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一封信引起的离奇故事……

  我愤然甩下他,往地道出口走去,默默想著我和水行歌的友谊走到尽头了,再也不会做朋友了。呸,我有胸的好吧!

  水行歌在后头说道:「别走那么快,你腿短。」

  「啊啊啊啊啊。水行歌你是不是以打击我为乐。」

  「没有。」

  「你分明有。」

  「好吧,我有。」

  「……」

  我们两吵了一路,终于见到洞口了,费劲的爬了上去,身体还没站直,就见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举著火把,似乎守候多时。吓得我以为鱼知乐早就带人埋伏好了,转身要重新跳进去,就见水行歌冒出个脑袋,差点一脚踹了上去。乖乖,这可是我的脸!

  水行歌在那洞口挣扎了一下,皱眉,伸手:「拉一把,腿短蹬不著。」

  我真的很想把他塞回去,然后拿土填上……

  那头唰唰的跪了一地:「参见教主。」

  我拍著水行歌身上的土,拿袖子给他抹脸,这么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不是影响我沈秋的形象嘛。见他睁圆了眼看来,我拧眉:「别动,擦干净。」

  旁人一片静默……

  宋毅声音艰难:「教主,大庭广众之下,咳咳,不如先让属下等起身?」

  突然水行歌狠狠掐了我一下,我惊叫:「你掐我干嘛!」

  他扶额。

  教众唰的起身,刀剑拔出,嚓嚓作响:「敢伤教主,找死!」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现在就是水行歌啊,这又是给「她」擦脸又是尖叫的,这么给水行歌本尊抹黑他不宰了我才怪。急忙板起脸:「退下,谁都不许伤她。」

  宋毅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我大感痛快,挥手:「准备好饭菜,饿了。」

  水行歌的脸顿时黑的不见底。

  吃饱喝足进了房,见他要掸身上的灰尘,我忙抓住他的手,瞪眼:「不许乱摸。」

  他蹙眉,抬头盯我:「所以你是打算这么脏兮兮的过一天?」

  「那就这么脏兮兮的吧。」我眨了眨眼,难怪有时候跟他说话他没看我,因为这个角度看自己真的是……太矮了,俯瞰几眼都觉得累,原来我只有水行歌的肩膀高,「你这次怎么不是在初一十五变了?」

  水行歌摇摇头,往床上一躺:「我也不知道,这是六年来的第一次。」

  想了想,顿觉心悸,万一他哪天在众人面前化身,那可怎么办。不对,我这么急干嘛,他那么悠闲的要睡觉是怎么回事。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不痛快了,拧干毛巾,坐在床沿给他擦脸,这种感觉又诡异又奇怪。

  擦完了,我自己去洗了把脸,边洗边冲动的想偷偷掀起衣服看一下他的胸肌腹肌……我摇摇头,太邪恶了。赶紧回头看床上的他,竟然睡著了!我悲愤,难道我就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吗。

  我拿了被子,往长椅一蜷,睡觉!

  也不知是身体不习惯还是什么,一晚上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拿被子蒙住也没用。晨起,照照铜镜,两只眼睛黑的跟貘似的。抱著被子躺在椅子上,抬手看著修长手指,根根白净有力。如果是在以前碰到这种事,早就被吓疯了。下山后简直就是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于是这可以叫做……一封信引起的离奇故事吗……

  快日晒三杆,水行歌才醒来。我打了个哈欠:「水行歌,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总是比我起的早了,因为你武功太好,听力比常人好上几倍,一整晚外面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的,根本就不能安枕。」

  水行歌这回没有笑我那身体这么能睡,说道:「昨晚我睡的很好。」

  我顿了顿,只是能睡一个好觉,却露出了难得的欢颜。我没多说,和他一块下楼吃东西。

  外头又已经不见宋毅他们的踪迹,只是认真侧耳一听,还是能听见有人在附近故意屏气。可是放眼看去,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因快到中午,直接唤了小二上饭菜。水行歌吃了一碗就放下了筷子,又盯著一碗接一碗吃的我:「之前你每顿吃那么多,我以为你确实需要。可是你明明……」

  我点头:「儿时流落过街头,饿得很惨,所以以后只要有饭吃,就会吃很饱很饱,因为说不定哪一天,又会没饭吃了。」

  水行歌愣了片刻,淡声:「以后别使劲撑,对胃不好。」

  我笑道:「那要是以后我没饭吃了怎么办?」

  他瞥了我一眼:「总有人会养你。」

  我想了想,点头:「对,十七哥会。」

  水行歌脸上一抽,没有言语。

  正吃著饭,忽然一个庞然大物冲了过来,不等我反应,就见水行歌一个抬手,用力将那人扇飞了。

  我突然发现我的武力值其实一点也不差……

  水行歌明显比我淡定多了:「那个胖子要抱你。」

  我大怒,竟然敢当众非礼本姑娘,看我不揍死你!我俯身拿了根棍子,准备狠狠抽他一顿,结果胖子一抬头,手中的棍子便光当落地。话喊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哀怨的退回水行歌旁边。

