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不管怎麼說,陳循也是處男剛剛開葷,有期待簡直再正常不過。

  不正常的是,他一緊張就話多的毛病,好像改善了那麼一點。

  哦,因為樊聲正捂著他的嘴。

  「唔唔唔唔唔唔。」

  陳循趴在池邊,樊聲一手抓住他的腰,一手捂著他的嘴,他伸手去掰,被樊聲用力頂兩下,就又慌慌張張去扶石頭,不然腳底打滑。

  「你先別說話,論陽痿攻擊,你比你弟強。」

  陳循委屈地作罷,樊聲見他乖了,動作也柔軟下來。

  陳循看著瘦,脫了衣服還是有肉的,此時樊聲眼前,是陳循光滑緊致的背部,肩胛骨微微凸起,不如許多身材極致的美人尖銳漂亮,但看著圓潤,有點可愛。陳循腰窩很深,此時那裡面汪了一窩水,兩人動作間陳循時常會站不住,腰往下一塌就捧一汪新的水起來,看得樊聲甚至想把性器拔出來,去那腰窩裡戳一戳,但陳循咬得太緊,他出來一半又控制不住插回去,眼裡盯著那汪晃來晃去的水,眼睛發紅。

  陳循的屁股長得最好看,從腰窩延伸下來,在尾椎那裡又有兩個淺淺的窩,像酒窩,往下就是挺翹的臀部,如果不把臀瓣完全打開,樊聲在插入的過程中,要經歷很長一段被陳循用兩瓣屁股夾住的路程。而此刻樊聲能看到自己充血到近乎紫紅的性器,在陳循被熱水和情慾熏得粉嫩的臀間進出,不時帶出穴口的嫩肉,在水裡也能聽到「噗唧」聲。

  大概藥效過去後,積壓的慾望更加猛烈,樊聲要盡力控制自己,才不至於不管不顧地狠幹,那樣陳循一定會受傷。

  不能再看了,視覺好像會加劇他的飢餓感,讓他想把陳循一口一口吃掉。

  樊聲閉上眼睛,彎腰伏在陳循背上,鼻端一股清爽溫和的氣味,那種奇怪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已經消失了。

  「聞起來不錯。」樊聲似乎更滿意這個味道,「你用的什麼沐浴露?」

  「唔唔。」陳循示意自己嘴還被捂著。

  樊聲也不把手拿開,似乎覺得好玩:「不用回答我,我隨便問問。」

  陳循氣死了,於是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樊聲的掌心。

  樊聲呼吸一窒,在陳循舔第二下的時候飛快甩開了手。

  陳循艱難地回過頭來看他,陳循的睫毛上掛著水珠,這樣沒有想法地看著的自己的眼神,竟然顯得極其純潔。

  明明他正在被自己用力操幹。

  樊聲覺得自己的心臟不受控制,清晰可聞彷彿蹄聲,一下下敲在他報到耳膜上。

  鬼使神差的,樊聲把手指伸到陳循嘴邊,在柔軟的嘴唇上按了按,然後抵開陳循的牙齒,插進去摸陳循的舌頭。

  陳循被樊聲臉上異常性感的表情吸引住了,有些怔愣,樊聲按壓逗弄他的舌頭,他也不拒絕,甚至不由自主地地配合起來,他垂下眼簾,去看樊聲的手,樊聲的手真好看,第一次注意到是樊聲按電梯的時候,又長又直,骨節勻稱,又優雅又有力量感。

  陳循用舌頭感受著樊聲的指紋、樊聲硬硬的指節、還有樊聲光滑的指甲,樊聲突然用兩指輕輕夾住他的舌頭,往外帶了一下。

  他正覺得奇怪,樊聲就湊了過來,在他伸出來的舌尖上親了一下,再整個含住,吮吻起來。

  而剛剛那一番溫存舉動中停下進攻的陰莖,再度征伐起來。

  「嗯,樊聲……」陳循捨不得跟樊聲的嘴唇分開,急得發出哼聲,樊聲瞭然,下身迅速拔出,把陳循翻了個身,面對面再進入他,然後俯下身與他接吻。

  是啊。樊聲默默想,也不一定要用手堵他的嘴。

  兩人下身在水中激烈交合,樊聲擔心陳循的背在石沿上磨狠了,開口對陳循說:「摟緊我,腿纏上來。」

  陳循聽話地伸手抱緊樊聲的脖子,腿也跟爬樹一樣纏到樊聲腰上,急不可耐地又湊上去親樊聲的嘴唇,然後下一秒他就被樊聲托著屁股抱起來了,水的浮力讓這個動作十分輕鬆,也讓兩人相連的地方能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陳循很快就沒辦法保持接吻了,樊聲又開啟了MAXPlus模式,他覺得自己被撐得滿滿的,樊聲的性器能很輕易地戳進他的生殖腔,要不是他是Beta,這都要生二胎了。

