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5 章 回門

A- A+

三朝回门,石榴并没有回县里,而是等著莲藕回门。女儿嫁了,便是嫁的知根知底的人家,心里头也是不放心的,石榴一大早便在院门口望著,好早点儿看到女儿。

陈大娘对石榴大喊道:「他们要用过早饭才过来呢,还得有一会儿,你别望了,快些过来帮我把衣服给晾了。」

「我这就过来。」空等著便觉得时间太慢,找点事做倒是容易打发时间。石榴晾了衣服,又去清洗了一遍灶台,忙活完,女儿女婿终于过来了。石榴先不管别的,看了莲藕脸色,瞧著还好,松了口气。

陈大娘对莲藕道:「快跟你娘说说你在卫家过得好不好,她一大早就魂不守舍的。」

莲藕上前搂住她娘,「娘,我可想你呢,也想我的小屋子,哑巴家里头什么都好,就是屋子太大了,家里头人又少,晚上怪吓人的。」

「这住大屋还不好呢?」杨花儿接道。

「二婶,我也想你呢,哑巴家里人少,没个大嗓子的,怪冷清的。」莲藕说著,将卫财主给二房准备的回门礼递给杨花儿。

瞧著满满当当的东西,杨花儿被说了也不生气,还笑道:「你想二婶了就常回来,你们家人少,确是不热闹。」

嫁出去了,便是爱多嘴的二婶都是娘家人,看著也可亲了许多,莲藕笑道:「小宝不是走路还不太稳当吗,我看到哑巴家里还有一个学步的木车,还好好的,二婶要是不嫌弃,我明儿让哑巴给小宝拿过来玩。」

杨花儿连忙道:「不嫌弃,不嫌弃。这财主的东西,自然是好东西。」

陈大娘瞪了杨花儿,这爱占便宜的臭毛病咋就改不了,那卫财主好端端将学布的车子留著做什么,还不是给孙子留的?这要是知道儿媳妇送了人,能高兴?

石榴也想到了这层,便笑道:「从卫家庄拿过来多麻烦,你外公家里就有一个,是石头小时候用过的,还好好的,你待会儿你便和哑巴过去拿过来,也顺便让你外公瞧瞧你。」

杨花儿觉得刘家的肯定没卫财主家的好,连忙道:「你家大河不是还没成亲吗,你娘家那个就给大河留著,小宝用哑巴的便成。」

瞧这话说的,多体贴。莲藕笑道:「那有什么关系,等大河生了孩子,小宝肯定满地乱跑了,到时候再拿回去便是。」

杨花儿脸上一僵,讪笑道:「这也成。」

回了屋,石榴戳戳女儿的额头,「你啊,都嫁了人,说话还不过脑。」

莲藕还没说话,卫哑巴先道:「娘,别骂莲藕,都怪,我呢。」

「呵呵。」石榴冷笑两声,我闺女嫁给你了,我还训都不能训了?

莲藕也瞪卫哑巴,要你多嘴,不过卫哑巴也是好心,莲藕替他解释道,「娘,你别怪哑巴,他就是紧张我。」

被闺女和女婿秀恩爱秀了一脸血,石榴也是无语了,她摆摆手道:「算了,我谁也不怪。一个学布车,也是个小事,不过你二婶最是会顺杆子爬的人,往后你跟她说话多思虑一遍。」

莲藕连忙点头,「知道了,娘。」

「以往也没见你这么没心眼,嫁过去两天就被养傻了。你们是打算什么时候搬到县里?」石榴问道。

莲藕喜滋滋地道:「明儿就搬过去。」

石榴转过头看卫哑巴,见他连连点头,显然是赞同这主意,又问道:「你公公同意了吗?」

莲藕道:「还没跟他说呢。」

虽然小夫妻两个想要过二人世界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家里头只有一个老人,被丢下了也怪可怜的。石榴便道:「你们不是还没想好做什么营生,也不必急著马上就搬过去,先跟你公公参谋一下做什么再说。他见过识广的,肯定能给你们出点主意。再者,自己开舖子千头万绪,你们两个年纪轻,又没什么经验,只怕也难支应,总也要你公公帮忙。」

莲藕点头,「这是自然。我想好了,先请哑巴爹当掌柜,当安稳了,再去请个合适的,哑巴爹就可以享福了。」

看莲藕并没有将卫财主丢在一边的想法,石榴心里放松了许多,这孩子打小跟陈老爹在一起,对年老的长辈可是亲近。不过这称呼可是要改改,石榴正色道:「好了,别一口哑巴爹,赶快改口叫公公。」

