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少年,是怎樣長大的

  市中心的大商場早一兩個禮拜就準備好了聖誕元旦大戰,寬闊的街道里滿是霓虹和音樂,歡聲笑語的人們走過,有穿著時尚的小情侶,有西裝領帶匆匆下班的都市白領,然後應景的雪飄落下來。

  高高低低的「鈴兒響叮噹」和著各種食物誘人的香味蔓延開,冷極了,也熱鬧極了。

  梁肅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跟一位老師閒聊起來的時候,那位老師說:「好多吃飽穿暖的人都喜歡冬天,可是我倒是寧可盼著過夏天——你想啊,夏天的時候,那麼多無家可歸的人,隨便找個橋洞揀點吃的,就湊合過了,可一到冬天,那日子就不好過嘍。」

  梁肅一路狂奔,沒來得及繫上扣子的大衣下襬飛起來,像是寬大的翅膀一樣,他攔了一輛出租車,報了張秦告訴他的地方,語速飛快地說:「師傅,江湖救急,麻煩您快點開。」

  出租車司機就笑了,慢悠悠地從後視鏡裡看了他一眼:「著什麼急啊小夥子,你跟小姑娘打個電話不就得了,看這雪下的,開快了多危險啊。」

  梁肅沒說話,皺著眉偏頭望向窗外,一層白氣籠罩在車窗上,擋住了他的視線,只有那些特別刺眼的星星點點的光,偶爾透過來,剩下一層暈開的顏色。

  他有些茫然地想著,哪來的小姑娘啊……

  不過梁肅的茫然在他下車的一刻,就掃清了,他匆匆忙忙地付了車錢,推開車門跑出去,就看見張秦手裡攥著一個老式的手機、一邊哆嗦一邊蹲在路邊的模樣。張秦的臉頰被西北風吹得通紅,嘴唇乾裂。

  他面前是一個破爛的攤子,被砸爛了,粗製濫造的小玩偶撒了一地,有一隻眼睛縫歪了的小熊布偶滾到梁肅腳底下,他頓了頓,彎下腰撿起來,那圓滾滾憨態可掬的小東西,就帶著一身的泥點子無辜地看著他。

  行人們匆匆來去,沒有人往這邊多看一眼,梁肅不知道出於一種什麼心理,把那隻小熊抱進了懷裡,他想張姨的生意一定不好,地方這麼偏僻,賣的東西又這麼醜,可還是被城管逮到了。

  年關將近,各個部門都開始最後的掃蕩,有時候人窮了,好像老天爺都要拿壞運氣來欺負人。

  他扶起一邊倒著的「三元一個」的牌子,把手套脫下來,塞進張秦懷裡,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吸溜了一下鼻子,故作鎮定地說:「沒事,肯定有辦法,你別著急。」

  張秦一看見他就哭了,他還只是個在念高中的少年,他想如果他有爸爸,這個時候是不是就可以打電話給爸爸,交給大人來想辦法?

  以前就算沒有爸爸,也還是有哥哥的,可是現在哥哥躺在那裡,一動不動,像個死人,那他還能指望誰呢?

  梁肅又有什麼辦法呢?可旁邊跟著一個拖著鼻涕,眼淚汪汪六神無主的張秦,他就算沒辦法,也得變得有辦法,他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把張秦揪著回了家。張家還住在過去那種小土房子裡,老遠一看,搖搖欲墜的樣子活像是個危房。

  推門進去,屋裡冷得像冰窟,沒有供暖,只有一個黑不溜秋的爐子和一邊堆著的劣質煤。

  梁肅捲起袖子,叫張秦在一邊坐著,自己笨拙地把煤放進爐子,他也沒做過這種事,折騰了半天,才總算把爐子生著,生生弄出了一身大汗,想給自己倒杯水喝,拿起一邊的玻璃杯,卻發現杯子裡的半杯水已經結上了小冰碴,心裡忽然酸澀極了。

  張秦兩眼無神地坐在床沿上,托著腦袋,眼巴巴地看著他。

  梁肅嘆了口氣,拎著自己的電話就出去了,絞盡腦汁地想著自己剛開奶茶店,去跑證的時候聯繫的一群人。他縮脖端肩地在那逼仄的小院子裡來回溜躂,呵著寒氣,把能想起來的人的電話一個一個地打過去,做小伏低地說盡了好話,求爺爺告奶奶一圈。

  這個年代,誰小時候不是嬌生慣養著的呢?可又有誰能不長大呢?