  不過,還好他是Beta。

  他至今都記得樊聲在進入衛生間隔間對他說的那兩句話。

  —「你是Beta吧?」

  —「算了,不問也知道,你就長著一張Beta臉。」

  如果他是Omega的話,樊聲一定不會這麼輕易地和他結合。

  陳循仰起頭,斷斷續續地呻吟,他不敢太大聲,但實在忍不了了,樊聲在他的身體裡橫衝直撞,大手把他掐得發痛,他覺得疼,但更多的是爽,那些心底裡隱隱的擔憂在這一刻,好歹還能被樊聲撞碎撞散,讓他覺得,起碼這一刻,樊聲在他身上得到的,也是快樂。

  樊聲親吻陳循的脖頸,然後騰出一隻手一把將陳循的頭按到自己的肩上,伸出舌頭去舔陳循後頸上自己留下的牙印。

  陳循低低地叫,像個小動物,惹人心疼,他把陳循又抱緊了些,走到淺水區,在水底的石座上坐下來,抱著陳循用力,把陳循整個人頂得直不起腰,只會埋頭在他耳邊哼唧。

  「好舒服……」

  陳循嘆息般地說,把手伸向自己的性器,卻被樊聲擋了開來。

  樊聲真的很想把他捅穿,或者捲一捲吃了,反正就是想用力蹂躪,甚至不喜歡陳循自己給自己紓解。

  陳循感覺到那隻逗弄過自己舌頭的手又握緊了自己的陰莖,他是領略過樊聲的手活兒的,絕對是個有天賦的升旗手,不過仔細想想,樊聲握住他的那一刻,他就會興奮得不行,所以大概樊聲的有天賦也只是對他而言。

  「想要嗎?前面想還是後面想?」

  樊聲說著,又在陳循的G點上頂了一下。

  陳循抬手抱住樊聲,聲音很低:「都想……」

  「那要叫我什麼?」

  「你怎麼還記著啊。」

  樊聲說一不二地停下了動作,陳循咬緊下唇,湊在樊聲耳邊:「我這會兒真的叫不出來,我剛剛不是叫過了嗎,你也聽見了。」

  「剛剛不算。」

  「你再碰碰我,我就差一點兒了。」陳循把性器往樊聲小腹上蹭,越蹭越著急。

  「不行。」樊聲乾脆極了,伸手要把陳循推開,陳循連忙手腳並用地扒上來,抱緊了不撒手。

  「我、我說別的行嗎?」

  「……說來聽聽。」

  陳循深吸了口氣:「我真的說了啊。」

  「再廢話我就扔你了啊。」

  「樊聲……我喜歡你,我見你第一眼,就喜歡了……」

  樊聲頓住了。

  陳循緊緊抱著他,死死閉著眼睛,心跳的聲音好響,好像在催促什麼。

  他其實不想這麼快說出來的,今天才是他們認識的第二天,而且他知道樊聲是什麼人,他知道他們之間的差距。

  這句話不是情趣,他知道樊聲也聽懂了,不是情趣。

  「你不要有負擔。」陳循艱難地開口,「喜歡你的人一定很多,不多我一個也不少我一個,你聽過就算了,我們這樣……我們這樣也挺好的,你至少,是喜歡跟我在一起的吧?」

  樊聲還是沒動。

  「樊聲?」

  陳循很怕,他怕得幾乎要發抖了。

  直到樊聲摸了摸他的背,親了一下他的耳廓,低聲說:「嗯,挺喜歡跟你在一起的。」

  陳循把頭埋進樊聲的肩窩,鼻尖在那裡蹭了蹭:「快點給我吧。」

  樊聲用力頂進去,再抓緊陳循的腰把他整個人提起來,大開大合地操幹起來,次次頂在他的腺體上,陳循這次沒有被撫慰前面,就射了。

  但是這一次樊聲沒有內射,他甚至能感覺到樊聲在他的生殖腔口前停了一下,就果斷拔了出去,然後拉住他的手給自己擼了幾下才射在了水裡。

  陳循注視著微微喘息的樊聲,樊聲意識到了,也抬起眼來看他,兩人無聲地對視了一陣,陳循撐不下去了,只好游到岸邊,趴在石頭上休息。

  「要不要吃點東西?」樊聲順手把岸邊的餐盤拖過來。

  「不要溫泉蛋了。」

  「這裡還有點壽司。」

  「哦,那給我留幾個。」

  樊聲抬頭看看背衝著自己,下巴墊在手上,說話的時候頭一點一點的陳循,心裡有點莫名的痠軟,便游過去,把餐盤推到陳循邊上,從後面摟著陳循,下巴擱到他肩膀上。

  「你想吃哪個?這有三文魚的,芒果的,唔,這個是什麼看不出來,你先挑。」

  陳循猶豫了一下,伸出手去,把一個芒果壽司掰成兩半,轉過頭來遞一半到樊聲嘴邊。

  「芒果的只有一個,我們一人一半咯。」

  樊聲看了他一陣,張嘴吃了,又親親他的指尖。

  陳循的心尖和指尖一起顫了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