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章 天然匹配者的真相

「你能夠自由出入李家,相信要得到那些手札並不困難。」

水清清說道。

「而且,李家是世家中的保守派,對於科學研究基本沒什麼熱情。表姑姑的資料放在他們的手中,不但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白白浪費了她這一生的心血。」

說到此處,水清清滿臉的激動,聲音帶著微微的顫抖。彷彿她此刻說到的不是艾格尼絲教授,而是她自己研究成果。

「浪費了又怎樣呢?」許微秋搖搖頭。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聽她這麼說,水清清驚訝的瞪圓了眼睛,她不能相信,眼前的女孩竟然能這麼冷漠的把話說出口來。她不是喜歡李熾麼?既然喜歡他,自然就像讓他高興。自己給了她這樣的機會,難道她不應該愛屋及烏的一口答應下來,為實現愛人母親的價值而奮不顧身?

「艾格尼絲教授......她可是小熾的母親啊!!」

許微秋面容平靜,用一種奇特的目光注視著水清清。

「你也知道那是阿熾的母親。母親的東西由兒子來保管天經地義啊。教授當年並沒有公開的資料,你憑什麼認為她現在還願意公開。」

「你既然知道我喜歡阿熾,又怎麼想到我會去違背他的意願呢?」

「難道只是因為我想成為匹配者?」

許微秋露出了一個譏諷的冷笑。

「你是匹配者,我是弱雄性,可是阿熾依舊選擇了我。你有這個優勢都不能把阿熾拉回到你身邊,我怎麼可能相信你會好心到幫你的情敵除掉唯一的障礙呢?」

她用切石刀在水清清的臉側比劃了一下,語氣中帶著隱隱的威脅。

「說吧,艾格尼絲教授的手札裡到底有些什麼?」

水清清被她氣得滿臉通紅。她不想再理睬眼前這個虛偽的女人。可是切石刀的鋒刃在照明燈下反射著明晃晃的光,萬一這女人真狠心的來一下,那自己的這張美顏可就要報廢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再也受不住許微秋的威脅,終於鬆了口。

「手札裡,有匹配者轉化和進化的方法。」

這倒是個新鮮事。

許微秋曾經仔細的翻閱過艾格尼絲教授的手札,可惜她雖然大致猜到了那是關於進化和改良的實驗方案,可是究竟是針對哪一個方面的改善,她卻看不明白。

「她研究這個東西做什麼?」

艾格尼絲自己就是一個匹配者了,再研究匹配者的轉化根本沒有意義,反而會對她的地位造成衝擊。畢竟物以稀為貴為貴,匹配者如果滿大街都是,那根本就不值得帝國下死力氣保護了。

水清清沉默了片刻,嘴巴開合了幾次都沒說出個子丑寅某來。她似乎是有些心理負擔,遮遮掩掩的樣子看的許微秋有些不耐煩。

實驗室被打了一個大洞,誰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蟲子再爬進來。如果不能及時處理掉這個大麻煩,一會兒再有突發狀況那自己可是要腹背受敵了。

「因為......艾格尼絲教授......本身就是一個轉化的匹配者......」

無論之前怎麼猜想,許微秋都不會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個!

李熾的母親竟然是後轉化來的,這簡直就是爆炸性的大新聞。如果她記得沒錯,艾格尼絲教授出頭的原因就是作為一名匹配者,她的科研能力十分出眾,她身上所有的光環,有一多半都是因為她身為匹配者的身份加持的。如果她只是個弱雄性,就算研究成果斐然,恐怕也不會有這麼多人關注她,甚至讓她成為了一個傳奇。

她是怎麼做到的?!!

看到許微秋驚訝的神色,水清清索性全都說了出來。這些事壓在她心中太久了,幾乎要成為一塊頑固的岩石,時刻壓迫著她的神經。

「我們的家族是平民,基因條件只能算是平平,根本就沒有出現過匹配者。我的表姑姑在少年的時候撿到過一個存儲器,那裡面裝載了大量的實驗數據和方案,只要按照那些流程操作,即使是普通人也有很大的幾率成為匹配者。」

「當時表姑姑並沒有把存儲器交給家族,只是將裡面的部分資料複製出來,她真的是一個天才,經她的手這麼一改造,許多繁複的流程都被簡化了。」

「可是簡化也有壞處。艾格尼絲姑姑簡化了程序,實驗的風險就大大增加了,如果操作不當,受驗者就可能死亡。」

「這也是無奈之舉。我們家的家境普通,根本沒有那麼正規的實驗室和儀器,說起來就和黑作坊差不多,發生事故的風險很大。當時家中的意見並不統一,有些人想要冒險搏一個前程,有些則主要不要輕易嘗試。最後,家裡選了3個孩子,都是自願接受實驗的,可惜最後只活下來表姑姑自己。」

