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作為勢單力薄的邪魔歪道,每次出門都要被正派群毆

  我爹是富商,妻妾十三人,生了一堆孩子。開始取名字還正正經經翻著當朝字典斟酌,後來孩子多了,犯了懶,乾脆就用梅蘭竹菊,琴棋書畫打發。輪到我的時候,我們四胞胎順理成章領走了春夏秋冬。

  在老爹還想繼續替沈家光宗耀祖繁衍子嗣的時候,不幸被奸人坑害,萬貫家財散盡。各親友領了嫡出、長得好看的哥哥姐姐走,我都不在列,娘親又跟人跑了,不幸淪為乞丐。

  恰逢那年武林剛經歷一場浩劫,急需新鮮血脈。於是各門各派廣招弟子,所給待遇各不相同。

  那日我站在貼了滿大街的招生廣告前思來想去,覺得五毒教管每日三餐還不用交學費,每月給十個銅板的待遇最好,於是我屁顛屁顛的去了。

  等長大了些,才知道原來五毒教是正派口中的邪魔歪道,俗稱反派。

  每次出門被正派圍毆的時候我總會默默望天,為什麼當年我要貪圖那十枚銅錢的美色……

  江湖傳聞我們會穿個黑色蝙蝠衫做招牌,或者頂個蜘蛛髮髻出門,動不動就扔蜘蛛五步蛇,這些純屬虛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們又不是變態,誰沒事去弄這些⼳蛾子。

  就算江湖上把我們教派傳得邪乎,但我敢打賭,即使我們混在人群中,肯定不會被認出。

  正是如此,五毒老祖覺得自己門派太沒特點了,你看華山的長劍,全真教的拂塵,少林寺的……光頭,都很好認,簡直成了活招牌。唯有我們,毫無特色。

  於是五毒老祖做出重大決定,在每個弟子的額頭都紋個紅點,不但有特點而且喜氣,哪日武林混戰不幸掛了還容易認領。這個舉動嚇壞了門人,因為自知是邪門歪道,在正派如林的江湖上幹這個,簡直就是找死。

  於是在當年一眾長老的鄙視以及哀求下,五毒老祖勉強同意把紅點印在手腕上。即使如此,門人仍怕被砍,四季皆是長袖遮掩。於是如果在酷熱炎炎的武林大會上看到哪個門派還很傻叉的穿著長袖,不是尼姑庵,就是五毒教了。

  每個因都會有個果,五毒教的人常年不曬一點太陽也是有好處的,比如我們普遍白淨。一白遮百醜,無意間五毒教成了江湖上的美男美女教,慕名投門的少年少女也不少。

  我本來也不是個閉月羞花的姑娘,來到這美男美女教,更是被淹沒得不知去向。而且看看師兄師姐們的名字,什麼祝清風、宋子卿、花雲裳、何媚兒,文藝風十足,一看就是有潛力的大俠名。

  起先唯一讓我倍覺慶幸的,是當年排隊入門時,被人持續插隊,想以武力反抗卻像渣一樣被人扇飛……擠啊擠,輪到我時,已經是最後一個了,於是我成了小師妹。

  一般小師妹都是集萬千寵愛在一身,練功錯了師父師娘都是和顏悅色說沒關係多練幾遍就好。可我進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師父你拿著鞭子要抽小腿是怎麼回事啊,師娘你沒事就毒舌說老⼳就是不中用又是怎麼回事啊。

  我是小師妹,小師妹啊!老天你的小師妹定律在我這就失效了嗎?

  沒了師父師娘的疼愛,我依然堅定的相信小師妹的頭銜一定會帶來好運的,比如通常都會有個帥氣無比武功又高的大師兄還唯獨疼惜自己。

  可看到祝清風的時候,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少女心碎了……

  師兄,你那滿身肆虐的肥肉是鬧哪樣!你投個毒還會把自己毒倒是在做什麼!

  我抹了一把淚,還是好好練功吧,其他的都是浮雲,尤其是胖子師兄,更是浮雲,雖然他比浮雲重多了。

  這一晃,六個春秋過去了。

  六年總結,武功半吊子,下毒半吊子,長相……半吊子。俗稱……吊車尾。

  就是這麼一個吊車尾的我,要出門送信了,還是送挑戰信。

  師父你確定不是讓我去送死嗎……

  唐門以兵器和毒聞名江湖,五毒教專攻毒藥,兩派在江湖上爭第一毒教的頭銜由來已久,這關乎到下季招生以及江湖地位,於是在這年武林大會來之前,兩派必須做個了斷了。

  我站在屋頂上風中凌亂,看著五毒教的壯麗景色。嚥了咽,問肥得流油的大師兄:「師兄,我還能活著回來嗎?不如你陪我去吧。」

  大師兄故作老成的思索一番,用肉乎乎的油爪子拍拍我的肩,沉吟:「保重。」

  我淡定的挪開他的手:「師兄。」

  「什麼?」

  「我們絕交吧。」

  「……」

  

