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漂亮

  那個元旦過後,柳蓉和梁雪之間的關係似乎奇異地就從「點頭之交的陌生人」,上升到「頗有共同語言」的朋友。

  下課的時候,柳蓉還可以因為梁雪的同桌常年不在,而到她那坐一坐,聊一會。

  胡蝶總是很忙,於曉麗也總是很忙。於曉麗忙忙叨叨地在課間做很多練習題,除非是她主動和別人說話,否則別人擅自打擾她,會惹她發火。

  胡蝶下課的時候,總有一群人來找她出去,社交圈遍佈整個年級,各種不好聽的流言蜚語在她身後此起彼伏,可她都不在乎。

  這姑娘就是有這種能耐,火燒屁股不知道跑,天塌下來能當被蓋——哪還在乎這些背後的小話呢?

  她連她親媽都不在乎。

  數學老師有一天大發脾氣,當場把胡蝶的數學試卷撕了,團成一團扔在她腳底下,痛心疾首:「胡蝶,你個小姑娘家家的,到底想怎麼樣?你也要點臉行不行啊?」

  胡蝶歪著頭,吐著舌頭,嘴角含笑,一扭八道彎地站在那——柳蓉猜她的答案是不行。

  於曉麗瞥見,還低低地冷笑了一聲:「最討厭這種做作的女人,吃什麼長大的這麼賤?」

  柳蓉沒吱聲,裝作迷茫沒睡醒的樣子表示沒聽清,其實偏過頭也冷笑了一下,心說你跟她半斤八兩,吃什麼長大的這麼三八?

  儘管於曉麗已經不跟她沒事找事了,可柳蓉不是常露韻,沒有那麼寬容,她自覺心胸狹窄得很,可惜很多時候沒人看得出來。

  這些日子時常和梁雪混在一起,偶爾也會見著她那頗有傳奇色彩的堂兄梁肅,別的沒學會,腹誹於曉麗的用詞卻愈加惡毒了——這表面上依然乖乖的優等生,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這樣變成了一個刻薄的女孩。

  朋友來了又走,萍水相逢的,虛情假意的,刻骨銘心的,然而唯有這種刻薄,始終那麼忠誠,陪伴了她的整個青春期。

  一場大雪將整個城市埋了下去,寒假在嚴寒的冬天裡飄過。

  春去春走,炎熱和涼意接踵而至,有時候很難想像,我們的青春竟大多是在這樣一種平淡至極的日復一日裡消磨殆盡的。光陰悄然流過,若干年後時而驚醒,念及今是昨非,便恍然傷神。

  一年過去了,所有人官升一級,提起初一新生都是「初一小孩」,頗為不屑,好像他們都已經經久江湖了似的。

  柳蓉仍然是年級第一,常露韻仍然是高星那票人的小跟班,經常被指使著幹這幹那,毫無怨言,頗有魯迅先生「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精神,可她這頭老黃牛並沒有得到人民群眾的認同,她們依然嘰嘰喳喳地或明或暗地口誅筆伐著她的身材,她的運動遲緩,以及她臉上開始批量生產的小痘痘。

  好像那都是十惡不赦的罪狀似的。

  可常露韻同志無怨無悔,絲毫不為所動,依然感人肺腑地默默耕耘著這份沒有收穫的友誼花園。

  梁雪依然強悍,有時候特意來跟柳蓉說一句「放學不用等我一起走」,柳蓉就心領神會,知道她要麼是出去找人「解決問題」,要麼是跟她哥梁肅那幫小流氓出去混了。

  梁雪雖然數學很夠嗆,但沒放棄過努力,還因為勤奮認真,遭到過數學老師的當堂表揚,文科成績更是拿得出手,每次考試也能在班裡十名左右晃蕩晃蕩,加上她的家庭情況,整個人都十分勵志。

  家長會的時候她家長不來,她自己卻被當成努力上進的典型,上台講過話,據說效果頗為感人,反正柳蓉她媽回來是絮絮叨叨地說了好多梁雪的好話。

  柳蓉默默地想,前提是您沒看見她當街打架的情景。

  真的——柳蓉有一次帶了一張動漫海報去梁雪那顯擺,親眼看見她在用一把彈簧刀削鉛筆,就感覺她在用牛刀殺雞似的,十分豪邁。

  柳蓉當時就想問,那個……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條例,這個是不是要拘留和罰款的麼?當然,嚥回去了。

  唯一不一樣了的,是蝴蝶。

  胡蝶曾經豔冠整個初一年級,本來是這一屆當之無愧校花,然而一個暑假回來,就變得不對了。

  抱著收上來的作業的柳蓉在樓道里撞上她,險些沒認出來。

  蝴蝶胖了,她像個氣球,一個暑假不見,就被熱空氣吹起來了。

  女孩們相繼發育起來,那初來乍到的青春期總帶來一些不盡如人意的小禮物,比如忽然變化的內分泌系統,偶爾抽風一下,讓女孩曾經細小嬌嫩的身體發育了起來。

  胡蝶那曾經包裹著精緻小腿的牛仔褲被撐開了,繡花領子反而顯得整個人臃腫起來。

  走進教室的剎那,瞬間有男生吹口哨起鬨:「胡蝶你偷著回家吃化肥了吧?」

  曾經很多人拿她開玩笑取樂,她都不在乎,還嬉皮笑臉地湊回去。可這回,柳蓉看見胡蝶的腳步在門口頓了一下,木然著一張臉,連一個眼神都沒給那起鬨的男生,默無聲息地走回了座位。

