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 逆轉·□□

「他沒有資格,我有。」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寂靜。

雖然身為李總長的緋聞女友,好多人都曾經對這樁桃色新聞私下裡八卦過。可要說起來,真認識許微秋的人,畢竟還是少數。大家只是知道李熾喜歡上了一位弱雄性,至於那個幸運的傢伙姓甚名誰。長成什麼樣子,還真不是關注的重點。

可既然男主角這樣說了,所有在場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許微秋的身上。

「被打的好慘......」

「是啊,看上去比水女神還要嚴重一些呢。」

「她不是個弱雄性麼,這是被誰打的啊?難道一個弱雄性還打不過一個匹配者麼?!」

「嫉妒!這一定是嫉妒的力量!只有這麼濃烈的感情,才能讓一位柔弱的匹配者迸發這麼驚人的潛能!我要記下來......」

有沙克在場,學員和士兵們都不敢大聲議論。可是李熾的話就像是在熱油中澆上了一盆冷水,瞬間就在人群中引發了小小的騷動。

水清清之前的那番精彩的表演,生生把許微秋塑造成了一位攻擊柔弱匹配者的惡霸,不但完美的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還成功的塑造了自己身為暴力犯罪之下的被害人形象。甚至有幾位衝動的帝國大學學員,早就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要不是礙著沙克中將的威壓,估計他們早就衝上去圍攻許微秋了。

許微秋身前只站著一個萊昂,剩下的人都圍在帝大女神的周圍。單看這站位的情況,就知道水清清這次真的是取得了非常完美的演出效果。

可是李熾來了,他的話意味深長,讓圍觀的群眾頓時就體味到,原來這場看似簡單的鬥毆,似乎內中還另有玄機。

原本以為的暴力犯罪,現在生生變成了家庭倫理三角戀,雖然這依舊改變不了許微秋攻擊匹配者的犯罪事實,但是這動機一下子就變得耐人尋味了。

一個是新歡,一個是舊愛。新歡被打的鼻青臉腫,舊愛也虛弱不堪。說起來,這都是李總長惹得禍。現在男主角來了,還旗幟鮮明的站在了新歡的身前,讓舊愛頓時黯然神傷,簡直不能再狗血了吧。

「我是許微秋的未婚夫。按照帝國法律,我對即將成為我配偶的人負有保護義務。」

「單純依靠水女士的一面之詞就認定我的未婚妻有罪,這簡直就是一場玩笑。」

「現場還存在三位證人,他們清醒之後自然會把事情的經過說清楚。」

「一位是帝國大學的學員,一位是帝國聞名的教授,還有一位是施倫貝格家的公子。這三位都是有身份的人,相信他們所出的證言可信度還是非常高的。」

「我以李家和我個人的信用擔保,我的未婚妻在等待證人的期間,除了治療身上的傷什麼都不會做。絕對不會出現毀滅證據或者是引供串供的事。」

說道這裡,李熾忽然瞥了一眼水清清,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

「至於那位水女士,最好也能提供一位保證人,免得到時候真相大白,有問題的早就逃之夭夭了。」

聽他這麼說,水清清的臉色瞬間就漲紅了。

她知道李熾最近迷上了那個賤人,可沒想到他竟然會當眾就這麼削自己的面子。

雖然之前他對自己也不熱情,可畢竟還維持著基本的禮貌。可是今天,自從他踏進這個秘密實驗室開始,他就根本沒看過自己一眼,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許微秋的身上,彷彿自己就是一團空氣。

她可是他唯一剩下的表妹了啊!

看著萊昂和李熾一左一右的擋在那個賤人的身前,水清清覺得自己的血管都要爆炸了。

許微秋憑什麼就這麼囂張?!!

水清清暗暗咬牙,轉頭看向沙克中將。

「尊敬的中將先生。我,天然匹配者水清清,自願放棄天然匹配者的一切特殊待遇。現在向您以及帝國議會提出申請,根據《匹配者保護法》的規定,我認為許微秋的存在已經威脅到我的安全,我要求帝國限制許微秋的言論和人身自由,終生!」

她的話音剛落,李熾和萊昂的臉色就立刻變了。水清清真是瘋了,竟然以自己的身份換取禁制許微秋的要求,這簡直就是得不償失。

如果一位天然匹配者放棄自己的特權,那麼她的際遇甚至不如一名同化者。同化者至少在婚姻中還享有選擇權,雖然只有三位,可是帝國還是給了她們部分自有的。

天然匹配者的繁殖能力要比同化者強很多。這也是她們為什麼那麼值錢的原因。一位天然的匹配者,不但能夠使後代的質量提升,一生可以繁衍的數量也沒什麼限制。

天然匹配者畢竟是少之又少。如果一位天然匹配者放棄了自己的特權,她就會成為一名公共的生育機器。只要匹配度合適,待婚者本人申請,帝國科學院就會安排她為申請人生育後代。

當然,帝國科學院會維護匹配者的身體狀態,可是卻再也不會考慮她的個人意願了。

同樣的,只要天然匹配者願意放棄自己的特權,她可以向帝國議會要求剝奪他們生命以外的任何事。

不公平嗎?

