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熊孩儿不见了

陈家有个老三样,第一个是陈大隔三差五便要赶著驴车消失个十天半个月,这不年后又出去了,只是有黑炭跟著,陈家人好歹还算放心;第二个是杨花儿三五不时要闹一顿,她闹的事多,眼红长辈贴补了三房,大房三房躲著她赚大银子,陈二太老实,什么时候不如意了,便要刺上两句,因听得多,也当做寻常;第三桩周期长,便是陈三隔个一年半就要提了篮子去考试,一开始倒是充满希望,只是几次未中,便也并不多放在心中。反正陈秀才到五十头上才中,陈三在四十边沿儿就比老子强了。

如今又是二月,正是陈三应考的时候。他大小考了三次,这是第四次了。中不能中,也没个准数的。

「娘子……」陈三看著石榴,欲言又止。

「什么?」石榴问道。

「我若是这次又不中……」

秀才的文化含量与现在的大学不好比,但是考秀才十分像高考,属于万人过独木桥,而且更加残酷。考不上大学,还有大专,还有牛逼的蓝翔新东方,都是好出路。考不上秀才,在读书人这条路上谋生的心思几乎可以停了,没法去做私塾先生,给人润笔怕也被嫌弃学历低,只能改行种田经商了。当然,考上秀才也不定能糊口,但是好歹比童生强点儿啊。

陈三心里压力大,石榴也能想到。可是若叫她安慰他说,考不中就考不中,家里还有她什么的,石榴也说不出口。孩子都两岁了,陈三没赚一文钱,买笔墨的钱还是靠家里呢,总叫人心里有些想法。若他真是潜龙在渊,以后大有前途的,供供他读书无所谓,可是陈秀才都说了,他读书不灵光,怕是科举上难有进益。按石榴的计划,最好这科就中了,然后跟陈秀才一起教书,若是教书上没天分,出去摆摊儿,给人写些书信,卖卖画儿,好自力更生。若是三十岁还没中,趁早改行,做个别的营生。

这大实话说出来会不会给陈三肩上又压两块砖呢?石榴犹疑。

看石榴半晌不说话,陈三垂著脑袋走了。娘子怕是对他没信心了。

石榴瞧著陈三落寞的背影,犹豫了下,还是没上前喊住他,男人,管他是书生还是屠夫,也不能老哄著,总是要担当。

陈三出了自己屋,在篱笆院里瞧见莲藕在拉小白狗的尾巴,小白狗打著转儿想将尾巴从她手里挣脱。陈三蹲下身子对女儿道:「莲藕,爹要去考试了,过些时日才能回,你在家中听话,莫要欺负小白毛。」

这句子太长,莲藕没听懂,她松开狗,身子往前一倒,扑在陈三怀里。这一撞击很有些力道,陈三又没防备,直接一屁墩落在地上。

「汪汪汪。」狗恢复自由,连忙摇著尾巴一溜烟跑远了。

莲藕不在意,她跟老爹玩呢,嘻嘻道,「再,落……」她小小的人儿,话还说不清。

陈三叹口气,爬起身子,拿下莲藕粘上的草屑。还没应考呢,就落地(第)了。

「好了,还没考了,这么丧气做什么?若是考不中,下次再考便是。我爹给我算命,说是以后是秀才娘子。你这辈子不拘什么时候,总能考中秀才吧?」石榴在陈三背后道。她到底过不了心,跑过来安慰他。

陈三立刻被打了鸡血了,精气神灌满全身,他斗志昂扬道:「娘子,你放心,我若是这科再不中,我就不进家门。」

「那我到时上哪里找你?」

「……」也许中了也说不定。

虽石榴没说鼓气的话,陈三心里却好受了许多。若是石榴不搭理他,他便觉得她对他失了信心,不再信他。虽然娘子喜欢作弄人,可是陈三心中看重她的看法,希望能给她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豪言壮语这时说了不过一场笑话,陈三只拱拱手,跟石榴和孩子辞别,提起考篮出门。

「爹,爹……」莲藕看著石榴,指著陈三的背影,连连叫唤,迈著小步要跟在后头。去哪儿呢,怎么不带我?

石榴拉住莲藕,莲藕立刻哇哇大叫,想要挣脱她。这孩子好动,喜欢跟在大人屁.股后头,谁出去她都想跟著。石榴亲亲她的小脸蛋儿,哄她:「你爹去给你买糖了,过些日子才回来,你就在家里乖乖等著,好不好?」

莲藕也回亲一记,道:「好。」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石榴将她牵回内院,在太阳底下安张小板凳,「你做这儿,娘去炸丸子,好不好?」

莲藕郑重点头,道一句「好。」双手放腿上坐著等吃的。乖巧的小模样,不知多惹人爱,石榴忍不住又要亲她。

口水糊脸上不舒服,莲藕身子直往后躲,连声叫道:「不亲,不亲。」

石榴被她嫌弃的小模样逗得直乐呵,拍拍她的脑袋,「人小鬼大。给你一文钱,亲一口可以吧?」说著从荷包里掏出一个铜板递给莲藕。

这个能买糖,她上次见公用过,莲藕连忙将铜板抓手上,掏出小金鱼荷包要装进去。这个荷包是石榴的杰作,小小一个,两面都绣了金鱼,粉粉的很可爱,很得莲藕的宠。

石榴看女儿将荷包打开,里面全是糕点儿屑,叹口气,连忙从屋里又拿出来个大白鹅的给莲藕。她绣活可是长进了不少,给莲藕做个小件儿,十分的迅速,只是有一点不好,上面的绣花只能绣简笔画一样的图画,要不然她搞不定。