  柳蓉第一次發現,原來胡蝶身上,除了傻笑,還會有其他表情。原來世界上,真有讓她笑不出來的時候。

  老師還沒來,班裡亂哄哄的。

  譁眾取寵的男孩子仍在不懷好意地笑,嘴裡說著更下流的話,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好像總覺得說髒話、把自己弄得像個剛從號子裡放出來的,就特了不起似的。

  當他們年幼的時候,崇拜的對象是蝙蝠俠,是超人,是變形金剛;然而一夜之間,荷爾蒙讓他們的信仰統統死去,心裡的神龕變成了黑社會趙哥錢哥孫哥李哥。

  人長大了,不幼稚了,夢想也就從拯救地球這個偉大而不切實際的懷想,變得更具體了、更有可行性了——比如稱霸一條街。

  梁雪忽然站起來,一言不發地上了講台,將板擦拿下來,然後使勁揪起那男生,把板擦狠狠地塞進他嘴裡。

  全班都安靜了。

  梁雪的手指和她人一樣修長,用力的時候,手背上像男生那樣暴起青筋來,然後用力一推,那窩囊廢的背就撞在後邊同學的桌子上,他「呸呸」兩口,眼珠都鼓了起來,然後忽然伸手去拽梁雪的領子,旁邊的人一看真急了,忙慌手慌腳地拉住他,連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郭帥都給驚動了,不安地站起來,觀望著戰況,打算出去叫老師。

  拉架的一個人小聲說著:「算啦算啦,你還能打女的怎麼的,再說那是梁肅他妹,就當給他個面子……」

  梁雪輕笑一聲,轉身沒事人似的回到座位上。

  很多年以後,網絡上開始有了形容她這一俠義行為的確切用詞——純爺們兒。

  她就像個來去匆匆的獨行俠一樣,持強扶弱,劫富濟貧,無所畏懼,而萬語千言化成當時柳蓉心裡的一句話,就是:像梁雪同學學習。

  胡蝶趴在課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一場勁暴的動亂吸引去了,沒有人看得清她的表情,她哭了。

  這個敢向全世界大笑的姑娘,哭得時候,卻那麼默默無聲,無聲到竟沒有人發現。

  這場小風波很快過去了,進入正常的學習生活中,初二加入了物理課,儘管剛開始還很初級,激發興趣的內容頗多,可思維方式卻和以往學過的所有課程都不同,又有一批不適應的孩子,被打入了失意的圈子。

  同時,初一的適應階段已經過去了,初二了,要考慮未來高中的問題了,開學一個月以後,學校為初二的人開設了奧林匹克特別培訓班,培訓資格是初一最後的期末考試進百強的人——制度是強制執行。

  每天晚上放學後給大家留出一個吃晚飯的時間,然後回來上兩節課,一節物理,一節數學,晚上七點半放學。

  柳蓉被迫和所有動畫片拜拜了,因此對此怨氣頗重,並以學校食堂的飯吃不好為由,默默抵制。

  柳蓉爸媽秉承著「孩子不能嬌生慣養,但一定要給她吃好喝好」的教育原則,每天給她拎個小包,今天好麗友,明天達利園,派,小蛋糕,牛奶……和廣告裡出現的各種零食。

  並且承諾,如果好好上課,每週週五晚上不上課的時候,可以獎勵她去麥當勞吃一次。

  其實想想,麥當勞一直不貴,可在那個年代,就是孩子們的奢侈品,柳蓉於是被食物收買,乖乖去上課了。

  周圍的女生們一邊大呼小叫著「紈褲子弟」,一邊蹭著她的零食,吃零食的時候自然少不了說些三隻耗子四隻眼八卦消食,於是柳蓉用這種奇特的方法,竟然融入了女生的圈子。

  其實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變相應用方式——有時候討好是沒有用的,革命先烈葉挺用《囚歌》告訴我們,人的身軀怎能從狗洞子裡爬出?好像常露韻,放低身價曲意奉承,只能讓別人更看不起。

  有道是蝴蝶圍著花繞,蒼蠅追著屁飛,有好處,別人就願意跟你親近,管它是真心假意呢。

  起碼……看著親近。

  柳蓉覺得自己開始領悟所謂「為人處世之道」了——那些曾經讓她無比困惑的、老師家長都不曾教過她的東西,在她日漸刻薄的內心世界裡,忽然就無師自通了。

  這個週五晚上,柳蓉吃飽喝足地和她勉強忍耐垃圾食品的無私的媽從麥當勞出來,忽然想起有東西忘在學校了,於是打算順路回去拿一次——三班晚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同學一年四季地自習,鎖門的時間越來越晚,每個班幹都配了一把鑰匙以備不時之需。

  就在她拿了東西,出了教學樓打算穿過操場的時候,看見操場上有一個人正在跑著圈。

  天色已經很晚了,校園空蕩蕩的,不時有幾個晚走的,也是背著書包低著頭,急匆匆地離開,只有胡蝶一個人,一圈一圈地繞著操場跑著,時而跑不動了,就停下來,低著頭,手撐在側腰上走幾步,然後差不多了,就接著跑。

  那麼孤獨,那麼執著。

  柳蓉看了一會,然後拿著自己的東西默默離開。

  胡蝶她不在乎成績,不在乎家庭,不在乎朋友,不在乎背後的壞話,也不在乎老師當面一句無可奈何的「要點臉吧」,卻不得不在乎她的漂亮。

  柳蓉覺得自己那一刻明白了這個女孩——她必須漂亮,必須是校花,因為除了漂亮,她就無所依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