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遠方

  柳蓉拖著行李箱,從火車裡鑽出來,頓時被一股寒冷包圍了,不過不要緊,她把這理解為家鄉特有的歡迎儀式,恨不得繞場三週跑,大叫一聲「我胡漢三又回來了」——當然,為了怕妨害精神文明建設,她最後又忍住了。

  柳蓉有生以來從未離家這麼長時間過,在學校忙的時候不覺得,這會兒簡直歸心似箭了。

  她回家以來的一個顯著變化,就是話變多了,以前柳蓉即使處在小姑娘最愛說話的年紀,相比同齡人,也是想得多,說得少,這回一回家卻明顯貧了好多,爸媽在廚房做飯,她跟前跟後喋喋不休,一會電話響了,跑出去也不知道給誰說上個一二十來分鐘,再跑回來,繼續呱啦呱啦地廢話個沒完。

  好像被胡蝶傳染了似的。

  最後因為太礙手礙腳,被她爸媽趕出了廚房,於是一邊等吃,一邊專心致志地拎起手機,熱線一樣快活洋溢地煲起了電話粥,那手機又發光來又發熱,最後簡直變成了一個長方形的另類暖寶寶。

  終於等手機沒電歇菜了,柳蓉才安靜下來,這才覺得說話太多口乾舌燥嗓子疼,只得跑去含了一片西瓜霜。

  這是一段沒有寒假作業、不用準備中考也不用準備高考、可以過上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日子的假期,父母會和她談起很多事,把她當成大人一樣對待。

  她出門半年,再回來,就已經不是走的時候那個懵懵懂懂,連專業都不知道要選什麼好的小姑娘了。好像一夜間就長大成人,看起來沒什麼改變,又有什麼東西變了,她開始有更多的迷茫,視線陡然開闊,她能夠看到很多的路,可是每一條都模模糊糊不明朗。

  柳蓉開始明白,當初的梁肅是多麼勇敢,因為他是腳踩在滿是冰碴的河裡走路。

  晚飯後,柳蓉爸媽出門散步,柳蓉一個人在家百無聊賴地上網,原來的七班建了個企鵝群,寒假剛開始,各路妖魔鬼怪就熱熱鬧鬧地登場亮相,柳蓉進去打了個招呼,立刻被捲入無邊無際的刷屏運動當中,戰況十分慘烈。

  忽然,有個人單戳她。

  【青陽】

  在?

  【青陽】

  我是顧清陽。

  柳蓉一愣,敲了幾個字回過去。

  【草本植物】

  在的(*^__^*)班長好久不見~

  【青陽】

  放假啦,平時很忙?老也沒見過你上線。

  【草本植物】

  在做萬惡的中介,每天都在賣人。

  【青陽】

  開玩笑吧。

  【青陽】

  寒假有空出來沒?我請你吃飯。

  柳蓉敲字的手指一頓,眉頭微微皺了皺,敲了一行字,然後又刪掉,最後發過去這樣一句話。

  【草本植物】

  啊?咦?怎麼會?啊啊啊,怎麼這樣……好不容易能蹭頓飯吃,~~o(>_<)o~~

  【青陽】

  ?

  【草本植物】

  我不在家呀淚奔,萬惡的寒假萬惡的春節,要去外地,要去很多親戚家。

  【青陽】

  ……

  【草本植物】

  好不容易有人說要請我吃飯的。

  【青陽】

  呵呵,沒關係,那就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青陽】

  這一年怎麼都不和大家聯繫,生活習慣麼?淨顧著玩了,把我們都忘了吧。

  柳蓉敲了一行「才沒有,我在做……」

  然後手指陡然頓住,柳蓉意識到,照這個趨勢講下去,恐怕就要沒完了,顧清陽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好像就能引導著對方照著自己的思路說下去,他以前就是這種人。柳蓉想了想,刪掉了這句話,換了一句上去。

  【草本植物】

  (*^__^*)嘿嘿,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青陽】

  都有什麼好玩的,我現在大概凹凸了,前兩天聽他們說起來看什麼美劇韓劇,我都沒聽說過。

  【草本植物】

  咦?真的呀,我也沒怎麼看過……

  顧清陽那邊沉默了一會,柳蓉估計他也在找話題談,於是開始心安理得地去網上翻,看看追的幾部劇裡哪個更新了。

  三分鐘以後,顧清陽下一句話又發過來了。

  【青陽】

  現在還吃很多零食嗎?還喜歡吃什麼糖?

