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宋星辰的酒品還是不錯的,一路上都只是乖乖的睡著,不吵不鬧。

蘇清澈抱她上樓的時候她才醒了,她一雙眼睛都霧濛濛的,蘊著水光,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襯得她那雙眼睛如點了漆一般。

「蘇清澈。」她眨眨眼,自發自覺的抬手環住他,「你總算來了。」

蘇清澈的步子一頓,安撫一般哄著她,「我來了,別睡,我們談談。」

宋星辰就這麼看了他好一會,才緩緩一笑,「好啊。」

她的態度出乎意料的柔順,蘇清澈的心底卻是越發的沒有底來。側頭在她的額上親吻了一口,「真乖。」

他開了門,正要摁亮電燈,只聽她語氣輕柔的問,「你是不是常常對你妹妹這麼說?」

滿室的黑暗裡,宋星辰只聽見蘇清澈的呼吸沉了沉,隨即他又邁開步子,把她放在了沙發上。

這才回來關了門,開了燈。

她一時不適應這樣強烈的燈光,微微瞇了眼。

蘇清澈察覺到她的不適,只留了一盞燈光溫柔的壁燈。

她指縫間的燈光一弱,她就知道是他關了大燈。可以往讓她倍覺溫馨的這個小舉動,此刻做來卻更像是有一根針,緩緩的插/進她的胸口。

還真是疼啊。

她拉過抱枕坐在沙發上,腦子還有些暈乎乎的,可意識卻很清醒。

蘇清澈所剩的時間並不多,他想問秦霜是怎麼跟她說的,卻第一次不知道一個話題要怎麼開口。

宋星辰今晚其實並沒有要跟他談話的意思,她覺得很累。

以前韓瀟璃每次寫男女主角有誤會,女主角歇斯底里的爆發然後看著男主角就把他和舊賬聯繫起來的橋段總是嗤之以鼻。

可現在,她似乎是有些懂了。

以前她總覺得男人做的事有一件讓她覺得不好,她都要很果斷的甩掉他。愛情裡一旦有了污點,有了猜忌都是她無法忍受的。

可現在,她發現好像也不是這樣。

其實她現在的心裡異常的平靜,她甚至有些不明白,她現在應該怎麼做。

剛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以及現在面對他的時候,心態都是不一樣的。

如果這件事非要賴在他的身上,似乎也不對,只是一段過去,而且蘇清音也不是他親妹妹,雖然看起來涉及了倫理,可其實只是很正常的一段男歡女愛。

宋星辰在意的是蘇清澈從未提過,以及秦霜那句,「你確定他不是藉著你忘了小怪獸嗎?那麼深的感情,怎麼朝夕之間就能改變呢……」

如果不能忍受的話,大概就是自己成了利用品。

可宋星辰還是覺得,這樣的蘇團長讓她好心疼。

什麼樣的感情讓他堅持了那麼久,又說放手就放手,只為了讓她能夠安心下來。她宋星辰,在他的心目中又到底是個什麼位置?

她不確定,不敢問。

哪怕現在她有些失望,有些難過,可她還是私心的不想聽見他提起那個女孩,也更怕他會離開她。

難怪韓瀟璃說,「愛情的副作用就是讓自己變得不像自己。」

到底是什麼時候,她這麼喜歡他了?

******

蘇清澈沉默了一會,還是先開口道:「你想問什麼,現在問我我回答你。」

宋星辰凝視了他好一會,才拍了拍身邊的位置,「你過來好不好?」

他皺了皺眉,坐在了她的身邊。

說起來,這種被動的經歷蘇清澈還是第一次經歷。哪怕是面對蘇清音,他更多的時候都佔據著主動的位置。

宋星辰見他坐過來了,伸手攬住他,把頭靠在了他的肩上,眼神卻落在他的手指上。

蘇清澈的手很好看,十指修長,不論是握槍的時候,還是拿菜刀的時候,更或者只是捏著玻璃杯喝水的時候。

可是秦霜說,「你以為蘇清澈為什麼廚藝那麼好!那是因為小怪獸挑食,然後我就比他更用心的去學下廚,但小怪獸都會拿來和他比較,所以我是真的很討厭蘇清澈啊,這傢伙哪怕就是以哥哥的身份,都讓小怪獸時時刻刻惦記。」

