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選擇和放棄

  白玉看了他們倆一眼說:「這個校長推薦的保送名額,咱們班是一定有一個的,具體是什麼學校什麼專業,我現在也說不清楚,不過學校肯定是全國前五,專業還要到時候再看人家安排。」

  她說到這裡的時候,頓了頓,好像是要給兩個人留一點反應時間似的。

  柳蓉幾乎是下意識地偏頭看了一眼旁邊的顧清陽,卻發現顧清陽也在看著她——保送,全國前五的學校,離高考還有不到一百天,有這個名額,就意味著從此可以解放了,可以穩當了。

  柳蓉掐算了一下自己的成績,就算不保送,沒有額外加分,完全裸考,她也不是考不上……何況保送的專業還不確定。

  可是高考的事,誰說得准呢?

  有的時候,「能做到」和「最終做到」,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比如物理考試拿滿分對於她來說也是在能力範圍之內的,可那麼長時間的考試,誰能保證不打個哈欠,不走個神,然後看錯個數呢?

  誰能保證高考前一天不會拉肚子?誰能保證到時候准考證不會和橡皮一起私奔?誰能保證考試時不會把A卷塗成B卷?誰能保證說明文三道閱讀題目,每道題四分之一的正確率,她不會因為人品不好而趕上六十四分之二十七的概率全滅呢……何況鑑於三道小破題可能存在邏輯上的關聯,這個錯題率還有可能不是獨立事件,那全滅概率還要更大一點……

  柳蓉腦子裡開始出現一堆一堆亂七八糟的數字,她趕緊晃了晃腦袋,打住那些越來越不著邊際的思緒。

  就聽見白玉清了清嗓子,喝了口水,繼續說:「全班同學在我眼裡,都是一樣的,你們將來越好,我就越高興。只有一個名額我也很為難,在這件事上,我不會偏心,今天把你們兩個叫來,我沒別的意思,都是好同學,希望能有一個更公平的方式解決這件事,誰將來好了,我看著都高興。」

  柳蓉好不容易從自己翻江倒海的腦補空間裡掙脫出來,因為白玉這一句話,又被打了回去,腦子裡有個小人跳出來開始計算——「公平=全面=學習成績+綜合素質」,綜合素質肯定是越綜合越好,那這個東西怎麼評定呢?

  活動記錄?經歷簡歷?民主選取?群眾意見?

  慢慢的,她腦子裡亂七八糟的聲音終於沒了,柳蓉好像站在了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從背後審視著一起站在老師面前的男孩和女孩,冷靜地考量著。

  學習成績,顧清陽雖然也是優等生,卻是沒法和即使在語文常年徘徊在及格邊緣線上、也能以理科成績的壓倒性優勢保持總成績全班第一的自己比的。但是如果說這個戰場是自己的領域,那另一個戰場就是顧清陽的領域了,換屆選舉全票通過的不敗神話,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個神人。

  隨後柳蓉把目光轉移到白玉身上,想著如果自己是班主任,該怎麼選擇呢?

  白玉說每個人在她眼裡都是一樣的,大家將來越好她就越高興,這句話和她之後說的「在這件事上,不會偏心」,邏輯上是矛盾的,如果她真的是想要最大化全班的利益,那這個名額分配,不偏心是不可能的——全班只有一個保送名額,給顧清陽,從老師的角度來說,是更好的選擇。

  一來顧清陽是個人才,應該有這麼一個上名校的機會,二來高考考的是成績,不是素質,是自己還是顧清陽參加高考,哪個人的風險更小,可能得到的分數更高,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是不言而喻的。

  僅僅是電光石火之間,誰也不知道這個總看起來迷迷糊糊的小姑娘腦子裡像是超級計算機一樣分析了敵我戰況,第一時間給出了一個最靠譜的結論。

  顧清陽眉頭皺起來,再次看了柳蓉一眼,踟躕了好久——白玉也不催他們,只是在一邊靜靜地等著這陣子沉默過去,最後顧清陽終於再次抬起頭,對白玉說:「老師,我……」

  柳蓉忽然打斷他,一直以來,柳蓉給人的感覺都像是三句半裡最後敲鑼邊的那位,說話做事總要比別人慢半拍,班委會開小會的時候,她也是別人說過了以後,才慢悠悠地補充幾句,從來不冒尖,也從來沒有打斷過別人的話。

