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陳循是個Beta,貨真價實假一罰百的Beta。

  作為數學從來不及格的文科生,陳循想不明白人類的三種性別為什麼要弄得跟α、β、Ω這三個數學符號一樣,讓他每次在簡歷上填性別的時候都會條件反射地產生心理不適,甚至以此影響他的面試發揮。

  而性別分類,除了給他的工作帶來陰影以外,他的生活也時常被攪亂。

  陳循有個Omega的弟弟,叫陳墨。小時候兩兄弟還能天真無邪地在一塊而滾泥地,偷爬樹,但是當陳墨進入青春期以後,父母告訴陳循,弟弟以後不能跟他一起出去玩了,特別是做劇烈運動,這對比弟弟只大了兩歲的陳循來說,簡直晴天霹靂,他本來就是寡言內向的性格,童年最好的玩伴就是弟弟,就這麼被狠心拆散,當時兩兄弟好像抱頭痛哭過。

  後來每個月有幾天陳墨都會請假不去學校,慢慢陳循也知道了,這是因為青春期後三種性別的第二性徵開始突顯,這個時候除了男女,所有人都會瞭解到自己到底是Alpha、Beta還是Omega。

  而數量最為稀少的體質也相對較弱的Omega的發情期是不固定的,在劇烈運動後可能會刺激發情期到來,所以陳墨自此只能做宅男。

  陳循沒有辦法,也只能跟著弟弟一起做宅男,因為就算不爬高上低,跟弟弟待在一起也還是比跟別人玩開心。

  所以寡言內向的陳循變成了更加寡言內向的宅男陳循了。

  適齡青年陳循雖然已經大學畢業步入社會,但還是處男身,陳家父母倒是不著急,反正Beta是最為主流人數最龐大的人群,找對象很容易,相反,他們對陳墨的終身大事基本上是從14歲那年就開始憂心忡忡了。

  比起普通平庸的陳循,陳墨雖然上學都磕磕絆絆,但功課非常好,在家裡都能自修生物學博士,很是要強,雖然沒有要強到學那些奇怪的Omega注射抑制劑,但也的確非常排斥父母隨時準備給他介紹Alpha對象的行為。

  惡性循環,陳墨越排斥,父母越擔心。

  總而言之,從性徵突顯的那天起,包括陳循在內,這個家基本上就是在圍著弟弟陳墨打轉,陳墨的衣食住行、陳墨的學業、陳墨的戀愛,都要特別關注,有時候在一張桌上,母親甚至都會忘記給陳循舀湯。

  陳循也差不多適應了這種自己不同程度地經常被忽視的狀態,反正他也特別疼愛陳墨。

  陳循畢業後去了一家互聯網公司做策劃,他比較隨大流,互聯網最熱的話就做互聯網,然而很快的,他就因為方案不夠特別文案不夠創意而被踢到綜合部,開始了後勤打雜的工作。

  這天陳循帶了十幾杯咖啡七八個蛋糕搭上公司電梯,準備拿去給業務部的同事,電梯門關閉之前,一隻珵亮珵亮的皮鞋尖伸了進來,擋開了感應門。

  一個男人走了進來,陳循只瞥了一眼,就低下頭檢查自己手上的東西有沒有齊,那個咖啡店的妹子總是數錯東西。

  「21樓。」一把低沉的聲音響起,陳循豎著耳朵,覺得有點好聽,但是眼睛還捨不得從塑料袋裡挪起來。

  「21樓。」

  那個聲音又重複了一遍,陳循這才後知後覺地抬起頭,看了一眼面前高大的背影,又看了看樓層按鍵。

  21層的按鍵沒有被按亮,而電梯已經開始上行了。

  「你要我幫你按嗎?」陳循試探的問。

  男人側過一點臉,說:「不然呢?」

  「可是我兩隻手都拎了東西。」陳循舉了舉手,「而你兩手空空。」

  對方終於轉過身來,露出了正臉。

  臥槽,真他媽帥!

  陳循在心底驚呼了一聲,這絕對是時尚雜誌裡的臉啊,第一眼驚艷,第二眼視線都拔不下來了。

  男人對陳循毫不遮掩的目光沒有什麼反應,只看了看陳循手上的東西,就默默自己按了樓層,然後陳循看見他用另一隻手從褲兜裡抽出一條手帕,很用力地擦了擦按過按鈕的手指。

  潔癖這麼嚴重啊。

  既然人家轉過頭去了,陳循便更加系無忌憚地打量對方,男人穿了一身剪裁合體的西服,肩線寬闊有力,腰收得流暢緊窄,臀型既不肥碩更不乾癟,剛剛好,再往下,啊這望不到盡頭的大長腿……

  陳循覺得自己心跳得有點快。

  小時候看漫畫,長大一點看電影,之後看成人教育片,陳循都沒覺得自己的心臟這麼跳過,突突突的,像猛搖過的汽水上面的瓶蓋,一個不小心就會蹦出來。

  「呃……請問……」

  陳循還沒意識到,話就出口了,男人聽到後轉過頭來,詢問地看著陳循。

  雖然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陳循覺得瓶蓋已經按不住了,但還是定了定神,努力說道。

  「請問你是哪個部門的?我之前好像都沒有見過你。」

  真是好糟糕的搭訕。

  對方的嘴邊好像不經意地露出了笑容,而正在這個時候,電梯叮的一聲,陳循的樓層到了。

  陳循站在原地沒有動。

  男人噙著笑,看了看門外,又看向陳循:「我叫樊聲。」

  沒想到直接得到了名字!

