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章 

「既然真的有換子這一說,那麼皇上肯定認為孩子已經被換過了,怎麼能說是模糊不清呢。」我問道。

「我曾經派人在偏僻山村找到過當年伺候姑媽的一位宮女,姑媽生產完後,她因惡疾被逐出宮,找到她時,她認,當年伺候姑媽月子時,謝家曾經為姑媽送過一次補品,活野鴨三簍,鮮果十簍,食盒十層。」謝安懷輕聲道。

謝老爺子微微一笑,「的確,宮禁森嚴,能把孩子帶出,最合適的機會就是那次了,你找到當天守門檢查的侍衛了麼?」

「永明七年,月華門外館閣失火,燒掉了十年間內宮進出的書薄,而當年的侍衛,因為永明六年醉酒誤事致傷同僚,下獄病死。

「乳母當年曾經換過三人,最先一人被我找到,當年她以乳病被逐,找到她時已經死了數年,而第二人喂養皇子三月後因為不潔被逐,第三人現在成王府中,第二人找到時,我重金賄賂她,她只說她喂養皇子時,皇子啼哭許久不肯吃奶,左臂有一顆紅點,似是燙傷。」

謝老夫人抓了一把松子,笑道:「相公,問柳做事,真是細到啊。」

我看著她,突然覺得有點發寒,世家高門的老夫人果真是不一樣。

「我又找到當年伺候母親的婢女,她說她伺候我母親月子的時候,曾經因為我母親受寒而為她艾炙,不小心將熱艾炙掉到我的左臂上,所以會有燙傷。」

我放輕了呼吸。

「但是內宮有記錄,因為天氣炎熱,進貢金糖冰山於貴妃寢宮,乳母抱了皇子在旁嬉戲玩耍,不料皇子探身取冰,左臂查入冰山玩戲,拔出後貴妃恐怕入了冰氣,傳了太醫艾炙。」謝安懷淡淡的道,「祖父真是好苦心,我天安閣查來查去,結果竟然還是混沌不明,只是我不明白,這種事都做得機密,為何祖父要故意放出風聲去?」

謝老爺子輕聲道:「大好河山,不欲分羹於他人,謝家累世高門,戰戰兢兢於世眼下,卻是不願意再如此了。」

我忍不住道,「李家王朝穩如泰山,最後卻被則天大帝輕輕松松拿了去,難道謝家也想效仿麼?」

謝老爺子笑道:「倒不是效仿,高門世家,沒誰不起過這樣的心思,這天下如羹,能者皆可分食一碗,你出身卑賤,自然不懂的這些。」

我笑道:「的確如此,不過老人家卻要知道,竊國一事,自古少有成功者,多是身敗名裂,背地裡被儒生文人唾罵千古的,就算成功,代價也大了去了,成王殿下雖然病弱,但畢竟是天家骨血,這社稷已經有一半是他的,只要登位,不也等於是謝家的天下?千秋萬代聖世一統,總比現在暗地裡鼓搗好吧?萬一失敗,那就是雞飛蛋打一場空了。」

「是呀。」謝老夫人笑道,「這裡面復雜情勢,你可明白了?這只是內裡的大事,表面上,還有無數細碎事情,不要以為謝家的媳婦是好當的。」

謝安懷皺眉,剛想說什麼。

「我不會退縮。」我平靜的道:「我要的是謝安懷這個人,這事情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備!不過我還要說,我反對這件事!我反對謝家這麼干。」

「反對?妻以夫為天,如何反對?」謝老夫人笑道。

「妻以夫為天,那是普通女子,我雖然認識的朋友、關系,沒幾個不是借由安懷你來的,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房子,我自己的生意,我自認離了你,可以活得下去。」我沉吟一下,「我可以自己開個小飯館,當然,贍養費我是要的。」