  當初那個張口閉口「孫子爺爺」,操起一塊板磚敢和一群群小流氓幹架從來不含糊的少年,就這麼變成了一個茫茫大雪的背景下,面容蒼白、弓著肩膀、嘴裡不停地說著「麻煩您……太謝謝了……是是,我知道……」的一個剪影。

  被世道強按著,低下了頭。

  整整半宿,到了都市裡的華燈都快要暗下去的時候,梁肅才東拼西湊湊齊了罰款。又找人說好話,直到第二天凌晨,才和張秦一起把張姨給接了出來,女人花白的頭髮凌亂,兩隻眼睛哭得腫起來,眼神裡有種特別茫然而絕望的木然。

  梁肅咬咬牙,從身上掏出一張銀行卡——那裡面基本上是梁老闆現在有的全部積蓄了,包括下半年的生活費。他順手從張秦的作業本上撕下一張紙,寫下了密碼,偷偷塞進了張秦手裡,張姨是不會要的。

  張秦拿著那張銀行卡,簡直被嚇著了,痴痴呆呆地說:「梁……梁哥……」

  梁肅「噓」了一聲,翻了他一眼,小聲說:「閉嘴,別讓你媽知道,你拿著,我知道你哥的住院費又該交了……還有給家裡買個電暖氣,這地方是能住人的麼?」

  張秦默默地低下頭,眼淚「啪嗒啪嗒」地掉下來,帶著哭腔說:「梁哥,這輩子打死我也忘不了你的好處,以後刀山火海只要你說一聲,我……」

  梁肅在他腦袋上打了一把:「你當我走私販毒啊?還刀山火海……」他想了想,也不客氣,拽過張秦的衣服,把手裡那隻歪眼睛小熊身上的泥點子給擦乾淨了,舉起來衝著他揮一揮,「這個給我了。」

  就轉身走了。

  第二天柳蓉打著哈欠,叼著從樓下買的包子一路狂奔地去趕公交車的時候,就看見站牌低下站著個人,她用力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是眼花了,含糊不清地說:「梁老闆,你一大早站這幹什麼?行為藝術?」

  梁肅踩在雪地上,活動了一下已經要凍麻了的腳,把抱在一起的胳膊伸展開,對她笑了笑,然後從懷裡摸出那隻歪眼睛傻乎乎的小熊,遞給她:「拿著,禮物。」

  柳蓉嚇了一跳,受寵若驚地接過來:「這個……是做了一年白工的年終獎嗎?」

  她皺著眉,歪過頭伸出手指撥弄了一下小布熊歪歪扭扭的眼睛和鼻子,心想這手藝實在是太差勁了,不會是他自己縫的吧?

  梁肅忽然後悔了,他覺著自己簡直是腦殘了,小姑娘怎麼會喜歡這麼醜兮兮粗製濫造的東西?忽然侷促起來,伸手就要把小熊要回去:「算了,你還是給我吧,等我過兩天再補給你一份……」

  柳蓉往後蹦了一大步,守財奴似的把小熊抱緊了警惕地看著他,大有吃了就別指望我吐出來的意思:「那不行,好不容易見著點實物,想要回去,沒門!」

  公交車呼嘯而來,柳蓉小兔子似的蹦蹦噠噠地跳上了車,站在門口回頭衝他做了個鬼臉,就鑽了進去。

  梁肅看著公交車開走,這才自顧自地站在空無一人的站台上悄悄地笑了起來,他把雙手插進兜裡,沿著來時的路走了回去,心口一點處奇異地暖和了起來,想著,這個聖誕節,也還是有好事發生的……

  聖誕節糖果事件過去以後,柳蓉戰戰兢兢地觀察了顧清陽好幾天,直到元旦放假,她也沒看出這位神奇的班長大人有什麼不對頭的地方,於是慢慢地也淡定下來,全當那天是顧清陽抽風了。

  常露韻一直請假請到元旦放假,可苦了柳蓉,快期末考試了,老師們當然不肯放過他們,卷子作業雪片似的往下發,柳蓉七手八腳地把兩份卷子整理出來,還又檢查了一遍,生怕自己有放錯了的,這才用兩個夾好,收拾東西。

  等她蝸牛一樣慢悠悠地整理好的時候,教室裡剩下的人已經不多了。柳蓉就聽見旁邊的外語帝王碧瑤忽然目光盯著門口,字正腔圓地說了一句:「賤人!」

  柳蓉一抬頭,看見教室門口的沈白兮正拉著一個別的班的男生談笑風生,柳蓉正覺得那男生有點眼熟,就錯愕地目睹了王碧瑤十指尖尖的手生生拗斷了一根塑料圓珠筆,然後猛地抓起自己的包,看也不看門口的兩個人,衝出去了。

  柳蓉心有慼慼然地看著地上那兩半的筆,發現平時連飲料瓶蓋都要讓別人給擰開的王碧瑤小姐,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內家高手。趙彬彬正好做值日,就拿來一條掃把圓珠筆的屍體給掃開了,一邊小聲科普:「那是王碧瑤男朋友。」

  說完,趙彬彬聳聳肩,好像對他們這亂七八糟的關係表示遺憾似的,然後眉毛又輕輕地揚起來,露出個要笑不笑的表情,故意嘆了口氣:「糾結啊。」

  柳蓉覺得自己完全不在狀態,她不知道的是,在元旦放假回來,班裡三大美女之間的戰爭終於打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