莲藕一把将大白鹅的甩开,大叫「不要。」伸手去抢自己的金鱼荷包。

石榴跟她解释:「这个太脏了,我拿去洗洗,你先带著大白鹅的,看,就是棚里的大白鹅,多神气,是不是?」

陈老爹圈养的动物品种增多了不少,鸡鸭鹅都养了,还有只大白兔,莲藕都喜欢,时不时带著狗过去视察,小白毛是寻山犬,长得高壮,一口尖牙,将可怜的小动物吓得直哆嗦。

「呱嘎呱嘎」,正好大白鹅在草地里吃完食,伸长脖子叫唤。莲藕高兴地拍手掌,又从石榴手里拿过大白鹅荷包,铜板也没忘记装进去。

逗孩子固然好玩,不过还是有正经事要做的。她们的三百味如今生意红火,许多货物时常卖到脱销,她需要做些补充了。说来不相信,铺子里卖得最好的却是肉松,而不是石榴最自豪的调味罐子。肉松卖的贵,要半两银子一斤,而像桂花糕、红枣糕等,一斤不过二十个铜板左右。便是一瓶老干妈,放了牛肉,也不过五十个铜板。那些卖二三两一斤的糕点,在这小小的的桥头县可没有,或许京城中的百年老字号中有了。是以,半两银子的肉松,在桥头镇算是最贵的吃食之一了。据吴桂香说,知县府中,县里富商,还有过往商人,都时常光顾。便是普通人家,也秤一两半两的,回家尝尝味儿。去年,她们的三百味靠这个赚了个盆满钵满,只是今年年初,各家仿制的肉松出炉,她们的生意就差了许多。不过,每月差不多都是盈利冠军,只有偶尔被便宜又受孩子喜爱的怪味豆儿赶超。

肉松石榴是做熟了的,经常剁肉手上也有力,她辟里啪啦一阵切,迅速处理著吴桂香昨日里买回来的二十斤肉。她一边使著力气,一边想心事。肉松的技术含量太低,多尝几遍便知道是怎么做的,她得想个别人吃了多少遍都不能仿制的吃食,好做独门生意。说来,她前世的记忆差不多被翻找的差不多,灵感都枯竭了。或许该翻翻书,或者出外采采风,免得一直不进步。

心中东想西想,直到将肉撇油收汁完,准备捣碎时,石榴才突然意识到,她忘了件大事。石榴梿忙停下手里的活,跑出去看孩子,可是莲藕已经不在院子里了,她的小板凳也不见了,石榴梿忙大叫:「莲藕,莲藕。」

喊了好几声孩子都没应,石榴跑过去找陈大娘,「娘,莲藕在你这里吗?」

陈大娘也不甚担心,莲藕腿脚结实,经常到处乱跑,家里人又多,她不一会儿就溜到哪个屋里去玩了。她摇摇道:「不在。翠花生了个大胖小子,我去跟尤大妹子道喜,才跟从她家里回来。你去爷爷那屋里瞧瞧?」

石榴又跑去陈老爹哪里问。

「莲藕不见了?这孩子皮实,跟你躲猫猫呢。」陈老爹脸上笑呵呵,似乎莲藕不见了是多自豪的一件事。

石榴将家里里里外外都找了,孩子还是没找到,怎么喊都不应。这下子,陈大娘陈老爹都惊慌了,跑出来跟著一起找。石榴突然在篱笆桩子旁瞧见莲藕的小板凳,连忙跑过去查看。这个篱笆桩子矮,莲藕踩著凳子上,立刻便能跨出去了。这熊孩子,要闹离家出走呢?

陈大娘和陈老爹也连忙过来,听石榴一说,也觉得跑出去了。若不是石榴脸上太担忧,陈老爹还要夸莲藕,看咱老陈家的闺女,多聪明。

「孩子走了多长时间?」陈大娘问石榴。

她煮了好几锅肉,一个多时辰的功夫,谁知道孩子什么时候跑了的?石榴也不多废话,「不少时间,快点找。小白毛也跟著她,那狗护主,只要不走到水边,应该就没事。」话没说完,石榴就跑出去大喊,「莲藕,小白毛。」

陈大娘恨不得捶石榴一顿,哪个孩子不喜欢玩水,村里好几处水塘,许多人家又有水井,说这话,不是吓唬人?

陈大娘感觉心惊肉跳地,她对了屋里大喊,「花儿,花儿,快些出来一起找找莲藕。」

杨花儿听说莲藕丢了,连忙丢了手里的活儿,跑过来一起找人。

石榴满村里找,将整个村子都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莲藕的影子。石榴筋疲力尽地迈著脚步,目光扫过村里人经常洗衣服的深水塘,心里充满恐惧。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