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A- A+

人上了年纪,除了想要抱孙子,还有个做媒的爱好。陈大娘对于吴桂香妹妹吴桃香和大山的事情,比两个儿媳还热心。她用过晚饭,便将石榴和吴桂香叫道一旁,道:「明日里一大早我们便去龙母庙上香,也不用庙里的斋饭,直接到大山的酒馆里吃顿好的,另外我也许久未与亲家香亲了,桂香你便拐到你家铺子里去叫你娘和妹妹一起过去。你们看我这样安排妥当吗?」

再妥当没有,直接三方会面了。石榴倒是没什么意见,这事总归是女方家要矜持些的,她转头看吴桂香,等她回答。

然而吴桂香也矜持不了,她都没敢跟石榴说,她妹妹都十九,再不出嫁便成老姑娘了,实在是需要迫切些的,刘家不成,还得赶快找下一家。

「娘的主意再好不过,我们就全听您的。」吴桂香笑道。

「喔喔喔」,不到三更公鸡啼鸣。

陈三昨日白天睡得多,被公鸡啼醒,睡不著,在被窝里翻腾。

冬日的被窝,一动便将冷气吸入,被陈三折腾醒的石榴打了个哆嗦,很想踹人。不过她还记得刘老实的教育,赏了陈三一个白眼。

这时候天光不亮,视线不明,陈三错把这白眼当作了媚眼,他本就有点儿跃跃欲试,很是被这眼波横转勾得心动,期期艾艾道:「娘子,*正好。」

石榴打著呵气,将身子背过去:「所以,赶紧闭嘴睡觉,要不然踹你老二。」

陈三倒是没被踹过老二,只是想来是很痛的,一点贼心立消,他心中气恼,躺被窝里背昨儿下午看的《女戒》:「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信天地之弘义,人伦之大节也。是以《礼》贵男女之际,《诗》著《关睢》之义。由斯言之,不可不重也。」

困得要死,有人在耳边念经,真想拿臭袜子堵嘴。石榴气恼翻过身,拿自己的……拳头将陈三嘴堵住。想来这样既能绝了声音,又不起纷争,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柔软的触感,香甜的气息,陈三舔了舔,突然想到君子操守,立刻吓得舌头直往喉咙里缩,他可不是好色之徒。他斜了眼瞧石榴眼闭得紧紧的,小心翼翼将她手拿开,然后躺直了一动不敢动。

石榴偷偷掀开看了一眼,见陈三老实了,心中得意,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这年头闪过,她便又进入香甜的梦境。再醒来,便听到院子说话声。

院子里,陈大娘让陈二去佃户家将牛牵回来,过了好一会儿陈二才回来,道:「强叔还打算今日拉著牛车去镇上卖粮食,原想跟娘一起走的,我说您赶时间,他才让我先牵了来。」

陈大娘听了脸上皱成一团,「这牛明明是我家的,自然紧了家里用,那陈强不过是养养罢了,还想抢了用。真是贪心不足。你也是个没用的,跟他们啰嗦什么,直接将牛拉过来不就行了。」

陈二听了摸摸脑袋,也不辩驳。

陈老爹听见陈大娘骂人,从屋里走出来给陈二解围:「买个驴也不差,每次用牛还得去牵,要是农忙的时候可不能用了,得紧著地里。也不知老大买著驴了吗,老二正午的时候将牛圈收拾一下,腾出来给驴子用,咱家里也没屯草,还得去陈强家里拉点过来。」

「好勒,爷,等我下午回来就收拾。」他得赶车去镇上。

陈大娘对陈老爹歉意道:「爹,我们得赶早去庙里,中午怕也回不来,您吃点儿糕点凑合著用两顿。」多年媳妇熬成婆,陈大娘没了婆婆,对了公公也随意许多。

陈老爹是个随和人,摆著手让她走:「你们去,你们去,家里四个大老爷们还怕饿死我不成。」

石榴从屋里出来,看人还没到齐,便还想著去灶上给家里大老爷们煮一锅面,被陈大娘叫住了,「别耽搁了,等到了镇上人多就不好赶车了。」

石榴便也不费事,跑回屋子里又拿了件旧袄子待会儿搭腿上,牛车没个遮拦,跑起来冷死人。不过一会儿,杨花儿和吴桂香也起了,今儿个陈大娘要去庙里上香,她们都不敢起迟了,惹陈大娘不高兴。

天刚蒙蒙亮,一路上都没个人影,牛车走的缓慢又悠闲,若不是一股子刺骨的冷风刮著,倒是有两份意境的,现在便知听到哆嗦的声音。行了半个时辰进了镇,天光天亮,便是热闹繁华之地了,气温也高了些,众人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整理了衣裳,到不至于太狼狈。

