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第一次選擇

  梁肅的腳步就定住了,少年的面容依然青澀,而側臉的線條卻已經露出成年人那樣微許冷硬的端倪來,他皺起眉,拉住梁雪磨舊了邊的袖子,口氣異乎尋常的嚴肅:「梁雪,你給我說明白,你真答應了?」

  梁雪仍然沒抬頭,她試圖保持面無表情漠不關心的樣子,儘可能輕描淡寫地說:「我今天把協議簽了。」

  梁肅沉默了半晌,才乾巴巴地問:「因為錢?」

  梁雪點點頭,隨即想起了什麼,又搖搖頭。

  梁肅已經不管她點頭還是搖頭了,一巴掌拍在她後背上,像教訓一個小孩子似的,咬牙切齒,又生怕打疼了她,高高舉起輕輕落下:「一年不就三千多塊錢麼,值什麼?你也有點出息行不行,屬耗子的?就看見眼皮底下那麼屁大的一點地方……」

  梁雪心裡忽然湧上無法言喻的委屈——這麼多年了,她一直像一棵沒人要沒人修剪的小草,風吹日曬,都得咬著牙挺著,咬著牙保護自己,拼了命一樣地長大,努力適應環境,可她也是個孩子,也希望能有那麼個成年人,可以讓她隨時依靠。

  她從來不是無所謂,從來不像別人期待的那麼強大,她也會偷偷地嫉妒,在一個人的時候,心裡灰暗的情緒蔓延而生——嫉妒柳蓉,嫉妒常露韻,嫉妒那些沒心沒肺,一天到晚為雞毛蒜皮哭笑的女孩子們。

  那麼不甘心,因為這世界那麼不公平。

  梁肅長長地嘆了口氣:「你……你真是……氣死我得了——你媽呢?上回她不是把你叫出去了麼,就沒說給你出撫養費?」

  梁雪一字一頓地說:「我不要她的。」

  她抬起頭來,眼眶紅了一圈,倔強地揚起下巴,盯著比她高一些的少年,死死地咬住牙,腦子裡空白一片,只記得不要哭出來,不要哭出來。

  「我不要她的,我寧可出去要飯也不要她的錢!我沒媽!」

  梁肅就徒然沒了聲音。

  梁雪盯了他一會,忽然覺得有些可笑——他只是自己的堂哥,跟他吼有什麼用呢?

  其實跟誰吼都沒用,上高中這事,該怎麼樣就得怎麼樣,本來她就沒想到自己能考上一中,本來也這個奢望。梁雪努力催眠著自己,這樣挺好的,起碼分數高還能給她免學費,已經是意外收穫了,已經是……

  她默默地繼續往前走,然後抬起袖子,把眼睛裡的淚水擦去。

  「我供你。」

  身後的少年忽然不高不低地說出這麼一句話,梁雪回過頭去看著他,她的眼淚好像擦不乾淨一樣,梁肅的面容都模糊了,只能分辨出他兩隻手插在褲兜裡,微長的劉海掛在高挺俊秀的鼻樑上。

  少年低聲說:「你去一中,哥供你,不是我爸媽的錢,是我掙的,本來打算拿這錢盤個小店,不過你上學更重要,先用著,我那些用不著的花銷,過幾年再打算也成。」

  梁雪張張嘴:「哥……」

  梁肅抬起手打斷她的話,熟練地從兜裡摸出一盒煙,叼出一根點上,他不再嬉皮笑臉的時候,就像是個大人一樣,吐字清晰而緩慢,帶著一股子深思熟慮似的味道,發育完全的聲線有些低沉,那身體依然帶著少年特有的清瘦,骨架卻已經長開。

  一瞬間,梁雪看走了眼,幾乎覺得哥哥那頗為骨感、但是寬闊的肩膀像是張開了一雙翅膀一樣。

  他說:「錯過了這機會,以後想補都補不回來,我還有點錢,夠給你交第一年學費的,別多想,好好念你的書,有我呢,將來有出息了再還我就行了。」

  梁肅吐出一口白煙,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把她臉上的眼淚擦掉:「行啦,別掉金豆啦,小黃毛丫頭,有本事打架鬥毆,還沒本事上個一中麼?老梁家還指望你光宗耀祖呢。」

  梁雪終於忍不住了,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就那麼放聲大哭起來。

  她想起剛上小學的時候,她個子還沒長起來,比柳蓉還豆芽菜,穿得又髒又破,小朋友們都欺負她,有一次,一個班裡的女生,當著所有人的面,指著自己和一個外班的孩子介紹說:「我們班最邋遢的是梁雪,她是邋遢大王。」

  三年級,同桌的女生把她當成小奴隸,指使著她幹這幹那不說,還一有不順心就拿她撒氣。那女生和前面的男生鬥嘴吵架,梁雪不過在一邊笑了一下,就被惱羞成怒的女生從頭到腳數落一番。說她「有爹生沒娘養,是個野種怪胎,連你媽都不要你」。