  此時,她語速適中,表情輕鬆地說:「老師,這個名額我放棄,還是留給班長吧。」

  顧清陽看著她,那一刻表情忽然一片空白。

  白玉皺皺眉:「柳蓉,你還是好好想想吧,這不是開玩笑的事,關係到你未來。有自信是很好,但是……」

  柳蓉笑了笑:「我又不是考不上,要保送幹什麼,給我也是浪費。」小女孩說話的聲音並不大,語氣也很誠懇,卻有種擲地有聲的倨傲在裡面。

  白玉只得對顧清陽說:「你先回去吧,柳蓉你再留一會。」

  顧清陽遲疑地看了柳蓉一眼,出門走了。

  辦公室裡就剩下兩個人,白玉才說:「都這個時候了,老師不應該說這話——你們都還小,有時候想事情太草率,你有沒有考慮過,萬一高考成績不理想怎麼辦?明天發生什麼事,今天誰說得准?連天氣預報都不准,你這不是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麼?」

  白老師也很頭疼,有一個人自願放棄,對她來說其實更好處理,可看著這小姑奶奶這麼不當回事的模樣,她又忍不住語重心長地把她留下來教育,口若懸河地說了大半天,自己都覺得不對頭——這不是鼓動他們倆爭個頭破血流麼?

  柳蓉說:「老師,就算成績不理想,那也是我自己考的,我不後悔。將來能走到哪一步,是我自己選擇的,我能走到哪裡,就是哪裡。我能考多少分,能上什麼學校,能選什麼專業,這些是我的未來,我不想讓別人替我決定。」

  她微微皺皺眉,不知道這麼說,白玉是不是能理解,畢竟她即使曾經年輕過,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她可以回憶,卻因為時代不同,很難設身處地地理解,好半天,柳蓉才繼續說:「老師,我才十來歲的人,要是現在就想著怎麼樣穩當,怎麼樣有保障,這一輩子後邊也沒什麼出息了。」

  白玉愣了片刻,竟然笑了出來,看著她說:「你覺得老師歲數大了,不理解年輕人了?」

  柳蓉正經百八地接了一句:「誰說的,您肯定理解,我也理解您是怎麼想的,等我到了您那年紀,我遇到什麼事,肯定也慎重三思……可我不是還有好幾十年呢麼。」

  如果這個時候不冒險、不犯錯誤、不固執,那這一輩子還有什麼機會呢?難不成要等到很多年以後,才去當一個瘋瘋癲癲的老太婆?

  白玉嘆了口氣:「你這小丫頭,怎麼主意那麼正啊!行啦,去吧。」

  柳蓉從白玉的辦公室出去,末了還回頭做了個鬼臉,囑咐了一句:「老師您可千萬別告訴我爸媽。」

  然後她轉過身去,將臉上的故作輕鬆抹去,心情就沉重起來——這是她第一次面對這樣嚴重的選擇而選擇放棄,理智上知道自己是對的,既然在這個戰場上自己的勝算不大,乾脆一開始就不要投入任何成本,避免短兵相接,戰略性轉移,老老實實地走上另一條路。

  可感情上……還是會覺得不甘心。

  她到了走廊盡頭,一抬頭,卻看見顧清陽雙手抱在胸前,靠在樓梯上等著她,顧清陽的臉色並不好看,這位笑面虎似的公狐狸精好像臉色從來沒有這麼不好看過。

  柳蓉眉開眼笑地說了一句廢話:「班長怎麼還在啊?」

  顧清陽看著她,沉默半晌,才答非所問地說:「我不用你讓。」

  柳蓉裝作無辜的模樣眨巴眨巴眼睛,顧清陽就冷笑起來,他勉強壓抑著嗓音,卻還是有說不出的憤怒從話音裡透露出來:「你是不是覺得我在你眼裡,根本連對手都不算,沒什麼能耐考上好大學,只能靠你讓這麼一個保送名額,這麼一個……」

