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2 章 番外042

這些年他刻意對所有人隱瞞真相,原本就覺得愧對良心、愧對族人,但是要他放棄自己與摯愛女子生下的唯一血脈,他如何狠得下心?

「你說什麼?!那個逆子是魔徒?!天綱,這是不是真的?!」雷鳴般的大喝聲傳來,是鄭若不放心跟了過來,結果卻聽到如此震撼的消息。

鄭天綱低頭不語,鄭若看他的態度也明白了。

卜清歌咬了咬嘴唇,懇求地看著蘇翩紫道:「就算是魔徒也不見得一定會成魔,阿明是個好孩子,他娘親拼了性命好不容易將他生下來……阿紫你一定有辦法的是不是?」

「我確實有辦法,雖然很危險,不過只要成功,鄭皓明不但可以徹底擺脫魔血,還可以恢復天賦像我們一樣修煉,他的天賦資質比塵宇師兄當年還要好幾分。」蘇翩紫歎了口氣道。

如果不是見過鄭皓明看到那段被封印回憶之後的反應,覺得他沒有壞到底,她不會願意出手幫忙。

驅除魔血必須要到神藥世家去借百草石和長春仙草,還要鄭皓弈出動正氣冕鎮壓,雖然神藥世家不至於拒絕,但可以的話,蘇翩紫真不想理會他們。

而且鄭皓明的情況與她當初還不太一樣,吳雪本身是巫蠱世家的魔血傳人,等於說鄭皓明身上源自吳雪的那一半血統就是魔血。

蘇翩紫的血統卻完全是一個正常人,魔血是寰血巫魔使手段強行融合,只是她血統的極小一部分。

要徹底清除鄭皓明身上的魔血,等於要把屬於吳雪的那一半血脈徹底剝離,難度之高就算蘇翩紫已經晉級入聖境實力大增都沒有絕對把握。

蘇翩紫的話一出口,不止卜清歌雀躍不已,就是鄭若也大喜過望。

雖然鄭皓明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是鄭家無法容忍的,可這個孩子始終實在他眼前長大的,是鄭家的子孫,他也不想將他成為魔徒,更不想殺他。

鄭天綱猛地抬起頭直視蘇翩紫,眼裡的祈求與欣喜毫不掩飾。

見到鄭天綱如此關心鄭皓明,蘇翩紫心裡卻酸酸地有些替鄭皓弈不忿——鄭大族長只知道愛惜長子,何曾這麼緊張過鄭皓弈?都是他親生的,怎麼待遇卻差了這麼多?

難怪鄭皓弈也不待見他爹,實在是這位父親大人偏心偏得太離譜!

蘇翩紫先前對他態度冷淡甚至咄咄逼人,不全是因為他一來就氣勢洶洶地質問她,更多的是為鄭皓弈不值。

敢情還是壞小孩比較得家長關注麼?還是因為鄭天綱心底裡愛的是前妻,所以對前妻生的孩子也格外珍惜?

不管是什麼原因,對鄭皓弈都很不公平。

不過既然答應了收拾這個爛攤子,蘇翩紫也不再去為難鄭天綱他們,轉身解除了林子一帶的幻陣,讓鄭天綱帶鄭皓明離開。

鄭皓明身在陣中,清楚聽到外邊的爭執,只是他心裡亂糟糟的,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一切,如行屍走肉般跟隨鄭天綱回到青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