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陳大的神助攻

杨花儿没找到同盟,愤愤回了自己屋子。她在屋中不停转圈,不成不成,不能让老婆子真成了事,她得回家找她娘拿个主意。想到这,杨花儿便从屋里抓了匹,也不跟陈大娘说一声,笔直回了家。

杨花儿在门口碰到她大嫂,杨大嫂手里拿著锄头,看杨花儿头梳得整齐穿的衣服崭新打扮得花枝招展,而她自己包布头青布鞋,比著弱下去了,心中不爽快,怪笑道:「这半上午的,小姑子回来做什么?」

杨花儿对她这大嫂,向来瞧不上,杨家女人都有手艺,她这大嫂就会种田种地,没个能耐。她瞪了杨大嫂一眼,没好声气地道:「回来看我娘,不成?」

杨大嫂继续怪笑:「娘好好的,小姑子看什么呢?」

杨大娘在屋里听见杨花儿声音,连忙跑出来,先训斥了杨大嫂:「地里一堆儿活呢,还杵在这,等著老娘做不成?」

杨大嫂不敢耽搁,立刻走了。杨花儿连忙进了屋,将布料子递给她娘,笑道:「我刚在屋子里看到匹绛紫的料子,想著娘喜欢这颜色,立刻便拿过来了。」

杨大娘喜滋滋接过布料子,满脸堆笑:「别听你大嫂瞎说,你是我女儿,什么时候回来不成?不过这颜色可是好,我做一件大褂正好。」

「娘眼光就是好,这么大块料子,正好做件大褂,娘要是忙,我拿回去给您做。」

杨大娘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一件大褂还不简单,我自己做就成,你要是得空,给你侄子做两条裤子就成。那死小子到处爬树,膝盖上经常磨破,可是费裤子。」

给娘家侄子做衣裳,可不仅贴料子,若是做得不好,她那个没本事的大嫂还要说七说八的,杨花儿心中不愿,脸上讪笑,敷衍道:「成,等我得了空再做。」

「可得抓紧了。」杨大娘又嘱咐。

杨花儿皱著眉头,很不情愿地点了头:「好,好。」

陈大娘这下彻底高兴了,热情道:「走了这么多路,怕是口渴了,娘给你倒水,要吃糕点垫垫肚子吗?」

「娘给拿两块吧。」杨花儿答道。

杨大娘果真拿了两块,干巴巴的枣糕,不知放了多久,又甜得腻歪,杨花儿就这水吃了一块,另一块便不想动了。

「这块不要?」杨大娘问道。

杨花儿不好说难吃得厉害,只随口道:「我肚子不饿。」

杨大娘便自己拿了吃了,连掉在桌子上的沫沫都捡起来放嘴里,「这可是好东西,我连你大侄子都舍不得给,专门留下来待客的。你既然吃饱了,就帮我绣朵花,我眼不行了,这花没你绣得鲜活。」

杨花儿只得拿气绣绷子,她娘就是会使唤人呢。

杨大娘自己也不停歇,拿起另一个绣绷子绣帕子,雪白的丝缎面子,绣著大朵的粉红的牡丹花,一看便是从绣铺接的活儿。杨大娘一边做活,一边跟杨花儿说话,「你婆婆对胖妹还好吧?」

杨花儿撇撇嘴:「给吃给喝。至于别的,可想不到她的。娘,你可听说了,我家里可是出了件新鲜事,我那个侄子,说是什么文殊菩萨转世呢。」

「什么?哪个说的?」杨大娘停了手里的活,激动问道。

「龙母庙的王道姑说的。」

杨大娘立刻失望地摇摇头,「王道姑可不行,若是张道姑说的,到有几分真。这什么菩萨转世的,也不是新鲜事,你知道卫家庄的卫财主吧,他小时候张道姑就说他是财神爷转世呢,你看现在,这十里八乡,可没哪家比他好。」

杨花儿惊叹道:「还真有这样的事呢。」

「你年轻,知道的少,这样的事可多了,谁知道真假,大多都是骗人的,都是那些个老尼姑唬人的,还有说什么灾星转世,要人给庙里献功德化灾解难的。」杨大娘一边说著,一边又拿起一块描了边的新帕子,拿在日光下比对,看绣个什么图案好。

「绣荷花吧,那个简单又好看,也卖得好。」杨花儿建议道。

「就听你的。」杨大娘点点头,又继续说刚才的事,「你侄子的事没听说,不过若是听得这样的事,一般都不能消停。你婆婆是想做啥?给庙里捐银子,还是想铺路修桥?」

杨花儿气愤道:「要给那崽子打个金人在家里供著,说是菩萨太贵重,怕养不住,要用金子镇住。」

陈大娘神色复杂了,「打个金人在家里,横竖不用舍了钱财给庙中。要是那菩萨托生在你肚子里,便好了。」

「改明儿我也给胖妹算个命,说不得也是了不得呢。」杨花儿不服气地道。

杨大娘可不顾忌她女儿的心情,「我可没听过什么女菩萨。你是个什么主意?不同意你婆婆打金人?」

「说是要打个实心的,至少得三四百两,陈家哪里一下子拿得出那么多,我婆婆说要卖地呢,这叫我如何同意?娘,你给我出出主意,如何劝住我婆婆。」杨花儿总算说出正题了。

杨大娘停住手里的活,「这我可得好好想想。你婆婆可不是个软柿子,随人摆弄。她手里抓著家里的银子,上头又没个管制的,陈家的事,可不随她做主?」

「可不是,连我公公发了火都不管用呢,非要掏空了家底,做劳什子金人,实在气人。」

「不如分家吧。」杨大娘干脆道。

杨花儿听得大张了嘴,「啊?」

「我想了想,什么菩萨转世,说不得是你那大房的人买通了王道姑瞎说的,为的是将家里的银子都搂到自己屋里。趁著现在银子和地都在,分了家,免得以后你们什么都捞不到。」杨大娘说的振振有词。虽说是凭空的猜测,但是离真相虽不中亦不远也,令人不得不感叹她的智慧。

