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章 強行撤離

選戰一共持續了兩個月。

李煒離開的時候,大選已經到了緊要的關口。

爭吵、抹黑、誣陷,雙方為了勝利無所不用其極。

反對派曾經想要將奧丁的身世作為突破口,指責沙克的個人作風有問題。可隨後就被一紙基因鑒定書狠狠的扇了一個耳光。

奧丁竟然真的是馬擊羅人魚塞壬和沙克·施倫貝格的兒子!

邁爾斯錯愕的看著手中的報告,驚訝的下巴差點就要掉下來。

這怎麼可能?人魚一生只能生育兩次啊!!!

萊昂是人魚生的,奧丁也是人魚生的。那多出來的那個......自然就是海因裡希了。

可惜這個活生生的證據竟然就這麼在事故中煙消雲散了。

邁爾斯忽然明白了老施倫貝格的打算。

海因裡希是不是施倫貝格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定要帶著施倫貝格的姓氏死掉!

「查,趕快給我查!我倒要看看那個紅頭髮的小子到底死沒死?!!」

在無數人的算計和觀望中。帝國最受矚目的一次大選開始了

投票的前夜。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除非出現奇跡。否則,新進化運動黨的勝利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海夜莊園的主人們自然也是這樣認為的。

這一晚,莊園裡燈火通明。施倫貝格家族的旁支和親信們都聚集在莊園的宴會廳。他們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毫不掩飾的喜悅。荊棘利劍即將成為帝國的新徽標,作為施倫貝格家的跟隨者,滾滾而來的財富和顯赫的席位已經是他們的手中之物了。

一天,最多再等一天!!

鏡頭中的沙克中將還在做著最後的演說。

此刻,老施倫貝格先生志得意滿。

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堪稱是個完美的典範。家族幾代人為之努力和奮鬥的事情,終於在他的手中實現了。

雖然他為之花費了一生的時間。

雖然他甚至不能坐在那個最高的位置上。

可是,施倫貝格家現在的族長是他,他還是創造了歷史。

自己坐,還是兒子坐,亦或是孫子來坐,有什麼差別嗎?

面對眾人的吹捧和逢迎,一向老成持重的老頭子也有些飄飄然了。

他得意的目光掃視全場,欣慰地看到前方不遠處站的筆直的奧丁。

奧丁似乎察覺了他的目光,立刻走到他的身邊,低頭關切的問道。

「爺爺,怎麼了,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老施倫貝格不愛聽別人說他身體不好。可是眼前的是他最中意的孫子,再加上即將達成夙願,他也根本就想不起來自己的忌諱了。

「好孩子,我們家族這一代現在只有你和你哥哥兩個人了。」

「你以後要更加努力訓練,你要成為你大哥的助力啊。」

奧丁的大大的紅眼睛中閃懵懂的神色。他似乎並不明白自己的祖父話中的意思。可是他在老施倫貝格面前一貫表現的恭順聽話,自然是習慣性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會按照爺爺的要求去做。

可是在老人看不到的角度,奧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諷的嘲笑。

老狐狸畢竟還是老了。

他根本就沒有發現,他自己對於時局對於家族的控制力和判斷力都在不斷的下降。沙克的動作並不算隱秘,可憐這老頭子看不出自己兒子心中真正的打算。

他還在指望著父傳子子傳孫的帝國代代延續下去?

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爺爺您早點休息吧!」

奧丁撇了撇嘴,轉過臉卻換上了滿滿的殷切之情。

「投票的結果要到明天晚上才會真正公佈,您這麼熬下去的話身體會受不了的......」

他放低了聲音,輕輕的規勸道。

老施倫貝格大手一揮,打斷了孫子剩下的話。

他無意識的挺直了身板,想要證明自己依舊是正當盛年。

「沒關係,這麼一點兒小事,我有什麼挺不住的。這是家族最重要的時刻,我一定要全程見證。」

見勸不動老人,奧丁也就不再多費口舌了。左右他也不是人家真正的孫子,這家子人的生死存亡跟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只是,老在這種無聊的場合周旋,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在浪費生命。就算他和沙克的計劃進展的無比順利,可是這一日一夜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做呢。

白的來的時間也不能浪費啊。等到萊昂的身體到位,很多工作也該準備起來了。

一邊盤算著接下來的安排,他一邊佯裝打了個哈欠,隱晦的向老頭子表明自己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心疼孫子的老施倫貝格自然會推他進去休息的。

同一時間李家老宅。

李煒再次返回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傍晚。

果然不出他的意料,李熾依然是呆在監控室裡,並沒有動身撤回屬星的想法。

「阿熾,我已經又給了你一周時間,你還要拖到什麼時候?」

「等到大選塵埃落定,到了明天的傍晚,這個國家就變成施倫貝格的天下了。」

李偉也有些忍不住可。

沒想到,自己一貫冷靜克制的堂弟竟然會糊塗到這個程度。

第二艦隊已經在趕往首都星了。

按照帝國現行法律,擔負著外域防衛的第二艦隊是不能輕易靠近帝國行政中心的,所以它現在只能在中星域巡航,卻不能進入空港。

一日一日的損耗和給養是一筆天文數字,可是施倫貝格家拼著大出血也要這麼做,這說明什麼傻子都看的明白。

一旦沙克阻隔,他自然會下達特殊戰備指令,要求第二艦隊換防成為衛戍部隊,讓現在的第一艦隊有多遠滾多遠,最好消失在和蟲人交戰的前線。

所以即使李熾現在馬上動身,也已經有些匆忙了。

可眼前這個男人哪有一丁點兒撤退的打算?