她這麼想著,眼睛看得都發酸了,眼淚一下子就掉了下來。「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知不知道我聽著別人說出來會很傻?他問我你是不是借由我來忘記她,我都不敢回答他。」

她抬起頭來,眼睛紅了一圈,「蘇清澈,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你了。」

蘇清澈覺得胸口驟然被什麼捏緊了一下,一下子喘不過氣來。

無論是算計她,還是逗她,他都能順手拈來,可現在她只是說她也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他卻不知道怎麼回答。

「蘇清澈,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有沒有過那樣的想法。」她一字一句,問得清晰。

他卻心頭一震。

其實有的。

他剛和宋星辰在一起的時候的確是摻雜了這樣的心思,不過那也是因為他放下了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習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他是動過心,可對蘇清音更多的都是責任,和她的一切早就結束在大院那一天他親口告訴她他不願只當她的哥哥,她給出的反應時。

他是個軍人,更是一個看準目標就出手的軍人,可對蘇清音他遲遲下不了決心,遇見宋星辰之後才知道原因。

他對蘇清音更多的只是習慣,以及對妹妹的喜歡,並不是他以為的愛情。

他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是沉默的時候,宋星辰就知道答案了。

她緩緩鬆開手,起身就要走。

他搭在膝蓋上的手指緩緩收攏,骨節都有些發白,最後還是伸出手拉住她,「星辰,我現在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解釋,我等會就要回部隊了,演習結束之後我們再好好聊聊。」

他的喉嚨澀澀的,發出聲音沙啞又乾澀。

宋星辰的回應只是抽出手來,微微退了一步,聲音清淺,「也好,正好我們都需要時間。」

宋星辰是真的很介意,哪怕她至今還沒見過蘇清音,她也非常介意她一直以為很美好的這段感情開始的並不單純。

她蜷在被窩裡,緊緊的裹著自己,可依然覺得渾身都犯冷。

她閉著眼,卻沒睡著,等聽到外面輕輕的關門聲,她還是沒忍住,咬著背角低低的哭出聲來。

******

蘇清澈最近的臉色是真的很難看。

陸參謀長還是第一次看見氣壓這麼低的蘇團長,小心翼翼的。

連作戰指揮的時候都會看團長的眼色行事。

蘇清澈這次格外的驍勇,他是藍軍指揮官,此刻負手立在地形圖面前,神色陰鬱。

蘇清澈的藍軍剛才被紅軍占走了一個高地,指揮部的氣壓低得都讓人喘不過氣來。

他站立了片刻,低頭看了眼腕上的表,命令道:「派一支小隊先去攔截紅軍來支援的坦克旅,突擊小組全面進攻。」

戰事一觸即發。

******

宋星辰還是第一次發燒被送進醫院掛點滴。

她昨晚跟秦霜出去之後就沒回來,聽蘇謙誠說星辰最後被蘇清澈接走了,可她不放心啊,總覺得會出什麼事,中午吃過飯就讓蘇謙誠送她過去。

蘇謙誠下午還有工作,車子剛開出小區的門口就接到自家老婆的電話,然後二話沒說,救人要緊。

韓瀟璃敲了半天的門都沒開,最後還是摸出了宋星辰放在花盆地下的鑰匙開了門進來的。

宋星辰那時候就已經燒得有些糊塗了,韓瀟璃把她從被窩裡抱起來的時候渾身都滾燙,嚇得她六神無主,先給蘇謙誠打的電話。

韓瀟璃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狼狽的宋星辰,整張臉因為生病蒼白蒼白的,跟白紙幾乎都是一個顏色了。

眉頭緊皺,嘴唇都被咬出血了。

宋星辰醒來之後也不說話,閉目養神,還是韓瀟璃說要給蘇清澈打電話,她才睜開眼的,「他現在不在部隊,去演習了。」

於是先發脾氣的變成了韓瀟璃,把蘇清澈臭罵了一頓,最後還是被蘇謙誠半摟著拖出病房去了。

病房一靜下來,宋星辰也跟心空了一半一樣,難受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