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章

A- A+

蘇清澈送宋星辰去上班之後,掉頭就去了附近的超市。

蘇團長原本只是想買些食材回家給老婆煲湯補充營養的,買好了食材,又想起宋星辰最近對零食的需求量特別大。

想著要是他不在,她一個人出來買,拎著一大袋的東西他也不放心,索性就這記憶裡她愛吃的零食買了些。

剛轉過貨架,就看見那邊的空地上劃分出了一個嬰幼兒專區。

蘇清澈的步子一頓,緩緩的走了過去。

小孩子的東西大多小巧可愛,哪怕是玩具,他拿在手心裡都袖珍的令他發笑。

旁邊還有小小的嬰兒車,有奶瓶,有毯子,還有小衣服。

他想著自己的孩子會在今年的冬天出來和他見面,心就酥麻麻的顫,從未有過的感覺。

不久的將來,就會有一個小小的人,需要他去保護去愛護。等她/他長大了些,他還要教他/她開口叫爸爸,叫媽媽。他還會親吻他/她,然後一直牽著他/她的手一路成長,走過他/她的童年,青春。

光是想想就油然而生的有了一種幸福感。

他手邊是一個撥浪鼓,他拿起敲了幾下,然後就放進了購物車裡,等再過一段時光,她/他就可以玩了,那是他給她/她的第一份禮物。

回到車裡,蘇清澈突然想給宋星辰發個短信,編輯好了,等著下課的鈴聲響了,他才按了發送鍵。

宋星辰剛到辦公室,就聽見了短信的聲音,拿出來一看,是蘇清澈的,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話。

孩子的媽,下課了就多喝點水。

宋星辰一頓,站在門口好半晌才被後面進辦公室的老師拍了拍肩膀,「宋老師怎麼站在門口?」

她笑了笑,把手機揣回兜裡,手裡的書本放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這才重新走出門。

她拐了一個彎,就在學校的前門看見了那輛熟悉的車。也沒提前給他打電話,一路走了過去。

蘇清澈在她走出學校門口的時候就看見她了,微微皺了皺眉,開門迎了過去。「怎麼出來了?不是還有一節課?」

「看見你在外面……」她回頭看了眼,「跟我一起進去吧?不然我上課要遲到了。」

這還是宋星辰第一次把老公帶到辦公室來,所以辦公室瞬間就沸騰了。

宋星辰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剛來學校的時候對自己是不是單身瞞得滴水不漏,被人問起也只是裝個傻就矇混過關了。

後來不動聲色的結婚了,來學校發了一次喜糖,聚會也從來不帶老公出席。

那時候一位老師還好奇得不得了,一直催著她把老公帶出來讓他們見見。宋星辰嘴上應著好,可從未帶過來一次。

但這其實並不怪她啊!

蘇團長本來就很忙,她也有提過啊,可是蘇團長就只是專注的看著她,然後下一刻就把她撲倒了,她話說了一半就再也沒機會想起來了……

原本還想帶婚紗照過來算了,礙於東西太重,她就懶得拿了。

所以這次蘇團長悶不吭聲出現的時候,造成的效果就非常驚人了。

可其實這也不是蘇團長第一次在學校裡露面啊,還有一次跟人打籃球來著,不過那時候鬧著彆扭連分不分手都不確定,哪來的心思給大家介紹一遍?

進入辦公室前她還是小小的顫抖了一下,但立刻就給自己洗腦,都是同事又不會吃了她。

蘇清澈進去的時候,剛才還有說有笑的辦公室一下就安靜了。

宋星辰的這個辦公室都是一些副科的老師在,比如音樂老師,比如體育老師,,他的辦公室雖然不在這裡不過因為比較近經常過來遛彎。

而且還是以年輕的年齡層居多……

蘇團長一進入就神色自然的打了個招呼,宋星辰看著滿辦公室龜裂的神情努力了好久才憋住了笑。

蘇清澈今天還穿的格外休閒好看,裡面是他難得穿一次的白襯衫,外面一件灰色的毛呢,下身是深色的休閒褲,襯得他身形修長,眉目俊朗。

宋星辰挽著他的手給他一個個的介紹了一遍,正好上課的鈴聲就響了起來。她也不多做停留,把自己的辦公桌指給他看,就抱著書本走了。

雖然帶蘇清澈進來是她的意思,可想著蘇團長指不定被那幫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怎麼教育,一節課上得心猿意馬的。