莲藕道:「知道了。」公公婆婆什么的,对小姑娘来说,总有些不好意思叫出口,喊出这些称呼,就意味著嫁了人了,成了妇人,而不是天真的少女了。

看了看日头,都升得老高了,石榴道:「我去做饭了,你们两个去陪陪公。」

石榴到了灶台,陈大娘已经在切菜了,见她进来,问道:「你瞧著他俩可好?」

石榴摇摇头,「说不好,哑巴对莲藕千依百顺的,可是莲藕只怕还没明白过来成亲是怎么回事呢。哎,也不怪她,才十五呢,我原想过两年再成亲,可卫财主软磨硬泡的。」

陈大娘好笑道:「你也不想哑巴都多大了,要不是你拖著,我看他爹去年就想把莲藕娶进门了。再说,十五怎么了?你嫁过来不也就大一岁,这些年养儿育女,比谁都能干呢。」

「哟,娘今儿怎么了,怎么想起夸我了?」石榴笑道。

「闺女都嫁人了,还没个正经。」陈大娘瞪了石榴一眼,然后也绷不住笑了,「我就觉著这日子过得快,眼前还是你刚嫁过来的样子,嫩生生的脸,来月事肚子疼了也不敢说,每天洗衣做饭,勤快又和气,我心里头不知道多高兴呢,尤其是你第二年就怀了孩子,我真是恨不得把你供起来。这一转眼吧,这肚子里的孩子都长大了,嫁了人,也怪不得我们都老了。」

「我可没老呢,娘看我脸上可有什么褶皱?这皮肤是不是还白嫩?」说著,石榴将脸凑到陈大娘眼前。

陈大娘笑著推了她一下,「别拿你那大脸凑我眼前,孩子都嫁人了,你还白嫩呢?」

石榴道:「咋就不白嫩了,不仅我没老,娘你也没老了,看你腿脚利索的,一日能从县里到家里跑好几个来回啊。您啊,就是心偏了,莲藕刚出生那会儿,你对她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这等阿宝一出世啊,莲藕立刻就过了气,你再不理不问了。」

「你这倒是埋怨上我了?」

虽然陈大娘唬著脸,石榴可一点儿不怕,笑道:「我这不是埋怨,我这是替莲藕抱不平呢,别说别的,就光是挂铃铛那事,您老就做得不地道。」

「成了,成了,我知道了。」陈大娘没声气道。

石榴笑了笑,老人家这个态度,就说明她心里头也过意不去,果然,吃饭的时候,她红著老脸先给莲藕敬了杯酒,「你小时候奶没顾好你,可别放心上。」

莲藕一点儿不介意,她不是苦哈哈长大的,爹娘都宠著她呢,就算陈大娘没把她放前头,也没亏待她呀。莲藕立刻道:「奶你快别学大伯,好端端的给人敬酒,我这不会喝呢,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陈大娘故意板著脸道:「臭丫头,跟你娘一样刁钻。你不喝让哑巴喝。」

「我喝,我喝。」哑巴看不出陈大娘是假生气,连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新女婿第一次上门,自然要灌得死醉,石榴也不拦著卫哑巴喝,还亲自给他斟满,陈大、陈二两个轮流跟他喝,可惜陈三去做馆了,若不然也是要跟女婿喝一杯的。别看卫哑巴没别的能耐,酒量却不差,把一桌子男人都喝倒了,他还能说话,「我喝,我喝。」

石榴好笑道:「别喝了,莲藕,把他扶进屋歇会儿。」

莲藕扶著他踉踉跄跄走著,可惜卫哑巴不老实,不仅不乖乖走路,嘴里还念叨著,「莲藕,莲藕,我要娶你。」

莲藕恨不得要捂他嘴,吼道:「你好生走路,不许再说话。」

卫哑巴立刻站直了往前走,嘴还闭得紧紧的,石榴看了直笑,也不知道这女婿是没喝醉呢,还是醉了也还这么听话。

莲藕跺著脚道:「娘,你还笑,他可真讨厌,喝得醉醺醺的。」

石榴笑道:「比你爹好,你爹一杯酒倒,他还能喝几杯,一要是不喜欢他喝酒,回去下个禁酒令,保管他听话。」

其实根本不用下禁酒令,等卫哑巴喝过蜂蜜水小睡过醒过酒来,瞧见莲藕嘟著嘴满脸不高兴,立刻点头哈腰赔罪,「我不喝,不喝了,莲藕,你别气。」

他态度再好,莲藕也皱著眉头,「闭嘴,满嘴的酒气,太难闻了。」

卫哑巴不敢说话了,默默打水洗面,然后哈口气道,「还有,酒气,不?」

「洗洗脸就没了?你喝那么多,就是泡水里也洗不掉。今晚上不许上床睡。」

卫哑巴苦著脸道:「那我,睡哪儿?」

「睡酒窖里。」莲藕没好气道。

「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吧。」石榴进屋道。回门要赶在日头落山前到家,若不然兆头不好。虽然没什么道理,但是陈大娘一再嘱咐了,石榴只好过来打断小夫妻打情骂俏。

「那我回去了,过两天我就去县里,娘要是想我,就去看我啊。」卫哑巴都走了好远,莲藕还在院门口跟她娘依依不舍说著话。

卫哑巴大喊道:「莲藕,快点儿。」

「快走吧,傻孩子,你的家在那里呢。」石榴挥挥手,让莲藕快走。虽然不舍,但是女儿的人生已经在别的地方,做父母的的只能挥泪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