「阿秋清醒就是這一兩天了......」

「堂哥,只要我再堅持這一兩天!」

李熾知道自己的理由有些牽強,聽起來似乎是他一廂情願的忽發奇想。可是他真的覺得許微秋馬上就要清醒了。這種感覺很奇妙,沒有任何根據和預兆。可是他的內心卻在告訴他,他的直覺沒錯。

見他依舊一副執迷不悟走火入魔的樣子,一向好脾氣的李偉這回也忍不住發怒了。

「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

他狠狠的打這李熾的肩膀一拳頭。

「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

「第一艦隊必須在四個小時後撤退,否則就會和第二艦隊來個遭遇戰。」

「如果你不能跟他們一起走,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他抓住李熾的衣領,將他硬生生地從座位上拖了起來。

「我實話跟你說,沙克已經瘋了。他不但把我們這些傻瓜變成了半蟲人,他還直接囚禁了自己的長子!」

李煒湊近李熾的眼前,露出了一個略帶猙獰的微笑。

「你知道他想做什麼嗎?他要通過芯片植入的方法在他兒子的身上復活自己的意識,他要讓自己永生!」

眼見一貫冷靜的李熾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李煒的語氣更加諷刺了。

「可是你知道,萊昂那個小子,再怎麼努力也就是個b9。你,可是個a2。」

「那個瘋子一直在找的那個人其實就是你吧,他想要你的身體啊!」

他雙手一送,將李熾推了一個踉蹌,轉過身,背對著李熾,不讓對方看到他的表情。

「你就為了這麼個東西,不但要拋棄你自己的前途,還有枉費我和家族的努力嗎?」

「我們這些犧牲掉的人,在你的眼中算什麼呢?!!」

說到最後,李煒的語氣中,帶著不容錯辨的悲愴。

他也曾經是家族的驕傲,如今卻成了沒有根的浮萍,再也沒有歸屬的地方。

聽到李煒的話,李熾沉默了。

半響,他才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緩緩地開口道。

「好。堂哥,我收拾一下阿秋,我們一起撤退。」

李熾的話還沒說完,他忽然覺得渾身一陣劇痛,瞬間便喪失了意識,什麼都不知道了。

李偉出手了。

他將手中的□□扔在一邊。伸手扶住了堂弟軟倒的身體。

我自然是瞭解你有多固執。

對不起,我不能讓你帶著她一起走,她的目標太大,會給捏帶來危險。

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再犯和我一樣的錯誤。

許微秋也許很好,可是她不適合你。家族,總歸是要繁衍下去的。

李熾在清醒的時候,只看到李偉坐在自己身前。

他搖了搖依舊有些混沌的腦袋,似乎一時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到底是身在何處。

對了,阿秋。

阿秋在哪裡?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看到自己心心唸唸的那個身影。

這裡明顯不是在李家老宅,他也沒有躺在阿秋的監控室裡!

李熾的腦袋瞬間清醒了。

他轉頭看向李煒,見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凝滯的記憶又開始鮮活了起來。

「是你下的手?!」

看著李煒大方的點頭,李熾的表情頓時變得驚疑不定。

他知道是李煒將他打昏的,可是他相信李煒的操守,不明白堂兄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放心,我已經把她送走了,在一個遠離首都星的安全地方,等你安全到達屬星之後我自然會帶你去找她。」

李煒似乎知道堂弟最關心的是什麼,很自然給他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他撒謊了。

他確實把許微秋轉移到他認為很安全的地方,可是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他還要轉移李熾,根本沒可能離開首都星。現在這麼說,不過是在寬李熾的心。

事情平息?那時候他們還能不能踏上首都星的土地都是個問題。

家族一向不喜歡和帝國攪和在一起。之前是技不如人,不得不忍氣吞聲。現在有機會回到自己的勢力範圍,為什麼還要呆在首都星給人家當人質呢?

李熾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公民環。

清晨。看來自己昏迷了好長一段時間了。

李煒的時間不多,他會把阿秋送到哪裡?

他仔細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四壁都是淡淡的金屬色,顯然他現在已經是在星艦上了。

「我要回去。」

他動了動身體,發現手腳都沒有什麼知覺,不禁有些著急。

「你對我做了什麼啊?!阿秋一個人很危險的,我必須呆在她身邊!!」

看著眼前焦躁不已的堂弟,李煒忽然覺得很新鮮。

從小到大,李熾一向是不動聲色的,別人幾乎猜測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可是現在,他再也沒有了以往的城府,而變成了一個陷入愛情的傻瓜。

是啊,他們都是這樣,他們是一群傻瓜。

「別費力氣了。」

李煒搖了搖頭,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你的麻醉劑還有8個小時。等你恢復之後,應該已經身在我們的屬星,我也算是能放下一顆心了。」

「許微秋很安全,等事情平息了我就帶你去找她,你不要擔心。」

見李熾還要再掙扎,李煒順手給了自己堂弟一個手刀。他不想再和李熾打口水戰,乾脆讓他再度陷入到無意識狀態好了。

大選揭曉前夕,第一艦隊忽然無聲無息的撤離了首都星,消失在茫茫的星海之中。

第一艦隊是全自動機甲部隊,裝備也是帝國最精良的,他們一向擔任著首都星的衛戍任務。雖然是直屬於軍部的部隊,可是李家及其追隨者,在這只艦隊的話語權明顯要更大一些。

這次撤退,除了小部分帝*部的軍官之外,全部官兵都返回了自己的故鄉。

可是,議會也好,軍部也罷,現在已經沒有人再去關係第一艦隊的去向了。

因為大選的結果即將誕生,而一向有著某種默契的蟲人,竟然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向帝國發起了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