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流浪途中人(1)

A- A+

  這是他們中隊絕活之一。

  起初大家是為了學蒙古語和俄語,可後來大伙發現光學會說不夠,還要像母語一樣。為了任務,大家開始自覺摸索更高級的模仿,控制聲帶肌肉、氣息,下了幾年苦功,也算出了幾個模仿高手,高海剛剛那句「挺會學人聲音」的說法絕對是自謙。

  他過去是中隊的頭號高手,想模仿誰都能學得和被對方附身一樣,更別說天天對著的路炎晨。不過整個中隊也只有高海膽子大,敢明目張膽模仿他。

  所以路炎晨輕易就猜到發生了什麼。

  這兩年他教秦小楠畫人像,小孩很有天賦,兩年不到就頗有水準,本來他還挺驚喜,沒想到坑了自己。那天見歸曉後,秦小楠用心畫出歸曉,告訴大伙這就是路隊初戀,來了二連浩特。於是,大伙這幾天都全憋足勁要在今晚見見能降住路隊的人。

  路炎晨沒理會。

  可這堆光棍兵沒兩天就要天南海北今生再難見,女方又這麼巧在二連浩特,是條漢子都不可能放過這種機會。於是,整了這麼一出鬧劇,目的很單純,就是想見見路隊初戀。

  他們以為初戀情人是美好的,起碼,聽上去挺美好。

  可對歸曉和路炎晨來說,簡直就是災難。

  歸曉一顆心直直往下墜:「沒關係。」

  對個陌生人能說什麼?

  「歸曉小姐,」高海如蒙大赦,抓住歸曉的右手,激動握住,「代表我的第二故鄉內蒙古,代表我們中隊歡迎你。你會喜歡內蒙古的,如同喜歡你的家鄉一樣!這是我……啊,不對,是路隊最愛的地方!」

  歸曉眼底水霧還沒散,勉強扯個不自然的笑。

  小伙子繼續說著蘇尼特的羊肉好吃,路隊如今也閒了,讓路隊一定要帶著歸曉去吃。幸虧,路晨抬了眼皮,給了高海個「快走」的眼神。「高海這回識相了,吞下洋洋灑灑滿腹歡迎草稿:「那、那你們繼續!我不打擾了!」

  丟下這句,小伙子就鑽回了人群。

  台上人唱得高興竟又輪了一遍那首歌,正嚎到這麼幾句:「忘記吧,若可以……一生啊有什麼可珍惜,流浪人沒奢侈的愛情。」

  熱鬧,卻掩不住傷感。

  偏就是今晚,換成隨便哪一天,他都不會這麼犯脾氣。

  「他們平時胡鬧慣了,沒什麼分寸。」路炎晨去撈桌上小盤子,想找塊牛肉乾吃。另一隻手指了指空椅子,意思是:坐。

  歸曉抿了嘴角,低低地問了句:「你不該先道歉嗎?路隊長?」

  ……

  還是沒變,總能抓住機會讓他服軟。

  路炎晨自嘲笑笑,認栽:「見諒,剛我態度不好。」

  歸曉頷首:「我剛才在電話裡聽說你喝醉了誰都挪不動,胡言亂語說我們過去的事,又聽你叫我的名字,怕出事才過來。既然是誤會,我就先走了。」

  路炎晨右手在盤子裡,漫無目的地撥來撥去。

  那年不到二十歲,餓著肚子生吞蛇膽剝青蛙,負重四十公斤穿越深山老林都沒趴下。可結束後一沾酒就想起她,一米八幾的大男人躺上半人高的草叢喝成個傻逼,誰知道?

  ……

  路炎晨淡淡然回應:「坐會兒,我送你回去。」

  歸曉越發客氣:「來了好幾天了,不用送。反正有這次也沒下次了。」

  路炎晨手一停。

  多年前她在電話裡哭著大喊的話猶在耳邊:「路晨你要再敢掛我電話,再也沒下次了!你這輩子也別想再見我!」他那時也是少年心性,毫不猶豫斷了線,後來才知道那晚她和她媽被「趕出」家……

  面前人離開,只剩下水泥地上那些濕漉漉的鞋底印兒。

  他獨自乾坐著,兩隻手臂都撐在桌面上,垂眼,繼續撥弄著盤子裡的牛肉乾。半晌,將一塊丟進嘴裡慢慢嚼著,渾身上下,每一個骨節縫隙裡都泛著讓人無力挪動的酸冷。

  歸曉腳步急,回到大門口,秦明宇還在那兒和小蔡閒聊。

  她拉小蔡的手腕,去推結了冰碴子的玻璃門,推開,風呼呼地從脖領子灌進來。

  「這麼快?」小蔡險些被她拽摔,「這剛進門沒十分鐘呢!」

  「頭疼,不太舒服。」歸曉聲音有些發澀。

  小蔡噤聲。憑她和歸曉多年的交情,這是真動氣了。

  歸曉從小蔡大衣口袋摸出車鑰匙,開鎖,自己跳上了駕駛座。

  小蔡乖順上了車,對追出來的秦明宇抱歉笑:「有機會再見啊。」

  車鑰匙丟進儲物格,啟動。

  空調開始滋滋向外噴著還沒暖起來的小冷風,一秒,兩秒……彷彿生命的沙漏分秒滑下,無聲從眼前流淌而去,每一秒都比那個過去更遠了。

  ***

  最開始,她知道高中部有個大大大帥哥,快畢業了,只記得名字沒見過人。然後某天在露天操場碰到初一學妹黃婷,身邊站著他,初一學妹介紹說這是我表哥路晨。她裝著從未聽說,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其實內心早就百爪撓心,天啊地啊真人超好看啊——

