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章 

隔日,蘇清澈開車送她去的學校,他沒進去,只是下了車站在學校的門口等她。

等了估摸半個小時,就看見她大著肚子捧著一個紙箱走出來,邊上還跟著一個小女生,她正偏頭跟她說話,唇角柔柔的掛著一抹淺笑。

他走過去,靠的近了,那個女孩子也就不再說話了,只是把手裡一直捏著的信封放進她的箱子裡,「宋老師,再見。」

「再見。」

蘇清澈見小女孩子跑開了這才大步走過去,順手接過她手裡的紙箱,「還挺沉。」

宋星辰手上一鬆,就回頭去看那個小女孩,等她跑進了教學樓裡看不見了,才挽住蘇清澈的手臂慢慢往外走。

「以前在大學裡的時候,臨走之前一整個班的學生送我,都沒有今天讓我感覺那麼捨不得。」她輕歎了口氣,有些惋惜的在他的肩上蹭了蹭。

蘇清澈配合著她的腳步,走得又慢又穩,「捨不得了?」

「嗯。」她垂下眼點點頭,「剛才那些學生都來我辦公室跟我告別,一個個哭得……」她頓了頓,又笑了起來,「原來我這麼招人疼啊。」

蘇清澈原本還等著她後半句話的,她這麼一打岔他也笑了起來,四下看了看見沒人看見,飛快的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別人不知道,我可一直捧在心尖上疼著。」

宋星辰被他逗得笑起來,剛才那點傷感的情緒終於緩和了許多,「其實離職之前跟他們說了,我走的那天一定不要來送我,更不要給我買鮮花買別的。這一筆班費省下來能幹好多事呢。」

蘇清澈靜靜的聽著,走到了車前,開了車後箱把她的紙箱子放進去。

「蘇清澈,我突然有些明白奶奶為什麼把一輩子都耗在這裡了。」

蘇清澈拉開車門,護著她坐進去,又俯身給她繫好了安全帶,手指在她的頭上揉了揉,「不是說要剪頭髮嗎?」

「不剪了,捨不得。」說罷,似乎是想起什麼,等著他關上車門又繞到駕駛座,這才問他:「你什麼時候回部隊?」

「明天。」他頓了頓,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跟她說。

宋星辰倒是沒發現他的異樣,看著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在拐彎的紅燈時,驀然回頭看了眼不遠處的學校。

「剛才那個女孩子想考美術學院。」她突然這麼說。

蘇清澈側頭看了她一眼,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敲,「嗯,有理想是好事。」

「她畫畫的確有天分。」她似乎是有些可惜,「就是家裡的經濟有些問題。」

「這些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他透過後視鏡看了眼後面的路況,「很多事情並不會被經濟限制住發展。」

宋星辰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很有感概,「還有我老公養得起我和寶寶,不然我就一點人生追求都沒有了。」

蘇清澈抿了抿唇角,突然抬手握住她的手指,「有件事要跟你說。」

「嗯?」她抬眼看過來,「別告訴我奶粉錢都沒了啊。」

他盯著前方路況的雙眸緩緩的沉了一下,再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啞了,「我有任務要離開一段時間。」

宋星辰愣了一下,被他握著的手指就是一僵。

蘇清澈從她懷孕之後都是能抽出時間就抽出時間來陪著她,所以她有時候甚至都會忘記他其實是一個軍人,一個肩上扛著重擔的軍人。

她啞然失聲,就這麼一直盯著他握著自己的那只骨節分明的手半晌,才低低的問他:「去多久?」

「不知道。」蘇清澈頓了頓,又回答:「這次任務的難度係數小,應該不出半個月就能回來。」

宋星辰胸口頓時湧起了一大片濕潤的棉花,沉甸甸的一直往下壓。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卻覺得肚子似乎是疼了一下,反應過來才有些不敢置信的拉著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

