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章 又是一年腊月底

嫁衣自然是美的,只是10两银子太贵,石榴便跟掌柜的说价。只是掌柜的觉得这衣服真心好,并不愿贱价卖了,石榴想著这婚期还在明年,这么早买了嫁衣只怕明年颜色便不艳了,便熄了心思。

若是自己绣,准备个一年两年都是寻常,但是买的话,倒不必著急,只要提前一两个月买了,回来改改尺寸便好。石榴便将这事放下了。

只是陈大娘不甘心,她总觉得莲藕刺绣不好是丢了她的脸,绣衣太复杂一时学不会,这帕子、荷包学个一年半载的,总是能会了吧。如今阿宝不在家中,小宝那里有两个姐姐照顾著,她便专心在三房呆著,守著莲藕。

闺女太闹腾,嫁人前拘拘性子也不差,所以石榴无视了莲藕的求救,随陈大娘磋磨她。不过,陈大娘虽下了大决心要守著莲藕,无奈年关将近,她得回去置办年货,只能丢了手。

陈大娘一走,莲藕恨不得放鞭炮,却见她娘唬著脸,「你也别不识好歹,你奶劳心费力为的谁?虽说衣服鞋袜成衣铺子里都有得卖,但是内里的肚兜总要自己动手吧。你这针线活比我还烂,以后如何能过活?」说来也是她纵了孩子,这古代没现在那么方便,不会个针线,还真不便利。

莲藕却昂著脑袋道:「哑巴说了,以后家里请个绣娘。」

看女儿满脸自豪,石榴瞪她一眼,「乡下地方,还要专门请个绣娘,别人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你。」

「我们不住乡下,住在县里呢。哑巴他爹说乡下人话多,好事也会变坏事,以后我们就住在县里头,逢年过年才回去。」

好了,这丫头有别人罩著了,如今更嚣张了。石榴也不多说了,闺女命好,不会针线就不会针线吧。

石榴这边不管了,莲藕倒是自觉,每日里还都抽出一个时辰练练,过年的时候给土豆和她爹做了个荷包,给陈大娘和石榴绣了方帕子,虽说针线粗鄙,但是可是一点儿没做假。

「这又是怎么想通了?」石榴问道。

莲藕便羞羞答答道:「哑巴家里都是大老爷们,做点针线东西孝敬了,更显心意呢。」

感情给她们的都是练手的呢。这真是女生外向了。

总之家里有待嫁女,一天一个心意的,石榴这个做娘的,也见怪不怪了,也没空搭理她。倒是陈三,因东家要去远地过年,早早歇了课,专门回家陪孩子了。莲藕这又是要出嫁的,一副心思大半放在了她身上,但凡有个什么要求,都应了,土豆那里为书院考试学得昏天暗地的他也没空多教导。莲藕本就是能折腾的,如今有人纵著,更是无法无天了。城隍庙的灯会、龙母庙的庙会、初一十五的集会,甚是连县衙审官司,她都要去凑凑热闹。若不是不好面对黑炭,她甚是还想去云州府逛逛。

到年根下,铺子里生意格外好,石榴每日供货,忙得抽不开身,也管不著陈三怎么哄女儿,她一甩手,便将家中置办年货的事交给了他们爷三。这个活莲藕也是喜欢的,挂灯笼、贴对联年画,当然更重要的是买各色吃食,炒的、炸的、煎的、焖的,酸的、甜的、咸的、辣的,裹了粉的、加了肉的、撒了芝麻的,便是一个尝一口肚子都能饱了。陈三不愿委屈她,凡是想吃的,都痛快掏银子。闺女马上便是别人家的,再不抓紧宠著,以后只怕没机会了。

陈三的慈父心肠最后被石榴一顿通骂,「这些东西,家里头不都有,买这么多,吃又吃不完,不是糟蹋银子?还有,这丫头一个月便胖了十斤了,你再随她,只怕花轿子都塞不下了。你们爷俩也别出门了,好生在家里收拾著,这屋簷上、旮旯角里,平日里没注意的地方,都好好清理干净了。」

石榴一走,父子两对看一眼,都将缩回的脖子伸出来。当家的发了话,父女两个再不出去撒银子了,而是在家里扫尘。从角落里扫出一样东西,都要惊叹好久。

莲藕从角落里扫出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拿出来擦了灰,惊喜道:「爹,这个是不是不倒翁啊?」

