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蘇清澈發現最近他的字典裡多了一個詞——把持不住。

他推著購物車從容的走到放著衛生巾的貨架前,很是精準的挑中了宋星辰慣用的牌子。

還記得他和宋星辰的第二次見面好像就是在這裡,那時候也是這個位置,不過心境卻是今非昔比了。

那時候還覺得宋星辰是個張揚得有些可愛的女人,現在……他皺了皺眉頭。

其實宋星辰的性格說起來是張揚囂張,可是一旦在自己熟悉的人面前卻柔順的跟隻貓咪一樣,也喜歡黏人,軟著聲音,彎著眼睛笑。

當然,每當這個時候,蘇清澈字典裡剛出現的那四個字就會準時出現,時刻提醒著蘇清澈要速戰速決。

馬上就要過年了,過完年蘇清澈就31歲了,算起來也算是個老男人了。

正好經過賣拖鞋的貨架,他眉一挑,心裡有了主意。

******

蘇清澈剛拿出鑰匙來開門的時候,對面那戶人家的女主人也走了出來,見是蘇清澈就是一笑,「宋宋的男朋友來了啊。」

他微笑著點了點頭,「平日裡勞煩阿姨照顧宋宋了。」

「鄰居嘛,這丫頭幫了我不少的忙,是個好姑娘。」說話間,她關了門,「有空來阿姨家吃飯啊,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蘇清澈目送著人走遠了,一雙眸子卻沉了沉,滿滿的都是笑意。

宋宋的男朋友……

******

宋星辰還在睡,側著身子眉頭還微微皺著,睡得很不安穩,蓋在身上的毛毯更是有一半垂落在了地面上。

他放下東西,走過去把毛毯重新給她蓋上。剛一動,她就醒了過來,睜著眼看他,神志卻還未清醒一般,是一種蘇清澈從未見過的——嬌憨。

他低頭在她的唇上蹭了一口,一觸即分。

剛睡醒,她的臉上微微有些紅,熱乎乎的。他剛從外面回來,手指有些涼,這麼碰到她的臉說不清的舒服。

他拿手指蹭了蹭她的臉,等她再清醒了點,才起身去廚房給她煮桂圓紅棗枸杞茶。

把紅棗枸杞和桂圓都洗乾淨了泡了一會就放進鍋裡煎煮,蓋上鍋蓋,他擦了擦手出來給她把暖水袋充了電暖和了之後遞給她。「睡醒了?中午吃什麼?」

宋星辰剛睡醒,腦袋裡還有些空空的,懷裡抱著一個抱枕就那麼愣愣的看著蘇清澈。

蘇團長被她盯著看了一會,挑了挑眉抬手彈了她的額頭一下,「我問你中午吃什麼?」

宋星辰努力的想了想,最後還是擠出兩個字來,「隨便。」

所幸蘇清澈也懶得跟她計較,進廚房看了眼,便有了決定。

宋星辰被餵了一碗桂圓紅棗枸杞茶之後渾身就舒坦了很多,圾著雙拖鞋就鑽進廚房看他做午飯。

不知道人脆弱的時候是不是都愛多愁善感,宋星辰看著蘇清澈的背影好一會還是沒忍住,輕聲問他:「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其實這個問題挺傻的,他是她的男朋友不對她好對誰好?

可是宋星辰只是想問問他為什麼,她在他之前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一個人進入另一個人的生活需要做什麼努力,不知道被另一個人放在心上妥帖疼愛是什麼滋味,也不知道一個人對自己那麼好可以是為了什麼原因。

