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陳循覺得有點傷自尊。

  其實他喜歡尹承還有一個原因,因為尹承對外公開的性別是Beta。

  這個世界很可怕,Beta作為維持社會運轉的中堅力量,無時無刻不在受到「拼天賦」的明示暗示。

  Alpha是天生的領導者,Omega是人類延續最脆弱也最有保障的孕育者,他們擁有的是什麼?是生來就比Beta稀有,甚至比Beta高貴的基因,然後因為他們的稀有基因,青春期開始後,他們得到的教育資源和社會資源,也與Beta不同了。當然意識到這點的不僅是陳循,Beta的平權運動一直都存在,但是真正讓平權舉步維艱的是,沒有人能完全否認,基因差異的的確確存在著。

  而比起領導者和孕育者,尹承像是一個開拓者,他如此優秀富有魅力,無論是外貌還是演技,他不比任何Alpha遜色,他是Beta的驕傲。

  陳循拿著手機,這種感覺說不上來,尹承不至於是信仰,但陳循沒出息地把一部分自尊放到了尹承身上。

  作為Beta的自尊,被真實性別其實是Alpha的尹承捏碎了。

  「怎麼不說話了?」尹承在電話那頭問。

  陳循張了張嘴,不知道要說什麼。

  尹承頓了頓:「你是不是覺得我欺騙了你?」

  陳循低下頭:「你欺騙了所有人。」

  尹承笑了笑:「不好嗎?你們喜歡我是一個Beta……而且我也喜歡。」

  「什麼意思?」

  「唉。」尹承嘆了口氣,「可能電影票得我來買,現在是我要說心事了。」

  尹承唸書的時候,是校籃球隊的,籃球隊裡十一個人,有六個是Alpha,比例相當高,所以他們學校的校籃球隊也戰績顯赫。然而一次比賽中,因為有Omega觀眾發情,本來就在籃球場上血脈賁張的球員,因為爭奪交配權而暴躁異常,上一刻還是默契無間隊友,下一刻就大打出手。尹承也是其中之一,在被隊醫和保安控制下來之前,他傷了腿。

  「之後就一直做復健,後來腿好的差不多了,我也不想打球了,籃球場會讓我想起自己失控的情景,特別惹人討厭。」

  陳循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聽尹承說他那些八卦雜誌都挖不出來的歷史,他覺得特別不真實。

  「所以你就裝B了?」

  尹承覺得自己像是被一口陳年老痰卡住了一樣。

  「能換個說法麼?」

  「哦,」陳循抓抓臉,「這就是個簡稱。」

  「我知道。」尹承很無奈,「網絡用語嘛,因為這年頭裝Beta的Omega太多了。」

  「是啊,那你一個Alpha是哪裡想不開?」

  「我從那次事故以後,就覺得還是做Beta輕鬆一點,後來填性別就一直填Beta了,你知道,有裝B前科的都是Omega,所以性別檢測能抽到的都是看起來柔弱一些的人,所以我到現在都沒有被抓包過。」尹承說著竟然還有點得意,陳循覺得這人不僅站著說話不腰疼,還運氣好到令人生氣。

  覺得做Beta輕鬆是因為他作為一個Alpha,要完成大家對Beta的要求簡直易如反掌,不容易被發現,因為根本沒人會想得到好好的Alpha不做要來裝B!

