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章 端午

端午需要包粽子,因为石榴手艺好,陈大娘一般都是等著她回来,让她调制粽子馅儿,包的活儿却是大家一起忙活的。

一大清早,陈大娘便将几个媳妇唤起来,她自己去后灶准备早饭,让媳妇在前灶预备著包粽子。这是一年一回的惯例了,石榴也不磨蹭,麻利穿了衣服,收拾利索便去灶房,准备好红枣、瘦肉、绿豆、芝麻等各种杂粮,又将糯米洗净,加了油盐调好味。

吴桂香到的晚些,见石榴忙开了,连忙上前将粽叶放在锅里煮,又跟石榴道:「弟妹看还有哪里要我帮忙的?」

石榴道:「大嫂将粽叶煮开便好,我这里做些准备工作,待会儿咱们一起包。」

杨花儿姗姗来迟,一进屋便笑道:「都在呢,我昨儿晚上忙著给大活做香包和五彩绳,倒是熬得晚,今儿怎么都起不来。」说著,她将一个香包挂在吴桂香腰上,又在她手腕上系上五彩绳,「大嫂别嫌弃,东西不好看,就图个意思。」

这是铁公鸡拔毛了,吴桂香也不推辞,笑道:「多谢弟妹了。」

「一家子,客气什么?」杨花儿夸张地摆摆手,又转过头对石榴道,「想必我做的东西三弟妹不稀罕,便没给你做。」

石榴忙得头都不抬,没所谓地道:「不用麻烦二嫂了。」

杨花儿却继续道:「也别怪二嫂小气,你啊,跟二嫂见外,二嫂想跟你亲近,也难啊。」说完,她又转过头跟吴桂香道,「别看这香包小呢,可是端午不挂个香包,可是不像话,所以啊,我年年都预备了好些呢,还特意给大哥大嫂阿宝都准备了。这自己不会做,也没人送,一大家子可就光溜溜的了。」

虽然拿人手软,但是吴桂香刚跟石榴解开心结,可不愿奉承了杨花儿,让石榴难堪,是以她笑道,「二弟妹倒跟桃香一样,最讲究这些习俗,她知道我和石榴都不爱针线,昨晚上给我带过来十多个香包,专门给我们两家预备了,还特意给莲藕编了好多条彩绳。」

杨花儿冷了脸,再不说话,而是在凳子上缠著白线,等著带会儿系粽子。

石榴和吴桂香两个对视一眼,都有些想笑,这真是孩子一样的无赖性子了。

屋子里,胖妹将一根彩绳偷偷放兜里,正准备出门,黑妹伸手拦住了她,「大姐,你去哪?」

胖妹将妹妹拨到一边,「别挡路,我去找堂姐玩。」

黑妹却不放开,「娘说不许跟三房的人玩了,你没听到?」

胖妹却不在意,「那你不去,我去。」她说著,一用力,穿过黑妹的防线,出了门。

「你去了,待会儿我会告诉娘的。」黑妹在她身后大喊。

胖妹回头说了一句,「随便你。」她到了书房,土豆已经起来,在读书,见了她唤了声「堂姐」,胖妹笑道:「土豆真用功,莲藕姐起了吗?」

土豆回了句「不知道」,继续读书。

莲藕正在梳头,听到胖妹的声音,连忙叫道,「堂妹快进来,我起了呢,你快来帮我梳头。」

「堂姐这么大,连头发都不会梳呢。」胖妹笑道。

莲藕便解释道:「我今儿不想要梳包髻,要扎辫,辫子扎好了,却怎么都系不好。」

「我来帮你。」胖妹拿了红绳替莲藕将辫子扎紧,又问莲藕接下来该如何。

莲藕拿出一个小首饰盒,对胖妹道:「快挑个簪子把辫子挽好。」这孩子臭美,走到哪都把自己首饰盒带著。

胖妹羡慕道:「堂姐首饰好多呢。」

莲藕得意道:「都是我爹娘给我买的,你喜欢哪个,我送一件。」

胖妹却摇摇头,「多谢堂姐,不过不用了,我就算要了,也会被黑妹抢走。」

莲藕立刻道:「那你就任她抢呢?你比她大,难道还打不赢她?」

「我要是打了她,她一定会哭著找我娘,挨骂的又是我。我看这个粉粉的珍珠簪子好看,又是一对,我给你挽上,你瞧著好不好。」

莲藕左右歪了歪头瞧了镜子里的头发,满意地点点头,「成,就这个了。堂妹你梳头的手艺可真好。」

胖妹笑道:「小时候我每日都要给黑妹梳头呢。堂姐,这是我给你编的彩绳,你瞧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莲藕立刻拿了彩绳系在手腕上,又从首饰盒里拿出一个银手链系在胖妹手上,「送你的,可别被黑妹抢了。」

