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章

A- A+

7號碼頭的燈光也是昏昏沉沉的,並不太亮,照著這一方的小小天地。距離岸邊不遠,層層疊疊的放著集裝箱,框框條條的,在燈光的影印下有陰森森的沉涼。

宋星辰剛下車就被迎面而來的冷風吹得一個哆嗦。

海邊的風大,呼嘯著捲起海浪扑打著沙岸。又配著這麼陰涼的場景,宋星辰妥妥的害怕了。

蘇清澈等她走過來了,拉開大衣半摟著她,往前面走去。

宋星辰全然沒有剛才的囂張跋扈,扯著他的衣角一點點的拽緊。

蘇清澈步子頓了頓,很警惕的掃了眼身側走著的雛鷹,等他往前先走了幾步,這才慢慢的跟上。

陸群已經等在那裡了,看見兩個人過來,緊皺的眉頭這才緩緩鬆開。

蘇清澈走向陸群時,斜睨了眼正靠坐在車上的波塞冬,眼神陰鬱。「我覺得今晚的交易已經沒必要進行了。」

波塞冬瞇了瞇眼,臉色也不大好看起來。「蘇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他緩緩的重複了一遍,冷哼一聲,臉色越發的不好看起來。「我可以理解你這麼做的動機,但是並不贊同。」

宋星辰被他裹在懷裡,只露出一張略有些蒼白的臉來。

蘇清澈低頭看了她一眼,握住她的手細細的摩挲了下,「你身後就是公海,我怎麼知道你給我的貨是不是次品或者是陷阱?」

波塞冬頓了頓,隨即勾起唇笑了笑,站直了身子往前走了幾步。「難道我的誠意還不夠?」

蘇清澈已經不想跟他廢話了,但無奈警力暫時只有一部分,他必須要拖延時間。

他皺了皺眉頭,回頭掃了眼身側的陸群。後者接收到他的視線,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宋星辰哪裡見過這個陣仗,被他攬在懷裡貼著他溫熱的胸膛,只覺得海風冰冷刺骨,眼前所見的人都如惡煞一般。

蘇清澈扣在她腰上的手微微一緊,忽然出聲:「驗貨,提錢。」

波塞冬似乎是一愣,瞄了眼陸群手上拎著的行李箱,挑了挑眉,終於笑起來,「還是蘇哥爽快。」

蘇清澈面無表情的一揚手,陸群上前幾步拉開行李箱展示了一下滿滿一箱的人民幣,這才慢條斯理的收起來。「誠意是這樣。」

這句話無疑就是打臉,波塞冬小心謹慎到臨時改了地點又威脅了宋星辰,更是把地點安排在這公海的碼頭上,的確是過分了。

所以蘇清澈這麼乾脆利落的跟他攤牌,他反而沒有什麼可以疑心了,微微側頭示意上貨。

蘇清澈抬手拍了拍她的腦袋,見她抬起頭來,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的落下一吻。

宋星辰很清楚的看見了他深井一般幽深的眼底那一閃而過的光亮,不安愈發的瀰散開來。

碼頭上影影綽綽的,黑暗籠罩著這一整片的地方,海風吹得臉生疼,那疼似乎是要剜進了肉裡,刺得心窩口都鈍鈍的疼著。

波塞冬的人很快的就把集裝箱都用車搬了過來,一整排的木箱子斷斷續續的差不多有十五箱。

蘇清澈原本是想親自去驗貨的,但低頭掃了眼懷裡的人,略一遲疑還是讓陸群代替他過去了。

宋星辰大氣都不敢出,生怕下一刻莫名其妙的就能交起火來,又往蘇清澈的大衣裡縮了縮。

風聲越發的大起來,陸群一個箱子一個箱子的翹起來看了一遍確認裡面的貨源這才快速退了回來。

蘇清澈站在原地片刻,示意一個人過去把裝著箱子的車開走。

剛一動,雛鷹已經攔在了前面,眼神投射向陸群腳邊的行李箱,意思不言而喻。

蘇清澈漫不經心的掃了他一眼,「現在指著我腦袋的槍口那麼多,怕什麼?」話音一落,只感覺懷裡的人一僵。

宋星辰徹底被嚇到了好嗎!這是美國大片還是香港警匪片啊,敢不敢換假道具上啊!

他安撫得拍了拍宋星辰,俯低了身子,唇貼著她的耳畔壓低了聲音咬著字道:「等會往你左邊的集裝箱後面躲,該開槍的時候就開槍。」說罷,宋星辰就感覺到一個冰涼的東西抵在了她的腰上。