謝安懷略略松了口氣似的,忍不住微笑,「的確如此。」

謝老夫人又道:「現在說的好聽,到時若是宮廷應酬,大宴小宴,一個應酬的不周到,可就有的好看了。」

「我的確討厭這些,但是不代表我會逃避這些。」我看看謝安懷,「你會永遠讓我過這樣的生活嗎?」

「不會。」謝安懷站起身來。「祖父,祖母,我不會讓她過這樣的生活。」

「那是什麼樣的生活?江南富翁?每日應酬你那些屠雞殺狗的江湖朋友?每日抱著嬌妻美妾睡到日上三竿?」謝老爺子冷笑道。

「義氣每多屠狗輩,祖父,您從前因為邊關之事受了您門下得意弟子的彈劾,最後卻是您當年恩的小兵,今日的邊關大將以援手,您當初不就總說這句話嗎,江湖中人也不乏博學之士,我並不打算納妾,所以,也不會睡到日上三竿。」謝安懷安靜的道。

「不納妾?男子少有不納妾的,你把持的住?你以前不也有幾紅顏知己嗎?」謝老夫人閒閒的道。

「我早已經斷絕了那來往,祖母,早在很久以前。」謝安懷略略疲憊的道,甚至比我遇上眉兒時還早。」

我不用當終結者了。

「這話再說下去可就僵了,兩位隱居於此,不知道有沒有聽說過芝味鮮這家酒樓?那是我的生意,兩位可能認為經商不是什麼高貴的職業,但是孫媳婦一片心意,到時候這東西來,還請二位長輩收下。」我笑盈盈的站起來,對著謝安懷道:「今天王大娘送首飾過來,我得早點回去才行。」

謝安懷點了點頭,「那麼,我們先回去了,改日再來看望兩位老人家。」

回程的馬車上,我皺著眉思索,謝安懷看著我笑道:「有什麼話想問嗎?」

「既然反對我嫁給你,干嘛要在我面前說這些?」我疑惑的道,「似乎太放心了,都不怕我洩露出去嗎?」

謝安懷笑道:「祖父和父親已經知道反對無用,祖父也只是在對你抱怨而已,既然我就要的是你,那麼這些話說給你聽不算什麼,你不是也早知道了嗎?」

我笑笑,心中一陣甜蜜。

「說的是,老人家嗎,當然想讓你找個如花美眷,家裡錢海了去的,背後有權一跺腳地抖三抖的,理解理解。」我笑道。

謝安懷難得的哈哈大笑,「你已經差不多了。」

時間快到了,赴宴的眾人紛紛來到,找沈珊瑚說話的人越來越多,我冷眼旁觀,大部分卻是些貴族子弟,一個個都客客氣氣,有的眼中不乏愛慕之色,但是說話卻很有分寸,沈珊瑚對他們倒是很冷漠。

「珊瑚姐,怎麼找你說話的都是這些人?」我發出疑問。

龍少爺在旁直咧嘴,「想當年你珊瑚姐比你還年輕水靈的時候,跟著當年的家主來上壽,硬是喝倒了好幾個,把個鎮國大將軍這多少年在外頭歷練的老人家喝的睡了三天!還借著酒勁兒跳了段劍舞,跳的不錯!」