  陳循也是打死沒想到,就連做Beta這件事,都有人要來跟自己「拼天賦」。

  他覺得自己不僅被傷了自尊,還被傷了自尊。

  「你不怕我把這些賣給狗仔嗎?」

  「不怕啊。」尹承似乎還伸了個懶腰,「因為你是我最早一批死忠粉,還拿過榮譽團員的勛章吧。」

  「……你知道我?」

  「比你想像的還要早。」

  陳循愣了一會兒,然後雙手捧著手機,好像怕刺激到誰一樣。

  「我有個事情想要說明一下。」

  「你說。」尹承的聲音聽起來就是笑瞇瞇的。

  「我喜歡上的Alpha不是你,我都不知道你是Alpha嘛,對不對。」

  「……」

  「男神,你經紀人說你吃了藥挺正常,你吃的什麼藥啊?」

  「……」

  「治自戀的嗎?」

  不管怎麼說,尹承坦誠了裝B這個事實後,在陳循心目中的形象多少還是坍塌了一些,從珠穆朗瑪峰坍塌成了門前的馬路牙子,高度還是有的,距離也近了不是。

  男神還是男神,只是陳循覺得下次自己一定不會腿軟了。

  陳循第二天去上班,發現趙克正百年難得一見地,在整理採購清單。

  「陳循,你那裡有要送到頂樓的活兒嗎?」趙克問道。

  「沒有。」陳循越發狐疑了,「頂樓不只有總裁辦公室嗎,那裡很少派活啊。」

  「誰說只有總裁辦公室。」趙克回頭瞪他一眼,「還有總裁助理兼運行總監辦公室。」

  陳循有點驚訝,雖然他覺得趙克昨天被柯泉教訓是情理之中,但如果今天柯泉還找他麻煩,會不會慘了點?

  所以……

  「你等我找找。」陳循在自己桌上翻了一通,發現公司新採購了袋茶,於是對趙克說,「你可以去小倉庫拿點兒袋茶送上去。」

  「行!」趙克挺愉快地走了。

  陳循覺得自己也挺愉快的。

  然而沒一會兒,趙克就垂頭喪氣地回來了,又跟陳循說,有往頂樓送的資料就給他。

  陳循終於覺得不對了。

  「趙克……你很想去頂樓嗎?」

  趙克滿眼春光:「我巴不得一天去八百次!」

  「呃。」

  「陳循我跟你說,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廢柴?但這次我有目標了,我要追到柯泉!」

  陳循覺得,最近自己身邊湧現了太多有志青年。

  一個想肛A的弟弟,一個成功裝B的男神,還有一個愛上了把自己的臉按在鹵煮湯裡的女上司的抖M同事,花式之多樣,都可以湊齊一張字母表了。

  陳循正想著,一抬頭,正好看到樊聲和柯泉經過綜合部門口,玻璃牆外來往的同事都跟樊聲打招呼:「樊總好。」

  樊聲頷首回應。

  陳循看著樊聲有那麼點兒酷炫狂霸的側臉,想起來自己大約也算是有志青年。

  他可是想跟CEO談戀愛呢!

  樊聲回到辦公室,將領帶扯鬆了些,然後給自己倒了水,灌下去半杯。

  往綜合部經過的時候他發覺陳循在盯著自己看了,看了一路,眼球都要黏上來,這個白痴明明表現得那麼飢渴,怎麼還敢在自己面前給別人留電話?

  樊聲掏出手機,桌面上有新下載的微博,柯泉幫他弄了個賬號,還沒放頭像,ID也是手機用戶XXX,這個十分像殭屍粉的賬號只關注了一個人,所以刷開首頁也只有寥寥幾條動態。

  陳循的微博十分偷懶地用了本名,他的最新動態還是昨天那條後援會T恤的照片,樊聲看了就來氣,動手指暴躁 地拉了幾下屏幕,突然刷出了一條新的來。

  陳循:譯了那麼多片子,最複雜的還是字母表。

  樊聲皺著眉瞪了手機半天,還是沒明白是什麼意思,不過陳循提到了譯片子,對了,昨天那個經紀人也說陳循是字幕組的。

  樊聲的心情好了一點,他在心裡給陳循打的tag除了「白痴」「智障」「話嘮」「要萎了」的標籤之外,多了一條「民間組織」,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為了這種事情開心。

  然後他拿著手機把陳循的微博全部翻了一遍,可惜內容不多,而且大多蒙太奇,樊聲有點嫌棄,這tag就沒法增加了。

  等等。

  樊聲意識到什麼,慢慢拿起杯子把剩下半杯水灌了。

  他在做什麼?想要瞭解陳循嗎?

