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 夫妻夜话

陈大娘预算著将两个孙女儿抱到自己屋里养著,好方便儿子们造人,但是一晚上,可被胖妹折腾惨了。孩子初离了娘,到了陌生的地方,又没得甜甜的奶水,可不是要大闹天宫,一晚上哭的就是不歇气,杨花儿也狠心,听到孩子哭声,愣是不管不顾,陈秀才呢,跟著哄了两句,就抱著枕头去跟隔壁堂屋后面的小床铺上凑合一夜了。

可怜陈大娘困得眼皮都连在一起了,还得起来抱著孩子哄,一晚上可糟了大罪。所以等石榴试探地跟她提不将莲藕送去的时候,陈大娘有气无力地道:「别送来,别送来,胖妹哭的厉害,可别把莲藕吵醒了一起哭。」

石榴松了口气,笑道:「两个孩子要哄可是要累坏娘了,我便把莲藕放在自己屋里,等她再大两岁便让她自己住。」

陈大娘虽没精神头,听了这话却一激灵,大叫道:「啥?还得过两年?不如现在就把她放一边,都三岁了,也差不多能照顾自己了。」

三岁小娃自理个什么东东?石榴反驳道:「她一个人怕黑呢,也不差这两年。」

莲藕知道在说她,拿著小勺子一边吃粥,一边竖著耳朵听,又拿眼四处瞧,到看到瞇著眼对她笑的陈老爹,立刻欢喜道:「我跟公睡。」

陈老爹也点头,「莲藕跟我就成,我两做个伴,黑炭搬别的屋睡去。」黑炭是外人,年纪又大了,可不能跟著他曾孙女睡一个屋。

「这?也成,你明日里就搬过去跟你公睡,黑炭搬去后面的小屋子睡。」陈大娘不过想了片刻,便一拍大腿表示同意。

「娘,快把我衣服搬公那里。」莲藕都顾不得吃饭,立刻就要搬东西了。

好了,她还没发表意见,这事已经就定了,石榴哭笑不得。陈老爹年纪大,黑炭过去住本就是看照老人家,如今让他挪走,搬个不懂事的小娃娃进去,一老一小的,不是更让人揪心吗?可是陈老爹莲藕这老小都满脸喜庆呢,她若是不同意,可不是扫了大兴?

石榴叹了口气,先安抚著莲藕吃饭,想著待会儿再跟陈大娘商量一下,看能不能阻止这不靠谱的事。

等石榴逮著没人的机会跟陈大娘商量著,陈大娘却对她一脸的不解。

照陈大娘的想法,这不是个绝妙的主意吗,老小做个伴,三儿夫妻两个抓紧生儿子?这三媳妇啊,就是将孩子看得太重,想来是头个孩子,一副心肠全搁孩子身上了。陈大娘想著自己生了陈大时也是恨不得孩子不离眼,便一脸耐心地劝解道:「别担心,别担心,我和你公公就住隔壁,睡前一定去瞧瞧,早起了也去瞧一眼,保管他们老小稳稳妥妥的。」

她说完看三儿媳妇还是一脸的忧心,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些,石榴被烦不过,只能勉强应了,回去给莲藕收拾东西。小家伙兴奋地将自己的东西都打包,不带一丝留恋地去了陈老爹的屋里安家落户,看得石榴很是心塞,傻闺女怎么就不恋娘呢?

莲藕不恋娘,胖妹更是处在有奶便是娘的年岁,等她在陈大娘那里住了几晚,喝著加了白糖甜甜的牛奶,便不哭不闹了,也不头到处乱转找杨花儿了。陈大娘慢慢也觉得胖妹是个好带的,白日里吃了睡睡了吃,醒了不闹人自个人独自玩,只用眼睛偶尔瞟一眼就成了。陈大娘白日便将她的摇窝搬到东厢,帮著吴桂香一起照看阿宝。

「这孩子可比阿宝乖巧多了,自个人在摇窝里吃了睡睡了吃的,也不用人常抱著,不像阿宝,若是不抱著都不睡。」吴桂香笑道。

「是还乖巧。」陈大娘点点头。

这孩子的毛病,自然是大人宠出来的,杨花儿再爱女儿,也不能时时抱著她,她有时候忙著绣活,胖妹哭了也狠了心当没听见,慢慢孩子就知道哭了没用,自然便养成了乖巧的性子;而阿宝这里,嗓子一吼,立刻就有人围上去问寒问暖的,他能不娇气?