確實是。所以這也被成為是《匹配者保護法》的禁忌條款。千百年來,從來沒有人使用過。

在帝國,匹配者就是享有特權的,天然匹配者更是如此。能讓這群天之驕女資源成為公共生育機器,這是要有多大的仇恨才能辦到。

即使是被水清清陷害的那幾位天然匹配者,縱然恨她恨得死去活來,也沒想過用這個禁忌條款來報仇雪恨。

可是今天,水清清竟然申請了。

「天然匹配者水清清,你確定使用《匹配者保護法》1879條嗎?」

和周圍那些緊張驚訝的面孔不同,沙克中將的臉上卻沒什麼變化,似乎水清清放的不是什麼必殺的大招,只是在抱怨今天的晚飯不好。

「我確定。」

如此,沙克中將打開隨身的影像記錄儀,又重複提問了三次,等水清清一一肯定回答了,他才帶著記錄儀,緩步走到許微秋的面前。

「許微秋同學,天然匹配者水清清自願放棄一切特權,要求帝國終生限制你的言語權和自由權。根據《匹配者保護法》1880條,帝國第二艦隊中將司令沙克·w·施倫貝格現在告知你:你可能是無辜的,但作為帝國公民,為了帝國的繁榮,你不得不犧牲部分個人利益......」

「父親!這簡直太可笑了!許微秋她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要關他一輩子?!!!」

萊昂的聲音打斷了沙克中將的話,他雙眼圓睜,臉上被氣的通紅。

他的父親竟然接受了這樣荒謬的申請!

《匹配者保護法》1879條?只是這樣就可以毀掉別人的一生嗎?!!

沙克皺了皺眉。

「施倫貝格上校,容我提醒你,《匹配者保護法》1879條現在依舊有效,我本人並沒有接到帝國議會將其廢止的通知。」

「可是那個條款可是幾千年的,根本就沒人用過。議會的老頭子們恐怕根本不記得了吧!!」

李熾忽然露出一個冷笑。

「先生們,請你們冷靜一下。不管怎麼說。水清清女士的申請已經被接受了。在沒有相悖的提議下,禁制即將生效。你們可以抓緊時間做最後的話別,離開這個實驗室之後,許微秋女士將被禁制言語。」

「所以,我建議你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水清清笑了,笑的非常開心。她的轉化並不完全,根本就生不出孩子來,所以也不擔心自己會變成生育的機器。至於繁衍的必要行為,就當做是享受了。

只要能幹掉許微秋,這些都是值得的。

李熾,施倫貝格最終都會拋棄你,許微秋,你知道的秘密就真的會是一個秘密了。你的後半輩子。只會比我過的更痛苦!

「好了,我要執行禁制了,請你們兩人讓開。」

他話是這麼說,可是面前的兩人,誰也沒有挪動一步。

沙克皺了皺眉,語氣中帶了些冰冷的意味。

「你們這是要抗命嗎?」

兩人還是沒有回答,可是行動已經表明了他們的立場。

沙克中將臉色陰沉,他盯著自己的長子看了一會兒,忽然朝身後揮了揮手,隨著他的動作,幾名憲兵走到了他的身前。

「李熾、萊昂·施倫貝格,你們違背......」

沙克的話音還沒有落地,原本圍攏在水清清身側的人群忽然爆發出一陣陣驚呼好尖叫。人們紛紛後退,有幾個年輕一些的少年竟然站立不穩的摔倒在地上。

沙克循著聲音望了過去,饒是久經沙場見多識廣的他,竟然也被眼前的景象硬生生的嚇了一大跳。

只見原本柔弱清麗的天然匹配者水清清,她的臉上和裸露的手臂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長出了類似網隔的硬質甲殼,一片片都是半透明的綠色,甲殼之下的肌肉清晰可見。

這哪裡還是什麼天然匹配者,這明明就是一個在蟲化的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