这个银手链上面有蝴蝶,胖妹特别喜欢,她欢喜跟莲藕道了谢,「多谢堂姐。我不戴,就藏著,什么时候想看了,就拿出来瞧一瞧。」

莲藕嘟了嘴,想劝胖妹强硬些,一想到二房的情况,又闭了口,而是拉著她要去找陈老爹玩,胖妹却摇摇头,「小宝怕要醒了,我要回去看著他,堂姐自己去找公玩吧。」

不过,莲藕也不用去玩了,陈大娘过来喊吃饭。用过饭,石榴趁著陈大娘洗完的空闲,一家四口回娘家了。不止她,吴桂香和杨花儿两个也回娘家,不过半下午都要回来,因为王舅妈一般半下午要过来,陈大娘是强硬要求媳妇回来陪著舅妈。

吴桂香说的桃香准备香包的事也不是假的,吃饭前就将荷包拿到了三房。桃香的荷包是批量做的,款式和颜色相同,一家四口统一带了青色塞了艾草的香包,很是和谐。

「外公,你想没想我啊?」一进屋,莲藕便跟刘老实撒娇。

刘老实呵呵笑著点头,大河插嘴道:「都想的肝肠寸断,一大早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怎么莲藕还没过来啊,怎么土豆还没过来啊,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外公是等著卖菜的过来呢。」

别看大河出息了,刘老实可仍不待见他,一听他说话,就要拿脚踹他,大河连忙躲到石榴背后,「姐,你快救救我。」

石榴没好气瞪他一眼,「我救你?我还要揍你呢。爹,你可得狠狠地打他一顿,这小子带著莲藕去赌场玩。」

刘老实一听,立刻暴起,拿起屁.股下的板凳就要往大河身上砸,「你个兔崽子,这么大了还不著调。」

大河立刻抱头鼠窜,石头在后面给他加油,「三叔,快跑,快跑。」后面还有两个更小的男孩儿馒头、芋头在合奏,「快跑,快跑。」场面一时很是壮观。

看孩子们都在闹腾,石榴梿忙招呼他们上前,「快过来,姑姑给你们带了好吃的。」说著,她掏篮子,几个小屁孩儿立刻过来排排站,预备著发糖,只石头大了,对甜的不敢兴趣,宁愿全程围观他三叔如何被揍。

馒头是石头的亲弟弟,比他小四岁,今年六岁,扬起一张缺牙的笑脸亲热地喊道,「姑姑,我要一大把。」

「不行呢,你掉牙,不能多吃甜的。」石榴摇摇头,残忍地将三颗饴糖放他手里,馒头是个实惠的,想著先把这三颗吃了,待会儿再来要。下一个便是芋头,比馒头小一岁,是大山和杨树的长子,这孩子长得瘦,又有些胆小,看著石榴的眼神怯怯的,小声叫了句「姑姑」。

石榴摸摸他的脑袋,亲热地应了,又抓了一大把饴糖放他口袋里,「收好了,别被哥哥抢了,知道吗?」

芋头点点头,立刻欢喜走了,留下最后一个胖嘟嘟的小姑娘站石榴面前。石榴一把把小姑娘抱起,问道:「葫芦,你要几颗?」葫芦是大山的次女,今年才两岁多,名字跟石榴一样,也是多子多福的意思。

葫芦比她哥胆子大,她笑呵呵用手划著圈,嘴里道「这么多,这么多」,表示自己要一个圈的糖。

石榴笑著跟她开玩笑,「那姑姑用这么多糖把你换回家,好不好?」

「好。」小姑娘立刻点头。

石榴立刻得意去看大山,「你闺女可是我的了。」

大山笑著摇摇头,道:「这傻孩子,光知道贪嘴呢。」

看到爹走近了,葫芦便要挣脱姑姑去她爹怀里,石榴梿忙放开她,装了几颗饴糖在她荷包里,嘴里笑道:「贪嘴有什么不好?瞧这胖乎乎的小模样,不知道多可爱呢。」

大山将女儿放在腿上,葫芦便安生坐在她爹的腿上,幸福嚼著糖,那个样子,跟莲藕小时候像了十成,石榴瞧了,真是喜爱到不行,恨不得真要抱回家,她疼爱地摸摸葫芦的小脑袋,「这孩子养得好。倒是芋头,有些胆小了。」

大山叹口气,「芋头被杨树她娘当宝贝一样看著,我们要管都不成,倒是葫芦,杨树她娘心思放得少,都是杨树在看著。」

石榴听了,便有些沉默。当初大山要娶杨树,她爹不同意,大山也死了心,一个人去了云州府,三年才回来。他回来之后,却发现杨树仍然没嫁人,还在等著他,大山又来家中求刘老实。不忍看孩子又要走三年,刘老实最终点了头,只是对大山的事便搭理得少了。大山跟杨树成亲后,拿了自己三年在云州府赚的银子,又找人凑了些,在县里租了铺子,卖桌椅床榻等现制的家具,潘大娘替他招呼铺子,潘木匠给他供货,铺子里生意不差。只是得了岳家的好处,生活上大约要受些掣肘。

看石榴一脸的沉重,大山连忙笑道,「姐,别为我担忧,我日子过得好。你若是不放心,改日来铺子里瞧瞧,便知道了。」

「好。」石榴立刻点头。她这些年光忙著自己的铺子,对家里人确实少用了心思,大山、大河的事,她以后都要多上点心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