她瞪圓了眼,惶惶不安的看著他,很是艱難的吞嚥了下才顫著手把那柄手槍接了過來。

見她實在是被嚇得不輕,他抿了抿唇,皺著眉頭很是不悅。「你過去那邊等著。」

宋星辰手忙腳亂的把手槍藏進了衣服裡,一雙眸子亮晶晶的看了他一會,這才被他緩緩推開。

波塞冬動了動唇,最終沒說什麼,只是揚了揚手示意放她過去。

宋星辰覺得自己兩條腿都軟成棉花了,腳上蹬著的那雙馬丁靴此刻似乎是透著風,涼涼的襯著她的腳底。

她不敢回頭,快步往左邊走去,等身形掩在了集裝箱層層疊疊的陰影裡,這才鬆了口氣,抬起頭四下的看蘇清澈說的那些狙擊手。

當然,她除了看見滿目的黑,根本什麼都看不見。

她把手移到腰間別著的手槍上,似乎這樣心才安定了些,微微透出個腦袋往外看。

******

蘇清澈看著她走進了陰影裡,這才轉過身,親自拉著那箱行李箱往前走了幾步。剛動了幾下,霏凡和雛鷹立刻如臨大敵一般往前走了幾步,那槍更是上了膛直直的指著蘇清澈。

蘇清澈面上不動聲色,只是拉著行李箱走到了指定的地方,這才緩緩的鬆開手。

他背脊挺直,身上大衣的衣角還隨著風擺動著,宋星辰的這個角度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憑著他這個姿勢也能想像的出來,他此刻一定是面無表情,眸子裡滿是淡漠的樣子。

蘇清澈鬆開手之後,就緩緩後退回了自己的陣營。

幾乎是霏凡碰到箱子的那一刻,那站在車旁的人也上了車把貨往兩方陣營的中間開。

就在木箱子擋住眾人的一霎那,整個碼頭的燈「啪」的一聲就熄滅了。

蘇清澈握緊了手裡的槍矮身一個側翻,險險的就跟子彈擦肩而過。他皺了皺眉頭,快速的隱蔽起來,循著剛才宋星辰藏身的地方走去。

宋星辰眼前一黑的時候就已經很聰明的換一個地方躲了,聽見槍響的時候差點沒連滾帶爬的跑起來。

不過還記著蘇清澈說高處有狙擊手,她矮身從集裝箱邊上穿過,正要拐彎,一頭撞上一人。

宋星辰一愣,盯著那雙鞋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蝴蝶似乎也很是意外能撞上宋星辰,微微勾了勾唇角,伸手就要去抓她。

她的動作快,宋星辰也快,一個側身轉身就跑。

黑暗裡看不清東西,但其他的感官就會更加靈敏,宋星辰一邊慶幸自己今天沒穿高跟鞋一邊又暗暗叫苦,如果有高跟鞋在手,就跟打地鼠一樣砸的敵人滿腦袋的血窟窿了。這麼想著自己手無寸鐵的,就越發飛快的往前跑著都不敢回頭看。

蝴蝶也沒料到宋星辰看著就不運動的人跑的居然那麼快,眼神頓時陰沉了下來。「你再跑我就開槍了。」

外面是震耳欲聾的槍聲,宋星辰卻把這句話聽得清清楚楚。

她腳步一頓,緩緩轉過身去,就看見蝴蝶正慢慢靠近,手裡舉著槍,黑漆漆的洞口正指著她的眉心。

她訕訕的笑了笑,擺出舉手投降的姿勢來,「哎哎哎,別動手啊,好好說話。」

蝴蝶神色不變,唇角卻似有若無的勾了勾,那又輕又緩的腳步聲此刻卻如踩在宋星辰的神經上,一下重過一下。

「你下午不是還趾高氣揚的嗎?」她冷冷的嘲笑了一聲,看著她僵著身子臉上還掛著討好的笑,越發的輕蔑。「現在怎麼不了?」

宋星辰一邊小心她的槍口,一邊注意著她的手指,這才緩緩的說道:「那不是看你好欺負麼。」

話音一落,直覺自己實誠的說了實話,呸呸呸了幾聲,「你不知道,我對人表達好感的時候都是這樣的,據說這樣能讓人記憶深刻,難以忘懷。」

蝴蝶已經走近到了她跟前,見她根本沒有反抗之力,這才緩緩放下槍,伸手就要扭住她的手臂。

宋星辰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抬手往她的下巴上揍了一拳,清脆的骨節聲響過後,她捂著手疼的直跺腳。「打歪了。」

蝴蝶摸著下巴,殺氣更重。

宋星辰哪敢猶豫,直接拔出槍,趁著蝴蝶看見槍時詫異的一剎那,掉轉了槍口的方向,握在手裡直接拿槍柄躍起往她的頭上狠狠一砸。

怕她沒暈,她又趕緊屈膝撞向她的小腹,扭過她正別向腰間的槍握在了手裡這才鬆了口氣。

蝴蝶已經被她砸暈了,腦袋上一大片的血。

宋星辰架住她往後面拖著走了幾步,身側的集裝箱就被子彈打穿了然好幾個窟窿。

那槍聲就在耳畔,嚇得她一個激靈,又不敢尖叫,緊緊抱著蝴蝶擋在身前。

尼瑪,別打自己人啊……(誰跟你自己人?)

******

所以,當蘇清澈循聲找過來看見宋星辰無師自通的趴在蝴蝶身邊握著槍時,不知道是放下擔心了的欣喜還是看見這一幕的喜感,竟然在局勢緊張的戰場上笑出聲來。

宋星辰瞬間猶如驚弓之鳥一般,扭了手槍就朝他對準。「站住。」

蘇清澈瞇了瞇眼,藉著月光掃過去,她手上的槍連保險栓都沒拉開。「是我。」

這聲音太過熟悉,在此刻的危機四伏裡更加的悅耳動聽。

宋星辰緊繃了那麼久的弦終於鬆了下來,鼻尖一酸,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還好,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