  陳循很激動,一邊往電梯外走,一邊說:「我、我是綜合部的,我叫陳循,很高興認識你!」

  他退到電梯外,想起什麼來,又問道。

  「誒你是哪個部門的,下次我送東西可以去找你嗎?」

  話一說完,陳循就有點想咬自己的舌頭,怎麼那麼急不可耐!剛剛知道名字就要找上門去!

  樊聲沒有再開口,只是有些意味不明地笑著,伸手按了閉門鍵。

  電梯門緩緩合上。

  陳循只來得及看到男人擦拭指間的姿態,消失在越來越細的視界裡。

  十幾杯咖啡的香氣和好幾種蛋糕的甜味裡,陳循皺了皺鼻子,覺得自己墜入愛河了。

  這本該是美好的一天。

  畢竟一個適齡Beta墜入愛河了嘛。

  但很快,這棟坐落在市中心,擎天柱一樣的辦公樓,就真的要一柱擎天了。

  有一個誤以為自己是發燒,本想到休息室睡一會兒的男性Omega,發情了。

  陳循只不過是上個廁所的工夫,在小便池前剛剛拉起褲鏈,衛生間就突然湧入了一堆人,個個面紅耳赤鼻息濃重。

  陳循是見過這種場面的,弟弟陳墨有一次在學校裡發情,班級被圍得水洩不通,不僅是為數不多的Alpha,很多Beta也受到了信息素的影響,無論是出於好奇還是完全被勾動,總之當時陳循是拼了命擠進人群,用外套把弟弟兜頭罩住,一邊吼一邊突圍,在老師的幫助下好不容易回到家,陳墨倒是被他護得完好,自己渾身上下數處青紫,他覺得那些不是被攻擊留下的傷,是那些還不懂得控制自己被挑起的慾望的學生,在拉扯阻攔中,不自覺把他捏成這樣的。

  當下的陳循想起這個,不由背上一陣發麻,連忙拉開就近隔間的門躲了進去。

  廁所清潔做的很好,空氣中還噴了香氛,坐在馬桶蓋上驚魂不定的陳循這才聞見了一絲不尋常的氣味。

  是信息素。

  Omega甜美的信息素。

  與此同時,這間廁所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喘息聲。

  陳循懵逼了。

  就、就算是有Omega發情了,受影響最大的不是Alpha嗎?據陳循所知,整間公司的Alpha不超過五個吧,而且都集中在高層,那這些跑來廁所集體自慰的,應該都是Beta……

  大家有那麼急不可耐嗎!

  陳循在這種又詭異又尷尬又勁爆的環境裡待到信息素慢慢淡去,那些集體自慰的也終於歇了。

  陳循聽到有隔間門打開,一個聲音略微尷尬地對另一個說:「這個Omega有點猛啊。」

  「是啊,好像樓上那幾個Alpha已經打起來了。」

  「那這次很有可能會被標記吧?」

  「說不準,我也是頭一回聞到那麼嗆的,完全把持不住。」

  陳循面紅耳赤地坐在隔間裡,直到衛生間裡的人都走光。

  而不知道是信息素還是那群沒有自制力的Beta的原因,陳循悲慘地發現,他也起反應了。

  畢竟我是個身體健康的適齡Beta。陳循安慰著自己,慢慢拉開了褲鏈。

  那現在應該想點什麼呢?最近他業餘參與的字幕組太忙,上一次看片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那想想近一點的撩點?

  近一點的……

  陳循的腦海中浮現了兩個小時前讓他墜入愛河的樊聲的臉。

  陳循發現自己甚至都記得樊聲側過臉來的時候,睫毛的弧度。

  好像又硬一點了。

  陳循呼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緊張,他甚至都不知道樊聲的名字是哪兩個字,竟然就在公共衛生間意淫人家。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隆起的內褲,抿了抿嘴,把手伸了進去……

  隔間門突然被拉了開來。

  他的意淫對像氣喘吁吁,碎髮散落在密佈細汗的額前,先是怔愣了一秒,將他由上到下打量,最後視線停在了他的胯間。

  陳循覺得腦子裡火山爆發風暴呼嘯白堊紀的霸王龍跑了過來,對著草地上一朵可愛的小蘑菇,抬起腿,狠狠踩了下去!

  「我……」

  陳循剛剛說完一個字,樊聲一步踏了進來,反手關上了廁所門。

  「你是Beta吧。」

  樊聲一邊問一邊抓松領帶。

  陳循腦子裡那朵小蘑菇還在被霸王龍的腳掌狠狠蹂躪,一團漿糊,他仰著頭,一臉智障地看著樊聲。

  「算了,不問也知道,你就長著一張Beta臉。」

  樊聲說完,解開了襯衣的兩粒扣子,只露出鎖骨和若隱若現的胸肌,就轉而將手伸向了褲子。

  陳循聽到了拉鏈被拉開的聲音。

  刷——

  霸王龍消失了,小蘑菇又挺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