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鸭脖在哭。」

  鱼知乐请客,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个剥削他的机会。在最豪华的客栈点了一百八十道菜和两百个肉包子外加一百张大饼。吃了两口,让小二全搬到门口送给乞丐。

  吃饱喝足的我饮了一口茶,痛快多了。见鱼知乐面不改色,我抬手:「掌柜,我还要再点一百道菜。」

  鱼知乐:「……」

  我捧腹笑了起来:「你可以不付账的,把我这两箱钱全拿走吧。反正连我的命都可以拿,这点钱又有什么不能。」

  鱼知乐顿了顿:「抱歉,沈姑娘。霜儿有难言之隐……」

  我点头:「你们都有难言之隐,只有我沈秋的命最不值钱。如果是你陷害我,我无所谓。但那是我的姐姐,我的亲生姐姐。鱼知乐,你有兄弟吗?被哥哥弟弟捅一刀试试如何?你不拦著她,还陪著你老婆一起坑她的妹妹,这样真的没问题?」

  鱼知乐默然,许久才道:「抱歉。」

  我淡声:「我要见她,哪怕是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这里是包厢,整整一个大房间,除了我和他,没有旁人。可我总觉得,程霜就在这附近,她在听我们说话,却不肯出来。

  僵持了一会,我放下杯子,笑道:「我决定继续回去赌,如果我毅力惊人的话,大概一个晚上能赢垮一个赌场,然后再用赢来的钱去挖你们青楼的姑娘。再给钱姑娘们奋战各个赌场,良性循环,估计不用十年,可以整垮你们风雨楼。」

  鱼知乐沉声:「你不可能每次都赢。」

  「我有诀窍。」我笑了笑,起身,掸了掸衣裳,「我去了。姐、夫。」

  步子还未迈出大门,屏风后便走出一个白衣女子。看见她,我以为我会揍她一顿,可意外的,竟然很平静。

  鱼知乐急忙过来,将她微微护在身后,好像生怕我猛虎扑食把她吃掉。

  程霜面色平静,唤了我一声:「妹妹。」

  「嘘。」我抬指,摇头,「不要喊的这么亲切,否则我又会以为你要做什么坏事。反正我偷换华山秘笈,又无秘笈可交,必死无疑,你根本不需要再想法子害我。」

  「我有身孕了。」

  我愣了愣,程霜又道:「我将秘技偷出来后,在交给师父的途中被拦。在面壁关押时,我发现我有了身孕。师父在饭菜里下毒,和我做交易,让我演了这出戏,才肯将解药给我。」

  鱼知乐说道:「霜儿没有骗你。我将你抓进风雨楼,本想寻机让霜儿出现,可是没想到水行歌竟然能将你救走,此后一直没有机会接近,再后来,我们让木青诱你出来,利用你师兄阻止水行歌来救,却没想到,水行歌轻易化解了五毒教的毒,将你带走了。」

  听见木青的名字,我更是愣神。木青抓走我,不是因为觉得我中了魔教的迷魂术要救我,而是因为一开始就是打算抓我……原以为算得上是朋友,可原来也不是……

  鱼知乐叹息:「霜儿中的毒我解不了,只能听墨掌门的话,配合他。」

  「若是说木青的话……」我冷笑,「这件事的幕后人果然又是李沧那个王八羔子?」

  程霜皱眉:「秋秋不要说脏话。」

  我冷冷看了她一眼:「闭嘴。」

  程霜默然,鱼知乐长眉拧起:「那晚风雨楼出动大批人马本来是要上演救你,然后让你们姐妹重逢的戏。但计划打乱,于是干脆变成追杀你们。可是没想到,你和水行歌跳崖了。」

  我笑了笑:「所以其实程霜出现在崖底,也是你的无奈之举。布置了一晚上,第二天中午,生了炊烟引我们过去。终于是完成了嫁祸给我……不,确切来说,是嫁祸给我,但目标其实是水行歌的壮举了。」

  一旦商路断了,魔教在中原没有经济支持,想称霸武林,又怎么敌得过李沧。水行歌屡次帮我,李沧是料定了我出事,他不会坐视不理。哪怕我在水行歌心目中的地位没那么重要,他将我交了出去,牺牲的,也不过是一个五毒教弟子。

  李沧那王八蛋总是在做双赢的事,这么被他牵著鼻子走,实在不甘心。总有一天,要揍断他的鼻梁!