  【草本植物】

  不吃了,從良了,減肥。

  柳蓉想了想,敲下這一行字以後,又在「不吃了」前面加了個「早」字。

  【青陽】

  你還用得著減肥?

  【草本植物】

  唉……

  果然,就兩兩相對無話了,柳蓉漫不經心地刷新著網頁,心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隱約知道顧清陽想說什麼,又在繞什麼圈子,同時也隱約明白自己在迴避什麼,在跟著他繞什麼圈子。

  她忽然深深地覺得,顧清陽的思維方式和自己很像。

  過了好半天,顧清陽才又問。

  【青陽】

  有男朋友了麼?

  柳蓉知道,終於到正題了。

  【草本植物】

  沒有,暫時沒想找。

  【青陽】

  為什麼?忙?怕耽誤學習?

  【草本植物】

  怎麼說呢……目前不在我日程上吧。

  【青陽】

  什麼時候才到你日程上呢?這也是有日程的麼?

  【草本植物】

  我要的不是這個。

  【青陽】

  ……

  【青陽】

  你要的是什麼呢?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都在同時做很多事。有的時候他們並不衝突。

  【草本植物】

  其實每個人都有很多選擇吧,很多誘惑,你夜深人靜的時候,閉上眼仔細問問自己,什麼是才是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家庭,是事業,是愛情還是別的什麼?其實不用別人告訴,你自己都清楚了,這樣想一會,那些誘惑就都不算誘惑了……

  【青陽】

  你不想兼顧麼,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兼顧的。

  【草本植物】

  往往人們這麼想的時候,會什麼也得不到。

  【青陽】

  ……這麼說,我不大認同。

  【草本植物】

  班長應該比任何人都更明白這個道理。

  【草本植物】

  我和你一樣,想走一條遙遠的路,要麼一直走到底,走到終點,或者會碰到歸宿,要麼從一開始就不邁出一步,安安穩穩隨波逐流的一輩子。

  顧清陽再次沉默,柳蓉覺得好像堵在心裡很久的話忽然說出來了一樣,有種異樣的輕鬆感。

  終於,顧清陽回話了。

  【青陽】

  那你的選擇就太少了,這世界上,只有兩種人適合你。

  【青陽】

  要麼是雖然很優秀,卻能為了你,把自己放到一個很低的位置,能為了你的野心、你的路犧牲的人,要麼等若干年以後,你穩定下來,或許可以找一個志同道合的。可是多少年以後呢,你不怕孤獨終老么?

  【草本植物】

  你不是麼?

  【青陽】

  我是男的。

  【草本植物】

  性別歧視的不要,謝謝。

  【青陽】

  你會後悔的。

  【草本植物】

  你會後悔麼?

  【草本植物】

  你不會,我就不會。

  【青陽】

  你連找個人試試,都不想麼?

  【草本植物】

  那倒無所謂,遇到合適的,可以試一試。

  柳蓉盯著鍵盤遲疑了一下,又在後面加上了一句話。

  【草本植物】

  可是如果明明知道肯定不會有結果的,就沒必要試了,浪費時間就是慢性自殺呀。

  【青陽】

  ……

  【青陽】

  你說得有道理。

  【青陽】

  你是咱們班最清醒的一個人。

  【草本植物】

  呀,過獎過獎。

  【青陽】

  是真的。

  【青陽】

  我也看走眼了。

  說完這句話,顧清陽的頭像飛快地暗了下去,半分鐘以後,柳蓉也關了對話框,把企鵝狀態拖成隱身。

  對於別人來說,這樣的對話實在太不痛不癢,也實在太曖昧,不過對於顧清陽,足夠了。

  一個人能清醒地知道自己走什麼樣的路,能清醒地隨時提醒自己不要偏離,雖然很辛苦,可是有效率,柳蓉想,她和顧清陽是一種人,卻走不到一條路上。

  從那以後,柳蓉再沒看過顧清陽的企鵝頭像亮起來過,他就像是從她的生命裡退場了。

  而與此同時,他們彼此,也都會有更寬廣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