  這個微博是柯泉幫他註冊的,關注了陳循後直接遞到他面前,什麼也沒說,或者說是懶得說,好像這一系列動作已經耗費了那女人的畢生精力,樊聲拿過來後瞟了兩眼,就默默留著了,但是眼下回想起來,他其實並不是「默默留下來」,而網癮少年一樣一天刷了三十次,陳循不發微博的話,他就只能對著那張礙眼的T恤照片。

  有哪裡不太對。

  樊聲放下手機,手指慢慢叩著桌面。

  在排了二十分鐘隊才買到烤棉花糖的那天,他已經對自己承認,他對這個Beta有獨佔欲,而且值得慶幸的是,這種獨佔欲發作的時候他沒辦法標記陳循,就目前來說,他並不想因為情緒上來了,而綁定某種關係。

  但是如果自己想要瞭解那個看起來並無神秘感的Beta的話,問題就不是獨佔欲了。

  樊聲不敢深想,他可以承認對陳循有好感,因為過去他對很多人都有過好感,但是他從來沒有想去瞭解過別人。

  例外還來得太早了,在他的人生規劃裡,並不期待例外。

  快下班的時候陳循收到了尹承的短信,問他晚上有沒有空去看電影,劇組的宣傳期已經結束,他最近有空檔,會留在國內。

  陳循想了想,回覆道:這是不是傳說中的撩騷?

  尹承回了個吐舌頭的表情,後面跟:撩騷並不是貶義詞。

  陳循:男神,我覺得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快要變成我家門口那條排水溝了。

  尹承:明月照溝渠?

  陳循:不是,從珠峰變成馬路牙子,高度負數以後,就變成溝溝了。

  尹承:……沒想到你是這種死忠粉。

  陳循:我每年都交團費,你的電影專輯我一樣不落,我只是不想被一個因為要在國內待一段時間所以想找個看上去好下手的死忠粉消遣的裝B犯撩騷。

  尹承沒回了。

  陳循憂傷地嘆了口氣,打開電腦看了兩個尹承的個人剪輯短片才把男神的形象懸崖勒馬回來。

  趙克踩著下班點走了,陳循慢吞吞地收拾東西。

  手機響了一聲,陳循沒想到尹承又來了信息。

  尹承:我想了一下,應該不是撩騷,只是撩騷的話我怎麼可能把我的大咪咪告訴你。

  陳循愣了一下,手機緊接著又響了。

  尹承:手誤,大秘密。

  陳循好笑地拿著手機回覆:輸入法比基因鏈都誠實,你已經暴露了,你要麼就是變性人要麼就是花花公子,不管哪一個我都消受不起。

  發過去後陳循想了想又補充道:還有我是真的喜歡我喜歡的人,我對他一見鍾情。

  陳循背上電腦走出公司,一步三回頭,希望能再次巧遇一下樊聲,但是差點被旋轉門拍了他也還是沒見著。

  尹承的短信又來了。

  陳循有些無奈地點開。

  尹承:小Beta,沒想到你的智商都點在發好人卡上了,不對,似乎我連好人卡都沒收到?好吧我投降,不過有一點你錯了,花花公子是世界上最好的感情顧問,你既然那麼喜歡那個人,我可以幫你,這也是一種消遣。

  陳循拿著手機站在人來人往的公司門口,被來往同事翻了好多個白眼都察覺不到。

  他盯著那條短信,想起自己是個有志青年這回事,就覺得雄心壯志翻湧,比高考的時候都要燃。

  陳循幾乎抖著手指按下鍵盤。

  我想讓他看見我的時候,也覺得心臟像猛搖過後的汽水兒瓶蓋,要蹦起來。

  可以蹦得比我低一點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