有時候,宋星辰覺得自己過分幸運。不論是出生的家庭,事業,或是這段感情,都太過美好平順。

上天照顧的寵兒,無外乎是她這樣的了吧。

蘇清澈聽見她的問題,手上的動作頓了頓,轉過身來看她,「為什麼對你好?」

似乎是很認真的想了想,他這麼說:「你以後會是跟我共度一生的人,你說我要不要對你好一點,讓你心甘情願?」

蘇團長果然沒有她那麼矯情,回答的真是一針見血乾脆利落。

她張了張嘴,想了半天,竟然沒找到一個詞來接他的話。

「其實這個問題更適合用行動來證明。」他略一挑眉,眼神裡都是淡淡的笑意,那語氣頗有些意味深長意有所指。

宋星辰不敢再追問下去,默默的就退散了。

不過,蘇團長卻是認真的,打他昨天通知宋星辰該見家長了之後。

******

宋星辰平日裡有一項消遣就是看影片,所以家裡的客房專門放了一個CD架子,陳列了許多她收藏的影碟。

蘇團長由於每次登門入室都喜歡進主臥從而一直忽視這個客房所以並沒有發現,如今他對這個客房有了需求,理所當然的就看見了這一架子的影片。

客房整理的很乾淨,看起來似乎是經常會有人來光顧。

他四下掃了眼,覺得佔據一間客房的難度比起他估算的可小了很多。

於是,等宋星辰心滿意足的吃過晚飯之後,蘇清澈就開口了,「想不想我以後都給你做飯?」

宋星辰小雞啄米般點了點腦袋。

蘇團長不動聲色的繼續說道:「其實我還會一點簡單的甜品,想不想吃?」

宋星辰在蘇團長那循循善誘的語氣裡差點迷失了自己,不過作為一個有理智的吃貨,她還是很警覺的問道:「幹嘛!」

蘇團長第一方法失敗告終也不氣餒,直接採用第二方案,「我被老爺子趕出來了,沒地方去了。」

「喔~」宋星辰瞇了眼,正想拍手叫好,又覺得不對,「所以呢?」

蘇團長緩緩一笑,真是極盡能力的誘惑她啊,「反正你的客房空著。」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蘇團長在家屬院逼良為娼(?)的場景太深刻了,宋星辰下意識的就想起了蘇團長那日說的「我既然對你說了那就是勢在必得,聰明點,宋星辰。」

蘇團長一向不做沒把握的事情,宋星辰這麼想著,還是垂死掙扎的問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不同意?」蘇團長瞇了瞇眼,那眼神頓時就讓宋星辰一寒,但蘇團長說出口的話倒是讓宋星辰跌破了眼鏡,「那就流浪街頭住大橋墩。」

宋星辰:「……你這招以退為進真是幹得好。」

蘇清澈挑了挑眉,對自家小女友的覺悟表示了十二萬分的讚賞,「宋同志最近的思想覺悟又上了一個檔次。」

宋星辰:「……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近墨者黑。」說罷,萬分不爽的離桌把飯桌上的爛攤子交給了蘇清澈。

就這樣,蘇團長不費吹灰之力的就佔據了高地,打算長期駐紮。

其實蘇團長下午策劃了好幾個方案,但到了最後發現還不如這樣省事,一勞永逸。

什麼?你問有什麼方案?

那多了去了,可以假借關心之名實關心之事。賴著不走的話就算是每個月都要流血還能j□j的女主人應該也沒這個能耐把他趕出去吧?

還可以藉著看影片的名義,比如這個還沒看完,等看完再走,那麼多的影碟足夠蘇清澈不眠不休的看上一段時間了。

再者,也可以直接坑蒙拐騙的留下來,具體什麼方案的話似乎還要結合當事人的心情,所以這個方案有些喪心病狂。必要的時候也許還要出賣色相,以達到j□j對手的目的。

******

第一晚的同居其實還是很友好的。

宋星辰處理今天的訂單時,蘇清澈就坐在沙發上用她的電腦上網。宋星辰忙完閒下來見他五指修長的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的樣子,瞬間覺得自家的電腦上了一個檔次,立馬高端洋氣了起來。

宋星辰把此類偶爾發出的感慨全部歸結於——情人眼裡出西施。

雖然她以前就覺得蘇團長的一舉一動比她更要優雅養眼許多。這麼想著,她又有些不貧,特意搗亂的去按空格鍵和回車鍵。

蘇清澈掃了她一眼,低聲警告,「別鬧。」

宋星辰:「你自己說你欺負我的筆記本多少回了吧,現在抱著它你不覺得良心不安嗎?」

她的手還在搗亂,他索性一把握住她的手,抓得她動彈不得。「我為什麼要良心不安?做錯事的好像是另有其人吧?」

宋星辰暈暈然的就想起了上次她偷拍蘇團長的那些照片,然後她就決定了,她這輩子都不要告訴蘇團長她其實有悄悄備份在U盤裡,還專門新建了一個文件夾,名字叫五香瘦肉……

等兩個人自顧自的做完了自己的事情,也差不多該睡覺了。

臨睡前,蘇清澈把今天煮的桂圓紅棗枸杞茶又給她熱了一遍看著她喝下去了這才趕她進房裡睡覺。

隔日一大早蘇清澈就回了部隊,臨走之前還記得給她把紅棗粥給熱上,這才不慌不忙的去上班了。

宋星辰起來的時候紅棗粥還在微波爐裡,她調了時間轉了幾圈拿出來吃的時候還熱乎的暖進了她的心裡。

其實有個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男朋友……真的很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