杨花儿从没起过分家的念头,就是嘴里说著,心里头也不认真想,因在大家里头,她自己赚的全收在口袋里,陈二赚的,她也收了一半,平日更是能刮得一点就是一点,可比他们自个儿过活划算。是以,她犹豫道:「可是,若是分了家,吃喝拉撒都要自己费银子,胖妹她爹没老大那么能耐,可赚不到多少。」

杨大娘语重心长,「你啊,可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现在不干脆分了,以后就没什么分的了。你们家这样的,我也看过不少,都靠了一房,不会长久的。那陈大,都有了儿子,怎么甘心将自己赚的都拿出来给兄弟花销?你没看,他现在就出招了?」

杨花儿还是不相信,「这个金人的主意,是胖妹她大伯串通了王道姑说的?可是当时,我们都不在场呢,只阿宝和我婆婆两个人呢。」

陈大娘瞪了女儿一眼,「你傻啊,他们都不在,才能洗脱嫌疑呢。你婆婆不是一向跟这个王道姑交好,提前跟这个道姑一说,还需要人在场做什么?你啊,听我的,你娘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还能看不明白?陈大啊,可是不甘心了,再不分家,你们可什么都分不到。」

杨花儿被她娘说的心头乱糟糟的,「让我想一想啊,想一想啊。真要分家呢。要是分了家,我婆婆不给我照顾胖妹怎么办?」

「分了家,难道她就不是你婆婆?看你们家的情况,便是分了家,也还是住一块,只不过兄弟几个,财产分割清楚,以后是穷是富,全凭个人的本事。你是有手艺的,女婿现在不也能挣著银子,也不必靠大房。只是啊,你得抓紧生孩子,都让你婆婆给带著,孩子都在那,她还能不给吃喝?」

「可是,可是……」杨花儿仍然游移不定。

「可是个啥呢?」杨大娘没声气。

杨花儿皱著眉头,「只我这一房要分家,也分不成啊。三房那个,就是个面人,大房要打金人,她连个屁都不放。」

陈大娘撇嘴,「会咬人的狗不叫呢,她那是想要等你闹,在后头捡便宜。」

杨花儿恨恨:「原来打得这主意,我就说她心里怎么会没个想法。我这会儿闹著分家,坏名声我都担了,到时候她跟著沾光,可不是便宜她了?」

「便宜就便宜了,总不能两房都跟著吃亏。没娘养大的,没说没底气,你就当可怜她了。你要实在气不过,指桑骂槐骂一顿出出气,反正她面软,也不敢回。」

看杨大娘对石榴满脸的不屑,杨花儿想说,她那个妯娌,也不是随人拿捏的,不过现在这个也不重要,她又捡了拿不住主意的事问道:「我公婆活得好好的,如何同意分家?可别是我闹一场,到时候什么都没捞著,还把名声赔了。」

陈大娘嗤之以鼻,「什么名声不名声的,能吃还是能喝呢?我跟你说,人善被人欺,你娘我一辈子没个好名声,可是我走出去,哪个敢小瞧我?还不都得打起精神应付著。你啊,回去将你婆婆偏心的事闹到陈家的宗祠那里,请族里的长辈做主,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闹到宗祠呢?要是那些个老头子说我泼辣,不敬婆婆,要沉塘怎么办?」

看了女儿缩脖子的样子,杨大娘很是怒其不争,「你个没出息的,怎么越过越没胆子,小时候跟你娘强的劲头哪去了?这沉塘,是什么人都能沉的吗?你是没娘家呢,还是跟男人不好呢?跟你说,女人有娘家有丈夫撑著,就是闹得再厉害,也不碍事,那些个势单力薄的,才会任宗祠随便处置了。你就哭,就在地上撒泼,说婆婆偏心,这又不是假话,哪个敢处置你?到时候你哥再从杨家带些人过去,陈家族长敢拿你如何?他们要不拿个说法,杨家人就不走,都时候这家不想分都得分了,便是不分,打金人的事也能搅黄了。」

「可是,这不就将我婆婆得罪死了?以后她还能给我看孩子?」杨花儿犹豫道。

杨大娘又是一股气,「你的孩子姓杨还是姓陈呢?倒是让你男人抱给他娘,她能跟自己儿子生气?你要是再怕这怕那,就别闹了。」

杨花儿连忙道:「娘你别气,是我成日跟那两个细声慢语的妯娌在一起,变成兔子胆了。我回去就闹。」

「也别傻乎乎的,没个由头就闹,捡著一件事,也好闹得大些。」

杨花儿连连点头,生怕又被她娘训,「知道了,知道了,娘。我就回去了。」

「急什么,用过午饭再说,正好将花绣完。」这可真是亲娘不客气了,杨花儿只得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