「他……他踢我了?」

就在蘇團長的手被宋星辰按在肚子上的時候,那小傢伙似乎是伸了個懶腰又動了一下,這次的動靜比剛才的還要大,結結實實的能感受到。

宋星辰以前還跟蘇團長一起研究過小傢伙什麼時候會動,按著時間算早就該有動靜了,可直到今天,才是那麼囂張張揚的跟自己的爸爸媽媽打招呼。

蘇團長的車一打滑,差點飄了一下。

他穩住方向盤,唇角卻忍不住勾起。

到家的時候小傢伙已經安靜下來了,不過宋星辰走路都比平時小心輕柔了很多。

蘇團長抱著紙箱過來時,她正跟肚子裡的小傢伙說話,問他,「你多大了啊……」

蘇清澈頓時就笑出聲來,「他怎麼回答你?」

「他能聽見媽媽跟他說話就好。」她彎了眸子笑,「我覺得小傢伙一定跟他媽媽一樣愛吃肉鬆餅,我今天能不能多吃一個?」

蘇清澈斜了她一眼,看她那眼神霧濛濛的一片又捨不得拒絕,「就這一次,你吃多了飯又吃不下了。」

吃過午飯,宋星辰就拿著一本十萬個為什麼給蘇清澈,讓他念給寶寶聽。

蘇團長對此倒是沒意見,把她抱在懷裡翻著她折起來的頁數接著念下去。

他的聲音一向好聽,溫柔下來輕輕淺淺的又如乾淨的泉水,聲音清朗。

宋星辰一邊迷迷糊糊的想以後小傢伙會不會嫌棄她的聲音沒有爸爸的好聽就在肚子裡把自己的耳朵給捂起來,一邊又暗笑自己的這股傻勁。

都說一孕傻三年,還真不是沒有道理的。

她就在他的懷裡靜靜的睡了過去,他合上書,也捨不得閉眼,就這麼看著她,從日中到日落。

晚上吃過飯,宋星辰把紙箱子裡孩子們給她寫的信全部都整理了出來,整整齊齊的堆在床上,一封封拆開仔細的讀。

他洗完澡出來時,她才看了一半,拆開的書信又妥帖的放回去。他陪著坐了一會,她突然偏頭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蘇清澈的眸色就是一深,剛想逮住她親熱一下,她笑起來,把手裡的信遞過去,「小姑娘讓我代替她親你一口。」

蘇清澈掃了眼,把她抓進懷裡,吻得動情而深入。

深入淺出了好幾次,宋星辰最後呼吸都有些不穩,掙扎著推開他,直接拿手擋了上去,「蘇團長,注意胎教。」

蘇清澈:「……」

這句話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是蘇清澈先說的,宋星辰這個臭流氓趁著蘇團長洗澡的時候甩流氓,蘇團長忍無可忍就甩出了這句話。

宋星辰一向擅長活學活用,立刻就逮著機會把這句話還給他了。

他揉了揉她的肚子,還是忍不住在她紅艷水潤的唇上親了一口。

「我萬一生完孩子身材沒那麼好了怎麼辦啊。」她仰頭看了他一眼,恨恨的在他的下巴上咬了一口,「懷孕和大姨媽就應該你們男人來承受!我們女人負責貌美如花就好。」

蘇團長心不在焉,手指已經從她的睡衣衣擺下面鑽了進去。

她不自在的動了動身子,返身抱住他,「不要記掛著我,也不要分心,我一定會好好的。也就半個月,你也一定要平安無事。」

蘇團長作惡多端的手指頓時頓在了原地,最後還是伸出來緩緩的抱緊了她,「那你也不要為了我擔心,你要相信你老公一定可以平安健康回來的。」

她點點頭,眼眶卻微微的有些濕,為了不讓他看出來便低了頭埋在他的頸窩,「蘇清澈,我們娘兒倆可還等著你回來負責的。」

「嗯。」他摩挲著她柔軟的頭髮,緩緩的瞇了瞇眼,隨即才輕勾著唇角應道:「我知道。」

「有時候光是想想不久之後就會有一個一半像你一半像我這樣的小孩子出現,我們從小護著他長大,然後教育他為人處世……」她頓了頓,「光是想想就很美好,但這樣的美好是鑒於你我都在的情況下,所以蘇清澈,你不能辜負了我。」

「我知道。」他在她的眉心印上一吻,搭著她的肩膀輕輕的拍了拍,「我不想缺席你的一生,也不想缺席小傢伙的未來。」

蘇清澈隔日給她做好了早飯,這才悄無聲息的走的。

宋星辰醒來的時候沒看見他就知道他已經去部隊了,坐在床上愣了一會,才起床去吃早飯。

蘇老爺子大概也知道蘇清澈是去執行任務了,問她這段時間是回宋家住還是一個人,如果一個人就直接搬來大院也好有個照應。

宋星辰想著宋爸爸這段時間有個學術交流會,宋媽媽的確是又忙著。

她一個人,別說老爺子,蘇清澈和宋家不放心,她自己都不放心自己。

正好也失業了,也不用一直麻煩老爺子的司機來回的送她,所以乾脆的收拾了自己換洗的衣服就跟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