她的課程一般都是45分鐘,她上30分鐘,留下15分鐘給學生完成課上的作業。

宋星辰不喜歡朝九晚五的上班,可對這個地方卻是有感情的,她上課的這座教學樓是很早以前修建的。那時候宋奶奶就在這裡面上課,她放假的時候宋奶奶偶爾會帶著她來學校。

她在辦公室無聊,就會偷偷的跑出來,一間間教室的找她,看見她拿著粉筆神色認真的上課就靜靜的趴在教室的門口看。

後來被宋爸爸接走了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可校園還是那個校園,來來往往那麼多的學生,可她走過教室看著講台,總是能想起那時候的宋奶奶。

教完她的這批學生,她也正好安心待產。

這麼出神著,前台的同學頻頻的張望著教室的後門,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宋星辰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也沒留意,等鈴聲一響,她收拾著東西就要出門時,終於有學生喊了出來,「宋老師,你男朋友在後門口等你。」

宋星辰一抬頭,就看見蘇清澈已經從後門緩緩前行而過,經過了窗口走過來。

就像是那張夾在婚紗照裡被加洗出來的照片一樣,他徐徐而來,像是踏著時光,專注得讓人分外心動。

她一頓,走出門口,正好合著他的腳步走在一起。

兩個人的步伐一致,所以最終能夠相遇,就像他們之間從認識開始再到如今組成一個家庭,都是如此。

他多走一些,可是慢慢的向她所在的地方走來。

她並不只是停留在原地,也往前走,不過會走的慢一點,可最終還是能夠相遇。

穩穩的,一步一步。

宋星辰懷孕了之後口味就慢慢的變重了些,原先並不怎麼喜歡吃辣的,可最近吃了一包方竹筍尖就怎麼都停不下來了。

被辣的吐舌頭的時候就不停的灌旺仔,因為是山椒的,一整包吃下去她都得灌掉三小盒的旺仔牛奶。

那次蘇團長正好在家,看見她這麼吃,嚇得不清,乾脆給沒收了。

他今天買的零食倒是有幾包這個筍尖,給她拆了之後,燉上排骨湯就又來監視了。

宋星辰知道這些吃多了不好,吃了一小包就擦了嘴。「酸兒辣女,你說我會不會生個女兒?」

蘇清澈抽了紙巾給她又擦了一遍,又倒了水給她過了一遍才在她身旁坐下來。「男女都喜歡,不過論哪個多一點的話,我希望是兒子。」

他頓了頓,解釋道:「男孩子的話我可以教他很多東西,你不會知道我有多愛部隊。但如果是女孩子,我就捧她在手心,妥協的一直護著他照顧她,直到她出嫁為止。」

宋星辰抵著他的頭,輕聲問:「你就沒想過生兩個?這樣就能給你的人生湊一個好字,兒女雙全。」

她彎唇笑起來,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在你娶了我之後,愛護我,照顧我,對我負責之後我也希望我能讓你的人生此後無憾。就像你用一輩子證明我的選擇沒有錯一樣,我也想證明你選擇我,是多麼棒的決定。」

「你不用證明我也知道這個決定多正確。」他揉捏著她的手指,語氣清淺道:「我好像一直沒告訴過你我媽媽是怎麼去世的?」

「嗯?」她身子突然一僵,直覺是個不好的話題。

蘇清澈安撫一般握緊了她的手,輕緩的告訴她,「我媽媽是羊水栓塞,是個發病率極低卻死亡率極高的病。其實如果那時候爸爸不是在部隊,能在媽媽預產期的時候送她去大醫院,也不會發生這種無法挽救的結果,起碼……」

他頓了頓,語氣突然生澀起來,「起碼不至於這麼無法挽回,也許還是可以活下來的。」

大廳裡安靜的只有牆上的掛鐘在滴答的走動著,她感覺渾身的血液逆流了一般,渾身都冷了下來。

羊水栓塞,她知道的,奪人性命,就在眨眼之間。

她這麼一僵,他以為是她害怕了,沉默著握緊了她的手。「老婆,你不會知道,你說願意嫁給我時,讓我覺得我是多麼的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