胖妹在陈大娘那里,吃喝拉撒她全撒了手,杨花儿心里的不平全消了,特意赶工给陈大娘做了一件这时日穿的单褂,而陈大娘瞧著胖妹乖巧,心里也爱,给她也做了两件小衣服,婆媳两个有来有往的,一时融洽到十分。

「不如便这样吧,杨花儿不闹,这家里天平,阿宝也少哭了许多。」吴桂香对陈大轻声道。

「书上说为孩子著想,便计长远,一时的哭闹,跟长远的益处相比,算得什么?」

摇摇晃晃的烛光映得陈大的脸隐隐约约,连带著声音也有些飘飘忽忽,吴桂香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这个丈夫了。人说最毒妇人心,但是若论起狠心,有哪个妇人比得男人?吴桂香沉默片刻,才道:「独木不成林,阿宝一个人以后也不成,总要兄弟们帮衬。家里又不窘迫,多养几个又有什么妨碍?」

陈大却摇头:「你啊,一直呆在桥头县,不知道这天下人的富贵,不说别的地方,便是云州府里,膏粱文绣,便不是你能想的,少爷小姐们,可不吃什么大鱼大肉,吃白菜的一点菜心螃蟹的一点蟹黄,用熬得浓香的鸡汤做成清淡的茄子,燕窝当水喝。穿的,绫罗绸缎只是寻常,更精致的布料子,一金一匹的,比比皆是。少爷们读书进学,请好几个先生,君子六艺,分得细学得全。至于伺候的下人,丫鬟婆子,小斯书僮,总要个七八人才有排场。样样桩桩,哪个不花银子?养成一个便要他等身的金子了。

我自然没法让阿宝过上高门大户的少爷日子,但是总不能委屈了他。若是走仕途一道,要让他从秀才到进士一直地读著,不为生计发愁。据说进京赶考,便需几百两的花销,凭了如今的家底,去一次就要掏空了。可是,多少惊才绝艳之人呢,一次便能中进士?譬如爹和三弟,若是生在更富贵的人家,不为生计计,总能再进一步的。

若是读书不成,做个商贾,更是要些银子。也没个谁天生精明,总要有两个铺子历练一番才知道生意场中的深浅。贩卖货物的,都要先垫钱资,这做大生意的,一次便是上千两的本金,若是一直如现样我又如何拿得出来?

若是他一事无成,更要留些家业留给他子孙花销,你说是也不是?」

「你说的我何尝不知?若是为了孩子,自然是早分了家好,我们自己多挣些,为他以后铺路。只是,到底不忍心罢了。」吴桂香叹口气道。

「弟弟们都大了,也是能靠自己的时候了。我这大哥能帮著父母将他们养大,却不能再帮著养他们的孩子了。以后是贫是富,却靠他们自己奔波了。趁早分了家,我趁著还跑得动,给阿宝存些家业,等我老了奔不动,也只能靠他自己了。」陈大的语气十分冷然。

吴桂香便知道,外面的富贵增长了他的能耐,也冷了的他的性情,心里装的东西少了。阿宝一出生,便只有这个小家了。莫说陈大,便是她,何尝不是这样?

看了孩子小小的脸,听著他轻柔的呼吸,吴桂香心中发软。为了他什么不能做?这天下最好的拿不到他眼前,总是要将他们自己手里最好的捧到他面前。至于别人,又哪里顾得上?

吴桂香理清了思绪,坚定道:「以前是我想差了,犹犹豫豫,没个主意。你说的对,这家早些分得好,以后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只是,长辈身子都康健,如何能轻易将家分了?」

「也不必分家,分了家产便是。这在桥头县也不是没有先例,分产不分家,兄弟们还住在一处,只是各有产业。爷爷一向不管事,到无妨,爹开明,怕是不会不许,娘也向著阿宝,若是为了阿宝,也会同意。」陈大自信道。

吴桂香点头,「说的也是。这样一说,最好是趁著二房三房没生儿子前将家产分了,免得以后爹娘舍不得孙子,要让我们一直补贴著。」

「正是如此。这事我不能提出来,若不然坏了名声,倒要连累阿宝,只能让二弟三弟提,二弟这里,二弟妹不是个省油的,等她在族里大闹一场,到时候分产的时候,族中也就不意外了。至于三弟妹一向贤惠,若是逼她大闹,到不容易。」

「你说什么?连三弟妹你也算计?我跟她做著生意,若是让她知道了,我们以后如何共事?」吴桂香激动道。

「二弟一家便是闹了,爹娘只怕也不放在心上,他们偏心的是三弟,若是三房不闹,这家分不了。三弟妹的事不用你插手,我来做恶人。」陈大安抚吴桂香。

「说什么你做恶人?以后总有被看破的一天,为了孩子,我也不怕做恶人,也不怕下地狱。只是三弟妹那里,你还是慎重些,别将食铺的事搅黄了,这是我的营生呢。」

「没那么严重,谁个不存私心?兄弟大了,闹分家的多少人家?我们不算计弟弟的东西,也不想全占了家产,只是不想再被占便宜,又有什么过错?这事我行得正,坐得端,便是阎罗殿前,也不胆怯。」陈大说的掷地有声。

吴桂香与他对看一眼,点了点头,夫妻两个更是坚定了心,又凑在一起说了些计策,直到子夜时分,才怀著沉重的心睡了觉。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