「可不管怎麼說,表姑姑畢竟已經是匹配者了。再加上她手中保存著那個存儲器的原始數據,所以她提出的許多觀點,都震驚了當時的整個科學界。」

說到這裡,水清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病態的紅暈。她雙目炯炯有神,似乎已經陷入到對過往輝煌記憶的沉迷之中。

「然後理所當然的,她進了帝國大學,和當時的風雲人物轟轟烈烈的談戀愛,為情傷避嫁世家子,不但扶持體弱的丈夫,又生出了一位天才兒子。」

然後,被舊情人利用,把帝國的皇帝變成了精分,一場大變之下,避居帝國大學,最終寂寞而終。

真是轟轟烈烈的一聲。

許微秋在細數了艾格尼絲教授的人生歷程,不禁也感慨萬千。活的這麼精彩,雖然結局並不完美,可是總要比平平淡淡日復一日的重複好得多,也算不枉此生了。

水清清似乎對許微秋點出的這些秘辛並不驚訝。她搖搖頭,臉上帶著一種奇特的疑惑表情。只聽她繼續說道。

「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艾格尼絲教授的存儲器只有前半部分的資料。就算是嚴格按照實驗的流程辦理,她充其量也只能成為一名匹配者,即使匹配度再高,想要生育那是不可能的。」

「教授生下了小熾,說明她之後又得到了一部分資料。可即使是這樣,她也沒能走到最終的進化範圍。」

「轉化-生育-進化。這是由弱雄性到匹配者的完整過程。根據現有資料的推斷,如果到了最後的階段,匹配者是走向精神力進化方向的。和現在待婚者的力量進化一樣,甚至會更加強大。」

說道這裡,水清清的眼中閃爍的狂熱的光芒。

「可是還沒等她研究到那裡,她就失蹤了。」

「身為轉化的匹配者,你現在還處於不能生育的階段吧,所以才要冒險尋找教授的研究資料?」

剩下的話,許微秋替水清清接上了。

「如果我把資料交給你,你就會用我作為試驗品,來驗證艾格尼絲教授理論的真實性和可行性。順便以實驗失敗弄掉我......」

「不,我不會。」

水清清搖搖頭。

「我只想找到資料,補全它。現在的匹配者地位雖然很高,可我們只是一個帝國為了保持穩定的籌碼。把我們握在手裡,就不愁那些世家和待婚者們乖乖聽話。我們真是的想法,到底有多少人在乎。有沒有想過我們是不是想結婚,想生孩子,願不願意在那三個待婚者中挑出一個一起生活?」

「結了婚,我們不能隨便上街。因為基因信息會引起其他待婚者的混亂。除了匹配者日,我們只能日復一日的在一個有限的空間內活動。我能留在帝國大學,每週都要注射祛味劑才能保證周圍的人不會發瘋,那種痛苦你一輩子就不會想要嘗試的!」

「為什麼我們要這樣生活?難道你不想要自由,不想成為能夠操縱精神力那樣強大的存在嗎?」

不愧是帝國大學進化促進會的會長。一番話說得入情入理,慷慨激昂。如果這是在發表演講,恐怕下面的聽眾早就被她煽動起來了。

可是,現在她的聽眾,只有一位。

「所以我才不願意成為匹配者啊......」許微秋笑著說道。

她忽然集中精神力,雙眼緊緊的盯著水清清,試圖用自己的思維波去捕捉她的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耗盡力量所以進步的比較快,這次雖然依舊很艱難,可是她還是成功的阻斷了水清清兩秒鐘。

水清清只覺得自己的腦中忽然一片空白,不自覺的就放軟了一直保持緊繃狀態的身體。雖然時間很短暫,可是她依舊知道這件事有大大的古怪。就像是一部播放流暢的電影,硬生生的給截掉了其中的幾幀,雖然之後情節一切正常,可是整個故事卻出現了抹不去的斷裂痕跡。

「你說的成為操縱精神力那樣強大的存在,是不是就像這個?」

許微秋笑嘻嘻的看著水清清,語調輕鬆的說道,可她的話裡話外,卻帶著不打折扣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