  風刀霜劍言如雪,那句話一下子就戳中了梁雪的痛處,忍不住回了幾句,同桌的女孩子忽然就伸手摑了她一巴掌,還拿出勞動課用的大頭針狠狠地戳在她身上。

  那時候《還珠格格》還沒播出來,可孩子們已經無師自通地學會了容嬤嬤的手段,那麼天真,又那麼殘忍。

  後來梁雪的奶奶找到學校來,痛快淋漓地撒潑大罵一通,把那女孩子連家長一起,都罵得抬不起頭來,以至於老師不得不出面調解。

  這些事,梁雪都記得。

  沒有人能忘記傷口,哪怕再淺淡,哪怕早已過去。皮膚隨著時間,而漸漸癒合,然後傷口就蔓延到了皮下,到了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慢慢地,把她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一個像是對任何人都懷有敵意的小獸,她所有的態度,都僅僅是為了自我保護。

  還從沒有人跟她說過「有我呢」這三個字。

  梁肅有些慌神,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惹得這小丫頭的眼淚跟決堤的三峽大壩似的,止都止不住:「梁雪?小雪?哎呦,小丫頭,我說錯什麼了?你別哭了成不成,這別人都看呢,還以為我欺負你了……祖宗!我都叫你祖宗了,別哭了……」

  梁雪想,梁肅真是她親哥。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勉強壓抑住哽咽,用力抿抿嘴,搖搖頭,拉著梁肅在旁人詫異的眼神裡走開,小聲說:「哥,我想好了,我還是去八中。」

  梁肅一個還上高中的半大小子,能有什麼賺錢的手段呢?不過就是替人打遊戲練級、倒賣電話卡、偶爾給相熟的酒吧老闆噹噹服務員而已。他狐朋狗友那麼多,對朋友又向來手鬆大方,還稍微有那麼一點可笑的「大男子主義」,覺得自己已經大了,沒錢也不願意跟他爸媽說,只能自己跟自己摳門。

  即使他假裝自己是個大人,可也改變不了他只是個比梁雪大兩歲的少年這個事實。

  梁雪輕輕地解釋說:「我不去一中,錢也是一方面,再者我平時的成績其實沒那麼好,中考只是超常發揮,到一中可能也跟不上別人,何必呢?高中上完了還得高考,我幹什麼不選個適合自己的地方學呢?哥,我就這腦子,怎麼學也學不成柳蓉那樣,到一中我自己也難受,你也上學,這道理還不明白麼?」

  梁肅愣愣地看著她,不明白為什麼忽然之間,就變成了這個小丫頭反過來安慰自己了。

  梁雪使勁抹了一把哭花了的臉,擠出一個笑容:「應該說是我命好,要不是忽然超常發揮考了這麼多分,八中也不能給我免學費,你不知道奶奶多高興,她雖然嘴上沒說,可今天早晨煮麵,還特意給我放了個雞蛋呢。」

  梁肅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煙,聽著這向來沉默寡言的妹妹難得的喋喋不休,就覺得心裡跟被抽空了似的難過。

  他想起自己在那些小兄弟之間的威望,想起他們一口一個梁哥地叫著,有時候感覺自己無所不能似的。

  可那都是假的——那只不過是另一種層面上的過家家而已,他從來不是無所不能的,連妹妹考上好高中,供她去那裡讀書這麼理所當然的事都做不好。

  日出月落,整個世界像是一個看不到邊的輪子,推著他木然地跟著走,木然地承受、忍耐。

  梁肅從未曾這樣痛恨過自己的年輕,和無能為力。

  柳蓉度過了非常輕鬆愉快的一個假期,直到去一中報導的時候,她在分班的地方查看名單,從頭到尾瀏覽了好幾遍,找到了自己和所有認識的人的名字,都沒看見「梁雪」兩個字,才意識到,自己被她騙了。

  她呆呆地在那裡站了好半天,像是被一瓢冷水淋濕了頭,直到遇到常露韻叫她一起去找班級,她才反應過來,梁雪是不會來了。

  柳蓉畢竟聰明,她幾乎是立刻就隱隱地意識到了梁雪不來的原因。

  常露韻在激動於還能跟她一個班,順口問:「你看見梁雪在哪班了麼?」

  她居然還能若無其事地回答:「不知道,剛才沒看見,不過假期裡她跟我說過可能會去八中,她哥在那,你認識的,我不知道她還來不來。」

  常露韻就呆住了,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因為「她哥在」這個爛理由,而放棄全市最好的學校,去一個區重點。

  柳蓉覺得自己可能是天縱奇才,瞎話張嘴就來,眼睛都不眨一下:「咱們一中重理輕文,據說到高二分文理班以後文科班挺受氣的,每年高考的時候文科成績也不像理科班那麼拔尖,她說她打算學文,可能一中不大適合她,而且八中離家近,方便……再說她哥那人,人脈特別廣,能照顧她。」

  常露韻這才露出一點瞭然來:「她這麼早就想好學文還是學理啦?」

  柳蓉若無其事地笑了一下:「梁雪想得可遠了,恨不得下面二十年的人生都規劃好了,不隨大流,目標明確。」

  常露韻點點頭,一直就覺得梁雪有思想,沒想到她這麼有思想,於是飛快地又把話題轉到另外的方向去了。

  柳蓉分心聽著,不時點頭,偶爾應和。

  其實梁雪什麼都沒和她說,柳蓉只是下意識地認為,如果是自己,一定不希望別人知道自己不來一中的那無可奈何的理由,不希望別人在背後可憐自己,便推己及人了……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