  「路炎晨。」穿著高中藍白校服的他,在樹蔭下被她目光巡禮了一番後,出聲更正。

  黃婷「啊」了聲:「對,後來上學碰到重名的就改了,不過家裡人都還叫他路晨。」

  歸曉盯著他,平生第一次感慨:高中校服真好看。

  放學後,歸曉和黃婷騎車沿著大馬路一路騎回院裡,路過小門,兩人相繼下車,推著自行車走過哨兵崗。黃婷都跨上自行車了,歸曉忽而問:「你表哥也是院兒裡的?」

  「不是啊,我媽那邊的哥,」黃婷早熟的可以,馬上嗅出不對勁,「你看上他了啊?」

  歸曉想想,實話實說:「長得太帥了。」

  「覺得帥你就上唄。」

  「……」

  黃婷只比她小了三個月,卻晚了一年上學。

  父親是軍人,母親是醫生,是歸曉來到這裡讀初中之後認識的女孩。

  歸曉起初不是在這裡的附屬小學讀書,是在父母身邊。當時小學畢業,十個同班同學有兩種選擇,一是去師資力量不強的附屬中學,二是被家長扔到親戚家,去念地方上的初中。當時小學班上乖巧內向的紀憶,家裡沒條件的趙曉穎,還有父母管得嚴的季暖暖,都直接被選擇了直升附屬中學。

  而歸曉太想尋求新鮮刺激,軟磨硬泡下,就被爸媽扔到了姑姑家,北京某個郊區的部隊大院,在燕山山脈腳下的某個小鎮上。雖在北京城,卻是在遠郊。

  那裡有幾個沒名字的部隊大院,餘下都是一個連著一個的村子。

  據說這個地方初中師資不錯。

  其實純屬扯淡。

  一個年級八個班,每班五十幾個人,最後讀高中的全年級不會超過三十人。餘下都是職高、中專,或直接中途輟學。

  老師是不錯,可管不住學生。

  打架鬥毆常事,小情侶滿天飛。以至於學校大門為了防止輟學後變成小流氓的舊日學生尋釁滋事,整個校園都是全封閉鐵皮,圍牆電網,她每天上學就像去定點蹲監獄。歸曉就從來沒見過學校大門真正敞開的時候。當然這些細節歸曉爸媽都不清楚,他們太忙。

  歸曉就如此被放養到了一個「神奇」的世界。

  那時,歸曉玩的最好的人除了黃婷,還有家在學校後邊一條街上的高一學姐孟小杉。見到路晨沒幾天,高考開始了,歸曉學校作為考點之一給所有初、高中生都放了假。

  歸曉在家無聊,被孟小杉叫去鎮上最大的檯球廳。

  那檯球廳開在鎮上唯一的三層小商場對面,面對牛肉麵鋪子,門右側常年有個賣羊肉串的阿姨。一毛一串,童叟無欺。

  歸曉把自己22寸車□轆的小自行車往門口一停,蹲在大門外抽煙的幾個男生望過來。其中有個是歸曉同桌,留級生海劍峰:「曉姐,來了啊?」

  他比歸曉大兩歲,還是留級,可偏偏要每次靠著歸曉交作業,所以自覺叫姐,毫不臉紅。況且,歸曉最好的姐妹孟小杉的男朋友海東,是海劍鋒的堂哥,更要順著給面子。

  歸曉用手遮著太陽,不太習慣被一堆小混混瞄著,快步走入。

  廳裡風扇不停吹著,幾個檯球桌旁都有人。

  最裡頭,右拐,有個小間。

  每次都留給孟小杉那個男朋友海東。

  歸曉進去時,小屋子裡有兩個檯球桌,一個是海東和個男人在玩,看檯球桌上只剩下黑白和紅球了,快結束的樣子。

  海東用架桿敲了下她的腦袋:「怎麼樣,覺得我這一局全能收不。」

  歸曉撇嘴,笑了聲:「我看懸。」

  歸曉掃了眼,還有幾個不認識的男生女生,也在打量著她。最角落坐在窗邊的小凳子上的那個人影,吸引了歸曉的注意力。

  是路晨。

  他沒穿校服,三伏天裡竟穿著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得連任何圖案都沒有的黑色長袖套頭運動衫,短褲,運動鞋。背抵牆,手臂搭著窗台,靠在那兒抽煙。

  「晨哥,」海東叫了聲,「我老婆的妹子,我小姨子,歸曉。」

  路晨像從未見過她似的,睨了眼,點頭,沒說話。

  此時,有人逗歸曉:「妹子看起來,應該切的不錯啊?」

  還真被說對了。

  孟小杉家裡有個屋子,專門放了檯球桌,沒事兒就教歸曉打,她悟性又高,就連和海東偶爾玩起來,運氣好的時候都能開局就連進四球。

  孟小杉看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怕她被這些小混混拐帶壞了,嗑著瓜子說:「人還沒桿子高呢,乖乖看著。」

  海東笑,沒揭穿,把架桿往檯球桌上一放:「你讓她玩唄,反正都包了一下午了。」

  孟小杉白了海東一眼。她早就和海東說過,歸曉年紀小萬一被這幫輟學生帶壞了,或是佔了便宜,她必然和海東翻臉。

  「我陪你開一局。」

  路晨挪開椅子站起來,拉近窗台上的煙缸,在一堆煙屁股中按滅了煙頭。

  太突然,連孟小杉也被整懵了。這一下午路晨都坐在那把椅子上抽煙,沒斷過,誰都沒辦法沾上他,大家都知道他心情差,也不敢搭話……

  「打不贏你。」歸曉有些心虛了。

  「我單手。」他從靠東牆的架子上挑了個趁手的檯球桿。

  歸曉被他唬住。

  球桿被遞過來:「單手左手。」