陈三点头,「正是。这个不倒翁你怕是不记得了,这是在陈家庄的时候,我为了哄你专门买的。你那时只黏著你娘,我每日早出晚归,你陌生得很。我给了你这个不倒翁,你极喜欢,拉了我的衣袖不让我走。」说著,陈三忍不住失神,一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只怕她爹为她要嫁人伤感呢,莲藕连忙安慰道:「爹别伤心,等我嫁人的时候,你也拉著我衣袖不让我走,那我就不走了。」

陈三笑道:「那可不管用,到时候你娘又吼一声,我们两个就都要老实了。」

父女两个扫尘扫出许多回忆,也扫出许多感伤,不过辟里啪啦的鞭炮声闹人,一点点情绪也叫这热闹的声音吵没了。等到二十八,石榴放了周掌柜的假,将铺子关了门,又将后院也挂起大锁,一家人赶了驴车回陈家庄过团圆年。

一进院便看到挂满屋簷的腊月腊肉,陈大娘拿了一串红辣椒从屋子里走出来,嗔怪道:「今年咋这么迟呢?我都望了好多天了。」

石榴答道:「准备年货,就迟了些,娘在忙啥呢,我给您帮忙。」

陈大娘摆摆手,「不用不用,快些将东西卸了,准备吃饭。今儿个我蒸了好多大肉包子,保管你们都爱。」

「哟,弟妹都带了些什么回来?」杨花儿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因过年的好时节,便是杨花儿的大嗓门都显得可爱,石榴笑道:「带了些糕点干货回来。二婶不是爱吃香菇,我特意选了两斤肥硕的,晚上就给二嫂煮上。莲藕,快给给小宝准备的吃食拿出来。」

莲藕笑著拿出一大包的糕点递给杨花儿。

杨花儿拿了东西,却还要说几句酸话,「多谢三弟妹了,这找了好女婿,可真是不一样了,往年可没见三弟妹这么大方呢。」

石榴也从陈大娘那里知道杨花儿想将女儿嫁给卫哑巴的事,这事她也不理亏,只是大过年的,没必要闹翻了,石榴便道:「敢情二嫂嫌弃我们往年拿回来的东西少呢?这每年大包小包的瓜子点心,二嫂吃完了又去拿,还提溜著一篮子去娘家,难道都是白瞎了?」

杨花儿便讪笑道:「弟妹可是误会了,我这是恭喜莲藕呢。」

石榴也不为难她,道了一句「那就多谢二嫂了」便让孩子都进屋。

「这二婶可真怪,一张嘴就没发好好说话,非得让人冲她一句,才罢休。」莲藕回屋便抱怨。

石榴瞪她一眼,「没大没小的,快些去和你弟一起把你们那屋收拾了。」

因中秋的时候回来住过,又有陈大娘的除尘,所以屋子状况还好,便是土豆这洁癖少年都没皱眉头。石榴给两间屋子换上新的床单被罩,东西稍微归拢了,便拿出年礼,一家四口分四处将东西分发到各房。她也不会针线,无非就是拿些吃的喝的,不过考虑了个人口味,准备的样数也多,也是很受欢迎的。

石榴自己拿了东西去大房,吴桂香一见她就笑道:「看你客气的,这大包小包,可是要吃到元宵了。」

石榴笑道:「不值当什么,就带些吃食给大嫂甜甜嘴。」

「那我也不推辞了。阿宝爹带回来一些碟碗,我瞧著上面缠枝花的图案还算别致,就给弟妹送去一套,你待会儿自己拿回去,我给桃香也送去一套。」

「多谢大嫂了。」

两人正说著话,阿宝进了屋,见石榴立刻叫了声三婶。

这孩子端午的时候还给土豆玩色子,淘气著呢,不过半年没见,看著就又稳重许多了。石榴拍拍他的肩膀,道:「阿宝长高了不少呢,到明年只怕比三婶都要高了。」

吴桂香在一旁心疼道:「跟他爹出去一趟,又黑又瘦,想必是吃了苦。」

「这走南跑北的,自然没家里头舒服。」石榴回道。

虽说稳重了,到底还是孩子,阿宝也没心思听两个妇人在这里寒暄,他打断了她们的话,问道:「土豆和莲藕在屋里吗?我给他们带回来些玩的。」

莲藕忙回道:「莲藕去了公那里,土豆在屋子里带著,你去找他玩。」

出了东厢的门,石榴便瞧见孩子们都在院子里,阿宝在点炮仗,胖妹捂著小宝的耳朵站得远远的,莲藕和黑妹两个离得最近,紧张又兴奋地直问「点著了吗点著了吗」,连一贯喜静的土豆也眼巴巴瞧著。果然,孩子多了才热闹,这一大家子,大大小小的,亲亲热热的,让人看了窝心。怪不得陈大娘总说,孩子多了,才是兴家旺族的根本。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