沈珊瑚歎息道:「那時候年輕不懂事啊!」

這劍舞裡面一定有貓膩,我打算以後再問,眼睛一轉。

「王爺,洛王妃來了。」我提醒龍少爺。

洛王妃了條紅羅金花裙,梳了高高的飛仙髻,戴了滿頭金飾,輕盈的走了進來,先立在殿門口,讓一眾人拜禮,接著滿殿看了一圈,一看到洛王站在我們身邊,臉刷的一下冷了下來。

「快過去。」我對龍少爺道,「你娘子生氣了。」

龍少爺冷笑道:「你怕什麼,她能對我怎樣?」

我道:「這裡可是公共場合,你總不想讓她娘家親戚和皇上看到你們兩個不和的樣子吧?做點禮貌的樣子也好啊!」

龍少爺驚異的道:「小眉兒,你還沒成親吧?問柳,你有福了!」

我直呲牙花,「女人嗎,對她好一點她就能對你更好,何況這還是你自己的親老婆呢!不喜歡你誰吃醋啊!你還不過去?」

謝安懷皺眉道:「眉兒說得對,今天可是皇上壽宴,你不能跟她顯出不和來。」

龍少爺過去了,我才松一口氣,一轉身,阿木汗端著酒杯走了過來,「這位可是海上王沈家家主?」

沈珊瑚笑道:「是,您中原話說得真好。」

阿木漢笑道:「我母親是是漢人,中原話我說得不錯,」他端著酒杯轉向我,「我這幾日在驛館也聽說了一件新鮮事,沈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兒?恭喜恭喜,這在我們突厥,可是要殺羊來酬神的。」

「多謝。」我低頭還禮,笑道。

「您這次是來京城賀壽的嗎?」

「天子萬年,的確是的。」阿木漢有模有樣的行了個虛禮,「我的父親阿史那王讓我前來賀壽,我送上了我們阿史那族的賀禮,還為了我那在中原的義妹,我的妹夫心急要成親,已經送過來豐盛的聘禮,我這次來,也是為了送成親的賀禮,如果可以,還想看著她成親完再回去。」

我轉回身瞪謝安懷,這人手腳真快!

沈珊瑚正想說點什麼,突然一陣雲板聲響,有宦官高聲叫道:「皇上於甘露殿起駕!」

明帝要來了,諸人紛紛忙亂了起來,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阿木汗只來得及悄聲問了我一句:「你頭發還是染的麼?」便也只好回座,眾人一起靜悄悄的等著,三位王爺的座位離著明帝的主位最近,我這才突然發現,成王旁邊的位子是空著的。

「成王妃呢?」我問沈珊瑚。

她看了下,皺眉道,「不知道,去世了?」

等了一會兒,雲板又是一響,宦官再次高唱道:「皇上駕到!」

眾人急忙起立,跪拜,山呼萬歲,山呼天子萬年。

「平身。」明帝聲音不大,宮樂及時的響了起來,大家紛紛回到座位上,氣氛輕松了下來,我偷眼看去,謝貴妃和長孫美人,錯,長孫貴妃分別坐在明帝兩側,身後又是一眾後宮妃子,長孫貴妃的臉明顯的豐潤了起來,穿衣也明顯艷媚了些,看來是明白了一個道理,在後宮,保持自己風格沒必要,皇上喜歡是正經,皇上喜歡,火雞裝都行。

眾人恭恭敬敬的聽明帝說了場面話,便開宴了。

教坊這次估計是使足了力氣,各色美女著五色綾羅,一支支的跳個不停,宮外天色也黑了下來,開始放了煙火,遠遠傳來煙花爆竹之聲,感覺和過年差不了多少,一片喜氣。

上菜上的極整齊,正上了道雙色春,竟是新鮮的豌豆和青菜蒸成的,汁似於是用幾種湯味調和成的,我夾了一點到口中細品,酒是冰鎮的長壽和萬年酒,名目好聽,後勁綿長,我一樣吃一點,暗暗叫絕,宮廷御膳果然不錯!剛剛又上了一碗冷蟾湯,說得這樣,其實是碗蛤蜊肉糜湯,我正舀了勺到嘴邊,沈珊瑚突然暗中踢了我一腳,我冷不防,一勺湯全灑了出來!我的裙子!「珊瑚,這就是傳聞中你沈家的新女兒?」明帝的語氣寬和如長輩,「抬起頭讓聯看看。」

我急忙走到御桌前,跪下,抬頭。

背後的汗都出來了,我能感覺到謝安懷和沈珊瑚無形的緊張。

「叫什麼名字?」明帝溫和的道,他胖了些,臉上明顯的多出了不少橫肉,氣色卻還不錯。

「舒眉。」我回答道。

明帝點點頭,看看我,突然皺眉道:「朕在哪裡看過你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