  顧狐狸好像已經氣糊塗了,他預感自己要口不擇言,於是只能調動最後的理智,撇過頭去,剩下的話音就啞在了嗓子裡,柳蓉居然看見,他眼圈微微有些泛紅。

  發現自己情緒失控的少年終於在強大的意志力慣性下不再看她,也不再理會她,大步下了樓,揚長而去。

  第二次模擬考試之前,保送名額下來,顧清陽得到了那個名額,去了F大,從此開始了他每天不用讀書,到學校給同學們無償服務的生活,皆大歡喜。

  二模考試柳蓉考得有點砸,這時候二輪複習已經結束,第三輪複習時要開始查漏補缺,一中的傳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作業就一切憑自願,不再對同學們做出強制性的約束,師父已經領進了門,剩下的就靠自己修行了。

  緊巴巴的日程一下子鬆懈下來,柳蓉又開始拉著常露韻光顧梁老闆的奶茶店。並且被梁雪逮了個正著,梁老闆現在已經完全不讓梁雪幹活了,奶茶店相當於梁雪小夥計的另一個自習教室。

  第二次模擬考試全市並沒有排名,各學校內部自己解決,梁雪一抓住柳蓉,第一句話就是:「你二模多少分?排名怎麼樣?」

  柳蓉對她也大方,考砸了就直接說考砸了,坐在櫃檯旁邊的小專座上,慢吞吞地說:「勉強到了六百四,這回語文沒有超常發揮,理綜還砸了,考試的時候大概有點暈,居然差了兩分都沒上二百七。」

  梁雪深深地吸了口氣,在她旁邊坐下來,心事重重——這就是八中和一中的區別了,八中這次考試,理科最高分才不到六百二,還是傳說中批改試卷放水的情況下。

  同樣是優等生,在市重點和區重點面對的壓力是不一樣的。

  在一中,競爭再激烈,第一就是第一,第二就是第二,平時怎麼樣不算,起碼結果是有保障的,可八中不一樣,八中考了第一,高興勁兒還沒來得及過去,人就會又開始惴惴不安地打聽更好的學校的成績。

  打聽到自己的成績果然只能在八中算好,跟其他學校比起來屁都不算,就會陷入一種更深的絕望——寧當雞頭不當鳳尾,也是需要心理素質的;打聽到自己的成績按一中的標準居然也勉強能排上名,又會懷疑,八中這回為了面子,批卷子又放水了吧?

  理科班的差距已經在那裡了,梁雪到底還是忍不住問:「那……你們那邊文科班這回成績怎麼樣?」

  柳蓉想了半天,才猶猶豫豫地說:「我聽說文科班最高分有……六百三十幾?」

  看見梁雪的表情一下子暗淡下去,她趕緊改口:「沒有吧,也可能是我聽錯了,好像是六百二十幾?要麼是六百一……嗯,六百一差不多。咳,現在也不大關心這個,要麼回去我再好好給你打聽打聽。」

  梁雪聽得出她話裡德安慰,勉強笑了笑,常露韻趕緊在旁邊試圖轉移話題:「哎,柳蓉,我聽見內線消息,說這回F大咱們班保送名額是你讓給顧清陽的。」

  這回連梁老闆都湊過來了,端了一個放滿了小點心的大托盤過來,給考生們加餐,柳蓉和梁雪立刻撲上去了,還惦記著體重問題的常露韻矜持了一下,也妥協了。

  梁老闆把圍裙和手套脫下來——他現在在店裡增加了面包業務,雇了一個點心師傅,越做越正規專業了,把她們三個的奶茶杯子收拾下去,還順手拍拍柳蓉的頭:「保送都不去,那麼牛?」

  柳蓉嘴裡塞得滿滿的,咕嘟了一句:「看不上。」

  常露韻就順口調侃:「咦?我怎麼聽說是顧大班長用的美男計?」

  「砰」一聲,梁老闆被手裡的大托盤遮住視線,走路撞到了櫃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