  程霜要靠近我,鱼知乐拉住她,摇摇头。她叹气:「小秋,你在直呼我的名字,你连姐姐也不肯叫了。」

  「嗯,我怕做噩梦。虽然说孩子也是你的骨肉,但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可我若没了,便真的没了。你和沈春一样,自私自利,没有半点姐妹情谊,这样的你,我为什么还要唤你姐?」说到后面,我几乎颤抖,原来不是不气她,只是气过了头,忘了那种痛心。如今心如刀割,如果能像她那么狠心 ,该多好。

  程霜黯然不语,已经没初见时的明媚风华。看到她的那一刻,我诧异原来同一张脸,却也可以那样好看。看她十指纤纤,并不像做过粗活的人,我从心底替她开心。她却在门开一刹,就已经在算计我。

  「秋秋,帮李沧一起将魔教赶出中原,只要魔教一走,你还是以前的你,绝不会有人动你。」

  「嘘。」我又示意她噤声,「在你们都害我的时候,只有他陪在我身边。虽然这次李沧的目标是他,我才因此被利用。但我一点也没怪他,他比起你们来,好了百倍千倍。他没有抛下我,我也不会背叛他。」

  「妹妹……」

  我叹气:「谢谢你那晚来找我,虽然你最后还是没有过来道歉,但幸好你没过来,否则我可能会撒酒疯捅你一刀。」

  她面色微顿:「自在崖底见过后,我没有再去找过你。」

  我眨了眨眼,虽说那晚喝醉了,但那张脸,分明就是……那会是谁?龙妙音?总不会是沈冬吧?算了,任谁都好,哪怕真的是沈冬,我好像也没抱什么希望了。刚提步要走,想起一件事,问她:「你的毒解了?」

  她摇摇头:「魔教离开之日,师父会给我解药。」

  「听说万神医是个解毒高手,你可以去试试哦。」

  程霜眼里立刻晕开了感动:「三妹,其实你还是顾念姐妹情谊的。」

  我嘲讽道:「不,我想让你活著,好好的活著,亲眼看著你的亲妹妹是怎么被你害死的。」

  话说完,她身子一个摇晃,鱼知乐瞪眼低吼:「沈秋!」

  我漠然的打开门,这门关上,我再不会见她,姐妹情分,就此了断。手触到大门时,腿已经软的站不稳,只想找个地方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可门一开,见了眼前淡定从容的男子,却忍不住落了泪。

  水行歌这回体贴多了,直接递了方帕过来,我边接过边想,难道是昨晚用他衣裳擦脸的后遗症。

  鱼知乐随即跟了出来,诧异:「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瞄了两眼左右,刚才守在外头的两排人全都不见了。水行歌总不可能一个人把他们全都丢出去,他没那么耐心。所以说,魔教其他人也来了?想到宋毅那张黑脸,我就觉得胃疼。下意识挪了挪位置,水行歌长眸看来,我咽了咽,保持距离啊教主大人。

  水行歌未答他的话,伸手把我抓了过去:「回去。」

  我挣扎著跟在他后面,他又道:「不想走?我抱你?」

  ……还是乖乖跟著吧。

  水行歌淡声:「宋毅对你误会太深,回头我会跟他说清楚。」

  「哦。」

  「我几次连累你,你不怪我?」

  「不怪,我打不过你。」

  「……」他停了步子,低眸盯来,「说你没心没肺,却又腹黑得很。赢垮风雨楼的赌场?挖走他们的青楼姑娘?」

  我干笑两声:「那是一时冲动放出的话。」

  「可我听说,你连赢了二十四把大小。」

  「这简单。」我抹掉泪,嬉笑道,「进去后,找一个逢赌必输的人,他押大我就押小,他押小我就押大。嘿嘿,我聪明吧。」

  「……」半晌他才吐字,「对方跟著你押了怎么办?」

  「所以赢到二十四场后我就没押啦。」

  水行歌扶额,末了又笑了笑:「明明很聪明,为什么总要装糊涂。」

  我忽然很想问他,你那么聪明,知道我喜欢你吧,那为什么也装糊涂?

  「水行歌,找个机会揍断李沧的鼻梁好不好?」

  他点头:「好。」

  我抽手离开他温热的手掌,末了又觉得不对劲,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思量一会,顿时两眼一黑,哀嚎:「我赢的钱全落在客栈里了!我要回去。」

  水行歌笑道:「说不定程霜还没走,你要见她?」

  我用力点头:「她哪里有那两箱银子重要!」

  水行歌唇角抿起,又拉住我的手腕继续走:「你就当赏给他们了。」

  我哭成了渣:「两箱,有两箱银子啊。那可以买多少肉包子,多少鸭脖。」

  「现在整个武林都在找你,你想被剁成肉酱吗?」

  「鸭脖在哭。」

  「乖。」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