  師父的字依舊醜的很有特點,落款處依舊畫了個風騷無比的簡約自畫像。

  在我把頭搖的跟大浪淘沙般時,師父哼了一聲:「小⼳,我的字可是盟主范,當年我和他同在一個學堂,他還經常模仿我的字跡替我寫功課賺錢,咩哈哈。」

  我忍著鄙視的眼神:「那師父你能解釋下為什麼他做了盟主,你只是門主嗎?」難道這不是懶的結果嗎,還這麼得意。

  師父思量半日,似乎終於尋得一個合理的解釋:「算起來,我應該是精神領袖,你知道精神領袖向來沒什麼好結果的。」

  看著師娘那一臉的意味深長,我就知道我們又難得的產生共鳴了,原來臉皮這種東西,真的是只有更厚,沒有最厚。

  在一眾師兄師姐含淚搖帕的注目下,我悲痛萬分的牽著馬下山送死,呸,送信去了。

  不是所有叫疾風的馬就真的快如疾風,比如這匹。我像遛騾子那樣晃悠悠的騎著,眼見著一頭頭驢子從身邊馳騁而過,連蝸牛都要追上來了,終於忍不住拍拍馬脖子,「疾風,你還有馬不屈的靈魂嗎?」

  疾風沒理我。

  我倍覺寂寞,入教六年,第一次出那麼遠的門,還指不定回不去了。

  陽光明媚,萬里無雲。我哼著曲子,逍遙自在不亦樂乎。好不容易見到茶棚,我決定去喝個茶,再啃個饅頭。

  小二的一聲吆喝,讓我依稀想起以前,老爹喜歡熱鬧,隔三差五就帶著成群兒女去霸佔酒樓。爹爹雖然記不住我的名字,但對每個子女都很疼愛。現在過了這麼久,我也淡忘了生父的模樣,母親的話就更不用說了。

  正喝著茶,就見兩個衣裳做工十分精細的年輕人抱拳道:「姑娘,可否搭個桌?」

  見是長得好看的大好青年,想著臨行前二師姐一臉猥瑣笑意的對我說秋兒看到合適的男子就拐上山的囑咐,我眯了眯眼,點頭:「嗯。」

  兩人邊斟茶邊說道:「聽說近日有邪教在中原作亂。」

  我驀地一抖手,我還沒滿身洋溢邪氣吧。

  「魔教教主不好好在西域待著,跑到中原來做什麼。」

  「約摸是摸遍了西域女子的手,準備來中原換口味了。」

  聽見與自己無關,我鬆了一氣,說到那個魔教教主水行歌,武林上下無人不知。據說博學多才武功變態又風流倜儻,俘獲了無數少女的心。

  傳聞水行歌是個色狼,因為上至花甲老婆婆下至七歲小蘿莉,見面第一句話都是——姑娘,可否看看你的右手?

  於是江湖飄滿了邪惡的八卦,都在傳言這魔頭是要找姑娘的右手來代替自己的右手……太喪失了。

  茶水上來,我皺了皺眉,又看了看那兩人,決定還是裝鴕鳥什麼都不知道。

  茶喝了兩壺,就見那聊得正歡的年輕人啪的暈倒在桌上。

  裡屋傳來小二的郎朗笑聲:「大哥,魚兒上鉤。」

  片刻,便有兩人走了出來。我默默啃著饅頭,一把刀轉眼釘在桌上,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惡語:「小姑娘,你說你要是也喝茶,中了迷藥暈過去,我們也不會取你性命了,這是你自找的。」

  喂,大哥,不關我事啊,我只是打醬油的。堂堂小師妹總不能被五毒山腳下花三文錢就能買一打的迷藥給迷暈吧,我又不是演技派的!我誠心建議道:「下次你們可以買好點的迷藥,比如三步昏迷散、周公迷魂藥什麼的,效果會好些。」

  「……大哥,我們是不是被鄙視了……」

  我嚥下最後一口饅頭,認認真真數了五個銅板放在桌上,起身拿了包袱便走。

  大漢一臉意外:「你不幫他們?」

  「我不認識他們。」

  師父說,人在江湖飄,就要少挨刀。若要少挨刀,事要管得少。大漢不敢攔我,我也不想教訓他們。

  騎著疾風繼續趕路,按照地圖來看,以我這個速度,半個月後可以到達。如果換一匹馬的話,時日壓縮一半。可是我捨不得疾風,雖然它又慢又呆吃的又多。

  牽馬進鎮,夜色已晚,我琢磨著尋個地方住下。

  師父是只鐵公雞,每次我們下山辦事,他都要在地圖上圈畫半天,然後把沿途的住宿錢掐算的一文不差。要是碰到旺季客棧漲價,我們要麼是死皮賴臉的砍價,要麼是自己倒貼。所以大多數師兄師姐都有另外一項特殊技能——美人計,做的爐火純青的不但能白吃白喝白住,說不定還能發一筆小財。

  我剛腆著嫩臉剛對老闆拋了個媚眼,心想憑藉三分姿色應該能減價,結果下一刻就見老闆娘舉著板凳大步朝我跨來,嘴裡嚷著「我要宰了你這只勾三搭四的狐狸精!」,嚇的我拔腿就跑。

  我一邊逃命一邊感嘆,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月牙懸掛,地面黯淡無光。打著哈欠在野外走著,期盼著見到破廟破屋子,總比露宿街頭的好。

  夜色寂寥,因是夏日,四周隱約蟄伏蟲鳴,忽聞利劍出鞘聲,嘶聲作大,抬頭看去,白光閃過,似劃破寂靜天穹。

  出手凌厲迅猛如光,而且悄無聲息,根本就是個高手!

  地上影子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條,驚的我小腿一縮,該不會是這麼倒霉碰到武林狗血大全里的——夜黑風高,某蓋世英雄一刀捅了某大俠,然後把不幸路過炮灰一起捅了的三俗情節吧!

  正當我胡思亂想著,一個微顯倦懶的聲音沉穩響起:

  「姑娘,可否看看你的右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