陈大娘对陈二道:「你赶了牛车回去吧,我们下午就回了,你早点儿赶车过来。」

「好。」陈二点头,正准备回去,被石榴叫住了。

「我去集市上买点儿炊饼包子,你们中午热一热,也免得自己整治。」

陈二赶著车,正顶著风,吹得脸都红了,杨花儿心疼他,就想著让他早点儿回去,看石榴还要磨蹭,皱著眉道:「做个饭费多大点儿功夫,弟妹真是操的心多,感情上辈子是个厨子呢。」

石榴骄傲地仰起头,那是,我上辈子是厨子他女儿,就喜欢管人有没有吃得好吃得饱。

陈二缩著脖子道:「还是买点儿回去吧,只怕爹爷和三弟还等著我回去弄早饭呢。」

杨花儿真是气得吐血,她是为了谁呢,她死瞪了陈二一眼:「你个怂货,活该被人欺负。」

杨花儿这话一说,陈大娘立刻落了脸。陈二老实,她骂了可以,别人不能骂,便是儿媳妇也不成,再说给家里人弄饭还不是正当?这些倒不好说出口,陈大娘便拐了弯发火:「要去拜菩萨呢,都给我积口德,哪个嘴里不干不净,我跟她没完。」

杨花儿是见识到陈大娘的没完的,立刻不敢再说了,拿眼角斜瞄了石榴一记。

石榴被眼神攻击一次,没受到物理伤害,心里头也没落下伤。提一句买外食对她而言是正当分的,惹了是非也是没奈何。只是不知,这包子油条现在还买不买?

自然是买的,还是陈大娘自己挑的,她买了一大笼,另外馄饨、炊饼、油条等也买了不少,一部分让陈二带回家,剩下的她们四人用。

吴桂香抢著付钱,「娘,我来付钱,今日还劳烦您替我妹妹操操心。」

大儿媳有钱,让她付也没啥,陈大娘停住从裤兜里摸铜板的手,脸笑成一朵菊花:「你是个好的。我给你桃香操点儿心还不是正道,你可别见外。」

杨花儿看大嫂讨了陈大娘欢心,立刻给陈大娘端凳子,「娘,您坐著。现在天儿冷,我回去给你做双棉鞋,穿著暖和。」她脾气暴,却也放得下身段,陈大娘有时候对她是又爱又恨的。

「好,好。」陈大娘笑道。

「老太太有福气,儿媳妇都孝顺。」卖馄饨老板凑趣道。

被外人奉承了,陈大娘笑得脸上褶皱都开了,心里头爽快极了,嘴里还要谦虚:「哪里,哪里,算不得有福气,家里和气罢了。」

「家和万事兴,家和就是福气。」

「老板说的在理,再来两个炊饼。」这是求表现的石榴。

买馄饨兼卖炊饼的老板脆生道:「好勒,马上来。」

吴桂香忍不住笑了笑,这弟妹倒怪好玩的。

陈大娘瞪石榴一眼,你个没成算的,这么多吃的完吗?

石榴讨好地笑道:「这家东西好吃。」

陈大娘又看她一眼,也没说啥,怕是看了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得了好,倒是觉得冷落了,原以为这个弟妹是个稳重的。不过才刚十六,性子跳脱些也难怪。

吃过馄饨,一人又分了半个炊饼,吃的饱饱的,陈大娘又领了儿媳妇去镇东边的龙母庙。吴桂香娘家在镇西头,她怕家里人没个准备,便道:「娘,我先跑回家,给我娘说一声,免得她中午先用了饭。」

陈大娘原是不高兴,叫她看这来庙里大儿媳才是重点,另两个嫁来的时日短到没那么急迫,只是刚沾了些便宜,倒是不好反对,只能硬了声道:「走快些,我在庙门口等你。」

「好勒。」吴桂香也不耽搁,快步朝家里赶路。

「娘,娘。」

「怎么是桂香的声音?」吴桂香老娘疑惑道。

吴桂香回道:「是我呢。桃香在家吗?」从门口到屋子里不过几步路,她一边说这话,一边进了屋,正好看见她娘和桃香在做鞋,吴桂香欢欢喜喜道:「刘家同意了,我听我妯娌的意思,她们家大山倒是不在意长相,只一点,他挂念家里的爹和弟弟,怕是媳妇要留在陈家庄。」

「要留在陈家庄?」桃香问道。吴桂香听她话,像是不愿意。

吴大娘立刻道:「别光听这个,要深点想。男人念著家里爹娘兄弟,以后就能念著婆娘孩子。王老头就说了他是个重情重义的,这事儿靠谱。」

「娘,你跟桃香商量商量,我婆婆还在龙母庙等著我呢,我得赶快儿过去了。正中午的时候都去酒馆里吃饭啊。」

吴大娘连忙道,「行,你快去吧,诚心点拜,让龙母保佑你早点儿怀上孩子。」

得如何诚心呢?吴桂香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