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 人生如戏

一个寡妇,带了这么大阵仗来找姘头,如果不是想要上位,便是想要讹人,不管哪种,都适合在人少的地方,低调处理,人多的地方,容易将事情闹大,不管结局如何,都是别人话语饭后的谈资。石榴只想做个无名之辈,所以她决定转移战场。她抱了女儿,低著头装作大哭的样子,「陈三,看你做的好事。」说完,带了女儿狂奔。

陈三看石榴跑了,连忙跑去追,王娘子、张惜才以及几个书生一看陈三跑了,立刻去追他。旁边的人看有人追人,很是想要追上去看发生了什么,只是「铛铛铛」铜锣敲响,最后一场戏就要开演了,许多人舍不得结局,只得先看戏,却也有几个戏看得不全的无聊人,跟在他们后头跑。

多亏平日活做得多,石榴还是有把子力气的,抱著女儿带了一串人一口气跑到了大山做活的酒馆。小食铺里有桃香和大河,倒是人多,只是在镇西头,离桥头湖甚远,石榴没得力气跑那么远,只能先找了大山。其实县衙也是个说理的地方,一是离的有些远,二是石榴如今对陈三也是半信半疑的,若是见了官,只怕到时候难善了,她就想找个合适地方,将事情弄清楚。

大山看了他姐慌慌张张进来了,忙问怎么了。

石榴跑得不快,幸亏是弯弯曲曲的路线,没人拉住她,只是人就在身后头,也没法子细说,石榴喘著气道:「说不清楚,你待会儿见机行事。」

大山看他姐甚是慌张,立刻慎重点头,「万事有我。」他看许多人陆续进屋,又有女人哭闹,偷偷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根捆酒瓶子的老麻绳,又走出柜台,准备随时应变。

石榴闷头跑到这酒馆,王娘子在后面跑得气断,只是跟著戏班子坐南闯北的,也见过些市面,略略惊诧了后,立刻抹了泪抓著石榴的衣袖哭诉道:「陈娘子,我跟陈相公真心相好,你就成全了我们吧。」

张惜才也在一旁搅火,「陈娘子,我这兄弟跟王娘子两情相悦,若是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你大度,原谅则个。」

「你,张兄你?」陈三被张惜才说的话惊呆了,指著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又转头去看石榴脸色,惊慌道:「娘子,他胡说……」

这两人似乎是一伙?石榴立刻对大山道:「这男的是骗子,把他擒住,送去衙门。」其实最好是把这女的嘴摀住,只是男女不便,只能让大山先抓这个跟得最紧又挑拨事的张兄。

大山在镇上做了这么多年掌柜的,可是有些见识的,虽然稀里糊涂的,但是当下果决,找了两个活计,一把擒住了张惜才。

「青天白日的,你们做什么?」张惜才立刻大声嚷嚷。他在戏班子做事,很些功底,很快便挣脱了两个活计,大山看他神色狰狞,不像个好人,虽胳膊被他扭得疼,却死死抓住他一只手腕不让他走,在铺子里一吼,「快些抓住他,请你们喝酒吃肉。」

大山在铺子里很有些人缘,好些个酒鬼立刻丢下热闹,过来给他帮忙,将那张惜才捆得死死的,张惜才见自己挣脱不开,又煽动那些书生,「诸位同窗快帮我一把,这些个莽夫要抓我呢。」

书生们却犹疑,因石榴喊了骗子的口号,他们对张惜才很是有些怀疑。张惜才见书生靠不住,只得对了酒鬼们高声呵道:「我可是有秀才功名的,见了县令都不下跪,尔等岂敢无礼?」

几位酒鬼相互看看,都有些害怕,惹了秀才老爷,说不得要打板子。

张惜才虽吼得大声,大山却看出他的色厉内荏,因秀才们可没他那中气,当下便大叫,「别上当,他是骗子,要是有事我担著。」

一酒鬼立刻高声附和:「刘兄弟说的是,咱们别怕,什么秀才,我可没见力气这么大的秀才。」于是,张惜才被捆得更扎实了,众书生想要上去帮忙,却又被满面酒气的酒鬼给阻拦了,陶姓书生奇怪道:「不是来捉陈兄的吗?怎么把张兄抓起来了?」别的书生更是好奇,很是不明白到底唱的什么戏码,是抓负心薄幸汉呢,还是讹人的骗子呢?

