出名的非軍事組織進化促進會吧。他們是由科學部的各學科精英組成的聯合社團,專門研究珀蘇人的進化問題。他們每一年都會從新生之中選出最有進化潛力的人,為他特別定制進階方案。拉尼諾夫環外的這次檢測就是他們選拔進化候選者的第一步。」

說著,抖腿青年上下打量了一下許微秋,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聽說食處系要求很高的,最基本的體能測試都比一些軍事專業嚴格,你這個樣子...難道是特調生...?」

他話沒說完,可是意思卻表達的很清楚。周圍的都是軍事專業的新生,一個個五大三粗,看著就一臉殺氣。許微秋這副小身板混在中間,簡直就跟一直剛出生的小弱雞一樣。就算是非軍事專業的,可食處系是出了名的嚴格,除了特別調招令,許微秋這樣的是絕對不可能被錄取的。

見許微秋點了點頭,抖腿青年頓時鬆了一口氣。

沒辦法,食處專業的能力都非常均衡,肌肉發達,腦筋也很靈光。進化促進會是所有軍事專業學生進階的一條捷徑,名額搶手,競爭激烈到近乎白熱化。

如果有那群人在,自己想被選中,難度可就大大增加了。

許微秋需要被特調令錄取,肯定是體能測試過不了關。這樣的人即使是能進進化促進會,那多半也是成為一名研究人員,絕對不會和自己構成競爭關係。

聽說每個被選中的人,都會有一個專屬的合作培養師,負責監控和調整自己的進化數據。萬一眼前的這個以後真會被進促會吸收,那可是一個大大的助力啊。

就算她能力不足以進入進促會,多個食品處理專業的朋友也是好事。

「我叫王小明,同學,咱們做個朋友吧。」

王小明同學真的很熱情,他一直在滔滔不絕的給許微秋解說帝國大學的各種情況。拜他所賜,許微秋終於稍微普及了一下拉尼諾夫的生活攻略和基本常識,也算是受益匪淺。

說著說著,進化促進會的工作人員就進了他們這一艙。

從外表看,這幾個所謂的工作人員還都是些學生。雖然身上穿著印有帝國大學進化促進會logo的制服,可是臉上的飛揚跳脫還是漏了他們的老底。

他們中有男有女,每人手中都拿著一個密封的存儲盒,盒子的上部鑲嵌著一塊小小的光屏,似乎是用來輸入受檢測人的基本信息。

領隊的人是個年輕的男人。看年齡倒是不大,可是他面容清俊,一表人才,舉手抬足間頗有些風流才子的翩翩風範。他身後的男男女女們叫他「南學長」,一個一個的似乎都很尊敬他。許微秋細心的發現,有幾個女生趁他不注意的時候,還偷偷向他透射出愛慕的眼波,想來也是一個風雲人物。

南領隊倒是沒有拿著存儲盒,他手持一支像掃碼器一樣的東西,每當有人申請參加檢測,他就會先過去掃瞄一下,然後再詢問受驗人是否同意他們採集基因信息,只有參與測試的人明確表示許可的意願,他身後的人才會收集受驗人的相關信息。

對於珀蘇人來說,基因信息是最重要的資源。未經主人允許,是絕對不可以私自採集他人信息的。當然,帝國統計除外,這是基於全公民的共同利益的考量,不能算在其中,

當然,也有為了牟利的人私下裡採集過基因信息。奇怪的是,未經許可的採集樣品化驗出的結果誤差非常大,幾乎不能用作任何研究。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些科學狂人依舊老老實實的請求許可的原因。

參與檢測的人很多,可是進化促進會的人配合默契,身手也都利落的很。沒過多長時間,他們已經來到了許微秋的座位附近。

「這位同學,請問你是否有意願參加進化促進會的進階探索計劃呢?如果你一旦符合我們的要求被選為受驗者,我們會為你提供量身定做的進階方案。不過在此之前,需要你授權許可我們採集你的基因信息進行測試,請問你是否願意?」

南領隊彎下腰,平視著許微秋的雙眼。他的聲音柔和動聽,神情也溫柔和藹的可以,一段制式化的詢問從他嘴裡說出來,倒像是結婚典禮上的誓詞。要不是許微秋定力不錯,險些就被他迷惑了進去,不知不覺的就同意了授權。

「抱歉,我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