  「怎么了?」

  「呜呜呜,水行歌你大爷,那是我大师兄,大师兄啊!」

  「……秋秋……你真是亲友遍地开。」

  「你够了!」

  胖子师兄有个很好听很大侠的名字,祝清风。但事实证明名字好听未必真的能成大侠,胖子师兄因为以前投毒经常会把自己毒倒,于是阴差阳错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的本领。但武功渣就是渣,要不怎么会被「我」轻易甩飞。

  他哎哟著扶腰从一堆破碎的木头中爬起来,熊扑过来:「小秋!」

  水行歌又很不给面子的躲开了,冷脸。我掐了掐他:「快笑。」

  「不笑,男女授受不亲怎么能随便乱抱。」

  「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抱著胸说……」我使劲把他的手放下,我还要嫁人的好不好。

  胖子师兄不扑了,仔细盯著我们:「难道我认错人了,我家小秋不可能这么冰山美人啊。」

  喂!我推了水行歌一把:「她就是沈秋!那个俏皮又活泼的秋秋。」

  水行歌嘴角一抽:「这么夸自己真的没问题?」

  「没问题!」

  胖子师兄上下打量,仍是一脸不信,然后竟然就这么直接走了。我急的真想拽住他,问他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可水行歌一点也不配合,我差点没戳他:「你能不能配合些!」

  水行歌背身:「不行,靠近了他一定会抱你。」

  「抱一下不会缺块肉,以前不都这样。」

  他肩头一顿,竟哼了一声,然后回房了。今天的他很反常!

  我从水行歌身上挂著的钱袋拿了钱啪的一叠赔给店主,想了想我不能跟钱开玩笑,然后又使劲抽了回来。上了楼,只见宋毅也在廊道上,正和水行歌说著话。一见我,又抱拳:「教主。」

  我摆摆手,末了不痛快,倚在栅栏上,抱胸,抖腿,一脸流氓状的看他:「哟。」

  水行歌:「……」

  宋毅:「……教、教主果然如沈姑娘所说,不舒服。」

  水行歌欣慰点头:「是的,还请左护法帮我的忙,我会好好照顾教主大人的。」

  宋毅立刻说道:「我会尽快打探清楚。」

  为什么宋毅对「我」的态度会好转,在我赔钱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宋毅一走,我立刻进房,问道:「水行歌,你让宋毅打听什么?」

  水行歌躺到床上,卷了被子要睡:「你不是想知道你师兄来做什么么?」

  我哭笑不得:「那刚才问清楚不就行了,还要折腾第三个人去打听。」

  他挪了挪枕头位置,声音没有一点波澜:「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他要抱你。」

  「……」我俯身凑近了盯他,今天的水行歌果然很不正常啊。我戳了戳脸,用别人的眼睛来看,本姑娘的肤色和触感还不错嘛。

  戳多了几下,他忽然睁开眼,许久才道:「秋秋。」

  「什么?」

  他眉头越皱越深,都快拧出两个川字了:「内急了……怎么办?」

  「……」他不说还好,一说貌似我也……内急了……

  四目顿时深沉起来,见他起身,我立刻抬手压住他:「不行!忍著!」

  他「哦」了一声,又缓缓闭起眼。我紧张兮兮的守在一旁,越忍越急,现在才刚过子时,怎么熬到下一个子时?

  水行歌忽然坐起身:「武功差,身体差,连忍耐力……也差。」

  「说重点……」

  「我去小解。」

  「不可以!」我死命拦住他,「你要是去了,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就算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也不行。」

  然后我们两人坐在床上痛苦了半个时辰。

  宋毅敲门进来,我们谁也不敢乱动弹,生怕一个忍不住就奔向茅厕。宋毅看了看我们的姿势,黑的发亮的脸上竟然泛起了奇异的红色,脑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轻咳两声:「沈姑娘,经查探,不但是你的师兄祝清风,还有其他五毒教弟子,最近这几日都出现在小镇上。中原盟主李沧下月召开武林大会,他们应当是为此事而来。」

  我艰难挥手:「知道了,出去吧。」

  门还没关,就见水行歌要跳下床,我一把把他抓了回来,吼道:「你给我好好在床上待著,哪都不许去!」

  宋毅面色复杂又诡异的关上了门……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