王娘子呆愣了,这情景实在与她想的不同,不应该是书生娘子撒泼打滚要人替她做主,而她在一旁迎风垂泪求泼妇成全他们一片真心?如何变成现在这样,快跑断了气不说,哭哭闹闹没人搭理,张哥还被人捉了起来?虽然这情景大出意料,但戏还是要唱下去的:「陈娘子,我跟陈相公是真心的,求您不要为难旁个人,要打要骂都冲了我来。」

石榴手里还抱著孩子,没法子挣脱王娘子,被她又唱作俱佳演了一通,心里厌烦。

酒鬼疑惑了,「刘掌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怎么回事,那女子丈夫跟人好了,她气不过,说了胡话。你们还不快些将我松开?」张惜才趁机吼道。

王娘子又抹了泪对大山道:「为了我的事,连累这位秀才了。这位大兄,还请你放了人,抓了秀才可是要受刑的。」

她没闹清楚大山跟石榴的关系,以为哭诉一声便可以唬得大山放人。莫说是大山信石榴的话,这些个是骗子,便是真抓了秀才要上刑,他也不放人。亲人,可不就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不退缩?大山只望了石榴,看她如何行事。

一个寡妇不顾了名声,出来拿腔作调装哭扮柔弱,若陈三的真爱是这种货色,石榴相信自己立刻能退位让贤,只是她看了陈三气得面红耳赤指了人直颤抖的样子,心中更确信,这个书呆子,只怕被人给「瞧中」了,为他排出了大戏。骗子讹人,不过是钱财,可是若是任事态发展,他们不光是别人下饭的点心,陈三的名声更是坏了,以后如何再进学?

「娘子,你信我,我……」

书呆子不知道事态的严重,还在巴巴求著她谅解,石榴狠狠瞪了他一眼,别添乱,又一把甩开那妇人将莲藕放到陈三怀里,凶狠狠道:「看好女儿,若是丢了,我弄死你。」

陈三立刻抱了莲藕,站到石榴身后,石榴则抬起胸膛,打算跟这些个骗子大斗一场,讹人讹到她相公,真是不将她放在眼里,今日里可是要好好整治这些个惯犯一场,也叫他们见识一下秀才娘子的厉害。

石榴大喝一声:「大山,带了他们去县衙。」

王娘子看了石榴样子,知道她全明白了,心中恨得厉害,这婆娘不知道吃醋,真个恼人?她抓了石榴的手,目光骇人,「陈娘子,若是闹大了,只怕对陈相公不好,你可得想清楚了?」

石榴恶狠狠回瞪了她,「你们这些个骗子,若不见官,好好的名声都要被你们糟蹋了。」

大山立刻托了店里的伙计一起抓住张惜才去报官。酒馆在南边,县衙靠北,有些路程,酒馆里没人看著,只得关了门。

石榴对大山虽心中愧疚,却任他关了酒馆。今日里她带了人过来,扰得酒馆做不成生意,大山又越矩调动伙计替她做事还关了门,主家只怕要怪罪。只是现在管不得这许多,若是不去县衙,由得这女人一张嘴胡乱攀扯,陈三只怕就要变成陈世美了。

王娘子看了石榴,目光带著怨恨,你以为到了县衙便能说清楚了?这男女之事,便是捕风捉影也能成真,她胡乱一说,认定陈三占了她便宜,陈三便是否认了,又如何说的清楚?到时候不知叫你们失了银子,还要你这秀才相公声名扫地,一辈子抬不起头。

石榴也不管王娘子满肚子的算计,拉了她就往县衙走。酒鬼们拥著大山和张惜才在后头,莲藕被委托给大山信重的伙计,陈三也追了上去,几位不知所措的书生也坠在后面,一直往县衙走。这么大阵仗,可是吸引了好多人,还是借了佛诞日和戏班子的光,街上人少了大半,只是跟在后面看热闹的,也是围成了山,后面的人追问是何事,前面的人也不知,一直往前追问著,追问到书生这里,几人更是云里雾里,不知该说什么。

陶姓书生嫉妒陈三字画卖得比他好,又有美人来主动投怀送抱,虽然这美人似乎别有用心,但是便是骗子都没找上他,实在可恨,很是想要坏了陈三名声,等有人问他了,便道:「何事?书生看上年轻寡妇,家中娘子看不得,要见官呢。」

「陶兄休得胡说,莫坏了陈兄名声。」另一位书生听了这话,立刻喝道。只是他虽是好心,却将陈三姓氏说了,更是糟糕。

「你们这些书生,瞎说什么,明明是那一男一女要讹那书生钱财,却被那书生娘子识破了,要抓去见官。」酒馆里一个伙计高声反驳了。

戏还没开场就有两个版本了,传到后头,越发杂乱,坠在后头的百姓也越兴奋,还有好多是刚看了戏的,这戏居然唱了真事,可不让人激动,要拉了亲朋好友一起看热闹?事态无可抑制地扩大了,陈三的名声,可是悠著了。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